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供词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13 2019.07.04 12:30

  云熙与云灵单独说“体己话”的时候,徐参将拿到了匪徒的供词。

  徐参将与陈钰麾下一众将士其实很早就知道了陈钰的这门亲事。毕竟陈家这几年每年都有给云家送节礼。

  对于自家将军的亲事,一众将士自然是十分关心且怀着极大热情的。

  但可惜陈钰只在开始时表现出了对这门亲事的上心,之后这两年,他威信愈重,一众将士已经不敢随意打听谈论他这门亲事,只知道陈家每年都给云家送节礼;知道开始时陈钰有给云三小姐写过信,送过东西;而随着陈家往长宁送节礼,也知道云三小姐已经随云家二房搬到了长宁……

  至于云三小姐到底长什么样子,两人何时成亲,两家何时正式行三礼六聘,众将士虽然关心和好奇,却是不敢问的。

  而如今陈钰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云三小姐也快到了及笄的年龄,众人对于这门亲事更加上心。

  因此,陈钰突然说要到长宁同昌去拜访云家,一众同行的将士都十分期待。

  但众人都没有想到,这才到长宁,还没到同昌,就先遇到了乘船回琅玕的云三小姐,而且云家三小姐的船上,还有匪徒正欲行不轨!

  还好自家将军慧眼如炬,一下子就看出了船只的不对!

  这么一来,船上的匪徒下场可想而知。尤其是从云熙的舱房抬出来的,那三个被打得很惨的匪徒,更是得到了审问之人的格外关照:

  打自家未来的将军夫人的主意,如何能忍?!

  这些匪徒吃了熊心豹子胆,不好好教训一下,如何对得起自家将军和没过门的将军夫人?

  因为军中抓到探子奸细,也需要审问,陈钰麾下有几个人专精于此,徐参将接到这个差事之后,就将这事交给了麾下擅长此事的人。

  而他的手下也没辜负他的厚望,很快就将匪徒的供词送了过来。

  徐参将最先看到的是属下关于匪徒伤势的禀报,看了只觉得眼皮直跳。那三个匪徒被送到这船上来的时候,他其实已经看到了三人的惨状,但看到这伤势的描述,还是有些咋舌。

  他回想出霍连山的样子,心想着:这小子看着还挺老实的样子,没想到下手还真狠,不仅把几人都虐打了一遍,把人双腿打折,还将人给废了。

  这样的狠人倒适合到军中来,只可惜是云三小姐的护卫,以自家将军对云三小姐的看重,他只有多派人过去保护的,怎么能打其护卫的主意?

  徐参将突然想到了什么:该不会这几个匪徒的伤势,其实是拜自家将军所赐吧?

  他连忙继续往下看匪徒的供词,却越看越目瞪口呆:

  这三个匪徒竟然都是被云家三小姐这个才十二三岁的、看上去娇小柔弱的小姑娘砸晕的!三个都是!据说用的瓷枕!

  徐参将回想了一下云熙的身形容貌,又想想瓷枕有多重,怎么也没法将匪徒供词中的“手持瓷枕挡刀砸人”这一描述与云熙这才十二三岁的半大少女联系起来。

  若只是那个叫钱二的匪徒也就罢了,当时钱二就在床边,又压低了身形,云三小姐顺手抄过瓷枕砸上去,正中后脑也不算奇怪。

  但那个欲对丫鬟不轨的匪徒,躲过一击后,竟然也被踹了一脚然后瓷枕正中后脑……好吧,这也许也是误打误撞。

  但第三个匪徒的供词是怎么说的?

  云三小姐拿瓷枕,与拿着刀的他对打!

  他一个五大三粗、成天杀人越货、生死之中闯出来的水匪还败了!被云三小姐先踹中腹部,而后用瓷枕一下砸晕!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供词!

  云三小姐那么一个娇娇弱弱的小丫头,真有那么大胆、有那么大力气挥舞起瓷枕与匪徒对打?!

  面对徐参将的质疑,他的手下也是一脸的一言难尽:“属下真没胡编,那几个匪徒就是这么说的,属下已再三确认过了。云三小姐年纪虽然小,但真的特别……特别……”他想了半天,找到个好听点的词,“……厉害。”又补充道:“力气特别大!”

  徐参将还是不信,亲自过去问了那几个匪徒,然后一脸木然地回来:

  这供词是真的!

  过了半天,徐参将终于想开了:能与自家将军结亲的,有点与众不同,也说得过去。对!这样的才配得上自家将军嘛!

  徐参将立即觉得满意起来,也不觉得云熙凶悍了。

  也幸好那三个匪徒被云熙踩那一脚时,醒过来还没看清楚,就又被打晕了过去,之后被踹到重新醒来也还神志恍惚,待完全清醒,已是被霍连山打断腿的时候了,就以为之前也是霍连山下的手。

  否则徐参将再怎么冷静,也没法安慰自己说云熙只是“有点特别之处”。

  毕竟谁能接受一个十二三岁养在闺中不知世事的千金小姐这么凶残!

  而事实上,就算是亲眼看到的霍连山与锦心,如今回过神来,也还是一样难以接受。

  到最后,只能归结为云熙过于义愤,而且刚好之前刚遭逢大变——亲事生出波折、落水以及被云家送回琅玕,遇上时心中积了不少郁气,行事不免过激一些。

  霍连山因为被云熙指派过来名为帮忙审问其实是监督,因此这会也已经听到了匪徒的口供,心中阵阵发寒:

  这些匪徒竟真是被人收买的!难道……二房真的如此心狠?

  匪徒招供,是有人乔装之后,找到他们,将云熙回琅玕的事情详细告诉了他们,还给了二百两银子,让他们把云熙杀掉。他们之后试图跟踪那人,却跟丢了,并不知道那是何人。

  但除了云家二房,霍连山想不到还有谁会买凶想置云熙于死地。

  何况二房前科,之前云熙落水,是被云灵的丫鬟红罗推的。

  他心情复杂地从徐参将手中接过匪徒的供词,拿回去给云熙。

  待霍连山从陈钰他们的船上返回,王修远的人已经将大夫请了回来,但云熙还在舱房中与云灵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