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4、询问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056 2019.08.08 12:43

  云熙不在乎什么脸面名声,懒得与红罗分辨,但旁边还有徐参将等一众人。

  徐参将肃然大声道:“云三小姐仁慈,对这样以仆凌主,意图弑主的恶婢,云三小姐只是让她到船上帮洗洗衣服甲板,刷刷马桶,是便宜她了!我一定会让花大娘好好管教她的!”

  云熙旁边领头那个健妇花大婶听红罗砌词狡辩,早已勃然大怒,只是碍于云熙和徐参将都还没有开口,就没越俎代庖,现在见徐参将这么说了,她立刻啐了红罗一口,道:“就你这样连个衣服都洗不干净,还当牛做马?你是耕得了地还是拉得了车?我呸!”

  围观正有爱管闲事又滥好心喜欢说闲话的人说云熙心狠,就听到徐参将说红罗以仆凌主,还意图弑主,以仆凌主还罢了,意图弑主可是大事了,就有机灵的人猜出了真相:

  这丫鬟其实不是无意间让云三小姐落水,而是将云三小姐推到了水里?那这是直接打杀了也不为过啊!

  但是有明事理的,也有滥好心的看不惯云熙的:“就算这样,要打要杀都行,怎么能把人送到军中去折辱呢!”

  还说得忒大声。

  红罗听到这话,越发哭得伤心:“三小姐饶了我吧!就算让我回府里干什么粗活都行,打我出气也行,就算将我打死了,我也没有怨言,只求三小姐不要把我留在军中,军中……”

  说着,她突然哭倒在地:“……那些军士对奴婢……对奴婢用强,奴婢真不愿再待在军中!”

  这会还没等云熙说话,花大娘就先就忍不住了,又啐了一口道:“我呸!云三小姐将她送到军中干活就是折辱她了?!当她是什么千金大小姐还是咋的?对你用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陈将军麾下的将士谁看得上你?!白给都没人要,还对你用强!就你这歹毒心肠,连主子都加害,又带着药闹自尽的,谁和你好怕不是会被你药死!我是饭都不敢让你煮,也就云三小姐心善,还将你救回来,让你到船上洗洗甲板刷刷马桶就像是要了你的命了,还说什么将功赎罪,干什么粗活都行,我怕你回到云家不是要骑到主子头上!”

  而旁边一众军士在红罗说完那些话之后,面上早已都是一片被恶心到了的神色。

  这会听到花大娘这么说,更是纷纷点头露出赞同之色,看向红罗的目光全是鄙夷厌恶。

  红罗知道这下得罪了这些军士,她到军中更加没好果子吃,当下膝行几步就想去抱住云熙的腿哀求。

  但云熙是什么人?正想一脚将红罗踹开,旁边的陆七却已经很有眼色地抬脚将红罗踹开,还义正词严道:“你想干什么?还想加害云三小姐不成?”

  这么说着,一众军士都警惕地看向了红罗。

  围观的人看到这个架势,心中又动摇了。陈钰麾下的将士在其管辖下的几个城都是很有威信的。

  而过来接云熙的云家长房的人早就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倒是清楚了,那就是,这些军士果然是陈钰的人。

  因为陈家逢年过节都往云家送节礼,云家长房的人都知道云熙与陈钰的亲事。只是,早年云家长房与二房就已经分家,云家的宅子分给了奉养云邹氏的二房,长房则搬到了离老宅比较远的地方,云熙到二房生活之后,对长房十分冷淡,是以竟没人与她提过节礼之事。

  云家长房的人也不知道二房偷梁换柱将亲事换了的事情,看到海船上的旗帜就认出是陈钰的船,之前还没确认,这会知道是自家未来姑爷麾下的人,几个管事仆妇忙上前给徐参将等人行礼。

  云熙懒得再与红罗纠缠,待管事仆妇与徐参将等人见礼之后,就道:“既如此,就麻烦徐参将与花大婶和诸位将士了。”

  红罗还哭着纠缠,云熙却头也不回地往云家来接的骡车行去,没再多看她一眼。

  待到了车旁,云熙目光瞥到红罗已经被花大娘几人半拖半扛地带走,这才停下与家中过来的管事婆子说话。

  长房的仆妇不多,这管事嬷嬷姓方,是云熙的祖母云许氏身边的老人了,颇有脸面,长房让方嬷嬷过来,足以看出对她还是很重视的。

  方嬷嬷也就三四十岁年纪,穿着也十分朴素,不像二房得脸的仆妇那样穿红着绿,打扮花团锦簇的,也不知道是长房的日子相对拮据,还是祖母云许氏与继母钟氏明智,又或者是二者皆有。

  但长房不学曾祖母与二房讲究什么世家脸面,云熙还是很欣赏的。

  当下云熙就问了一下祖母与继母和两个异母兄弟的情况,得知家中一切都好,这才问起了自己名下产业的事情。

  方嬷嬷闻言道:“这些是先大太太的嫁妆,老太太与太太都没有插手管过,现在转到小姐的名下之后,不是小姐让二老爷、二太太代为打理吗?小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事?可是这些产业出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方嬷嬷才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懊恼道:“是了!我竟忘了!前段时间发了大水,老太太还问过我,小姐名下产业怎么样了。我真是昏了头了,才过了大半个月,我就把这事忘记了。”

  云熙道:“方嬷嬷能者多劳,府里大小事情都需要操心,忘了也是有的。”

  这话却不是客套,而是长房的仆妇下人确实少,家中又没个男主人,事情繁多,忘记了真的很正常。

  而且连安这边虽然受灾比长宁青门那边还严重,但这港口却不像青门港那样一看就是刚受过洪灾,处处是淤泥和垃圾,以至于她都没意识到这港口也是受了严重的水灾的。就是这会意识到了再看,也只有修缮过的痕迹还能看出曾经因海水肆虐带来的破坏,却全无受灾的破败,也许是因为已经又过了半个月的缘故。

  云熙往四周看了看,觉得就算过了半个月,能将恢复成这样,也实在让人惊讶。

  由此可见,陈钰将连安管理得很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