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87 2019.07.10 21:11

  云熙身为一个尚未及笄出阁的小姑娘,并不觉得能与县令说上什么话,就先进客栈,到房间去了。

  徐参将也没多理会三竹县这位田县令,敷衍地点了点头,就又转身让麾下与那几个健妇小心点搬云熙的东西,妥善安置,不要碰着磕着弄坏了。

  这下田县令立刻知道了,刚进了客栈的小姑娘才是更应该讨好的人!

  他小心地旁敲侧击。

  正好徐参将也不怕让人知道这是自家将军未过门的夫人,还有意地把云熙这层身份透露给了田县令。

  田县令一听,这险些被匪徒害了的,竟是陈钰未过门的夫人,几乎吓得七魂丢了两魄,一边心中庆幸这位云三小姐并未真正出什么事,一边想着该如何弥补——

  匪徒都在陈钰的手上,是轮不到他来审和判的了。

  田县令小心翼翼地向徐参将表示,要当面向云熙致歉。

  徐参将斜睨了田县令一眼:“云三小姐是你能见的吗?田县令若有心,这几天三小姐住在这同福客栈,就不要让人惊扰到了。”

  田县令得了指点,松了口气,恭敬道:“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多派人手,不让闲人惊扰云三小姐。”

  徐参将摆摆手:“这客栈附近就不需派什么人手了,自有将军的人在,那些衙役若过来,还不知是看着宵小还是看着云三小姐。等下云三小姐没让闲人惊扰,倒先让衙役给惊扰了。”

  田县令喏喏称是。

  徐参将想了想,还是与田县令进了大堂,与他说了说匪徒之事。

  当然,不该让田县令知道的,徐参将一个字也没提。

  田县令知道了大致情况,总算有东西可以向上头禀报和交代了,也没敢多打扰徐参将,就告退了。

  待出了客栈,二月还有些冷的天气,他往额头上一抹,竟也出了满头的汗。

  还好这位陈将军的麾下一向比较讲道理。若遇上那些脾气暴躁的,别说这个七品芝麻官的官职,怕是脑袋都要保不住。

  田县令再次暗自侥幸,又想着这位云家三小姐倒是有福气,竟早早与陈钰定了亲。不管怎么说,这次这未来的将军夫人都是在他治下险被匪徒所害,肯定受了惊吓,无论她收不收,自己也该备份礼过来,才显出诚意。

  回到县衙,田县令立刻让手下一众黑衣皂隶狠抓县内尤其是同福客栈到码头一带的治安,绝不让云三小姐停留在县内的这段时间,遇到乃至听到什么恶劣的事件。

  随后,他又让妻子费心准备了一份厚礼,给云熙送去。

  云熙原来还以为田县令过来,定是问匪徒之事,自己身为当事人,多半需要记录个证词什么的,没想到徐参将自己就将人打发了,倒省了她的事情。

  而之后收到田县令的厚礼,她惊讶之余,让徐参将把厚礼退回去,后知后觉地想起:

  今生她虽然不是什么王家的当家主母,也还没有贵为皇后,但陈钰如今却也算是镇守一方的势力。

  她既与陈钰定了亲,便也同样成了旁人巴结的对象。

  毕竟如今陈钰在琅玕和长宁,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人物了,不仅镇守一方,而且就算在官面上,官阶也压了大多数人一头。

  当今梁帝之前分封儿子,将六子封为宁王。

  当年大梁建朝之初,边地尚不太平,海上诸小国与海寇等势力很不安分,于是梁太/祖实行诸王靖边之策,分封九王,镇守边塞与海疆。

  之后大梁几代帝皇都沿袭了这靖边之策。

  宁王就是当今梁帝封的藩王,镇守大梁东南海疆,封地为长宁、琅玕,授金册金宝,府置官属,还配亲卫、仪卫等万余兵力,每年由朝廷供给岁米万石,钱二万五千贯,以及布匹等等。

  长宁、琅玕两地的驻军、守卫还有开展屯田生产等边务,都由宁王全权负责。

  而封地另有朝廷派遣的官员。

  当初云熙的曾祖父就是排遣到琅玕的官员之一,在连安当了从六品的同知。

  但是随着大梁的逐渐衰败,藩王的势力受到内外交困的威胁,军权逐渐落到了军中带兵征讨海寇和贼匪的将领手上,再不是从前在封地的说一不二。

  尤其近十几二十年来天灾频频,为匪之人越来越多,海寇也更猖獗,战乱不断,军中将领权势日盛。

  大梁至德六年,东海地大震,琅玕、长宁二洲山石海水皆动,覆舟甚多,海水淹没沿岸,待地不复震,海水退去,琅玕长宁就再也找不到中州在何处了。

  琅玕长宁与中州的联系彻底断绝。

  宁王没了大梁朝廷的支持,越发镇不住底下掌实权的将军,逐渐被架空。

  陈家的势力就是在最近的十几年才快速发展起来的。

  虽然宁王的权力已逐渐被架空,但名义上他还是琅玕和长宁的藩王,两地仍沿用还没地动之前大梁的年号。

  两地的各大势力在战乱中被吞并分化崛起,到兵乱结束又恢复了微妙的平衡,也都给宁王面子,官职和官阶明面上还是由宁王授予。

  而实际上,在琅玕长宁两地的各大势力已有默认的各自的势力范围,在势力范围内的官职,多是由该势力的掌权人定下,再报上宁王府,由宁王授官。

  陈钰的正二品龙虎将军虚衔,与南川定海卫指挥使的实职,也都是通过这个方式授予的。

  因此外边就说是宁王封的将军。

  只是在南川城,在陈钰麾下将士眼里,宁王的名头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陈钰的名字有震慑力的。

  而且在这乱世,武官比文官说话更有底气,陈钰手中掌着兵权,就算是一品的文官,在他面前也得矮一头。

  这也是田县令对徐参将如此巴结讨好,小心翼翼,并想方设法讨好云熙的原因。

  云熙知道,就算换了两地的巡抚,一个从二品的文官过来,只怕也要同样讨好陈钰。因为这个巡抚没混好,好歹宁王还有几千的亲兵,这位巡抚之前空有那么大的权力,却没能发展自己的势力,如今相当于成了帮宁王处理事务的属官。

  云熙正想着这些事情,锦心走了进来,面色有些古怪,道:“小姐,客栈的伙计送了晚饭过来,可要立即摆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