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7、谋划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203 2019.08.11 22:18

  云灵回到同昌云家之后,为被云熙打的事情生了两天的闷气,在王修远再次过来找她时,记起了一件事情:

  孟伯芳!

  云灵梦中,孟伯芳也是出现过的。不过之前她与王修远第一次去追云熙时,并没有在三竹县停留多久,就急匆匆回来拿契书和筹银子了,并没有想起孟伯芳之事,直到这次将契书银子还有红罗送过去给云熙,因为到船上去找云熙不见,在去找徐参将之后,问了路人同福客栈的位置,顺口说是找云熙的,路人就提到了云熙钓鱼及孟家求大银梭鱼的事情。

  当时云灵因为知道云熙如今变得不好应付,一心只在怎么将契书和银子以及陈家的节礼给云熙而不出什么岔子,又挂念红罗自尽之事,就没有将这事往心里去。

  之后又被云熙打了那么多个耳光,云灵心中全是屈辱怨恨,这事自然也就忘记了。

  而今回到同昌,冷静下来,云灵才想起梦中这孟伯芳似乎是云熙的死对头,云熙的外祖父一家与姐姐一家的凄惨下场,就有孟伯芳的手笔!

  这孟伯芳在梦里还是王修远的臣子。

  也就是说,孟大老爷这次的伤病最后应该是好了的。

  云灵想起路人说云熙钓到大银梭鱼又不小心让鱼逃了的事情,突然怀疑云熙是不是故意将鱼放走的,她趁王修远去拜见云邹氏、还没过来见她的空当,当即问了母亲孙氏孟家是否与长房有什么恩怨。

  孙氏对这些流言蜚语之类的一向感兴趣,何况此事还是发生在云家,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道:“灵儿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云灵将孟大老爷需要大银梭鱼的鱼鳔入药,云熙钓到大银梭鱼的事情说了。

  孙氏闻言十分震惊:“那个贱丫头什么时候竟会钓鱼了?还能钓到二千两银子的什么鱼?!”听到云熙竟钓到这么贵重的鱼,她又想起自家给出去的契书和银子,一时越发心痛,恨道:“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这贱丫头勾三搭四的,可不是就和她娘一样吗?!”

  云灵听得一知半解,但听孙氏这么说,就大概猜到是孟大老爷与云熙的生母张氏有什么感情上的牵扯。

  孙氏恨恨地说了那一句话之后,并没有说因为云灵是女儿家不将这些事告诉她,而是说了当年的事情。不过,经过孙氏的口之后,张氏与孟伯芳之前的牵扯一下子被她说得十分不堪。

  云灵也知道自己母亲的秉性,知道这话多半只有三四分是真的,不过就算只有三四分是真的,那张氏与孟大老爷有所牵扯就是事实了,这也更让云灵相信,云熙是故意将那条大银梭鱼放走的。对于云熙竟然能钓到那么多鱼,她也有些疑惑,不过之前包括梦中,云熙似乎都没有什么钓鱼的机会,也许云熙本来就是会钓鱼的。

  这会从孙氏口中得知了两家的恩怨,云灵就思量开了。从之前路人说的孟少爷孟子贵的反应来看,他好像并不知道这段过往。

  既然如此,倘若她将云熙是故意将鱼放走的……不对。

  就算孟子贵不知道,他父亲孟伯芳总是知道的,只要孟子贵回去一说,孟伯芳应该也能猜到。

  孟伯芳在长宁也算是有点资财的人家,而且在梦中他能成为王修远的大臣,可见还是有点本事的,这样的人若是能拉拢过来,对她是一大助力。

  何况还有共同的仇人。

  云灵这么想着,丢开将云熙是故意将鱼放走的猜测告诉孟家的想法,开始琢磨怎么样拉拢孟家。

  当前孟家最需要的,自然是大银梭鱼。云灵虽然仍觉得高人一等,就算云熙也不能与她相提并论,但自问是不太可能钓到大银梭鱼的。但尽管如此,想到这个,她还是忍不住琢磨着等会见过王修远之后,就问一下附近什么地方有可能钓到大银梭鱼,她也去试试。

  既然云熙都能钓到大银梭鱼,她可是天命之人,之前只是像云熙之前一样都没想过要去钓鱼,说不定她去钓鱼也一下子就钓到大银梭鱼了呢?

  除此之外,她开始回想梦中有没有孟伯芳受伤患病之事,无奈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能想着等会让人打听银梭鱼的消息,倘若能帮孟家弄到大银梭鱼,孟家就欠她人情了。

  云灵才想好,王修远就过来了。

  孙氏已经知道了云灵有孕的事情,见王修远过来了,与其寒暄了几句,就留两人独处。

  王修远这次过来虽然仍表现得对云灵嘘寒问暖、十分关心的样子,但云灵却敏锐地感觉到他不及之前对她那么亲近了。

  云灵知道王修远是对她与陈钰通信,以及收陈钰的东西仍心有芥蒂,而且又将云熙名下的产业契书还回去了的缘故,不过王修远还过来看她,就说明此事还没那么坏。

  而且,关于云熙名下的产业,还有谋划的余地。

  王修远因为回来时云灵说的云熙让他不要打这些产业主意的话,显然对此事也上了心,关心了云灵之后,就问:“云熙这次虽然拿回了契书,但回到连安还得半个月,这些产业一直是云二老爷与二太太的人在打理,有没有提前送信过去?”

  云灵明白王修远的意思,是趁云熙还没有回到连安之前,就先想办法把产业和银子弄到手,毕竟云熙坐船回去要半个月的时间,而用信鸽和驯养的海鹰等送信会快许多,就道:“上次我从三竹县回来,就已经往琅玕那边送信,这会应该已经收到了。”

  这些年,云熙名下的产业一直是二房的人在管着,云熙拿到的账册也是经过二房雇的账房先“整理”过的,因此,只要二房的人先收到信,多在账目上记上几笔欠账,算到这次洪灾的影响之中,到时云熙不就得乖乖拿钱出来?

  王修远道:“你找的人可靠吗?不如我让家里安排几个那边的人来配合此事。”

  倘若云熙还没有陈钰当靠山,想要拿到这些产业自然是轻而易举,不说别的,就说如今云灵和他都想到的这个办法,将这些产业账上余下的银子都弄走,再弄出几笔欠账出来,到时云熙拿不出钱来,就得用铺子的契书和地契来抵,这些产业就能拿到手了。

  但如今云熙与陈钰勾搭上,万一云熙拿陈钰出来以势压人,将这些欠账拖着说等以后有银子再还,寻常客商还能说不可以吗?

  因此,这客商也得有强大的靠山,比如他王家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