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似曾相识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66 2019.07.26 12:30

  云熙将一条鳜鱼从江里提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圈子外边传来一个声音,道:“钓鱼得小心才行。这样一条鱼,若不小心甩脸上了,肯定很疼。”

  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云熙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去,却没看到什么异常,于是回过头继续钓鱼。

  两个少年躲在围观的众人之中,身材修长的少年说完那句话,两人就赶紧藏进了人群中,还有意识地躲远了点,然后紧紧盯着云熙那边的情况。

  待看到云熙顺利地将鱼提了上来,并未出任何意外,两人就知道这次多半又失败了。

  但幸运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得远了,那鱼虽然没甩到云熙脸上,身材修长的少年这次却也没有受到反噬……

  还没等圆脸少年说出什么庆幸的话,突然身材修长的少年扭头就走。

  但已经迟了。

  只见云熙那边不知怎么的,手一滑,那条鳜鱼突然脱手飞了出去,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刚好甩到了身材修长的少年的脸上!

  一瞬间,少年只觉得鼻子一阵强烈的酸痛,泪水就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他顾不得疼痛,拉过圆脸少年,逃也似的飞快钻进了人群里。

  云熙听到众人惊叫,说打到了人,忙让陆七几人过去看,还想着给人赔礼道歉,却见陆七过去时人已经不见了,只把鱼捡了回来。

  陆七道:“总觉得那两人背影有点眼熟……”

  云熙想起方才听到的话,若有所思。

  这情况有点熟悉啊!

  徐参将把鱼带回了船上,立刻让人通知了庞大夫,并给陈钰送去了消息。

  陈钰麾下的军医当中,以庞大夫医术最好,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随陈钰出门的也都是他。

  这会听说徐参将得了大银梭鱼,他匆匆赶了过来。

  一看到大银梭鱼,他就双目发亮:“还真的是大银梭鱼!”

  说着,他忙拿秤称了,看到足有二斤九两(时下计量一斤是十两),不由得喜道:“这么大的银梭鱼,药效足够了,迟将军的伤定然能很快痊愈,得赶紧把这鱼送回琅玕去。”

  又问:“这鱼是谁钓到的?”

  徐参将面上笑意更深:“云三小姐钓到的。”又感叹:“这次幸亏将军刚巧让徐大夫送伤药去迟大哥那里,之后又过来找云三小姐,让迟大哥的伤势得到及时处理,如今又得了这最紧要的鱼鳔入药。”

  这么说着,徐参将越发觉得有道理,只盼着陈钰得到消息赶紧赶回来:今日可是云三小姐的生辰,自家将军怎么就这般不上心呢?

  之前庞大夫已经听说了云熙钓到大银梭鱼的事情,得知鱼钓上来却又掉回江里去了,他还曾跌足长叹,觉得这大银梭鱼钓到一条都艰难,如今竟还逃了,怕是难钓到第二条了。

  但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夜,云三小姐竟然真的又钓上来一条更大的!

  还真是神了!

  这桃花江难道是云三小姐的鱼塘,她想钓几条就钓几条吗?

  因想到这个,庞大夫就又想着是不是让云熙多钓几条备着以后可能用到,就听到了徐参将的感叹。

  他就接口道:“这就是缘分。”

  云三小姐这么会钓鱼,用到鱼入药的可不止这银梭鱼的鱼鳔,如今她已经与自家将军定亲,以后需要用到类似的药材,是不是都可以省心一点了?

  两人正各自想着,忽然听到军士恭敬的声音:“将军!”

  陈钰回来了?

  两人一齐转头,果然看到穿着一身玄色劲装的陈钰大踏步走了进来,进门就问:“今日钓到二斤的银梭鱼了?”

  徐参将立刻振奋道:“将军!是的!云三小姐钓到了一条足有二斤九两的银梭鱼,庞大夫已经看过了!”

  说着,他继续补充道:“云三小姐对这事是真的上心。我昨日过去告诉云三小姐,说需要银梭鱼的鱼鳔入药时,天色都已经有些暗下来了,但是云三小姐一听,就要立刻到江边钓鱼,还是卑职与她身边的丫鬟劝住的。今日是云三小姐生辰,但她还是坚持说到江边钓鱼,结果云三小姐一下子就将这条大银梭鱼钓上来了!”

  陈钰听完,微微一顿,点了点头。

  随后他转过头,对庞大夫道:“还请庞大夫看如何尽快将这大银梭鱼送回琅玕去。”

  闻言,庞大夫点头:“怕是要用到将军的海鹰。这银梭鱼离了活水就不易存活,此处离琅玕甚远,坐快船也需十来天才能赶回去,回到琅玕这鱼也是活不成了的,不如在此杀鱼取鱼鳔,就地冰冻密封起来,用将军的海鹰送回去,还能快上几天。”

  陈钰颔首道:“救人如救火,就这么办。如何冰冻密封不致使鱼鳔坏掉,徐参将与庞大夫多加参详。”

  徐参将当即应了。

  这大银梭鱼云熙前后钓起来过两条,不免让人觉得容易钓到,但若真如此,孟家就不会守到现在还没求购到了。如今自家既然得了这么一条,当然要小心处理,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若是让这鱼鳔在入药之前坏掉了,岂不是辜负了云三小姐辛苦钓上来?

  何况这还是关系到自家兄弟性命的事情。

  陈钰说完大银梭鱼之事,这才又道:“这鱼是云三小姐钓上来的,云三小姐呢?”

  徐参将忙道:“卑职回来时,云三小姐说还要继续钓鱼,此刻应该还在江边。”

  庞大夫听到云熙还在钓鱼,就道:“若云三小姐能多钓到几条大银梭鱼自然是最好的。即使现在用不上,鱼鳔晒干保存一样可以入药。”

  陈钰看了庞大夫一眼,见他一脸殷切,又问:“孟家的人也还在江边吗?”

  徐参将点头:“还在的。”

  陈钰若有所思地点头,摆摆手让徐参将与庞大夫先去忙杀鱼取鳔、将鱼鳔送回琅玕去的事情。

  他边往外走,边叫过另一个心腹手下任安,问:“云三小姐与孟伯芳有什么牵扯,这事查的怎么样了?”

  任安人长得清瘦,五官看着平凡老实,一双眼睛却冒着精光,正是之前云熙因为匪徒之事向陈钰道谢时,旁边冒出来抢话的说只是举手之劳,让云熙不必放在心上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