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9、领悟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137 2019.08.03 12:30

  云熙挑眉道:“怎么撕破脸?产业契书和银子我已经拿到了,红罗也送了过来,我还担心二房怎么撕破脸?将生辰八字的事情说出去吗?”

  闻言,锦心愣了愣,觉得自家小姐说的好有道理。莫非自家小姐本来就已经想好了,等拿到契书和银子,就……

  云熙还真是早就想好,等拿到契书和银子,就狠狠扇云灵一顿耳光出气。事实上,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见到云灵和王修远,就差点没忍住上前将两人撕碎,好给前世的自己和姐姐一家、以及外祖父一家报仇,忍到现在,才算完成了一半的念想。

  锦心不知道云熙前世的经历,这念头在心中一闪就放到一边去了,道:“但小姐之前不是说,担心王三公子知道那个生辰八字是小姐的,会来纠缠小姐吗?万一四小姐与二房不想再受这件事……要挟,真的将这件事说出去……”

  自家小姐如今与陈将军好好的,若是王修远又凑上来,那就真是太讨厌了。

  云熙一笑,声音娇软,说出来的话却笃定冷静:“云灵与二房不会将这事说出去的。”

  “倘若是之前二房还没将契书和银子送过来之前,云灵与二房还有可能撕破脸,但现在,二房已经为这生辰八字付出这么多了,又是交还契书和银子,又把红罗送了过来,甚至逼红罗自尽,如今云灵又挨了我那么多个巴掌,在没有嫁到王家,没嫁给王修远之前,怎么甘心就这么放弃,将八字的事情捅破?”

  “云灵和二房为这事付出得越多,只会越不甘心,只有让我将这个把柄越捏越紧的,怎么可能半途放弃?这时候撕破脸,契书和银子岂不是白交出来了?红罗岂不是白死了?人心岂不白丢了?云灵那么多个巴掌岂不是白挨了?若云灵与二房真有这决然和勇气,我这会就拿不到这些契书和银子,更不会看到红罗了。”

  锦心越听越觉得有道理,不知不觉听呆了,脊背也凉飕飕的。

  自家小姐好像越来越……厉害了。

  云熙见锦心听得呆住,又是一笑,道:“而且,就算云灵真的嫁进了王家,嫁给了王修远,只要王家依然还不知道八字的事情,依然在意这个生辰八字,云灵没攒足底气之前,也不会甘心将这事说出去的。”

  “何况,退一万步说,就算云灵到时真不愿再被我捏着把柄,主动将这事告诉王修远,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不就是少了个拿捏云灵与二房的把柄,有可能会被王修远纠缠吗?难道少了这个把柄,我就对付不了云灵和二房了?难道我应付不了王修远的纠缠?”

  到时等她扎稳了根基,王修远送上门来才好呢,看她弄不死他!

  云熙这么想着,双眸闪过一丝冷厉。

  锦心莫名觉得房中有些凉意,打了个寒颤,嘟哝道:“这天气,一下雨就冷飕飕的,小姐还是多加一件衣裳,免得着凉了。”

  说完,锦心想起了云灵离开时面上没掩饰好的怨毒,又担心道:“四小姐经过这件事,怕会对小姐生出了怨恨……”

  云熙忍不住轻笑一声:“你以为我不打云灵,云灵和二房就不会恨我,或者就会因此少恨我一点吗?不可能的。在我没有乖乖地拱手将亲事和产业让出,还开口要回契书和银子之后,云灵和二房就已经恨上了我。”

  “二房这些人,贪婪无耻,欺软怕硬,纵使你给了他们天大的好处,他们也只会当作理所当然,还会觉得你软弱可欺,从而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倘若你突然觉醒了,不愿再受他们欺负,想拿回自己的东西,他们就会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掌控受到了挑衅,就已经恨上了你,这时候你再如何原谅和忍让,也只会更让他们觉得你软弱可欺。”

  “同时,为了不让你再一次反抗,更会变本加厉地欺凌你,让你再不敢反抗为止。”

  锦心听到云熙这么说,想到二房这几年是怎么对云熙的,以及云灵之前在云熙醒来后依然高高在上的态度,不由得再次打了个冷颤。

  云熙轻描淡写地继续道:“因此,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狠狠教训他们。一次不长记性就教训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四次,教训到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欺负的,让他们认识到招惹你的下场,让他们想起你,就打心底里发颤,让他们再怨恨你也不敢再生出什么心思。”

  一番话,让锦心听得呆若木鸡。

  这些却是云熙两世为人,才终于领悟到的。

  云熙微微一笑:“当然了,首先你得有反抗和教训他们的能力。所以,我还需要努力啊!”

  待感叹完,云熙又道:“总之,不要轻易去原谅一个罪人,那是害人害己。”

  这话是对锦心说的,也是云熙对自己的告诫。

  云熙敛下目光,道:“去看看红罗怎么样了。”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门外霍连山与张凌将红罗送去给徐参将之后,已经回来了,除了两人之外,还有陈钰麾下的几个军士。

  之前云熙打云灵的动静,外边众人都听到了。不过因为云熙并没有刻意抬高声音,而客栈这上房隔音还不错,离得相对比较近的霍连山与张凌只是听到了一些,反而陈钰麾下军士耳力出众,几乎听了个囫囵。

  一众军士之前就已经大致知道了云熙的遭遇,而云熙又与陈钰定了亲,可以说是自己人,因此深觉义愤填膺,对云灵是深恶痛绝,见云灵上次与王修远过来,却又毫发无伤地离开了,还觉得云熙对两人太心软了。

  到今日,听云熙打云灵那么多个耳光,几个军士总算出了心中恶气,只觉得大快人心。

  之后云熙对锦心说的几番话,更让众人既觉得十分有道理,又生出了敬畏之心。

  因此,这会见云熙出来,一众军士当即殷勤地凑上去,问云熙准备干什么去:直接说云熙打得好自然是不行的,那不摆明了自己在偷听吗?

  云熙正要说去看红罗的情况,却见徐参将过来了。

  之前云灵在红罗倒地之后露出的笑,云熙已经看到了,也猜到红罗服的毒不简单,这会看到徐参将过来,就问:“徐参将,那丫鬟情况如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