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筹银子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164 2019.07.20 12:30

  云灵忙去扶云邹氏:“老祖宗保重身子!”

  孙氏也忙道:“老祖宗别生气,妾身一时气急,嘴快了些,若老祖宗真有什么事,妾身如何与老爷交待,就是万死也抵不消妾身的罪过了!”

  云邹氏是一时气急攻心,这会缓过来,喘着气道:“孽障!忤逆不孝!家门不幸啊,出了这样没良心的孽障!”

  过了片刻,云邹氏彻底缓过来,倚在软榻上,哑着嗓子道:“到底是军户的女儿生的,不过是记起了以前的事情,就如此忤逆不孝!算白养了她一场!竟在外人面前如此编排老身,说老身贪图孙媳的嫁妆!老身还有什么脸帮她拿着契书!去,将契书拿了还给她!开祠堂,我云家没有这样的不孝子孙!”

  云灵一下跪在了云邹氏面前:“老祖宗,不可啊!”

  云邹氏气道:“你还要为这忤逆不孝的孽障说情吗?!”

  云灵泪水扑簌而下,没有提生辰八字的事情,而是哭道:“都怪曾孙女不孝。三姐姐说……三姐姐说,除了契书,还要将之前卖掉长宁产业的银子也给她,如若不然,她就要将云家将两门亲事换过来的事情公之于众……”

  “三姐姐在回琅玕的途中遇到了陈将军,与陈将军十分亲近,还说若云家不顺着她的意,她就要让陈家登门来问此事。老祖宗若是这时候开祠堂将三姐姐除族,三姐姐肯定会怀恨在心,将此事传扬出去,说不定就真让陈家的人找上门来,到时、到时云家就真没脸面了!”云灵哭道。

  云邹氏气道:“这么说,就只能任由这孽障忤逆不孝,坏老身与云家的名声了?!”

  云灵伤心而哭:“此事全因曾孙女的亲事而起,曾孙女倒是不怕与远哥哥与王家说,就怕三姐姐不依不饶,真的将事情说出去,又让陈家登门质问于老祖宗,到时不仅连累家中名声,还伤及老祖宗的颜面,就真是我这曾孙女的罪过了!”

  云邹氏听得云灵处处为她这个曾祖母着想,云熙却在外人面前败坏她这个曾祖母的名声,两人的心性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对云灵这个平日就宠爱的曾孙女更多了几分心疼,而对云熙自然更恼恨了。

  但是再怎么恼恨,因怕云熙真的在外头到处乱说,云邹氏终究没再坚持将云熙除出云家。

  倒不是怕旁人的流言,不管云邹氏真有多大的错处,世人肯定站在她这身为曾祖母的长辈这一边的。

  但是家中出了这么一个被除族的姑娘,其余小辈的亲事肯定会受到影响——

  毕竟家丑不外扬,何况是被除族这样的事情,得是犯了多大的错!

  出了这样的事,犯错被除族的人固然不可饶恕,但是能教出被除族的儿女的人家,又能好到哪里去?

  云邹氏冷静了一些之后,就知道还真不能随意就将云熙除族了。

  再者,云邹氏也怕陈钰和其麾下的人真闹上门来。

  这位陈将军与陈家却不是十分融洽,据说陈家都管不到他的事情,若他真对云熙上心,听信了云熙的话,执意娶她进门,就算是陈家也拦不了,更别说陈钰登门兴师问罪了,若陈家知道了,只怕非但不拦,还要怂恿他上门质问呢!

  陈家的势力可不是云家能招惹的,就算自家与王家结了亲……不对,若事情传开,说不定王家都会来退亲。

  云邹氏只觉得脑袋一团乱麻,更觉得又生气又失望,辛苦教了云熙几年,结果云熙刚记起以前的事情,竟然就把她教的忘得一干二净,甚至变本加厉,在外人面前诋毁她这个曾祖母!

  “这个三丫头是天生脑后就长了反骨了吗?!”云邹氏气得心口疼。

  “也许不只是长了反骨。”孙氏察言观色,当即添油加醋道,“这丫头还在她母亲肚子里,就发生了地动,生下来之后,又一直兵荒马乱的,还没长到十岁,大老爷和先大太太就相继故去了……”

  云邹氏一想果然如此,不由得心中生寒。

  孙氏道:“当初地动时就有人说,天生异象,必出妖孽……”

  云邹氏定了定神,面色阴沉道:“这话不可胡说!”

  若云熙是妖孽,那云家成什么了?

  孙氏连忙恭顺低头:“老祖宗说的是,是妾身妄言了。”

  云邹氏经过孙氏那么一说,其实心里已经认同云熙是妖孽,就算不是妖孽,也有命硬克亲之嫌,当下她淡淡看了孙氏一眼,没再说什么,却更觉得还是将契书和银子还给云熙,免得给自家招来什么祸事。

  这次二房谋夺云熙的亲事,不就搭进去了她这个老封君的名声,还有产业和银子了吗!

  还好,如今已经将人打发回琅玕,就让这丫头去祸害长房去吧!

  云邹氏这么想着,面色稍缓。

  孙氏就趁机提到云熙讨还银子,但账面上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了,而且云灵的嫁妆还要置办的事情。

  云灵忙说自己的嫁妆不打紧,先把云熙要的银子还了。

  云邹氏是知道二房平日里开销巨大的,但这都是为了维持世家的体面。

  这会又见云灵可怜兮兮的,却还如此懂事,越发觉得还是四丫头可心,云熙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当下云邹氏就吩咐丫鬟开了箱笼,从自己的体己中拿了一千两出来,凑钱还买宅子的钱。

  云邹氏的体己也不多,这么一来直接少了小半,尽管孙氏与云灵都说过后会还给她,不免也有些心疼,却也不想想,不说云熙产业的收益名义上都是归她管,若不是因为有云熙的产业的收益,她怎么攒得下这些银子。

  就连平日里二房孝敬她的银子,都是从云熙产业的收益而来。

  一千两银子却仍是不够还给云熙的。

  云熙说的是当初卖掉长宁产业的银子,那些银子除了一千多两买了宅子之外,其余还有近二千两银子被二房花用了。

  但云邹氏能给一千两银子,已经比孙氏想象得大方了,这还是孙氏和云灵百般哄云邹氏开心才得的。

  当下母女二人又与云邹氏说了一会话,逗云邹氏开心,待大夫来看过说云邹氏并无大碍,两人这才让云邹氏休息,离开了正德堂。

  云邹氏这里得了一千多两,余下的银子却从哪里弄?

  孙氏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王修远和王家。

  待到晚上,孔嬷嬷从王家又过来时,孙氏就开始旁敲侧击,话里话外地想暗示王家给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