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还有多少钱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103 2019.07.09 12:30

  之前张凌说了云熙要在此处停留几日的事情,陈钰想到云灵与王修远来过,不知道云熙怎么样了,就想过来看一下,不曾想,才走到云熙的舱房门口,就听到了里边云熙的自语,话中还提到了他的名字。

  他停下了脚步。

  陈钰的耳力自小就比旁人更敏锐,而自从重生之后,他发现自己的五感比从前更加敏锐,自然,耳力也更好了。

  这会云熙的低声自语,就几乎是一字不漏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听得他眼皮微抽:……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王修远那里是狼窝也就罢了,但在这位云三小姐眼里,他身边也是龙潭虎穴?

  至于云熙的命格,他早就知道了。

  前世王修远为了昭示他的天命所归,当上皇帝后,就将云熙是天生凤命之事,宣扬得人尽皆知,陈钰自然也听说了此事。不过他并没有娶云熙这个凤命之女的意思,他并不信命,更不信娶了什么凤命之女就能得到天下。

  当然,他没有将娶云熙的意思,否则也不会提退亲了,但却也不会让王修远像前世一样娶到云熙。

  何况他也还是希望能得到云熙的合作的。

  合作不一定非得联姻。

  陈钰没在门外看见霍连山与张凌,眉头微皱,抬起手,敲了敲门:“云三小姐可在?”

  云熙刚自言自语担心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就听到敲门声,下意识扭头看向了关着的门。

  而后,她反应过来,起身过去开门,心中懊恼自己实在太过轻忽,竟因为身边没人,就这么随意地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也不知陈钰听到没有。

  门打开,云熙面上已经恢复了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含笑抬头道:“我在。陈将军有什么事?”

  云熙自己身量还没有长开,面对已经长得高大修长的陈钰,只能抬起头与他说话。

  陈钰看了云熙一眼,见她浅笑盈盈、让船舱都亮了几分的样子,知道她是真没有受到早上王修远和云灵过来的影响,才道:“云三小姐的护卫不在?”

  他刚才过来,一直到云熙的舱房门口,都没有见到霍连山与张凌,云熙那个丫鬟也不见。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听到云熙的话。

  这是护卫的失职。

  云熙粲然一笑:“有将军的麾下在船上值守,不用担心自身安危,我就把人都打发去忙别的事情了。”

  说着,她左右看了一下,又道:“不知将军有什么事?不如到前边去说话?”

  陈钰没有继续多说护卫的事情,道:“不必了。陈某只是因为得知云三小姐还要在此处停留几日,在船上诸多不便,所以让人在城内同福客栈定了一间上房,擅自作主,故特意来与云三小姐说一声,望不要介意。”

  云熙没想过陈钰竟然会想得如此周到,闻言一怔,然后才道:“陈将军考虑周全,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只是不免让将军费心了,其实在船上几日也没什么……”

  待听得陈钰说,客栈已经定下,不住也是空置着,云熙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又道:“这样的小事,将军让人过来说一声就是了,倒劳烦将军亲自过来。”

  陈钰闻言微微一顿,才道:“等下会有军中健妇过来与云三小姐搬行李物件,与三小姐一同前往客栈,陈某就先告辞了。”

  云熙送陈钰到甲板上,目送他离开,回头却遇到锦心拿了洗好的衣裳回来。

  自从得知云熙与陈钰的亲事之后,因为不知道两人的一年退亲之约,锦心已经将陈钰视作云熙的未来夫婿,希望他处处胜过王修远,将王修远的一切都比下去。

  也正因为如此,锦心对于陈钰的肤色就感到有些遗憾。因为时下不论男女,皆以白为美,比如王修远,就有面若敷粉的美誉。而陈钰虽然五官俊美,以云熙看来,肤色也还算白,但与王修远比起来,肤色就显得黑了点,且对于时下之人而言,陈钰的五官也稍嫌刚硬,不及王修远白皙清俊。

  这让锦心感觉有些不足。

  不过对于陈钰给云熙准备饭食,又让大夫给云熙请脉的周到妥帖,锦心却是相当高兴的。

  这会得知陈钰的安排,锦心十分欢喜:“我怎么就没想到,这船上摇摇晃晃的,小姐怎么能休息好?还是将军想得周全。”

  云熙微微一笑,不由得转头往陈钰离开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想着方才她是低声自语,而且还隔了舱板,陈钰应该没有听到她的话,她稍微放松了下来。

  但这事也让一些问题显露了出来。

  之前经过匪徒一事,她原本以为自己重活一世而积攒的情绪已经发泄出来,自己也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会才发现并非如此。她终究还是被前世的经历所影响,同时也因为生辰八字的事心存忧虑,才会不自觉地自语出声,以后得注意才行。

  而另外这事也是因为霍连山、张凌和锦心都不在的缘故,所以陈钰过来了也无人提醒她,这点是她疏忽了。

  云熙回到舱房没多久,就有几个体格健壮的妇人过来帮她搬行李。

  到了船下,陈钰已经让人雇了骡车,徐参将、崔大几人都在下边候着,看见她与锦心下来,目光就都看了过来。

  云熙拦住了徐参将等人行礼的举动,道:“各位不必多礼。”

  但徐参将几人想着这可是未过门的将军夫人,仍行了礼,才请云熙上车。

  云熙无法,只得受了几人的礼,与锦心单独坐一驾车,几个健妇将行李搬上另外一驾,霍连山与张凌则坐在外头车夫旁边,车旁则是徐参将与崔大等陈钰麾下的将士,呼啦啦一群人,前呼后拥的,看着好大的排场。

  这让云熙想起前世嫁给王修远,王修远执掌王家和刚登基为帝的时候,那时她出行,排场比眼下大多了,只是,她在车辇上就像被关在囚笼里,不得自由,生死亦不由自己。

  云熙出了一会儿神,想着也不知道陈钰雇人雇车还有定客栈需要多少钱,想着总不能都让陈钰出钱,便是陈钰已经给了钱,过来帮忙的人也得给点打赏,而平日她也还要花用,就问锦心:“我手头还有多少银钱?”

  闻言,锦心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