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2、怀疑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329 2019.07.27 12:30

  陈钰之前从徐参将与崔大、陆七几人口中,得知了云熙昨日听到孟伯芳名字之后的反应。

  他听过几人的禀报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前世孟伯芳上书弹劾云熙的姐夫袁松,之后又驳回刑部的判决,使得袁松被满门抄斩,连三岁的幼子也被斩首之事。

  他记得,袁松的妻子,也就是云熙的亲姐姐就是惨死在此案之中。

  这让他忍不住怀疑,云熙是不是也与他一样重活了一世,所以对孟伯芳恨之入骨,才故意把鱼放走。

  但是重生之事实在太过于离奇,陈钰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件事都还没弄明白,对云熙是否同样重活了一世也只是猜疑,因此就让任安去查云熙之前是不是认识孟伯芳,两者之间有什么瓜葛。

  任安听到陈钰问起此事,当即拍马屁道:“将军慧眼如炬,明察秋毫,这孟伯芳还真与云三小姐有些关系。”

  陈钰闻言,动作微顿。

  云熙还真这么早就与孟伯芳扯上关系了?

  这么说,之前的猜测只是他多心?

  陈钰面上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只听任安继续道:“……云三小姐的生母,已故的前云家大太太在嫁到云家前,曾险些被孟大老爷所骗,云大太太嫁到云家、与张家失去联系之后,孟大老爷还曾纠缠过她一段时间,此事对云大太太影响很大,云家大太太曾因此小产。”

  陈钰没想到两家还有这么一段仇怨,道:“孟大少爷不知道此事?”

  任安邀功道:“不仅孟大少爷不知道此事,孟家知道此事的人都极少,属下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听到的。”

  陈钰微微点头。

  若是如此,也许云三小姐真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听到孟伯芳的名字才那么大反应。不过,他先前猜测的也不是不可能,得等以后观察再说。

  倘若这云三小姐真是重生的,他更要争取其合作了。

  这么想着,陈钰就暂且将这事放一边,又想到了迟毅受伤之事。

  前世迟毅也是在这时候受了重伤,因此今生他想起有这么一回事之后,就立刻找了个送伤药过去的借口,让军医徐谷带伤药赶过去了,没想到迟毅已经出海剿海寇,竟迟了一步。

  但他的安排总算也没有白费,因为徐大夫在,迟毅的伤势得到了及时处理,不像前世那样迅速恶化。

  前世迟毅都还没等到军医开出方子,还到二月十二花朝节,就已经伤重离世。今生有他提前派徐大夫过去,又有云三小姐钓到的这大银梭鱼的鱼鳔,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这么想着,陈钰却想起了前世云熙之死。

  前世云熙是死在了他麾下参将迟勇的刀下。迟勇是迟毅一母所生的亲生弟弟。倘若云熙真的是重活一世……

  陈钰微微皱眉,纵身跃上马,往江边疾驰而去。

  任安急忙策马追上。

  云熙钓鱼的位置地形偏低,陈钰骑在高头大马上,他本人也身材修长挺拔,远远地就看到了人群中被他麾下军士围出的圈子中的云熙。

  陈钰目光如炬,没在云熙头上看到他送的那一对花钿,倒看见了一枝不知是桃花还是梅花的花枝。

  他顿了顿,翻身下马,大步走向云熙所在的位置。

  这时,再次受挫的两个少年已经回到了之前那棵树下。圆脸少年见自己的好友鼻青脸肿,面上还一把鼻涕一把泪混着血的凄惨模样,心有余悸道:“这云三娘真的不是寻常人!竟然这么厉害!”

  而身材修长的少年一言不发,拿出帕子沉着脸擦着脸上的脏东西,一不小心碰到了鼻梁,当即忍不住发出嘶的声音,一把将帕子甩在地上,却又没法发作到云熙的头上:自始至终都是两人去招惹云熙的,人家可从没得罪过他们,这事怎么也怪不到人家头上。

  “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身材修长的少年狠狠道。

  “还是不要再试了吧!”圆脸少年闻言,吓得立刻劝道,“都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云三娘也许真不是什么寻常人物,之前与我二人也没有瓜葛,不如就这样算了?”

  身材修长的少年却不出声。

  圆脸少年挠了挠头顶:“若你真想出这口气,不如换个法子?”

  这下身材修长的少年没好气道:“我是那样输不起的人吗?!”

  他没有对圆脸少年说,他只是经过这两次的事情,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觉得是不是自己有言必应的神异失效了,所以想再试试。

  圆脸少年见好友终于说话了,立刻松了口气,问:“既然不是想出气,你准备怎么办?”

  这一点,身材修长的少年也没有想好。

  他正想着说什么,突然听到江边似乎又传来了动静,不由得往那边看去。

  圆脸少年见状,飞快地爬上了树,往江边张望。片刻之后,他又飞快从树上下来,对修长的好友道:“陈钰来了!”

  闻言,身形修长的少年想到了什么:“云三娘是有大气运之人,我的言出必灵对她没用,这陈钰总不是什么有大气运之人了吧?我去试试!”

  圆脸少年愣了一下,随即双目一亮,道:“你说得对!”

  两人又往江边走去。

  陈钰正往云熙所在的位置走去,所过之处,众人纷纷自觉避让开来,正走着,却看到前面出现了两个少年。

  他之前因为云熙遇到两个少年的事情,让人去查过,这会一下子认出了两人。

  这不是顾家四少爷顾子逸和白家小少爷白鸿羽吗?

  顾、白两家都是世家,底蕴不小,两家也是世交,还有姻亲,顾家四少爷与白家小少爷一向交好。

  白鸿羽也就是圆脸少年见陈钰看过来,当即露出牙齿笑了。

  顾子逸则微笑道:“陈将军在江边走,可得小心别掉江里去了。”

  陈钰闻言,挑了挑眉,一笑:“多谢两位提醒,两位自己也要小心。”

  说着,陈钰继续往前走。

  任安作为陈钰的心腹,也早就听说了顾子逸的神异,他警告地看了顾子逸和白鸿羽一眼,心却提了起来,时刻留意前边的情况,以便陈钰出现什么状况时好及时搭把手。

  因为有云熙之前的例子在,顾子逸与白鸿羽都变得小心了起来。见陈钰继续往前走却无事,白鸿羽一时也怀疑起顾子逸的能力来。

  两人眼睁睁看着陈钰走了老远,也没见掉江里,顾子逸有些僵硬地转身,想着怎么离开才能不掉江里去。

  还好走了几步都无事,顾子逸安心不少,准备走快几步离开江边,不想突然脚一扭,明明自己离江边已经有好几步的距离,却还是一头栽进了江里!

  白鸿羽还没反应过来,只听“扑通”一声,回过头就看到好友已经在江里扑腾。

  这真是邪门了!

  白鸿羽在岸上,顾子逸在江里,两人心中却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都开始怀疑顾子逸的言出必应是不是真出了什么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