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打你怎么了?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423 2019.08.01 12:30

  云熙微笑:“这契书与银子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合着你二房拿去转了一道手,就成你二房给我的了?”

  “红罗将我推下荷池,过来赎罪不是理所应当?一介丫鬟有胆子将主子推下水,背后何人四妹妹不清楚?四妹妹用如此降尊纡贵的态度,让我不要将不该说的说出去,什么是不该说的?问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四妹妹,是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闻言,云灵面上立刻露出了委屈之色:“三姐姐莫非是怀疑我?我一直将三姐姐当成最亲的姐姐看待,怎么会让丫鬟害三姐姐?当日红罗也是不小心撞到了三姐姐,三姐姐落入荷池后,红罗这丫鬟天天自责不已,才几日就憔悴了下去,知道三姐姐无事后才安心,听说三姐姐让她过来赔罪,也立刻就过来了……”

  配合着云灵这话,如泥塑木偶似的红罗突然砰砰给云熙磕了几个头,哑着嗓子道:“这与四小姐无关,都怪奴婢不小心,一切都是奴婢的错,三小姐要打要罚,奴婢都心甘情愿。”

  云灵就道:“三姐姐这下相信了吧?这件事谁也不想的。好在三姐姐现在也没事了。只要三姐姐不将不该说的说出去,等我嫁到王家,也可以与三姐姐守望相助。”

  口中这么说着,云灵敛下的眸底却带了一丝狠厉。守望相助?哼!等她嫁到王家……

  说完,云灵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又道:“我过来之前,曾祖母听说了三姐姐的事情,过于激动,身子有些欠安,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得先赶回去了。”

  这么说着,云灵又看向红罗:“红罗你就留在这里,给三姐姐赔罪。三姐姐一向最心善不过了,只要你真心悔过,三姐姐定会善待你的。你父母兄长知道了,也只有高兴的。”

  红罗听了这话,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低低应了一声。

  云灵就转身往外走。

  云熙刚想把云灵叫住,红罗突然抬起手,往嘴里放了什么东西。云熙见状,蓦地意识到什么,一脚将红罗的手踢开。

  这变故立刻让锦心惊住了。

  云灵似乎也才注意到这状况,惊道:“红罗你这是何苦?我不是说了,三姐姐定会善待你的吗?”

  云熙闻言,凌厉的目光如刀子似的向云灵看去。

  云灵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

  红罗这时已经被云熙踢翻在地,云熙向外喝道:“霍连山、张凌!”

  两个护卫早就听到了屋内的动静,只是没听到云熙发话,才按捺住了没有行动,这会听到云熙的声音,两人立刻推门进来。

  云熙冷声道:“将这丫鬟送到徐参将那里去,请陈将军的人将人救活!”

  云灵听到云熙这么吩咐,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冷笑:红罗服的毒可是二房好不容易找来的,只要吃下一点,就神仙来了也难救,何况红罗吃的可不止一点点。还指望陈钰的人能把人救活?

  待霍连山和张凌将红罗带走,云熙才又重新看向云灵,正好看到云灵嘴边还没来得及掩盖的一丝冷笑。

  云灵见云熙看过来,立刻又恢复了柔弱的样子:“红罗不会有事吧?这丫头也太冲动了,也许是对三姐姐有什么误会……”

  云熙原本已经准备走回桌案边,闻言蓦地转身,扬手就给了云灵一个耳光!

  云灵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惊叫一声捂住脸。

  而后,她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你、你打我?”

  云熙冷笑一声,道:“打你怎么了?我早就想打你了!这一巴掌,是代被推下荷池的云熙打的!”

  说着,云熙反手又是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是代被换了亲事的云熙打的!”

  云灵被打得一个趔趄,险些站立不稳,急忙扶住了旁边的书案,又惊又怒地看向云熙:“你这样……就不怕陈将军知道,不怕外人知道你表里不一、装柔弱吗?!”

  之前过来的时候,云熙分明还在众人面前装得十分柔弱的样子,显然还是在乎名声的,今日突然这么凶悍,不怕她顶着一张被打红的脸出去,让旁人知道她根本就是个泼妇吗?

  云熙冷笑了一声,扬手又是响亮的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是代被你和王修远背叛的云熙打的!我想四妹妹应该还不知道,我前几日刚当众将一个招惹我的人踹到河里去了吧?”

  说着,云熙的手再次重重落到云灵脸上:

  “这一巴掌,是代被你找来的匪徒惊吓的云熙打的!”

  “我没有……”

  云灵捂着被云熙打红的脸,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疼,泪水都出来了,她扭头看着云熙看似无害的娇美的脸,一瞬间几乎想上前去生撕了这个貌美心恶的妖女:从小到大,她都是被二房众人当宝一样捧在手心里的,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

  云熙刚好看到了云灵面上瞬间的扭曲与怨毒,反手一个耳光又扇了上去:“怎么,你不服?”

  这一巴掌,是代前世那个被各种折磨的云熙,代惨死的姐姐一家与外祖一家先讨的利息!

  云灵一手扶着书案,一手捂着脸,挡住目光中的恨意,哭道:“我、我真没有找匪徒……”

  云熙毫不留情地又一耳光甩了过去:“这一巴掌是警告你,别再玩什么花样,我没有那个耐心。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高兴装柔弱就装柔弱,我不高兴装柔弱了,也不怕当着众人的面打你!”

  云灵不敢出声了,哭得十分伤心,扶着书案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云熙冷冷道:“四妹妹站稳了,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云灵闻言蓦地抬头,又红又肿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她惊愕道:“你怎么……”

  云熙冷笑:“我怎么知道的?四妹妹还真以为你二房已经把自家经营得密不透风,旁人都打听不到消息不成?”

  云灵咬了咬唇,流着泪道:“三姐姐既知道了,为什么还这么恶毒?为什么不能看在一家人的面上放过我,放过这个孩子?”

  “我不过是打了你几个耳光,你就说让我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放过你,放过这个孩子。我之前与陈将军定亲之后,二房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放过我的亲事了吗?你是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与王修远怀上的这个孩子?你就是看在一家人的面上,让丫鬟将我推进了荷花池?我掉进水里昏迷不醒时,二房看在一家人的面上放过我了?我在昏迷中被打发回琅玕时,谁又看在一家人的面上,放过我了?”

  云熙冷笑着一个巴掌扇了上去:“二月初八夜里的匪徒,也是四妹妹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给我找来的?”

  前世云灵与王修远折磨她、害死她外祖一家与姐姐一家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看在是一家人的面上,就放过她、放过她外祖家与姐姐一家呢?

  这会子倒知道说什么看在一家人的面上了!

  云灵泪水糊了一脸,嘴巴动了动,终究不敢辩解。她低下头,扶着书案的手指几乎恨得抠进了木头里,双目全是怨毒之色。

  而旁边的锦心自云熙打了云灵一个耳光之后,就惊呆了,这会听云熙说云灵已有孕,更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