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贼心不改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349 2019.08.02 12:30

  云灵本来想将红罗之死说成云熙逼迫的,觉得云熙将红罗要过来,本来就是要红罗死的,这事闹出去云熙名声也不好听,红罗自尽了云熙顶多只是有些恼火,并不会将她怎么样,没想到云熙竟然二话不说就动手。

  这会云灵却想明白了,有红罗将云熙推下水的事实在,就算云熙真的直接将红罗打死又如何?

  红罗这样以仆害主,就是告到衙门去,也是一个死,云熙当然不用顾忌什么。

  云灵想明白这些,悔得肠子都青了,心里却也对云熙恨之入骨。从小到大,她何尝被人动过一个小指头,今日却被云熙打了这么多个耳光!

  云熙见云灵双脸脸颊已经高高肿起,站在那里小声哭泣,摇摇欲坠,看着好不可怜,锦心面上都露出了不忍之色,扬手又是一个耳光:“我让你将红罗送过来,你却给我耍小花招,逼死自己的丫鬟还想栽赃到我头上,真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你算什么东西,害我的凶手轮得到你来安排?”

  云灵只觉得这些耳光打在脸上,更是打在了她的心上,她在心里一遍遍怨毒地咒骂着云熙这个妖女,面上却不敢回嘴,怕迎来的又是一个耳光。她正后悔之前没有装晕,想着现在装晕过去云熙是不是就能停手,就听云熙冷声道:“记住了,以后别再想着耍什么花样!滚!”

  云灵如获大赦,狼狈而去,却不敢对外声张被打,拿了帷帽戴上。她相信,只要她敢顶着这张脸哭着从这里离开,用不了多久,云熙就能将生辰八字乃至她有孕的事情传得满城风雨,还能得个姐姐管教妹妹的名声。

  出了客栈,云灵得知王修远已经在外边马车上等着,一上马车,她就痛哭着伏在了王修远的怀里:“云熙这个妖女!恶魔!竟然打我!实在欺人太甚!”

  王修远因云灵坚持要单独去将产业契书和银子交给云熙,怀疑云灵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所以在船上等了片刻,见云熙已经去拿了节礼,就到客栈这边来了,没想到过来没多久,云灵就出来了,而且一上车就哭着扑进了他怀里。

  他见云灵一张脸被打得高高肿起,脸上又是眼泪又是妆粉糊成了一团,全无风姿,心里就有些膈应。

  而且之前云灵将陈家的亲事告诉他之后,他得知不仅云熙,云灵也曾与陈钰有过一段过往,就对云家二房十分恼怒,之事为了生辰八字忍了,但回到王家之后,他却立即让人查了这亲事,结果查到云灵曾与陈钰有书信往来,还收陈钰单独送的东西,就感觉受到了云灵的背叛,十分恼火。

  因此,这会见云灵这个样子在他怀里哭,他下意识地就想推开云灵,好不容易忍住了,但还是皱起了眉头:“云三娘为何打灵儿你?”

  云灵对王修远的态度十分敏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他的嫌恶,她心中一紧,娇娇怯怯地从王修远怀中起身,拿了帕子捂着脸,小声地哭道:“三姐姐不知怎么的,听说我怀了远哥哥你的孩子,就丧心病狂想伤害这个孩子,我护着孩子,她就打我耳光,还说,还说……”

  王修远对云灵腹中的孩子还是很在意的,毕竟云灵是凤命之女,与他这天生帝皇命之人生的孩子,不也就是天命之子吗?

  因此听说云熙想对这个孩子不利,王修远立刻皱起了眉头:“还说什么?”

  云灵哭道:“还说让我转告远哥哥你,说,王家在长宁尚且不能一手遮天,琅玕更不是王家可以……可以撒野的,让王家自己掂量掂量,别想打她产业的主意,否则会让陈家给王家颜色看……”

  挨了云熙的打,云灵却并没有吸取教训,仍贼心不改,又无中生有地挑拨起事端来。

  王修远一听云熙竟如此说,勃然大怒:“我王家在长宁不能一手遮天,难道陈钰在琅玕就能只手遮天了?!如此羞辱我王家,若我忍下这口气,岂不是认了她这话!”

  就冲云熙这话,他还真打定她产业的主意了!

  云灵拿着帕子低头拭泪,继续道:“……可不就是这样吗?我想着,王家什么地方比他陈家差了?三姐姐的产业是在琅玕,这会人可还在长宁。陈家的人在长宁这么嚣张,莫不是以为这是在琅玕不成?”

  王修远听出了云灵话里潜在的意思:王家也算是长宁的地头蛇,陈钰的势力在琅玕,如今都嚣张到长宁来了,王家应该给陈钰一点厉害瞧瞧,让陈钰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云灵的挑拨是成功的,但是她与二房都犯了一个错误。

  二房得知王修远回到王家,打听到王家的势力之后,对比过王家与陈家、王修远与陈钰的情况,觉得王修远家世人才都比陈钰优越,于是处心积虑想将亲事换回来。

  但是她们都忘记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二房只知道陈家在琅玕虽然小有势力,却比不得现在的王家,也知道陈钰在陈家不受重视,比不得王修远得王家家主的看重,被当作下一任家主来培养,却不知陈钰虽然不得陈家重视,但如今已过去了两年多,陈钰的势力与影响已经比陈家本家的势力还大。

  而今的陈钰,根本不需要倚仗陈家,二房因为之前听说陈钰在陈家不受重视,就看轻他,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二房更没想到,陈钰如今已掌着定海卫指挥使的实权,受封龙虎将军,有自己的势力;而王修远还只是个虚有其名的、刚回到王家不足一年的所谓王家的下一任家主,根本调动不了什么王家的势力。

  因此,云灵并不知道,王修远也看不顺眼陈钰到长宁来了,还这么威风,更不是没想过要让陈钰知道王家才是长宁的地头蛇,而是即使听说了三竹县县令对陈钰的敬畏,看不惯陈钰在长宁得到的恭敬礼遇,他也拿不出比陈钰更厉害的架势和威慑,去压服陈钰,压服对陈钰敬畏的人。

  尤其陈钰还和云熙、云灵都曾有瓜葛,在王修远眼里,本该是他的人云熙如今更是与陈钰出双入对、卿卿我我,以王修远的自尊与自视甚高,这已经够让他难受的了,他已尽量去忽略这个问题,但如今云灵这番话,又一下子提醒了他不如陈钰的事实。

  王修远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坏。

  云灵敏锐察觉到了王修远心情的变坏,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忙转移了话题,将挑拨的对象从陈钰换回了云熙,同时想尽办法讨王修远的欢心,博取王修远的怜惜。

  而客栈里,云灵离开之后,锦心试探着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吧?”

  云熙见锦心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向她安抚一笑,道:“我没事。”

  锦心闻言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忧心忡忡地道:“小姐,你这样打……打四小姐,万一二房忍不住撕破脸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