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也有好处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227 2019.07.31 12:33

  云熙打开礼单看了一遍,抬头问:“这些节礼的册子呢?”

  “家里收到陈家这些节礼时,有记到册子上的吧?这些节礼除了上边写着的,还有哪些是给了曾祖母的?哪些日常花用了?哪些用作了人情往来?折算成了银子的又是哪些?余下送过来的,又还有哪些?”

  云灵没想到云熙除了礼单,竟还知道并想到要问登记造册之事。

  之前孙氏整理这些节礼,说还给云熙的时候,因为既心疼又不甘,就拿了不少好东西出来当作是给了云邹氏的,余下的也打了大折扣,才折算成银子送过来,册子自然是对不上的。

  云灵这会却也没法说清楚这些东西的去处,就道:“这些都是曾祖母让母亲整理的,东西送过来之前,也给曾祖母过目核对了,只是因为过来时匆忙,曾祖母与母亲也没给我册子,我也就忘了册子的事情。不过,既是曾祖母的意思,东西整理之后也给曾祖母过目了,这些东西的安排想必都是妥当的……”

  这是又拿云邹氏出来当挡箭牌,长辈的身份还真好用。

  云熙淡淡道:“既如此,就去看看余下的节礼好了。我也拿礼单核对一下,日后陈将军若问起这件事,我也有个交代。”

  云灵听云熙提起陈钰,噎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这话就算是在外边说,也名正言顺,并没什么可心虚的,她就又自觉理直气壮起来,温言道:“三姐姐请移步码头。”

  因云熙并没有让红罗起身,云熙与云灵准备出门时,红罗还跪着。

  云灵正准备叫她起来,云熙却淡淡道:“到门口跪着。”

  红罗身子一僵,慢慢起身到了云熙的房门口,在几个军士虎视眈眈之下跪着。

  而霍连山、张凌几人则随云熙往客栈外边走去。

  云灵面色有些难看,但见红罗是在房门口跪着,而不是在客栈门口,终究没说什么,跟上云熙离开客栈往码头而去。

  同福客栈离码头还有些距离,云熙坐的是陈钰前几天就雇下的马车。

  云灵过来时也雇了骡车,只是远没有云熙坐的豪华舒适,见云熙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叫她这个四妹妹一起,云灵面上没露出什么异常,心里却恨云熙当众下她的脸。

  一行人到了码头,云熙想着之前不是说王修远和云灵一起过来的吗?如今却不见王修远,云灵还是有几分本事的,竟能劝住王修远没有同到客栈去。

  云灵请云熙到船上去清点送还回来的节礼,云熙拒绝了。

  天知道船上会不会有什么陷阱等着她?

  云熙没有到船上去,而是让徐参将一行人帮忙上船去将东西搬下来。云灵看到陈钰安排了这么多军士给云熙当护卫,心里已经十分不是滋味,这会见云熙还能指使得动一个四品的参将,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徐参将可没管云灵是不是在羡慕嫉妒,听云熙说让他帮忙,二话不说就带了军士上船将东西搬了下来。

  之前陈钰往云家二房送节礼的时候,有几次也经了徐参将的手。

  这些节礼大多是米面、风干的肉和野味、酒、干果糕饼、皮张和布匹、冰炭等物,像米面、肉干、酒、果子糕点和冰炭等多是日常就用掉了的,大多不会存着,但除此之外,陈钰还另外送了比较贵重的摆件等物。

  徐参将这会一看,米面火腿风鸡等物不见很正常,但那些外边淘来放进礼单送给云熙赏玩的花笺和其余的小东西,却明显少了,而贵重点的布匹料子更是全都不见,至于摆件、瓷器等之类值钱点的也只余下一二件,总共也就装了一个木箱子,就知道云家二房肯定将东西扣下了许多。

  东西搬下来,云熙对着礼单清点,发现送过来这些节礼,只有礼单上的十之一二。

  云灵面上不见丝毫愧色,柔声细语道:“这就是曾祖母整理出来给三姐姐的节礼了。”

  既然搬出了云邹氏,云熙也没法说什么了,又请徐参将让军士将东西搬到她的船上,准备回头再将东西还给陈钰。

  这些东西都经了徐参将的眼,到时陈钰自然会知道是二房扣下了东西,算不到她身上。

  云灵见总算处理好节礼的事情了,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将陈家这些节礼还给云熙,除了是给陈家一个交代,其实也是给王家和王修远交代。之前她已经将陈家这门亲事告诉了王修远,把东西还给云熙也是表明自己与陈家、与陈钰没有瓜葛的姿态。

  这次将节礼送还给云熙,王修远虽然没说什么,但云灵可以感觉到他态度都好了些。

  待东西都搬到了云熙的船上,一行人从船上下来,云灵仍随云熙回到了同福客栈。但是与过来时一样,回客栈时,云熙依然是自己坐马车,锦心随车伺候,而云灵依然只能坐她之前雇的青帷油布的骡车,上车之后因为颠簸还不小心将茶水洒了,一气之下,她就将泡茶的热水泼到了红袖的手上。

  红袖被烫得一个哆嗦,眨眼手就被烫得通红,却一声也不敢吭。

  云灵见状回过神来,想到之前因为红罗的事情,身边失去的人心都还没挽回,自己往后也还要用这些丫鬟下人的,立刻拉过红袖烫红的手,懊恼又心急地道:“这车也太颠簸了,竟烫到了你,回头拿伤药擦一擦。”

  红袖忙收回手:“多谢小姐。都怪奴婢不小心,还让小姐为奴婢担忧,是奴婢的罪过。”

  云灵嗔道:“什么罪过不罪过的,回头记得拿我的伤药好好擦一擦。”

  这事就揭过了。

  回到客栈,云灵将红袖留在了车里,自己单独与云熙前往二楼的上房。

  到门口就见红罗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跪着,云灵就将红罗仍叫进了房中。

  云熙看了红罗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进了房中,仍在起居室的主位坐下。锦心倒了茶端过来。

  红罗进门又自觉在云熙面前低头跪着。

  云灵左右看了看,没找到自己坐的位置,就站着道:“三姐姐已经拿到了契书和银子,红罗我也送过来给三姐姐了,还请三姐姐信守承诺,不要将不该说的事情说出去,这样对三姐姐也有好处。”

  而今就暂且先让云熙得意着,待她嫁进王家,嫁给了王修远,定要将这些连本带利全都讨回来!

  云熙抬头一笑:“四妹妹是觉得将契书与银子还给了我,就有底气这样与我说话了吗?”

  云灵看着云熙道:“我二房已经把契书和银子给你了,我也把丫鬟红罗送了过来,三姐姐还想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