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县令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124 2019.07.10 12:30

  云熙放弃了买回长宁的产业这个目前不切实际的想法。

  之前她还想着,等拿回产业的契书之后,她也算是小有资财了,却完全忘记了受灾一事。而今她非但没有变得有钱,还已经背上一大笔债。

  待回到琅玕,只怕等着她的除了之前想象中的掌柜伙计雇工,还有前来追讨银子的债主。

  但不管怎么样,契书还是要拿回来的,这些产业就算受了灾,也还是值不少银子的。

  前世二房不就是在受灾后,将粮铺和布店卖了换银子了吗?

  但今生云熙却不想将铺子卖了。现在她已经想明白了,粮食之事干系重大,之前兵乱以及张氏过世后,自家还能将粮铺顺利经营下来,且生意蒸蒸日上,其中肯定有陈家的关照,这难得的渠道和人脉,自然是维持下去更好。

  只要还有粮食的渠道和人脉在,卖掉铺子那千百两银子,很容易就能赚回来。

  也不知道前世为什么选择卖了粮铺和布店,难道是因为她与王家的亲事被陈家知道了,所以陈家就不再关照这些产业了?

  而失去了陈家的关照,王家在琅玕的势力不及陈家,自家的粮铺在琅玕失去了倚仗,所以二房才选择将粮铺和布店给卖掉?

  云熙心中诸多念头冒出来,又丢开,开始想着怎么才能弄到银子,将这次受灾而引起的账面上的窟窿给堵上。

  而且是在不卖掉张氏的嫁妆,不卖掉粮铺和布店的前提之下,把这个窟窿补上。

  云熙秀眉紧锁: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银子呢?今生总不能像前世二房仗王家的势一样,又去仗着陈家的势,拖欠银子不还吧?

  她又不是真的要嫁给陈钰。

  一时想不到什么头绪,云熙抬头,既是安慰锦心,也是自我安慰道:“罢了,既已如此,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以后会有钱的。”

  之前锦心已经听到云熙对霍连山与张凌说,云灵会将云熙名下产业的契书送过来的事情。因此在提到二房给的银子时,她还想着不管怎样,自家小姐身边总还有产业傍身,对于二房只给了三十两银子的气愤,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但这会看到云熙听到此事之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突然越来越难看,锦心不由得也心中惴惴不安。

  到后边,云熙竟似乎愁眉紧锁,让锦心有些不明所以。

  自家小姐这是为银子在发愁?但是这客栈不是陈将军定下的吗?

  而且之前小姐提过,过几日四小姐就会将小姐名下产业的契书、还有当初卖了长宁的产业的三千多两银子送过来,就算小姐不想花陈将军的银子,到时候还给陈将军不就好了?

  待云熙面色终于和缓,锦心才松了口气。听到云熙说以后会有钱的,她点头道:“小姐拿回了产业和银子,就不用担心银子的问题了!”

  云熙闻言心中叹息,却没有与锦心说受灾之事。

  到了客栈,锦心先下了车,放好车凳,将云熙扶下车。

  云熙抬头看去。

  这同福客栈听说是这三竹县城最好的一间客栈,因为三竹码头还算繁忙,这客栈生意似乎还不错。

  陈钰已经先付了一百两银子定金,定了一间上房和一间中房,上房自然是给云熙住的,锦心则与云熙同住,方便照顾云熙。

  而霍连山与张凌要轮流护卫,一间中房就可以了。

  同福客栈的上房带起居室,每日二两银子,包三餐,也可以另外加钱让客栈另外准备饭食。而中房则三百文一日,同样包三餐,如果不需饭食则只需二百文钱。

  云熙让锦心问了之后,听到住一日就要二两银子,换成铜钱就是两千文钱,嘴角抽了抽。

  前世以及今生之前她几乎都没有担心过银子的事情,就算是前世产业受灾的时候,也没愁过银子怎么筹措。

  当时尽管不舍得母亲留下的产业,但因为想着不忤逆长辈,不让长辈操心,她在卖掉母亲的嫁妆和粮铺布店之时,并没有觉得非常心疼。

  而之前,在重活一世,记起了忘记的往事之后,她虽然已经变得看重钱财,却因为觉得自己还有产业,还略懂经营,也依然不觉得自己会有钱财方面的烦恼。

  之前还没有想起海啸之事时,她还想着要将住客栈的银子还给陈钰的,毕竟两人已经约定退亲,继续用陈钰的银子有些说不过去。

  这会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负债,又听到住客栈需要二两银子一天,再想到自己身上就可怜的二十九两银子,其中二十两还是不能动用的船资,云熙忍住立刻调头回船上去的冲动,面无表情道:

  “也就住几日,住上房有点过了,换成中房吧。”

  “这如何使得?”闻言,旁边的徐参将几人立刻出言相劝,“将军给三小姐定的就是上房,回来时若知道换了中房,我等肯定要受罚的!”

  云熙坚持道:“这是我要换的,他若是赏罚分明,自不会牵扯无辜。就换成中房吧。”

  同福客栈的吕掌柜就在门前殷勤迎接贵客,闻言征询地看向徐参将。

  还没等徐参将再说什么,前边传来了挺大动静,十几个衙役簇拥着一乘小轿急匆匆而来,到了同福客栈近前。

  看到徐参将与云熙众人,这一行人就停了下来。

  云熙见有人来了,不好再继续说换房之事,与徐参将等人一起看向了来人。

  一个衙役打起轿帘,轿子里出来了一个穿着青色官服、约三四十岁的、挺着肚子的男子,以这服色来看,应该是三竹县的县令。

  这是来干什么?是因为匪徒之事?是了,应该是,其治下出了这样的匪徒,县令自然应该过问的。

  大约不知谁将陈钰介入了匪徒之事的风声,传到了这位县令的耳朵里。

  陈家在琅玕颇有势力,长宁与琅玕一衣带水,自然也会有所耳闻,何况陈钰是宁王封的正二品龙虎将军,还掌实权,是琅玕南川定海卫的指挥使,也是三品的官职,三竹县一个七品的县令,得知陈钰过来了,焉有不赶紧过来之理?

  而今就算这位县令来得迟了,陈钰已经离开,徐参将也是四品的武官,官阶同样比县令还高一大截。

  但见三竹县的这位县令匆匆下轿,整了整衣衫,便上前来给徐参将行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