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我看就是妖女!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91 2019.07.19 12:30

  云灵想到庚帖上云熙的生辰八字正是母亲孙氏写上去的,道:“母亲当时若不是写了云熙的八字,现在何至于此!”

  若是之前孙氏庚帖上写的是她的生辰八字,王家与王修远根本就不知道云熙的生辰八字,自然就更不会知道云熙的八字是天生凤命,从而对这个八字这么上心了!

  而王家和王修远就会只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她的八字同样不差,与王修远的八字也相合,以王修远对她的爱重,一样可以嫁进王家!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被云熙捏了把柄在手中,不仅得忍气吞声,更不得不送脸上去给云熙打!

  二房早已经将云熙名下的产业当成了自己的东西,孙氏听到云熙开口要产业契书和银子,当即气笑了:“契书?银子?她想得美!我二房这些年养着她,难道是白养的?!抢你的亲事,还有脸要契书和银子!真是白日发梦!不过是一个八字罢了,小贱/人想说就让她说去,看王三公子和王家是信她还是信灵儿你!”

  云灵道:“就算王三公子信我,王家也不全信云熙,难道就不会起疑心,就不会去查一查?万一王家真的特别看重这个八字呢?真让云熙将这事说出去了,王家要娶凤命之女,难道王三公子能忤逆家中长辈?我也不是全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我二房能出人头地。”

  说着,云灵就拿了帕子哭了起来。

  孙氏不舍得将手上的契书交出去,何况还要筹几千两银子,想想都觉得心肝疼。

  但她不是傻子,也知道云灵说得有理,可是想到契书和银子,她的心就像刀割似的疼,不由得气急败坏道:

  “什么凤命之女,我看就是个妖女!还在张氏的肚子里时就天下大乱……对!当年可不就是怀上她没多久,就发生了那场地动吗?!当时就有人说天生异象,必出妖孽的!这小贱/人就是妖孽!”

  云灵听孙氏这么一说,也想起梦里云熙可不就是妖后、妖女吗?再想想她那天在船上见到云熙时云熙的表现,她越发觉得孙氏说得有道理。

  云熙就是一个妖女!

  孙氏与云灵母女二人却也不想想,云灵可是与云熙同年同月同日生,若云熙因为是张氏在当年地动前不久怀上的就是妖孽,云灵又何尝不是?

  但云灵并不认为自己与云熙相同。她也知道当初地动时有人说过,天生异象,必出妖孽,这话却还有下一句,那就是,既生妖孽,必然也会有能力挽狂澜的天人降世。

  而她不仅出生时就有神异之状,命格也贵不可言,如今更是梦中有兆,知道了未发生之事!

  也许上天让她梦到这些未发生之事,就是为了让她这个天命之人除去云熙这个妖孽的!

  云灵因孙氏的话而浮想联翩之时,孙氏却仍咬牙切齿地继续道:“……这个妖女,生下来就克父克母,如今克到我二房来了!我二房养她竟养错了!”

  但是再怎么咬牙切齿,想要云熙不将事情说出去,也只能将产业契书和银子给她。

  孙氏想想还是十分不甘心,道:“那个贱丫头不是一向最听话的吗?将生辰八字的事情说出去,云家没了名声,她自己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以她那个懦弱的性子,多半只是因为有了陈家撑腰,这才虚言恐吓一下,就算不给她契书和银子,她也并不敢真的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看不用把契书和银子给她。”

  云灵一听孙氏还存着侥幸之心,就将账册的事情说了:“……也不知道是谁与孔嬷嬷说云家的产业账册在云熙手上的,孔嬷嬷提起此事,云熙不仅把这些产业是她母亲嫁妆的事情说了,还说……还在孔嬷嬷面前说我二房用她母亲的嫁妆,说我二房换亲事,说我与王三公子怎么样的话,根本就不在意云家的脸面!”

  孙氏还没见过重生又恢复记忆之后的云熙,心中不怎么相信那个懦弱听话的三丫头真变得这么大胆嚣张了。

  但云灵却是已经见识并领教过云熙的厉害的,当下继续对孙氏进行了劝说:“……若是真的不把契书和银子给她,她定然不肯善罢甘休。”

  说着,云灵又就给孙氏细说,自己嫁进王家之后,能给二房带来多大的助力,二房能得到多少好处,给兄长带来多少好处。

  而如果云熙真的将八字之事说出去,这些好处就没有了。

  一番话下来,云灵终于说服了孙氏。

  孙氏觉得心像是被刀子割似的:“真是便宜了那个贱丫头!”

  云灵没有说自己的预知梦,而是找了个听说的借口,道:“我回来时听说,前些天海里地动,不仅长宁沿海许多州县受了灾,琅玕也一样。连安听说受灾也挺严重的,云熙名下的产业肯定也受了灾,指不定倒欠了一大笔货商的债呢!”

  孙氏倒是也听说了地动海啸之事,当时还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让云熙将长宁的产业卖掉了,这会听云灵说到这里,心情才好了点,道:“连安是也在沿海,又在文江边上,受灾肯定严重。”

  云灵松了口气:“这是当然了。”

  因为云灵的父亲,也就是云熙的叔父云泽不管事,所以云灵说通了孙氏之后,就与孙氏商议该怎么与云邹氏说这件事情。

  待商议妥当,母女二人就去找云邹氏。

  云灵一见云邹氏,泪水就滚落下来,扑进云邹氏怀里泣不成声道:“老祖宗……”

  云邹氏讶异又心疼地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灵儿了?”

  孙氏急忙安慰云灵,叹着气,怒其不争地将云熙记起了以前的事,却变得狠心无情、目无长辈和家族的事情说了:

  “……三丫头为了要回契书,在王三公子和孔嬷嬷的面前说老祖宗和云家用先大嫂的嫁妆,还说老祖宗和云家是靠着先大嫂的嫁妆过日子,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云邹氏最看重面子,听到这话气得面色通红,浑身发抖。

  “……还说老祖宗是贪图先前大太太的嫁妆,所以不肯将契书还给……老祖宗!”还没等孙氏说完,云邹氏就往后倒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