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弑君?

我的妖女 画九九 1356 2019.06.15 10:03

  云熙没想到,王修远竟能忍着要害处的剧痛,伸手一把将她重新掀倒在榻上,随后就表情阴鹫地直接双手掐到了她的脖子上!

  云熙只觉得脖子上一阵疼痛,整个人呼吸不上来,眼前阵阵发黑,下意识伸手去掰王修远的手。

  但是王修远的力气本就比她大,何况这会她还被掐住了脖子,根本就掰不动。

  随着意识的渐渐模糊,云熙知道,再这么下去她就要死了。她死了也就死了,说不定还可以和姐姐在九泉之下团聚,却不知道有没有人阻止王修远的人掘开浊河,那些文武大臣还在伏阙请命,很可能不知道掘开浊河的事情。

  云熙闭紧双目,咬牙想着:反正她都要死了,还管它是不是洪水滔天?

  之前她掏心掏肺地劝王修远勤政爱民,还从王修远这个暴君手中救下过那么多的百姓和大臣,到现在换来的是什么?是外边除掉妖后的请愿和讨伐!是家人的惨死!

  两行泪水从她眼睛里流了出来:既然如此,何必去管别人的死活!何必!

  但倘若真让王修远的人掘开了河堤……

  不!她不能死!

  至少不能现在死!不能继续给王修远背这样的罪名!凭什么让她来背这样的罪名!

  云熙求生的意志从未如此强烈,就像一把利刃似的,瞬间刺碎了什么东西。她身上突然涌出了一股暖流,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使劲,就掰开了王修远的手。看到王修远复又扑过来,她立刻下意识地一把将他推开。

  这一下出奇的大力,王修远整个人跌落到床榻下,头正磕在榻边的黄花梨木小几上。

  王修远捂着流血的额头,摇摇晃晃地起身,头已经被撞得有些眩晕,但看到云熙有趁机逃离的打算,他摇晃着,一把抽出了之前放到旁边的佩剑。

  已经翻身下到榻边的云熙见状,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当即不假思索地伸手拿过了书案的一方石砚,向王修远砸了过去!

  这也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待那宦官听到王修远撞到小几上的动静,走过来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就看到一方石砚飞过,砸中了王修远。

  王修远向后倒去,后脑重重磕在地上。

  他手上的剑往上抛,又落下,准确地扎到了他自己的胸口!

  一瞬间,血花迸溅!

  云熙在扔出砚台的同时,目光已经找到逃离的出路,她一边往外奔去,一边还在提防王修远追上来。

  但才奔出几步,她听到身后传来王修远倒地的声音,随即是佩剑扎入血肉“噗”的一声响,还有王修远口中发出的“嗬嗬”的古怪声音。

  她下意识侧头,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瞥去。

  待看到发生了什么,她蓦地停下了脚步,真正扭头看去。

  就见王修远已倒在了血泊之中,甚至已经停止了挣扎。

  他双目圆睁,满脸狰狞,剑仍然扎在他的胸口,伤口处衣衫泅开了大片殷红。

  云熙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但很快,云熙的脑海中闪过王修远说起掘开浊河时的情形,还有家人的惨死,以及王修远之前说出的威胁和他之后的举动。

  她心中的惊慌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云熙能感觉到,之前王修远是真的想杀死她。

  既然不是王修远死,就是她死,当然是王修远死了更好了!

  他本就该死!

  何况,若王修远不死,不止是她,就连她身边的宫人,都不知道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还有天下那么多无辜的百姓!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云熙没有继续想下去,见王修远已经毫无动静,反而果断转身返回。

  云熙忍住不去看王修远仍狰狞的表情,确认他是真的死了,不会再突然暴起伤人,就迅速在他身上摸到了他随身携带的印玺,没有再耽搁,转身向外奔去。

  到了这时,那宦官才终于回神,惊怒交加地尖声叫道:“妖后弑君了!快拦住她!皇上!皇上!”

  云熙一心只想着赶紧去阻止掘开浊河,没管那宦官在喊什么,更忘记了外边的侍卫,她奔到门口。

  门突然打开了。

  云熙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就闪过一道寒光,随即是心口的一阵剧痛。

  一个男子的声音几乎同时喝止:“住手!”

  但已经迟了。

  一把长刀从云熙的心口穿透而过。

  之前与王修远过来的侍卫和她的好妹妹云灵,已经不见踪影,出现在门口的,是方才出声的男子以及其余好几个……兵将?

  云熙倒下之前,恍惚间认出了来人,喃喃道:“……陈钰?”

  陈钰下意识伸手去扶倒下的云熙,见云熙身上凌乱的衣裳心口处已泅开大片红色,唇角也溢出了血,心中一沉。

  他久经沙场,一眼就看出,这一刀正中心脏,这位大齐皇后,肯定救不活了。

  云熙已觉得呼吸困难,脸也因为剧痛,几乎皱成了一团,她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断断续续道:“……阻止……掘……浊河……”

  陈钰心念如电闪,想到了什么,当即色变:“让人去浊河!王修远要掘开浊河!”

  云熙闻言,已经黯淡无神的双眼闪过一惊人的亮光,随后却彻底地寂灭了下去。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手也无力地垂下,手指松开,手中的印玺滚落在地上。

  陈钰见属下领命而去,轻缓地将扶着的神情平静、像是睡着了似的云熙平放到地上。

  但听“玎珰”一声,一枚鱼形玉佩从云熙垂下的袖口掉了出来。

  这玉佩是如此眼熟,陈钰微微一顿,没有去捡印玺,反而伸手将这枚玉佩捡起。

  他才将玉佩拿到手中,玉佩就毫无征兆地,裂成了两半。

  天边陡然一声惊雷,就像在人耳边炸开。

  云熙惊醒过来。

  面前是一片黑暗。

  云熙听着黑暗中哗啦啦的雨声,还有震耳欲聋的雷声,一时有些恍惚,不知今夕何夕,自己又身在何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