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在省队的最后日子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023 2020.01.21 15:00

  晚上,老两口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女儿和陈明亮。

  “老任,你觉得明亮这孩子怎么样,静静跟着他会不会受气。”

  “肯定不会,我觉得明亮不受气就不错了,这个孩子蛮好的,知书达理,勤学好问,刻苦勤奋,是个良配。”老任对陈明亮非常满意。

  “会写书法就是良配了?!我不会写书法,那你娶了我是委屈你了!”静妈妈还是很会找理由。

  “这都是什么事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好不,你自己非得要自己加工,我啥时候嫌弃你了。”

  “你还敢嫌弃我,我都给你生了一儿一女了,你还嫌弃我。”

  “不敢不敢,一切以老婆大人为上”任爸爸的求生欲随时可以爆发。

  静妈妈接着憧憬,“以后等她们大学毕业工作了,我来给她们带孩子,这么多房子,跟亲家母一起住也住的下。小孩子还可以满地跑,楼上还可以种菜,不像咱们那个院子,真的是接地气,简直就长在地里。你看还是大城市好,洗澡呀,上卫生间啥的都方便些,冬天也不用每天去倒尿盆。”

  “你想的可真长远。”

  老两口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两个年轻人也没有做出偷摸相会的戏码。

  第二天一早,陈明亮先是出去跑步,然后回省队销假,任静则是带着父母出去游玩。

  省队的领导真的很开明。直接嘘寒问暖,你怎么没在家多待几天,以后等你去了国家队,可能就没那么自由了,时间都是国家队教练组说了算,啥时候想回来了,随时过来看看,你训练在国家队,运动员籍还是在省队,这里就是你的家!。

  陈明亮说已经休息够了,谢谢领导,我还要保持状态,我会努力训练的。

  真是个自律的好孩子。

  中断4天的训练又重新开始。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星期,陈明亮一直没有机会去做饭,直到任凤罡同志和静妈妈准备回去了。

  陈明亮这才休息一天。

  他现在是练习6天,休息一天。主要不是调整身体,而是调整心理。

  完全没有假期的话,人的心理会厌倦的。

  这次就不能送叔叔阿姨他们回去了,第二天还有正常的训练,前面自己的功课已经落下不少,人贵有自知之明。

  任静带着老两口把省城能玩的地方都去了一遍,省城贡院,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一一打卡。

  最后一天是陈明亮下厨。摩拳擦掌一个星期了,都没有表现的机会,每天早上就出门了,傍晚回家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吃过饭看会电视,然后就被老任同学拉去研习书法。

  这都没啥机会跟任静相处,搞得就跟两个大男人在谈恋爱一样。

  任静都在心里感叹,你们快点回去吧,你们在这里我好像没有了自由。

  虽然是夏天,陈明亮还是配齐了卤料。鸭头,鸡架,鸡爪,鸭胗,还有一个整猪头。除了做饭,他还准备拿出家传的手艺来。

  卤肉是很慢的,需要时间的琢磨。陈明亮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准备了,结果第二天一早,任静小丫头饭都不吃了,净吃鸡爪,鸡架。

  这次煮了整整一大锅,给隔壁尹超家里送了一点。中午并没有拿这个当菜,而是打包好,准备让叔叔阿姨带回去。

  老两口也都尝了,味道确实很棒!你家做这个的话,生意肯定不错,怪不得你长这么高,从小不会缺少吃喝。

  陈明亮没有说母亲的情况,毕竟不到份上。

  午饭后,陈明亮送他们到了车站,东西还是不少,各种礼品纪念品,还有给小舅子买的礼物,再加上刚卤好的熟食。

  这次没有借车了,不好总去借,打车去的车站,任静这次不走,两个人一个多星期了都没正经独处过,日子好难熬的。

  静妈妈和静爸爸默认了他们的关系,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

  就继续住在这里吧,等明亮去京城报道了你再回来。

  去报道剩下的时间也确实不多了,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该走了。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老两口,俩人哪里也没有去逛,打车就回家了,难得休息一天。

  回到家里,从打开门开始,任静就挂在陈明亮身上不下来了,正是少年慕艾,食髓知味的年纪。

  关上门,两个人疯狂索吻。静丫头一点都不静,两个人的衣服一路丢到卧室,自从高考完过了那道坎后,两个人连独处的机会都没有了,四个人总是在一起,连小亲密的机会都没有。

  每天不是出去集体行动,就是老任同学霸占了陈明亮,简直害苦了两个年轻人。

  这下终于自由了!

  宝刀出鞘,鏖战两个小时,然后共同去洗澡。

  这是陈明亮说的。

  至于多久,只有当事人知道,就是银样镴枪头也不能出去乱说。

  洗澡之后清爽爽,晚饭都没正经吃。

  两个人不知道多久才睡着的,也不知道一夜一共睡了多久。

  反正,半夜里,起码起来洗了六次澡,皮都洗脱了去。

  第二天起来,陈明亮第一次觉得自己身体天赋也一般。以前不管训练多累,第二天也都能恢复精力,生龙活虎的投入训练。这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休息好,感觉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白天在体育场的训练也有些力不从心。

  中午又睡了两个小时,这才恢复正常。看来自己还是有限度的,体力恢复的能力是比较强悍,不过还是需要睡眠的支撑。

  在省城田径队的最后一周,陈明亮生活的非常有规律。

  每天早晨起来去跑步,然后买早餐回来,洗澡之后两个人一起吃。吃完了早餐去田径队报道,然后一直到下午的训练课结束,回家之后任静的饭菜已经做好了。

  饭后绕着小区散一圈步,回来8点钟就洗澡睡觉觉,10点钟能睡着。

  那这中间的两个小时呢。

  两个人躺在床上,又醒着,你说干嘛。

  1999年8月1日,陈明亮辞别了王教练,告别了社会我超哥,吻别了女朋友,一个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