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 都市

    类型
  • 2019.12.15上架
  • 85.98

    连载(字)

5.81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文体之路》的都市之旅

盟主北国之犬 堂主大熊不喝酒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人生如戏一场空(求收藏,求推荐)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4355 2019.12.14 10:15

  陈明亮心情一点也不明亮。

  一个人在喝闷酒,就着半个卤猪头在喝闷酒。

  喝一口酒啃一口猪头肉。

  已经喝了有段时间,二两装的二锅头,瓶子有七八个一小堆了。

  喝闷酒是越喝越闷。

  心情很是不愉快。

  陈明亮是东山的省会城市JN某肉联厂的职工。

  今年三十七岁,八三年生人,属猪,身高一米九四,面色黝黑,胡渣子满脸,一点都不面善,像个野猪。

  他这个长相也不愧是肉联厂的职业杀猪手,自己长的就像一头野猪,又黑又粗又壮,也只有在肉联厂工作才没有埋没这个条件。

  收入呢,整体还可以吧。

  工资确实并不算高,七千多一个月,拿到手只有五千,在这个省会城市里算中等偏下。

  但是,再算上其他收入,那就可观多了。

  因为陈明亮还是肉联厂的体育明星呢。

  身体素质那是一级的棒。

  1米94的身高,230斤的体重。可是身上没有一点肥肉,一身的腱子肉,跟头公牛一样。

  他还是附近健身房的金牌教练,兼职的工资都不低于5000一个月。

  每年企事业单位都会组织篮球赛,举办运动会啥的,他是参与的常客。

  正因为有了陈明亮,肉联厂在篮球赛上几乎年年蝉联第一;

  在举行的运动会上,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一千五百米,这些也都是陈明亮强项。

  通常,能打败陈明亮的,也只有组委会重叠的赛程。

  就连那些专业队伍退役或者转业的,都干不过他。

  甚至,球友中,有些省队教练都惋惜的说,要是再年轻十岁,我一定把陈明亮带到省队去,不走职业体育可惜了这么个胚子。

  陈明亮自己并不觉得可惜,参加一次业余篮球比赛,少说都能拿三五千,多则一两万也是常有的,有啥不知足。

  比如,做为外援替代别的单位打篮球收入就很可观。

  就上次,代替城市投资集团打篮球,一场三千,都是数现钱的。

  一系列赛事参与下来,收入小三万都是有的。

  这些狗大户不差钱!。

  他现在唯一想的只是尽快娶个媳妇,丑俊不论,能用就行了。

  陈明亮文化程度不高,初中还没毕业,思想也不先进,积极分子都不是。

  他也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他觉得自己最欠缺的就是如何尽快娶个媳妇,来延续老陈家的香火。

  这不,这都37岁快40了,还单着呢。

  真真愁死人。

  陈明亮看着是不蛮帅,可是也高大魁梧呀。

  仔细看五官也算端正,就是黑点,面相凶点,给人压迫感比较重,其实人很好,脾气也好。

  在这些年的时候,也有人陆续给他介绍对象。

  走的最近的也几乎快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可是因为他家里实在穷,还没有房子,女方家里不同意,最后就不了了之。

  现在,省吃俭用努力攒钱十几年,终于在省城买了房子了!

  看房,买房,收房。现在,装修也结束了,终于可以把娶媳妇提上日程。

  本来还想着明天就让公司管人事的张大姐给介绍一门好亲事呢,她上次说的那个小李就不错,长的还怪稀罕人呢,小巧玲珑的,有意思……。

  可是,现在,母亲竟然要自己把新房子先给弟弟用!

  可是,刚刚,自己竟然也会答应了!。

  这都是什么事呀!?!苦恼ing……!

  陈明亮家是兄弟两个,他还有个弟弟叫陈明天,小他9岁。

  说起来兄弟俩也都算是可怜人。

  弟弟刚满一岁的时候,父亲陈长寿就去世了,并没有像名字里期望的一样活的很长寿。

  只留下母亲张春花带着俩儿子讨生活。

  也是很不容易,母亲一直没有改嫁。

  叔叔陈长海是半个打流的,整天惹是生非,眼高手低,整的爷爷奶奶家里也很贫困。

  只有母亲张春花是坚强的,杀猪的时候眼睛也都不眨一下;张春花也是泼辣的,跟外人吵架的时候从来没有认输过;张春花还是温柔的,看着小儿子,眼角里都透着的满是慈爱;张春花又是封建的,她最喜欢这个小儿子,特别偏心。

  特别,特别的偏心。

  家里有什么东西都要想着弟弟,万事依着弟弟,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这个哥哥的感受。

  诚然,长兄如父,哥哥照顾弟弟也是应该的。

  可是只付出没有收获,心里还是不舒服,不平衡,不公平。

  没有父亲的日子自然是穷困潦倒的,即使有爷爷奶奶帮衬也不行,何况还没有。

  陈明亮读到初二就辍学了。

  因为那一年,弟弟也开始读书了。

  家里穷,母亲说,实在供不起两个了。

  张春花就跟陈明亮说,你成绩不好,就下学吧,赚钱养着弟弟,让弟弟考大学,他能光宗耀祖。

  你看弟弟才刚读书就考了两个100分,这才是陈家未来的希望。

  陈明亮答应了。

  陈明亮还是有赚钱的技能,那就是杀猪。

  老陈家杀猪的技能是祖传的,祖上几代都是杀猪匠。

  陈明亮的父亲陈长寿在活着的时候曾经自豪的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腰里别两把大刀闯天下,天天吃肉,顿顿喝酒,行走江湖,好不快活。

  杀猪对于生存来讲,确实是一门好营生。

  爷爷因为会杀猪还会阉猪,在59年的孬年头都没饿过身子。

  后来陈明亮跟着父亲也学习了这项祖传技能。

  陈明亮知道老陈说的是对的,杀猪果然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就是因为会杀猪,杀的好,先是去了乡镇屠宰场做一名职业杀猪手,后来乡镇杀猪比武获得全县了第一名,最后竟然因为猪杀的好被JN肉联厂招录了,成了一名光荣而伟大的国营事业单位的员工。

  传统杀猪匠是上门杀猪,自己一个村或者三五个村的猪通常是不够杀的,还是要走街串巷去杀流浪猪,这就是流窜杀猪匠。

  出门真的就只带两把刀。

  一把是杀猪刀。

  刀微弯,锃锃亮,长一尺,宽三指,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猪剔骨,无往而不利。

  还有一把小刀,刀子很小很猥琐,小猪很傻很天真。

  这把刀只有一指半宽,六指长。

  也带弧度,刀柄上面还会拴一张红布条,红布上还配套一个铁铃铛。

  样子有点像理发师傅的刮脸刀。

  这时候你就要问了,这把刀用来做什么的呢?

  嘿嘿嘿,这是用来给猪阉割做太监的!

  养猪,只要不是留种猪,男猪宝宝和女猪宝宝都是要摘掉或者破坏X器官的。

  要让他们断了念想,一门心思吃饭长肉,然后被杀。

  古时行走江湖,走街串巷,一手持利器,一手持铃铛,一边走,一边吆喝。

  当然要有声响,不然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旧社会这身行头,现在描述起来还有点算命先生的风韵,干的却是断子绝孙的勾当。

  额…谁家有刚入栏的小猪仔,无论公猪母猪,手艺在手,去势阉割,无往不利。

  在东山,这种游走行当也叫出差,收取的一定费用叫做差子钱。

  开玩笑的时候人们有时候会说“给我一把刀,我拿了你的差子钱”

  杀猪一般是不收钱的。

  当然也不是义务劳动。

  以前,还不流行注水技巧,也还没有专门的屠宰场地。

  很多猪都是在养殖户自己家杀的,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杀猪匠需要自带工具上门去,酬劳一般就是一副猪下水加二斤绕肠油脂。

  给钱是不好数的,剩下的猪肉倒是会卖一些与杀猪匠。

  张春花是个手很巧的人,嫁了杀猪匠,就要用杀猪匠的手艺讨营生。

  她可以用简单的物料做各种美食。

  最好卖的就是灌肠和灌肚。

  用的都是杀猪下脚料,加猪油,加淀粉,加调料,煮熟,切片,凉调,下酒美味!

  张家就靠猪下水,猪头肉,做各种肉食小吃在集市上卖,赚点小钱养家糊口,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有人说,人的一生要经历几次转折,转的好了,用来改变命运,转的不好,用来回忆沧桑。

  陈明亮的第一次转折发生在他十岁那年。

  因为这一年,父亲去世了!这年是1991年,那是一个深秋,陈明亮这年才刚开始上学。

  这年发生的大事很多,比如苏联解体了,南海老人划圈了,这些和陈明亮没关系。

  和陈明亮有关系的是,父亲这一年去世了!。

  陈明亮九岁才读书?。

  你别笑,农村九岁读书并不稀奇。

  有些孩子,八九岁了还光着屁股跑呢,一跑起来,前面叮铃咣啷的。

  陈明亮的家,伙食好,油水足,陈明亮自小就长的高大。因为要帮忙杀猪,扯猪腿抬肉都要用力气,陈明亮锻炼的是又高又壮。

  等到小学毕业去镇上读初一的时候,陈明亮已经是一米七三,一百六十多斤了,跟个小牛犊子一样。

  陈长寿的死那是一次意外。每个人的死都是一次意外。

  陈长寿从公社收来一头大公猪,不是种猪,但个头也很大,三四百斤。

  杀猪是自己一家人的营生,也不可能另找帮工的,不划算。

  一般的场景就是,陈明亮端盆子接猪血,张春花扯猪腿,陈长寿按住猪头下刀子。

  这头猪实在很大,一刀子捅下去,血流了好久,手都酸了。

  回光返照的时候还是被它挣脱了。

  被绑着的双脚更是增加了输出,一双后脚卷曲起来直踹到了陈长寿胸口。

  老陈当场吐了一口血,肋骨应该是没断,但受了内伤。

  也没去医院看,在家自己养伤,结果半个多月,人突然养死了。

  杀猪匠被猪杀,这是轮回。

  一家人生活终于陷入困境。

  陈明亮一边上学一边想各种办法补贴家用。

  去河里摸鱼,在家里煮红薯喂猪,去田里割草喂羊,……

  各种活抢着干,从不体恤体力和时间,学习成绩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好。

  第三年,陈明亮十一岁,读三年级。

  这一年,陈明亮终于已经能和母亲张春花联合杀猪了。

  这是陈长寿去世之后的第一头猪。

  这次没有爷爷奶奶帮忙,陈明亮自己主的刀。

  一发不可收拾。

  杀猪匠后继有人。

  时光荏苒。

  读初二了,在过完年的九八年,陈明亮辍学了。

  陈明亮成了职业杀猪匠。

  这件事的契机有两个。

  一个是弟弟七岁了,读书了。张春花不想再让陈明亮浪费钱,觉得能识字就可以了,读大学的任务还是交给弟弟吧。

  另一个是乡镇成立了专门的屠宰场。

  现在注水肉泛滥,要开始检验检疫了。杀猪开始职业化,正规化了,有这么个收编的机会,错过就可惜了。

  这一年的陈明亮十六岁,但是看起来二十六都有了。

  岁月催人老,十六岁的陈明亮已经有一米八六的大高个,粗糙沧桑的皮肤增加了年龄的刻度,常年杀猪的胳膊像盘根的老树。

  不过陈明亮杀猪真是一把好手。

  一个人轻松就可以制服一只不安分的猪,手起刀落,一猪归西。

  一把杀猪刀,刀花都可以舞出虚影来。

  弟弟陈明天活成了另一个人生,也活成了张春花想要的样子。

  虽然自记事起就没有父亲,但是生活品质并没有差过。

  农村的孩子,享受城里的配置,他除了缺个爹,其他啥都不缺。

  从读书开始,别人有的,他都要有,别人没有的,他也可以有。

  虽然是兄弟俩,长相却也不太一样。

  陈明天白白净净,聪明伶俐,从小就学习很好,脑子也很灵活。

  张春花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这个老二身上。

  放学接,上学送。

  吃的,穿的,用的,从来不会短缺。

  读书在学校伙食不好,张春花会做了猪头肉用罐头瓶装了送过去;

  天冷了,自己做的棉袄不好看,张春花会花两百多专门到县百货大楼买“鸭鸭羽绒服”给老二穿。

  在张春花眼里,老二是家里的骄傲,是陈家翻身的希望。

  陈老二一路读书也是优秀的,高考还考上了省内名牌--东山大学。

  毕业后进了JN著名国企,某机械厂,做了一名骄傲的工程师。

  这就是穷乡村里飞出的金凤凰呀!。

  陈明天真的也是没有吃过苦的。

  家里哥哥赚的钱肆意的供着自己花销,读大学的时候贫困生补贴从来也都不去申请。

  而且还是各项活动的积极分子,大灾小难,捐款捐物的活动从来都不缺席。

  女朋友前后都谈了几个,送礼物,送手机,打孩子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这些钱都是陈明亮赚的,这些钱都是陈明天花的。

  陈明亮心里不是很乐意,但因为母亲,因为弟弟,也只能由着弟弟花。

  直到弟弟大学毕业了。

  直到弟弟也需要买房结婚了。

  陈明亮三十七岁自己也还没结婚。

  不过他已经终于买了房子。

  陈明亮这些年,除了支援家里,自己还是攒了不少钱。

  受够了没房被嘲讽的气。

  在三十五岁上,终于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房子位置不错,离大明湖不远,期房,优惠特价9千九,139平,首付90万,贷款40万买的。

  收房后还花二十六万进行了精装修!。

  一切都是美好的,人生终于要开新篇章了。

  直到张春花想让自己把房子给弟弟。

  这个念头从买房开始就在张春花那里产生了。

  陈明亮自己买房子张春花和陈明天都不高兴。

  陈明天一直还没有房子,你怎么能够就有了。

  张春花这次来的意思也很明显。

  弟弟陈明天该结婚了,眼看着对象谈了好几年。

  女方人家也是东山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一切正等着自己抱孙子,现在就缺个房子了。

  你陈明亮呢连个对象都没有,要不先把房子给弟弟结婚应急用,等过几年攒了钱再买新的嘛。

  或者把家里那套自建的房子给你嘛。

  陈明亮没有同意。

  人都是有底线的。

  他也有传宗接代的思想在支撑着他,这是他多年坚持下来的希望。

  没有房子,哪来老婆?!

  没有老婆,哪来孩子?!

  昨天,张春花又找上门来了。

  又说起自己的难,又说起老陈走的早,又说起自己命苦,又然后又把自己感动哭了……。

  然而这次并没有用。

  陈明亮不准备妥协。

  他拿出一个账本,记录着自己从辍学去屠宰场上班,一直到现在为止,拿给给弟弟和家庭的支援,一共55万6732元。

  这是自己独立赚的钱,每一笔时间,地点都有。

  这些钱也够付个首付了吧。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张春花不管这些,她有自己的办法。

  张春花果断拿出一瓶农果乐,张嘴就往里灌,咕咚咚喝了好几口,不给房子直要死给陈明亮看。

  农药味道很冲,冲的陈明亮鼻头发酸。

  何至于此。

  陈明亮答应了母亲的要求。!

  母亲洗了胃在医院住院,气色还不错;弟弟和他女朋友在医院看着老人,心情也蛮好。

  陈明亮不想再见到他们了,自己回了家。

  这个初冬的夜晚,陈明亮心情不是很愉快,二锅头喝了一瓶又一瓶……。

  

举报

作者感言

大熊不是猫

大熊不是猫

求收藏,求推荐票。跪下磕三个响头再求推荐票,求收藏。数据不好看,还望各位多多支持,不求打赏,只求推荐票,求收藏。   群号 335068479,欢迎灌水扯淡

2019-12-14 1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