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O一章 家乡周边游(求推荐票,求收藏)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231 2020.02.19 09:08

  擦着天黑到家,任妈妈正在做饭。

  家里人多了,刚好用大锅。说实话,以前没用过,还真不习惯。

  他们家以前是烧蜂窝煤或者罐装煤气的,不烧柴。

  任妈妈炒菜,任爸爸升火,两捆玉米秸秆烧完了,菜还没炒好。幸亏陈明亮过来了,不然还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去。

  “叔叔,玉米秸秆不经烧,你可以烧这个玉米芯,这个好烧。玉米秸秆引火用挺好,不能一直烧,他这个玉米秸秆,应该是给火墙加热用的,这不是有柴吗,烧这个稳当。”

  陈明亮经常烧火,很有经验,替换他来,果然火力很快稳定下来了。

  这个院子买的真值得,虽然是比成本价贵一些。不过跑手续,建房子都要时间,这也要工钱啊。也就是给自己家修,不会算这么多进去。

  房屋设计很符合北方的传统风格,每一间房子都是南北通透的,即使北墙考虑采暖和私密性,窗子非常小,南面采光还是不错。

  虽然没有专业设计师,但是都很实用。东西两侧的配房都可以从二楼的走廊上直接开门走过去,上面搭了天桥,夏天可以在外面乘凉,屋顶上也还可以晒东西。

  冬天走过来扫雪也方便。二楼是瓦屋顶,其实还有个大半层三楼,没什么用途。

  现在最欢喜的就是人任小弟,他在屋顶上放肆的放烟火,陈明亮给他买的习题集还在后备箱。

  因为已经到小年了,陈明亮买了好多箱烟火,任小弟想怎么放就怎么放。

  今年天气有点怪,到这个时候了也没下雪,不过天冷还是真的冷。

  因为每天都晴天,不下雪,实在缺少了不少乐趣。

  县城里实在没什么好玩了。出去逛街,直有一股烟火气,到处是支着大锅用驴皮熬胶的,本地的妇女也没见谁被滋润的国色天香。

  趁着年前还有几天空闲,出去旅个游吧?

  去梁山?去泰山?

  反正距离差不多远的。那还是去泰山吧,这时候梁山还真没什么看,人工景点还没修呢,过去只有两个八十年代美院捐赠的石像,一个是小李广花容的,一个是李逵的。

  然后山顶上有一座小小的忠义堂,里面几个塑像,搞的像一个庙似的;黑风口一点也不惊险,宋江井还是人工抽上去的水,然后感觉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李师姐,我们要去泰山了,要不要帮你烧香许愿啊。”

  “要,当然要,泰山有什么灵验的神么。”

  当然是有的,泰山上最大牌的神要属“碧霞元君”,在本地就被叫做泰山奶奶,或者泰山老母,据说非常灵验,影响范围很广。

  在国内的神话界,有两大民间女神。号称“南妈祖,北元君”

  清代姚鼐的《登泰山记》里面就有写:“亭西有岱祠,又有碧霞元君祠;皇帝行宫在碧霞元君祠东。”

  这次出行任爸爸和任妈妈都不想去,任小弟也沉浸在新房子的新鲜感中,也不愿意去,真是见鬼了。

  原来他们三个早就去过了,有次去省城,回来的时候先去的泰山,然后从泰山回的云阳。

  两个人出发,本地人去,都是只有一天的行程,先去岱庙看看,然后从红门上山,一路石刻不断,不过大都是清代的,更早的石刻被后人磨掉了,很可惜。

  到中天门就只能坐缆车了,上面结冰,十八盘不准走。

  失去了爬山的乐趣,总是个遗憾,匆匆在五岳独尊的石头那里留下合影就下来了,山顶还是颇冷,湿气也有一点,有雾,走几步,头发都白了。

  总之,泰山值得去,不值得过年去。

  回来再换个地方玩,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呢,那就去最近的景点,曹植墓看一看吧。

  都说是东山人杰地灵,历史悠久,轮到云阳的啥都没有。你看人家隔壁县,建安七子的刘桢,传奇人物程咬金,父子状元梁灏数不胜数;换个方向看隔壁,人家虽然小,但是人家有驴皮胶啊,都是以他们名字命名的;虽然自己这边几个乡镇也熬胶,不过慢慢的就不成气候了。

  云阳拥有的都是别人不要的,精华全在别人那里。往南,错开了八百里水泊梁山的余泽东平湖;县里是有山,那是泰山余脉;也有熬胶的老镇,但是闻名全国的是隔壁;唯一有个牛逼点的人物,他就是柳下惠!。

  问题是,有几个男人愿意做柳下惠。

  听说曹植墓有不少碑文,还是值得一看,老任对这个兴致还是很高。

  很快就到了鱼台,原来才高八斗,七步成诗的曹子建就埋葬在这里。

  一行人赶到地方,这里比预想中好了很多。爬上鱼山可以看到对面的黄河。对于老任和陈明亮任静三人而言,确实不错,虽然略感荒凉,但是有历史有底蕴。有不错的隋开皇十三年碑刻,还有不少明清的题诗。

  不过任妈妈和任小弟就有点小无聊,景区并不大,距离洛神湖也很远,还不如去黄河河底好玩。

  道路难行,一路上刮了四次底盘,也算收获。

  在老家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趣。

  陈明亮生活还算自律,每天早晨出门跑步,在家里没事也来几个深蹲,再来几个俯卧撑。

  外教回国前给他制定了假期训练计划,陈明亮基本上还是能够做完。

  其实,现在外教已经回来了,拖家带口的在京城过的年。

  老外还算比较有契约精神,他认为他的假期结束了,所以,即使陈明亮放假了,他也还是赶回来上班,他觉得自己要对得起那份薪水。

  任静就变成了传说中的睡神。

  每天晚上10点之前睡觉,上午11点之后才会起床。随便吃点零食,然后等吃完午饭坐在墙根晒太阳,晒着还能睡着。天黑吃过晚饭稍微看一会电视就又去睡。

  周而复始。

  陈明亮没事的时候就拿二胡出来拉一拉。

  任小弟是个忠实的听众,因为他最先受不了。

  “姐夫,咱们今天不杀鸡了好不好,天天听你杀鸡让我觉得妈妈用温箱孵小鸡的事肯定不靠谱。”

  “那好,姐夫今天不拉二胡了,吹个唢呐吧。”

  “还是别,你能换个曲子不,别来《百鸟朝凤》啊,还有那个出殡的《拿天鹅》也不准吹。”

  “那吹哪个?”

  “最好是你陪着爸爸练字去,你不去,他老是叫我去。我的字写的很好了,全班写字都数我最好,小娟都拜我当老师了,我实在不想练了。”

  “也行,姐夫给你买了礼物,一直在后备箱,没有拿出来,一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姐夫!”

  一会儿功夫,陈明亮带着厚厚的一摞习题集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