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美食不可辜负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16 2019.07.08 12:30

  云熙道:“你二人想办法先送信回连安,安排可靠的人,去找当初我和云灵出生时,接生的稳婆丫鬟和知情人。记住要小心行事,最好是以亲戚之类的身份打听。若找到人就接来妥善安置,不可慢待,也留意有没有其他人打听此事,先别让这些知情人将我与云灵的生辰八字说出去。”

  张凌和霍连山一听,猜到这事与王家的亲事有关,相视一眼,当即说道:“小的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好!”

  云熙点点头,又道:“若有人问及我与云灵的八字,你二人只说不知情就行。”

  这是防患于未然,以免出现像前世一样锦心提醒了王修远的事情。

  云熙看着霍连山和张凌离开,又想到了已故的母亲张氏与下落不明的外祖父一家。

  霍连山与张凌虽然是张氏留给云熙的护卫,但之前并不是张氏的护卫。两人是在兵祸后,张氏与云熙回到连安,才到张氏身边的。

  之前张氏身边的护卫,是霍连山与张凌的父亲,正是云熙的外祖父给张氏的护卫,但两人已在逃荒途中为了护住张氏和云熙,而受伤离世。

  云熙的外祖父出身将门,曾在大梁镇守一方。

  但云熙自有记忆开始,就没见过外祖家的人,好像是很早之前,张家所在的地方遇到了战乱,所以就与母亲张氏失去了联系,之后母亲曾去找过外祖家的人,却一直没找到。

  而在她母亲怀她的那一年,一场地动,海上出现了无形的屏障,将琅玕、长宁等州府与中州隔绝开来,张氏就更彻底地与张家失去了联系。

  这十几年,琅玕长宁的人一直试图恢复与中州的联系,但一直以来都没有成功过,也找不到中州的所在。

  到如今为止,云熙也没有听到过外祖家的消息。

  前世云熙是在当上了皇后之后,才又重新与张家联系上的。

  王修远也因此得到了张家的辅佐,但他却在拿到张家的势力之后,就捏造罪名,将张家满门抄斩!

  云熙目光冷厉。

  今生,她会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将王修远前世欠下的这些债讨回来!

  而且,不仅王修远和云灵欠的债要讨还,那些向王修远献媚,给张家和姐姐一家罗织罪名,到两家去抄家,将两家的女眷幼儿折磨死的那些人,一个都别想逃!

  云熙松开了攥紧的手心。

  前世琅玕和长宁等州府恢复与中州的联系,说起来还与云熙有关。

  这次回到琅玕,稳固根基之后,也许她就可以想办法比前世更早地找到中州,恢复与中州的联系。可惜都没什么机会与外祖家与姐姐一家亲近,因此对当初失散之后,张家与姐姐一家到了何处,竟根本回想不起来。不说远在中州的张家,就是在琅玕失散的姐姐如今在何处,她也毫无头绪。

  待回到琅玕,也许可以借助陈家和陈钰的势力来打听姐姐一家的下落。

  当然也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陈钰那边,陈钰到底是敌是友,她现在都还不清楚。因此,除了陈钰那边,更多的还是得辛苦霍连山和张凌去想办法打听。

  云熙心里想着,等拿回名下产业的契书,将这些产业重新掌握到自己手中后,就看看霍连山和张凌的能力如何,若是可用,也许得给两人增加经营消息渠道等开销的银子。毕竟不管做什么事,总是需要银子的。

  这么盘算了一会,云熙心中大概有了计较,但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想了半晌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就暂时搁下了。

  云熙想到锦心几人还不知道她与陈钰的亲事,这事迟早要告诉几人的,她正想将这事与锦心几人说,张凌就又过来禀报:“小姐,陈将军让人送了午膳过来。”

  闻言,云熙想起自己因为前世的事,信不过陈钰指派的大夫,却将陈钰让人送来的早饭给吃完了的事情,眼角抽了抽,再次确认自己并没有因为吃了那些东西就怎么样,才让张凌进来回话。

  张凌这次领着送午膳过来的军士进门时,表情有些古怪。

  他和锦心、霍连山都不知道当初云熙与陈钰定亲的事情,因此看到陈钰对云熙如此殷勤,心中不免多想。

  云熙留意到张凌的表情,知道该尽快与几人说一下此事了。

  这次送午膳过来的,还是早上送早饭过来的军士,他进门之后就利落地放下了食盒。

  云熙再次阻止了他想将午膳摆出来的殷勤举动,随口问:“你们将军回来了?”她只是随口一问,却得知,陈钰还真回来了。

  但陈钰似乎已经忘了早上捎给云熙的“不必等他用午饭”的话,显然并没有过来与云熙一同用午膳的想法,只让人送了午饭过来,没见他本人。

  云熙对此也不在意,待张凌与那军士离开,伸手打开了食盒。

  一股香气倏然散发开来。

  云熙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之前还没觉得,这会闻到这饭菜的香气,她一下觉得腹中空空的。

  待看到食盒中色香俱全的菜肴,还都是她喜欢吃的,云熙觉得肚子更饿了,又有些奇怪。

  待问过锦心,得知陈钰那边去买午膳之前曾过来问过她的喜好,云熙沉默了一下,才对锦心道:“以后不管是谁来问关于我的事情,都要先告诉我。”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能随意透露关于她的信息。

  锦心听懂了,有些羞愧道:“我知道了。”

  云熙就没再说什么,想着美食无论如何不可辜负,也没有与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夹了一筷色香味俱全的蒸鱼送入口中,心情顿时好了点,决定原谅陈钰打探她喜好的事情,想着以后自己多注意点,不要让人钻了她喜好的空子就行。

  陈钰让人送过来的午膳不少,但锦心不肯逾矩与她同吃,云熙就每样拣出一些吃了,余下的留给锦心几人。

  云熙用午膳的时候,在旁边的另一条船上,陈钰却找来了徐参将与守在云熙船上的兵将,问上午云熙的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