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生辰与花朝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266 2019.07.23 12:30

  天色有些昏暗。

  云熙坐在江边钓鱼,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动静。她抬头一看,暗沉的天幕下,云灵与王修远正沿着江岸往这边走来。

  两人走近,云灵经过云熙安插在岸边的另一根鱼竿时,突然伸出手,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巧的匕首,她手腕一动,就将鱼竿上的鱼线割断了。

  云灵抬头看到云熙正往这边看来,向云熙露出了一个无辜柔弱的笑:“不小心把三姐姐你的鱼线割断了,这可怎么办?”

  云熙一看就知道云灵是故意的,冷着脸起身,想过去给云灵一点颜色看看。

  云灵见状没有躲避,反而还从王修远身后走了出来,就这么看着云熙:“怎么,三姐姐不高兴?”

  云熙冷冷道:“莫非四妹妹觉得我应该高兴?”

  云灵清浅一笑,突然扬手扇了云熙一个耳光,道:“我就割断了又怎么样?!”

  云熙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反应过来,登时勃然大怒,正想一脚将云灵踹到江里,突然听到锦心的声音:“小姐起了吗?”

  什么?

  云熙恍然惊觉,她睁开眼睛,看到客栈那已经变得熟悉的纱帐,只觉得满肚子的憋闷,半晌才叹道:“你就算再迟一点叫我,我都能把她踹江里去了,如今这样,让我还怎么报一掌之仇?”

  锦心听得摸不着头脑:“什么……愁?仇?”

  但云熙自落水之后,就经常突然冒出一两句感叹,问了云熙也不会细说的。锦心就没有往心里去,笑道:“小姐既然醒了,就赶紧起身吧,我伺候小姐梳洗。”

  云熙往日醒了多会再躺片刻才起身的,锦心也不会催,今日锦心却一反常态,云熙一下子忘了梦里的憋屈,一边起身,一边道:“今日可是有什么事?”

  随后她想起了什么,道:“是了!我要到江边去把那大银梭鱼钓回来!”

  云熙想到这个,一下子精神多了,下床穿了鞋子便往妆台走去。

  她昨日傍晚听了徐参将说,陈钰麾下也有一位将军需要鱼鳔入药,就想去将那大银梭鱼钓回来。但锦心和徐参将都说天色晚了,将她劝住了。不过她心里到底记挂着这件事,也许也正因为如此,今早她竟梦到了去江边钓鱼,云灵将她鱼线弄断了。

  但这会锦心听了,却笑道:“小姐只一心记挂着钓鱼,旁的事情全忘了。今日是花朝节,也是小姐的生辰,小姐还是改日再去钓鱼罢!”

  云熙脚步一顿。

  这么快,不知不觉竟到她的生辰了吗?

  以往她还与二房一起生活的时候,生辰也不是年年都办,也就是十岁、十二岁时,二房才阖家吃个饭。

  而前世她嫁给王修远之后,身为年轻媳妇,更没有贺生辰的道理,倒是王修远当上了皇帝之后,会借着她生辰的名义大肆饮宴,但除了开始的两年,之后她生辰的饮宴也与她这正主没什么关系了。

  这些陈年往事在心头一闪而过,云熙继续往前走,在洗漱的铜盆前坐下,感叹道:“已经二月十二了啊。但过生辰也不耽误我去钓鱼吧?三竹县花朝节有什么习俗?”

  锦心拿了外衣给云熙披上,一边伺候云熙洗漱,一边道:“花朝节的习俗大抵都一样的,左右不过是赏红,吃百花糕、饮百花酒、踏青、挑菜……如今不是什么太平年景,扑蝶会几乎都不办了的。”

  随着锦心这么一说,隔了一世,记忆中已变得久远的花朝节的风俗就在云熙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花朝节即百花的生日。

  也许是因为南北花开的石阶有些差异,南北花朝节的时间也有所差别,北方多以二月十五为百花生日,而江南则多是二月十二,岭南则有二月二龙抬头就庆花朝了的。

  但尽管时间有些许差异,九州各地花朝节的习俗却大致相同,多是赏红、簪花、插花、吃百花糕、酿百花酒、拜花神庙、踏青、挑菜、扑蝶。

  赏红即是将彩绦系在花枝上,为护花之意,簪花和插花则是以鲜花戴在发间或是插到瓶中,百花糕、百花酒顾名思义,是以鲜花制作糕点和酿酒。踏青则是相约到郊外游玩。挑菜则是从野外采摘野菜鲜花回来食用或摆盘。而在太平年景,还会举办扑蝶会。这是一个隆重的节庆之日。

  云熙正想着,就听到外边传来卖花人的叫卖声。只是听着,都觉得一股市井的鲜活气息扑面而来。

  锦心拿过旁边一个盛满了鲜花的竹篮,让她挑一枝簪上。

  云熙看了看,花篮中竟有桃花、杏花、迎春花、牡丹、蔷薇、月季、兰花等各色鲜花,就问:“大清早的,你怎么就找到这么多花了?”

  “这是徐参将送过来的,说城里有大户人家的花房中的花,知道今日是花朝节,又是小姐的生辰,就买了花来贺小姐芳辰,让小姐找个花器插上赏玩,也算是应个景。”

  “徐参将怎么知道我的生辰?”

  “我也不晓得。许是陈将军说的?”锦心这么一说,自己觉得很有道理,又道:“说不定这都是陈将军安排的。”

  云熙就不说话了,随手拣了一枝梅花给锦心。

  锦心仔细地将梅花插到云熙的发梢间,端详了一下,满意点头。

  待云熙收拾整理妥当,坐在妆台前对镜自照,锦心突然退后几步,给云熙行了个大礼:“恭贺小姐芳辰,愿小姐岁岁安康,千秋吉乐。”

  云熙见状忙伸手去扶:“就你忒的多礼。”

  而后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前世,双眸生出些雾气。

  锦心一笑:“我去给小姐拿早饭上来。”

  说着她也想起云熙之前的艰辛,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忙掩饰地低头,匆匆出了房门。

  待锦心将早饭拿回来,云熙一看,早饭主食是面条,另有百花糕等各色糕点,都香气扑鼻。到吃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一小碗面条竟然是长长的一整根不断的,便知道这是厨房特意给她做的长寿面。

  而厨房会知道她的生辰,多半是陈钰的安排。

  到了这会,云熙是真觉得陈钰待她可以说是十分用心,且不说两人已经约定了要退亲的,就算没有这回事,两人只是定亲,陈钰能做到这份上,就算只是表面功夫,也可以说是相当用心了。

  云熙想到这里,不由得摇头而笑。

  前世王修远也曾用心过,虽然比不得陈钰,但最后又如何?

  既然今生已经与陈钰约定退亲,不管怎么样,且谨守本心就是了。

  见云熙摇头,锦心就问:“怎么了小姐?这面不好吃吗?”说着,她却又殷殷叮咛:“这是长寿面,要吃完的,别咬断了。”

  云熙一笑:“很好吃,怎么会不好吃。我会小心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