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第一次期末考试(求收藏,求推荐)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083 2019.12.16 16:33

  天气一天天更冷了,大雪都下了好几场,人迹罕至的地方,积雪比膝盖还深。

  北方的雪下的很大,而且是经久不化的。

  年前下完积攒的雪,都要等到年后初春甚至惊蛰了才会化完。

  有时候一场大雪下来,伴着吹了一夜的大风,第二天人完全不敢出远门,因为外面全是平的,走到不熟悉的地段的话,一不小心走到了沟里河里,连个救你的人都没有,而且积雪保温性比较好,河道里积雪下面的冰面通常并不厚,踩到了,很危险。

  北方的孩子见惯了雪的,没事也没人会去雪地里打闹,也没人会跑到旷野里疯狂呼喊。

  那都是南方人干的事,南方人看到一场大雪都要吟诵***的那首沁园春,北方人见惯了,就没想到过。

  大家只有默默的扫出一条路,默默前行;要是没人清扫的路段,那就只能沿着前人走过的路继续前行,还是该干嘛干嘛去,瞎矫情啥。

  路边河边种上一行白杨树,白杨树开始并不是作为经济作物出现的,而是很多时候是给冬天的雪后指路用的,不然,只靠着一根竹竿开荒探路,就有点像瞎子赶路了。

  恶劣的天气没有能够阻挡陈明亮锻炼的身影。

  他每天坚持晨跑,深蹲,蛙跳,冲刺,直到筋疲力尽,周而复始。

  他身体素质确实很好,自己都没有发现,第一天无论有多累,只要吃点东西,休息一晚上,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这应该是重生的功劳吧,原来重生还有这样的隐性福利。

  要想体育运动,也是不用担心没有场地活动的。

  下雪了也不担心,学校会第一时间组织热心同学清理操场上的雪,这时候,只需要老师的几句表扬,学生们也很积极很乐意进行这样除雪活动。

  因为操场还是要晨跑的,总是要尽快第一时间清理出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餐厅伙食不怎么样,但是不论多少都管吃饱,陈明亮又不体恤体力锻炼,他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

  虽然没有再测试过成绩,但是陈明亮感觉自己进步还是有挺多,渐渐地建立了各项运动身体记忆,身体也变得更有力量了,不像之前冲刺到最后还是感觉腿脚有点发飘。

  不过最近这两天就真的练不成了。

  一年一度的期末考试要来了,让人喜闻乐见的通知书也要来了。

  寒假也就快要到了。

  提到考试,除了学霸们,别的同学都不太喜欢;

  提到放假,除了陈明亮,别的同学都有点喜欢。

  陈明亮并不是很想放假,一是放假了训练可能就没有在学校这么便利,二是因为他知道放假回家了他就要做些什么,这些往事都一一印在脑子里,他现在也没想好怎么去面对,因此他重生后都还没有回过家,心里也并不是特别想。

  家里是有亲情,可是亲情是畸形的,自己并没有被温柔对待过。

  回家了,他就要先上交自己在食堂赚的打工补贴,然后每天在家还有干不完的活,喂猪喂鸡喂羊,捡枯枝拾柴火,哪怕是背着背篓去外面捡牛粪也是好的。

  总之不要闲下来,只要自己闲下来,母亲张春花就会找着活让自己做。

  敢回一句嘴,挨骂一整天。

  骂到最后的终点就会归结到自己的死鬼老爹身上,无外乎老陈你的死鬼死的早啊,自己逍遥去了,生个儿子不孝啊,自己命苦啊之类,通常一边哭一边骂,还都能把张春花自己感动的哭。

  张春花对外很要强,对陈明亮尤其严厉。

  陈明亮自己还想继续锻炼一下,那么早回家做什么。

  年底了,这个时节估计又要天天去杀猪吧,那些猪会给自己留着的,早晚都是自己要杀。

  这样可以赚取免费的猪下水,还能剩些猪肉回来。

  陈明亮不在家的日子,张春花也是卖熟食的,不过这些材料要花钱去收。

  连肠带肚一起的一整套要花两块钱甚至更多才能买下来,虽然成品能卖十几二十块,利润并不低,可还是感觉划不来啊,有免费能得的干嘛要花钱。

  陈明亮对期末考试还是有了一点点期盼。

  这段时间的努力学习,也开始有了一些心得,成年人的理解能力总比未成年人更充分,陆续还是能够学的一些东西。

  虽然没有准备的很好,考试说来还就来了。

  这次期末考试是分年级进行的,特地划分了考场,就是不太愿意让学生们作弊。

  初一年级和初二年级交叉着坐,互相换教室参加考试。

  陈明亮的考场还是在自己教室。

  看着有一半的同学出去,又来了一半的小毛孩子,一些人叽叽喳喳,一些人唯唯诺诺,近四十岁的自己,实在看不上那些小毛头。

  新来的小学弟第一眼看陈明亮,就冲着这付老相,我靠,监考老师您来这么早!

  原本雀跃的心情立刻被打压了下来,大家像鹌鹑一样不敢大声说话了,乖乖按学号找到自己位置,坐等开考。

  直到真正的监考老师来,发现那黑货也是个学生,才知道自己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教室里环境条件还可以,并不冷。

  因为每个班都有一个铁皮炉子,烧蜂窝煤的,炉火烧的旺旺的。

  现在蜂窝煤也很便宜,只要一毛五一个,一天也就烧4到5个,每人交几块钱班费,一冬天够用了。

  好多学生故意把买多的馒头剩下来,等冷凉了放在蜂窝煤炉上烤着吃,烤的金黄酥脆,馒头皮可香了呢。

  还有些学生带些地瓜,花生之类的,也放到炉火上烤。

  这些熟的慢,就要自己一直守着才行了,不然扭头就会不见了的。就这样,通常花生烤不熟呢也就被抢光了。

  陈明亮重生之后就没有参与这些活动了,太幼稚了,去跟孩子们争强,自己参与不进去呀。

  那么多年过去了,初中的同学们早就不来往了,很多人,连名字都已经记不太清了。

  感觉自己和他们已经不是一代人,他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自己索然无味,感觉更没有共同语言了。

  同学们这个阶段关心的是小燕子眼睛好大,紫薇好美,尔康好帅,苏有朋好萌。

  虽然后世,除了尔康,其他人还是很红,但是看他们那傻乎乎乐淘淘的样子,自己没有一点参加进去的热情。

  有的同学还买了还珠格格的大头贴,帖在自己书本上。

  有的还专门买一本带封皮的笔记本,上面抄写歌词,什么《潇洒走一回》,什么《当》,每一页还都贴上自己喜爱的大头贴。

  这就是最美好的童年。

  每个时期都有自己喜欢的明星。

  陈明亮不喜欢这些。

  他静静的等老师来,发试卷,开考,小意思!。

  考试的过程也很平淡。

  该会的都会,也都写了;不该会的也不会,也蒙上了。

  没有想象当中的虎躯一震,脑海中知识全部蹦出来,然后金手指全开,然后全部满分的等着打众人脸的情况出现。

  也没有人嘲讽陈明亮学习不好,因为你要敢挑衅就要接受敢于接受挨打,陈明亮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

  当然,也没有人关心陈明亮运动会能不能拿到好名次,甚至都不知道他会参加运动会。

  陈明亮37岁的老灵魂,照样不能完全驾驭初二的期末考试题。

  但毕竟还是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不至于完全不会。

  应该可以挣得一些体面吧?

  谁在意哦。

  老师也不在意,同学也不在意,只有自己在意。

  在这样的农村学校,只要你考不上一中,没有谁会在意你的死活。

  说不准今天还上着学,明天就卷铺盖回家了,连一个送你的人都没有,都是一个乡镇的,不懂得离别。

  考试持续了两天。考完就放假了。

  陈明亮还是没有立刻回家,过一周大家还要回来拿成绩单的,他决定那时候再回家。

  主要是学校食堂还有些剩馒头和剩蔬菜,他一个人还可以开伙,就是一个人放开吃的话也能维持好几天。

  就这样又持续锻炼了一周。

  陈明亮每天坚持自己的节奏,没有停歇。

  腹肌的线条更硬朗了,身体上的肌肉块也更结实了。

  面色都好了一些,吹的发红的皮肤都紧凑些了。

  腊月二十二,学校拿成绩单的日子,天气阴。

  明天就是小年了,陈明亮也终于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早上正常晨跑,回来洗手,洗脸,做早饭,吃早饭。

  上午十点钟到教室。

  已经陆续有学生骑自行车到学校拿了成绩单再回家。

  有些人拿到成绩单很高兴,有些人无所谓,有些人把成绩单丢了,装作没发过成绩单的样子,还有些人想着有没有地方做一份假的成绩单给家里人看。

  今天二班发成绩单的是班主任,物理老师,姓张,年纪也不小了,快50了。

  陈明亮刚到班里。

  张老师看到他就眼睛一亮,

  “陈明亮,你这次考的不错,全班第十一名,学习开窍了哈,努努力,再涨点分,说不准能考上一中。”

  “这是你的成绩单,你的其他科都还不错,数学差了点,只有四十几分,要是数学考好了,不说第一,前五名就是你了。”

  “别看这么大个子,心思还挺灵范,你的每门试卷我都看了,字是写的真好,卷面整洁,老师都多给了几分。”

  “谢谢老师!”

  陈明亮第一次感受到老师的热情,简直受宠若惊。

  然后收拾东西回家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