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天生凤命

我的妖女 画九九 1440 2019.06.13 19:12

  云熙被王修远这一个耳光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旁边的软榻上。

  还没等她起身,王修远却已经大步过来,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阴狠地道:“朕乃天子!你是皇后!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干什么,你都得感恩戴德地受着!你如此忤逆于朕,可曾当过朕是你的夫!你的君!你的天!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何曾有过你这样忤逆君上的皇后?!”

  “我何曾想当这个皇后!”云熙用手去掰王修远掐住她脖子的手,“既然古往今来都没有我这样的皇后,你为何还不废了我这个皇后?!我多少次让你废了我这个皇后了?!你的文武大臣多少次上书进谏了?你为什么不废了我这个皇后!为什么!你废了我这个皇后啊!谁想当你这个皇后!”

  云熙一边挣扎着,一边冲王修远吼道:“……你当初既然已经与我的好妹妹两情相悦,为何不娶了她当皇后,反而不顾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来骗我与你成亲?!”

  “你已有后宫三千,为什么不废了我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后?!”

  “你只管去当你圣明的天子,为何来招惹我!为什么?!”云熙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叫着,心中恨王修远,也恨自己的懦弱无能,“不就是因为我的八字我的命格吗?!……若不是因为我是皇后,你和你的满朝文武,何至找什么外戚弄权的借口,折磨死我的姐姐一家!折磨死我的外祖一家!我就只有这么几个亲人了啊!”

  “你还有脸说你是我的夫我的君我的天!你摸着良心想想你当初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我好恨!我好恨啊!我当初为什么那么蠢,竟信了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云熙是真的悔恨,恨自己当初没有看清王修远的真面目,以至于让自己落到今天这地步,还连累亲人惨死。

  王修远并不承认自己对云熙有什么亏欠,但是见云熙提到家人时面色悲恸,泪水直流,尤其她一夜变白的头发,反而更添清冷与风致,却让他生出了怜惜之意。

  但是,云熙面上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恨意,又如同一盆冷水,一下子将王修远浑身的热意浇得冰冷。

  他眼中的怜惜又化作了怒气,记起了此次过来的目的。云熙出众的容貌和她的挣扎,让他心中占有她的念头更加强烈,已经放松了的手又使上了劲,他整个人更是直接压了上去,还露出了残忍的冷笑:

  “你都已经是朕的皇后了,还想为谁守着,当什么贞/节/烈/女?!嗯?!你打算留着清白给……”

  云熙察觉到他的意图,更拼命想挣开王修远掐住她脖子的手:“你放开我!咳咳!放开我!你这个卑鄙小人!咳咳、咳……放开我!别碰我!你这个丧尽天良、忘恩负义的畜!生!放开我!……”

  但王修远却恍若未闻,心中只余下定要得到她的强烈念头,索性两个膝盖也压了上去,将云熙禁锢在身子底下,双手则开始撕扯她的衣衫:“……你是天生凤命!生来就注定要皇后的!你不当朕的皇后,想当谁的皇后?!”

  云熙拼命挣扎反抗,奈何当初她听了王修远的欺骗和他身边的人蛊惑,将自己的灵力大半都让给了王修远,以至如今作茧自缚,完全处于下风,根本挣不开王修远的束缚。

  这时,床榻边的屏风之后,一个宦官安静站着,听着云熙的挣扎,却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甚至在听到云熙挣扎反抗的声音时,他的双目还闪过了一丝快意,随之而来的,则是更深的怨恨。

  云贵妃说得没错,他如今遭受的这一切,完全是拜这个妖女所赐!

  这妖女口口声声说什么家人,什么身边的人,却不想想这些人还不都是被她给害的!

  若她这个皇后不祸乱后宫,不祸乱天下,与皇上帝后同心,皇上岂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而他又怎么会遭受宫刑这天大的屈辱!

  云熙并没有留意到还有其他人也进了殿内,她使劲挣扎着,却始终挣不开王修远的禁锢。想到无辜惨死的亲人、想到亲人临死前可能对她的怨恨,还有外边恨不得立刻烧死她这祸国妖后的大臣和民众,乃至于此刻的屈辱,她闭上了眼,不让泪水流下,尖锐的声音从被扼住的咽喉迸出:“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王修远冷着脸,并不言语,也并未因此就放开云熙。

  他已经容忍她太久了,若不是之前还指望着她帮忙安定局势,他怎么可能容忍她一再推脱到现在!无论如何,他今日都要得到她的一切!就算她想死,也得等到他得到了她之后!

  何况今日国师说,这样很有可能得到她身上余下的灵力!

  王修远一手掐着云熙,一手撕扯云熙的衣衫。但云熙的衣裳虽然素净,衣料却不差,一时之间竟撕扯不开。

  云熙见王修远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依然打算继续施暴,她不愿受辱,挣扎反抗中,突然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咳咳,陈钰快打进……东都了吧……”

  陈钰!

  王修远动作一僵,目光变得更加阴冷。

  云熙抓住机会,一口向着王修远停在她脖子边上的手咬了下去,在王修远吃痛、下意识抽回手查看,整个人都放松了对她的钳制的时候,立刻翻身准备从床榻下来。

  王修远冷笑一声,眼疾手快地将云熙重新禁锢住,道:“皇后消息还挺灵通。不过,皇后也不用担心,朕已让人掘开浊河,皇后猜一猜,陈钰的大军能不能挡住浊河的滔滔洪水……”

  掘开浊河!

  云熙一瞬间心跳都几乎停止了。

  陈钰的叛军能不能挡住浊河的洪水她不知道,但是水势所向,沿岸的百姓肯定挡不住!

  翻开史书,哪次浊河决口,不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天灾?!王修远是疯了吗?!他怎么敢下这样的旨意!那是成千上万条人命啊!

  王修远对上云熙的目光,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他满意地一边继续撕扯云熙的衣裳,一边阴沉沉地笑着:“皇后不必担心,横竖淹不到这里。而且,此番功劳都是皇后的,朕下令时已经说了,这正是皇后给朕出的好主意。”

  这是第几次王修远将罪名往她身上推了?

  云熙心中恨极,想到浊河决堤、尸横遍野的惨状,她再次张口向王修远咬去,在他下意识闪避,放松了对她的压制的时候,她又使劲挣扎起来,膝盖无意间往前一撞。

  王修远闷哼一声,整个身子缩成一团,云熙抓住机会,翻身准备从床榻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