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变故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390 2019.07.17 12:30

  围观的众人都轰动起来,都伸头往前挤着,好能看清楚一点。

  孟家的家仆飞快去报知自家少爷。

  因乌台孟家重金求二斤以上银梭鱼的鱼鳔,却一直求而不得,就在乌台产银梭鱼的各江段都安排了人看着,以便有人钓到这鱼就能知晓,能最快地将鱼拿回去取鱼鳔入药。

  而三竹县码头早年曾有人钓到过二斤的银梭鱼,孟家自然也派了人到这里守着。

  云熙到这里钓鱼之后,孟家的大少爷得了消息,专门赶了过来。

  但因为云熙的缘故,江边围观的人挨挨挤挤,孟大少爷就让家仆看着,自己则在车上休息,待有消息家仆再过去通知他。

  这会明晃晃的大银梭鱼离开水面,鱼尾甩得水花四溅,最激动的人却不是云熙,而是孟家的人。

  一个孟家的家仆挤出人群,飞快向孟大少爷的车驾奔去。

  孟大少爷由几个家丁护着,一边报上孟家的名头一边往里挤,好不容易终于挤到了最前头,当即客气地向陈钰麾下军士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会云熙还在收竿,陆七与崔大就让人腾开地方让他能看到钓上来的鱼,却不许他走近。

  云熙稳稳地将鱼线一点一点收起,不让鱼有脱钩的机会。不过她这两天钓鱼,都没有发生过鱼脱钩的事情,那些鱼似乎都宁可死也要咬住鱼饵一样,舍不得松开。

  一众军士给孟大少爷让出地方时,他就看到一条银梭鱼被提了起来。

  这么大,绝对够两斤了!

  孟大少爷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恨不得立即奔过去将鱼捉到手。

  他父亲就等着这鱼救命呢!

  陆七拿过旁边的网兜,一把兜住了还挂在鱼线上的鱼,迅速将鱼弄到了岸上。

  钓上来了!

  见状,围观众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云三小姐真的钓到二斤以上的银梭鱼了!

  这个消息飞快传开,羡慕嫉妒的人自然不少,而那些在赌坊的盘口里押了云熙能钓到二斤以上大银梭鱼的,这会更是兴高采烈,笑逐颜开。

  一众军士似乎觉得这鱼就应该云熙亲自从鱼钩上取下,都没有上前帮忙。

  云熙也没有在意,拎着鱼线,就着网兜将银梭鱼按在地上,将鱼钩从鱼嘴里取了出来。

  崔大见鱼已经提上了岸,才道:“孟家大少爷已经过来了,云三小姐可要将这银梭鱼卖给他?”

  当然!

  云熙一心一意要钓到二斤的银梭鱼,本来就是冲着那二千两银子,听说孟家的人就在这里,当即抬头看去。

  待看到崔大所说的人,云熙面上的笑意立即消失。

  钓到二斤银梭鱼的喜悦也没了踪影。

  她面无表情道:“那就是孟家大少爷?”

  崔大见云熙的表情不对,忙道:“他是这么说的。”

  云熙敛下目光,扭头问今日仍一起过来的同福客栈的伙计:“需要鱼鳔入药的孟家老爷叫什么名字?”

  伙计愣了一下,才道:“孟家大老爷名讳伯芳。”

  孟伯芳!

  还真是孟伯芳啊!

  云熙心中冷笑一声,抓着鱼的手就松了力道,大银梭鱼使劲一挣,往江里跃去。

  这变故发生得突然,众人顿时一片惊呼。

  徐参将过来时,正好看见鱼从云熙手中挣脱,当即一把抄起地上的网兜,想把鱼接住,但还是迟了一步。

  大银梭鱼与网兜擦过,掉进了江水之中,立时不见了踪影。

  围观的众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一切。

  徐参将叹了一口气,将网兜扔下。

  他是忙完了事情,记起云熙还在这边钓鱼,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刚过来就看到这一幕。他以为这只是云熙不小心所致,安慰道:“没关系,下次肯定还能钓到。”

  但他自己也觉得这安慰苍白无力,却想不出更多的词了。

  这时崔大几人终于反应过来。崔大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云三小姐认识孟大老爷?”

  徐参将这才意识到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云熙这时已冷静下来,敛下眸光,摇头:“不认识。”

  云三小姐不认识孟大老爷。

  前世的大齐皇后认识。

  云熙闭了闭眼睛,恢复了冷静,却没了钓鱼的兴致,道:“我有点累了,不如收拾一下回去吧。”

  徐参将察觉出不对,但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道:“也好。”

  这时,不远处孟家大少爷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面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以为能拿到手了的银梭鱼,竟然又跳回了江里!

  他想起刚才看到崔大与云熙说了什么,然后云熙看过来,就变了脸色,回头与另一人说了什么,而后鱼就挣脱了!

  会不会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他想过去问个究竟,但旁边的几个军士拦住了他。

  云熙留意到了,走了过去,勾出一抹笑意,看着孟大少爷那与孟伯芳长得十分相似的脸,似十分遗憾地道:“真不好意思,都钓上来了,还让鱼丢了……孟老爷身体可还安好?”

  孟家大少爷让云熙这么含笑看着,只觉她面上天真又无辜,竟有些局促:“无妨。三小姐也不是有意为之。不过家父……家父已卧床多日……”

  云熙道:“孟老爷仁德良善,上天都看在眼里,一定会有回报的。”

  说着,云熙微笑着轻轻颔首,转身与徐参将一行人离开。

  刚转过身,云熙面上的笑就又消失无踪了。

  这话却让孟大少爷听得心中动容,他目送云熙离开,觉得这纯粹是自家运气不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又遇到二斤的银梭鱼,摇了摇头。

  云三小姐心是好的,但他家可不是什么仁德良善的人家……更不信上天的因果报应!

  云熙与孟大少爷各自离开之后,众人立刻议论纷纷。

  围观众人虽然也有注意到之前云熙变了脸色的,却猜不出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因为那银梭鱼的价钱,更没有人觉得鱼是被故意放走的,只以为当时崔大说了什么使云熙分心,才让银梭鱼逃走了。

  一众军士也觉得崔大与云熙说话的时机不对,若是等云熙将鱼放进桶里再说,岂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大伙可是在赌坊的盘口押了银子的!

  何况那可是一条二千两银子的鱼!

  但这会再说什么都迟了。

  回到客栈,云熙与众人说了一声,就回房了。

  徐参将找了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叫来崔大、陆七等一众随云熙去钓鱼的军士,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听过崔大、陆七等人说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徐参将也认为云熙应该认识孟家大老爷。不过他也并不觉得云熙是有意将鱼放走的。

  这会云熙不在,徐参将看向崔大,没好气道:“你说你,就不能等将军夫人……云三小姐把鱼放进桶里你再说话?”

  又叹气:“我昨日不曾听你们说起孟家求银梭鱼之事,今日也去迟了一步,否则不至于让到手的鱼还跳回江里了。”

  陆七听出几分端倪:“参将有亲友还是相熟的人求购这银梭鱼?”

  徐参将目光沉沉,道:“上午刚得的消息,迟将军被海寇重伤。徐大夫来信让寻几味罕见的药材,其中之一,就是这银梭鱼的鱼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