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云熙是疯了吗?!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305 2019.07.06 12:30

  云熙早在得知云灵与王修远过来的时候,就让张凌到陈钰那边船上,请徐参将安排的,为的就是让云灵和王修远亲眼看看,打她主意的匪徒是什么下场。

  云灵看到这几个匪徒之后,不由得看了云熙一眼。

  却见云熙不知何时,已经拿了一块帕子捂着嘴,时不时咳嗽,看上去一副虚弱的样子。

  让云灵看得嘴角抽搐:这会倒装起病来了,之前在船上不是还什么事都没有吗?!

  而码头上不少人早已经注意到云熙和陈钰的船,并好奇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在云熙和陈钰的有意传扬之下,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听说了云家三小姐落水昏迷被打发回琅玕的事情,这会见到云熙一副生病虚弱的样子,想到云熙小小年纪没了爹娘,如今随叔婶起居却被如此对待,都心生同情。

  待看到那些匪徒,这些人想到这次若不是刚好遇到了琅玕陈家的船,云三小姐只怕就要被匪徒给害了,就更觉得云家二房长辈狠心绝情了。

  于是就连在场的云灵,也被围观议论的一小部分人给鄙夷了,说,什么样的爹娘就会有什么样女儿。

  以云熙的耳力,可以清楚地听到这些人的小声议论。

  但听见这些人除了对她的同情,还有对云灵乃至二房刻薄她的鄙夷和谴责,云熙却依然平静,并没有感到有多高兴。

  这些人这会同情她,但没准改日有别的流言出来,就又谩骂她了。前世她真的见多了。

  云灵也隐约听到了一些,却没法揭穿云熙咳嗽是装的,更没法与众人争辩,心中暗恨,却只能努力让自己显得比云熙更柔弱。

  她心中恨不得时间倒流,让匪徒将云熙给解决掉,又恨围观的人只看到云熙装出来的虚弱,看不到之前在船上云熙是如何逼迫她这个亲堂妹的!

  这里离同昌城已经太远,如今同昌城关于此事的传言,已经是说云熙想抢她的亲事不成,以投水相要挟的,奈何却还没传到这边来,这会倒是让云熙占了上风!

  云灵正想着,那几个匪徒已经被那些兵士拖拽着下来,待走近,云灵三人看到了最前边那三个匪徒的伤势。

  也不知道陈钰手下的人是怎么折腾的,这三个匪徒的伤势看着还是原来那些,但这会随意包扎之后,那布条上的血迹,还有匪徒的表情,看上去却比从云熙舱房带走时更让人觉得触目心惊了。

  云灵往那边扫了一眼,就似乎不忍直视一脸柔弱地转向了王修远;王修远则皱起了眉头;而孔嬷嬷瞳孔一缩,很快恢复了镇定。

  云熙将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放下帕子,轻声对云灵道:“知道这几个匪徒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她借锦心的身形挡住了围观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用更轻的声音道:“我打的。”所以,别惹我。

  这声音脆嫩娇软,但说出来的话却全然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能说的话。

  旁边的锦心嘴角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

  以云灵的聪明,自然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云熙的言外之意。更知道云熙是特意让她看到这些匪徒的样子,特意说这话给她听的。她没有言语,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再次看向了那几个匪徒。

  云灵往那三个匪徒身上某处扫了一眼,随后极快地收回目光。

  云熙猜到她心中所想,又捂着嘴巴咳嗽了几下,才又轻声细语含笑道:“没错,那也是我踩的。”

  一点也没有避忌的意思。

  云灵呼吸一窒:云熙这是疯了吗?!

  云熙虽然压低了声音,但王修远和孔嬷嬷离云灵并不远,而云熙也没有刻意避开两人,所以两人也听到了。

  两人闻言也皆是愕然,继而都又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那三个匪徒,目光似要穿透裹伤的布条,把那几个匪徒的伤势看得更清楚。

  这、这是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孩儿家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简直……简直是疯了!

  云灵与王修远、孔嬷嬷都不认为这几个匪徒的伤势真是云熙打的,觉得云熙肯定是为了敲打警告云灵,这才将几个匪徒的伤势说成是她自己打的,以作杀鸡儆猴之用。

  但就算不是云熙亲自下手,这样的话,这样的事情,这话也不该是一个未出阁的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家该说的!

  云熙竟然一点也不避忌地说了!

  云灵、王修远看着面上装得十分虚弱无辜,就像一个娇弱不经事的小姑娘的云熙,许久说不出话来。

  孔嬷嬷想说什么,但看着那三个匪徒的伤势,又想到之前在与云熙的言语交锋之中没有占到任何上风,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云家三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事的缘故,简直失了心智,怕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还是不要招惹了!

  云熙看到三人的反应,唇角微微勾起。她特意让三人看到匪徒的惨状,就是想杀鸡儆猴,以警告云灵,再打什么坏主意之前,先想想这几个匪徒的下场。

  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至于这会不会影响到几人心中的印象,云熙并不在意。

  过了片刻,云灵才像是被吓到似的,半倚着王修远,声音娇柔还微微发颤,听着就让人生出怜惜:“这是要将这些匪徒……私下处死?”

  云熙拿着帕子咳嗽着,看上去比云灵还柔弱,口中却轻描淡写地,用只有旁边几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不。这些匪徒犯下的恶行太多了,若是让他们就这么死了,岂不便宜了他们?”

  云灵闻言,只觉得心中一股寒意冒了出来:云熙是受到亲事出变故、落水昏迷的刺激,所以不仅与家里离了心,心性也变得……癫狂了?

  再想到将会被送过来的红罗,云灵更是攥紧了手中的帕子。

  王修远眉头紧锁,看了云熙一眼,见云熙面上还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他嘴角微动,终究还是没说出什么。

  云灵三人面色一言难尽地离开了。

  离开时,云熙还隐约听云灵对王修远道:“……三姐姐这是怎么了……”云熙没有往心里去,仍拿了帕子捂着嘴咳嗽着,看着王修远与云灵离开,这才往船上而去。

  回到船上之后,云熙放下了帕子,抬头对霍连山道:“让人留意二房与王家的动静,有什么情况立刻告诉我,就算没有什么新情况,也每隔三天禀报一次,尤其云灵和王修远的动静。”

  若非觉得让这王修远和云灵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两人了,云熙觉得自己今日见到两人只怕会当场将两人弄死,如今暂时让这两人活着,却不能再让他们弄出什么别的事情来。

  霍连山看着云熙如此吩咐,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应了,离开去安排。

  云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未完全长开的身量,白皙柔软的小手上甚至还有几个小窝。她出了一会儿神,继续往船舱里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