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心腹丫鬟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168 2019.07.21 12:30

  孙氏有心计,却有些贪财吝啬,这孔嬷嬷如今已经知道了。

  而涉及到钱财,之前孔嬷嬷又在账册一事上吃过亏,如何还肯理她?当下只作不知,但是背后对孙氏更加厌烦。

  若不是云灵还算聪明懂事知礼识大体,这门亲事……

  孔嬷嬷是想着这门亲事不结也罢,但却也隐隐知道王家和王修远对云灵八字的看重。

  孙氏没从孔嬷嬷那里得到什么关于银子的承诺,王修远过来时,就又有意在王修远面前说起。

  王修远原本还想得到云熙名下这些产业,如今却听孙氏说,云邹氏要将契书和当初卖了在长宁的产业所得的银子还给云熙,已经大为愕然,更别说孙氏还暗示让他出银子。

  但考虑到赵家也留意起云家几位小姐的信息,王修远还是拿出了五百两银子。

  王家家大业大,王修远却只拿出了五百两银子,还不及云邹氏给得多,孙氏有些嫌不足,但也知道见好就收,没说什么。

  而王修远只看孙氏的表情,就知道她嫌少了,对云家二房更加不悦,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云灵得知孙氏从王修远那里拿了五百两银子,气得晚饭都不吃了:“我还没嫁过去,母亲就找王家要银子,这是把我当什么了?待我嫁过去还有什么脸在王家立足?!”

  孙氏却不以为然道:“傻丫头,若是你什么都不找王家要,王家才更轻贱于你呢!何况王三公子说了,这银子乃是他的私房,他不与家里说,王家旁人又如何会知道此事?”

  云灵与孙氏讲不通道理,回头只能在王修远那里低头垂泪,小意赔礼,除了说将产业还给云熙都是云邹氏的意思,她没有办法忤逆曾祖母,就是说会想办法帮助王家发展更多产业。

  王修远不知道生辰八字的内情,信了是云邹氏要将产业还给云熙,但对于云灵说帮王家弄到更多产业并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当真。

  云邹氏的一千两银子与王修远的五百两银子凑起来,也依然不够还给云熙。

  二房没有办法,收回了一些放出去的账,又得了六七百两银子之后,卖掉了库房里一些东西,终于把三千多两银子凑够了。

  但是还有陈家的节礼也需要还。

  这个同样是要还给云熙的。

  孙氏觉得这个可以随便给点就搪塞过去:“这节礼本来就是给老祖宗和我二房的,长房那边陈家有另外送去,要还的话,顶多就是将陈将军单独给贱丫头的那些东西就行了,难不成她还能为节礼的事情上门闹不成?”

  云灵道:“云熙不能为节礼的事情上门闹,但是她可以扯别的由头让陈家上门闹,还可以把生辰八字的事情传出去。”

  孙氏一想,无话可说,只得将陈家这几年送来的节礼中存放在库房的拿出来,挑出几件好到舍不得还回去的,算作是节礼中该给云邹氏这个曾祖母的东西,余下的又减去一大笔同样算作是给云邹氏的节礼,再剩下的打了个大折扣折成银子,也就是五六百两银子。

  这五六百两银子,孙氏肉疼地从自家产业账面腾出一些熟客寄放在店里生息的银子,东凑西凑之下,终于凑够了。

  云灵拿到了产业契书和凑出来的银子,想到云熙拿到这些东西会如何得意,心中气闷,却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

  红罗。

  云熙说了要将红罗和其卖身契一起送过去的。

  红罗身为云灵身边的心腹丫鬟,深得云灵信重,连推云熙落水这件事都亲身参与,自然知道云灵与二房的许多事情。

  这样的一个丫鬟交到云熙的手上,云灵是真的不放心,担心红罗过去之后会说什么,成为二房与她的把柄。

  孙氏对此不以为然:“生辰八字之事,那贱丫头都已经知道了,而且贱丫头也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还能拿到我二房和灵儿你的什么把柄?”

  云灵冷静道:“还有当年那件事情。云熙当初是怎么失去记忆的,母亲难道忘了吗?”

  孙氏不以为然道:“当年的事做得隐蔽,当时她又伤了脑袋,就算现在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会知道此事与我二房有关,灵儿你不用自己吓自己。”

  云灵不明白自家母亲一向有心计,怎么总是在这些事情上犯糊涂:“云熙是不知道,但是红罗知道!”

  孙氏一僵,这才反应过来。

  云灵继续道:“而且不说当年的事情,就是生辰八字之事,云熙如今还拿不出什么证据,而红罗却是也知道这事的,倘若云熙得了红罗,转头就让红罗当证人呢?”

  过了一会儿,孙氏才道:“红罗是家生子,其父母兄弟都在家中为仆,就算不为她自己,也会为家人考虑,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该说。”

  云灵道:“我听说军中自有千百种能让人说出实话的法子,何况红罗只不过是个小丫鬟。云熙如今有了陈将军当靠山,还会问不出想知道的东西吗?”

  孙氏看向一直很有智谋的女儿,道:“灵儿的意思是?”

  云灵柔弱的双眸闪过冷光:“只有死人才不会将不该说的说出去。”

  倘若早知道事情会这样,当初让另外的小丫鬟动手就好了。

  孙氏道:“灵儿你不是说,那贱丫头要求一定要将红罗和卖身契送过去,否则就会将八字的事情说出去吗?你就不担心她没见到红罗……”

  云灵微微一笑道:“我可没说不将红罗和卖身契送过去。”

  孙氏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灵儿你是说……”又道:“就怕底下人知道此事……”

  会寒了心。

  云灵叹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不是云熙开口要人,我也不可能将身边的大丫鬟送出去。正如母亲所说,红罗的父母兄弟都在府里,她会知道怎么选的,也会理解女儿我的。回头我多照顾一下她的家人就是了。”

  孙氏一想,红罗知道得太多,除了当年那件事情,这些年二房的许多事情,红罗也都知道,当下默认了云灵的打算。

  次日,云灵准备将契书银子和红罗及卖身契送过去给云熙时,王修远过来了。

  这次将契书和银子送过去给云熙,云灵原本不打算再让王修远同行,以免再出什么意外,但王修远已经知道了此事,十分体贴地说要送她去。

  云灵只得应了,决定到时候让王修远就在过去的船上等着,她自己见云熙就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