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丑女婿上门(求收藏,求推荐)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378 2020.01.19 16:26

  把车停在县文化局家属院门口。

  守门的保安大叔还专门给指点了个树荫去停,他也是识货的,知道这个车牌不一般,指不定是那个领导来了呢。

  人们敬畏的是车牌后面的权力,即使这个车牌其实没什么用。

  奥迪车里下来的是漂亮的任静和年轻的陈明亮!没有别的领导了!

  “哦,这不是4号院里的小静吗,你这是去哪里了呀?。”

  任静没有回答,只是甜甜的喊了一声刘伯,然后两个人走了。

  保安大叔也识趣的没有多问。

  陈明亮抱着酒,上面还放着两个礼盒,手里还拿着袋子,都快挡视线了;任静也是双手都拿着礼品,两个人是满满当当,颤颤巍巍的回家了。

  文化局的家属院很特别,也修建很多年了。院门进去是一条悠长的小胡同,正中间就是一条排水沟,上面盖着混凝土预制板。

  这些盖板放置的没有那么平稳,骑着自行车在上面路过,这些盖板还会咯咯嘣嘣的响。

  胡同两边都是一模一样的小院子,要是不看门牌号,陌生人真的找不到家门。

  房子是单位分的,每家的面积都一样大,都是三间正房,带一个小院子,温馨和私密性都不错。

  不过,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家里没有厕所!要去只能去那种公共旱厕,这个很不方便。冬天就更难受了,要在房间里放夜壶。

  每家的院子其实都很小。一般种两颗葡萄,再种点小菜,就没多余的地方下脚了,自行车都只能靠墙放。

  沿街的这边是大门,另一个侧面是搭建的两间小房子,其中一间用来做厨房,另一间则是洗澡间。

  生活洗菜洗脸水就从家里通过地下管道排放到胡同里的排水沟,然后一条街全是排水沟,明沟加盖板,要是谁家里真的修了厕所,那整条街都不能走人了,会臭死去。

  任静的家在进门第四户,走着很快就到了。

  任静把东西放门口,开始使劲敲门,“妈,我回来了!”

  开门的是任静爸爸,穿的很端正,长相也很英俊,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帅哥。

  每一个美女背后都有一个英俊的爸爸!

  爸爸的表情有点急切而严肃,看到任静和陈明亮来了还是说了一声,你好。

  “这是我爸!”

  “这是我同学,陈明亮!”

  “叔叔您好!我是陈明亮,初次见面,您长得真帅气!。”

  “帅气?进去吧陈同学。你妈在厨房做饭。陈同学请进!”

  这个静静的同学长得好高啊,还要抬着头看,身体也真强壮,就是有点黑,看着也不像轻浮的人,年龄有点大吧。

  任静爸爸一边关门,一边还在瞎寻思。

  陈明亮在等任静爸爸前面走了,才跟着往屋里去。

  其实任静爸爸是有点不开心的,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也没有接过他们手中的礼物。、

  妈妈在厨房里喊,“静静来了呀!,你们先坐一下,老任你切个西瓜,我洗手就来!”

  任静和陈明亮进到屋里来,房间布置比较素雅,复合任静爸爸的文人特性,房子里吹着风扇,比外面凉快多了。

  陈明亮学着任静的样子,也把手里的礼品放到茶几上,然后把酒放到茶几边的地上。

  任静爸爸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幸好任静妈妈拿手擦着围裙就进来了。

  “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了,这位同学贵姓呀”

  哎呀,这是啥,静静妈妈看到礼品,有点傻眼,这有点贵重了吧。

  陈明亮赶紧向任静妈妈致意:

  “阿姨您好,我姓陈,陈明亮,明天的明,陈明亮。”

  “不是,孩子,你带的这是......”

  “阿姨,我初次上门,也不知道带啥好,也不知道您喜欢啥,就随便买了点东西。”

  这咋还有上门提亲的感觉了呢。

  “不是,静静,你跟爸妈说说,你们咋回事呀。”

  “爸,妈,明亮是我一中的同学,也是我朋友,他现在是运动员,还入选国家队了,也在京城,我以后去京城读书了还需要他照顾呢。”

  “啥同学,啥运动员,你们不是同学么,怎么就成运动员了。”任静妈有点犯迷糊。

  “是这样的阿姨,我也是咱们云阳一中的学生,因为体育成绩比较好,现在是一名职业的田径运动员”

  “是呢,是呢,呐,这个,看过没,名人呢,打破了全国男子100米和800米记录!”任静拿出报纸。

  吆,齐鲁日报,体坛周报,田径杂志上面都有陈明亮的报道.

  还真是!

  任静的爸妈每人拿了一份报纸看。这还是个优秀的孩子呀!

  “爸,这是明亮送你的字,他自己写的,你看看写的怎么样。”

  任静打开了上午陈明亮才写的卷轴。

  一副楷书的《忆少年》,工整而不拘束,清秀中和,很见水准。

  “你这是学习的董其昌的笔法吧,有水平!,这是练习了不少时间了吧,楷书易学而难写,你这副字很见功底呀,小陈,你多大了?”

  任静爸爸是爱书法之人,前面一直插不上话,看到优秀的书法了,突然觅到了知音。

  “叔叔您好,我和任静同岁,我大几个月,我是3月的,她是9月的。”

  “还一样大呀,看着可不像。”

  “这个,我长得老相”陈明亮有点囧。

  “静静他妈,你去做饭去吧,来,小陈,咱们一起去写两个字看看。”

  任静爸爸没有看陈明亮拿来的其他礼物,那些都不重要,带着卷轴就去里间房子去了,并且示意陈明亮也跟上。

  任静推了陈明亮一把,然后眨了一下眼睛。搞定!

  老任往砚台里倒了一点墨汁,推过笔架,示意陈明亮来露一手。

  看桌子上摆的是普通的宣纸,陈明亮信心来了。自己以前没怎么写过卷轴,但是宣纸写的多啊,经常练习用的就是这种纸。

  “叔叔,那我就献丑了。”

  陈明亮提笔就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用的是行楷,一看就师从名家,分别具有赵孟頫和欧阳询的特点,同时已经有了自己的特色,基本功扎实,笔触精彩,用墨讲究。

  老任很满意!

  “小伙子可以,你这笔字,没有十年的功底下不来。‘’

  “你怎么还是运动员了呢,有这笔字,做运动员可惜了呀,应该往书法这方面走。”

  “叔叔,我身体素质好,运动员和读书也不妨碍啊,运动员成绩好也可以报送名校的,清木和京大都可以,要是真正考的话我恐怕考不上。”

  “运动员能保送?也对,你成绩好,我都没关注过,全国第一名呢。”

  “是的呢,明亮已经进了国家队,现在是国内双料的第一人,明年就会代表我们国家参加奥运会了呢”任静比谁都激动,还显摆上了。

  老岳父和毛脚女婿有共同的爱好,还是很有话聊。

  老任也不谦虚,自己也写了字,让陈明亮点评。

  说实话,就楷书和行书来讲,老任的字真的不如陈明亮字写的好,不过这话肯定不能这么说呀,陈明亮一波彩虹屁送上,引得老陈哈哈大笑。

  任静妈妈叫他们吃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