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妖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5、二千两银子

我的妖女 画九九 2348 2019.07.11 21:12

  到了江边码头,之前云熙没有注意,这会一看,江边好下竿的地方竟然都有人在钓鱼,这么放眼看去,至少得有十几二十人,江上也有坐了船钓鱼的。

  云熙奇道:“竟有这么多人钓鱼?这都是来钓桃花鱼的?”

  同福客栈的伙计道:“这些人几乎都不是来钓桃花鱼的,而是钓银梭鱼的。”

  这桃花江还产银梭鱼?

  云熙有些惊讶。

  银梭鱼也和桃花鱼一样是生长在海里,每年二三月,洄游到内河繁殖。不过银梭鱼并非桃花江独有的鱼,因此,不仅在琅玕、长宁的海域能捕捞到银梭鱼,两地入海的河流也偶尔能见到有银梭鱼的踪迹。

  云熙之所以听过银梭鱼之名,却并非曾经见过,或味道鲜美,而是因为银梭鱼生长到二斤之后,其鱼鳔会发生变化,不仅形态与之前以及寻常的鱼不同,还能作为一味珍贵的药材使用,能补益强身,尤其对重伤失血、或者产妇血崩等症候有奇效。

  但银梭鱼本就稀少,而且在长到一斤之后,就会变得生长缓慢,因此二斤重往上的银梭鱼十分罕见。也正因如此,可堪入药的银梭鱼鱼鳔,价钱堪比年份高的人参。而且越大的银梭鱼,因其鱼鳔药效越好,也越稀少,所以价钱也越高。

  云熙惊讶的,不仅是桃花江也有银梭鱼,更多的还是这么多人来钓银梭鱼,定是有人需用到其鱼鳔入药,而且附近应该曾经发现甚至钓到过二斤以上的银梭鱼!

  就听伙计果然继续解释:“乌台孟家的大老爷不久前意外受了伤,需用银梭鱼的鱼鳔入药,因此孟家开了二千两银子一个的高价,求购新鲜的银梭鱼鱼鳔,银梭鱼越大,这价钱还更高。因桃花江这段航道之前曾钓到过二斤往上的银梭鱼,得了这消息,许多人就都到这里来钓银梭鱼了……”

  云熙听得“二千两银子”几个字时,就似乎已经看到,江里白花花的银子在游来游去。

  因此还没等伙计说完,她已经转过身,感觉边上临江的地方就是能钓到鱼的,眼下还没人占着地方,于是都不用人将凳子搬过来放好,自己拿了凳子就坐下了。

  云熙过来时,身边一大帮人前呼后拥的,早引起了来得更早的钓鱼的人的注意。见她如此排场竟也是过来钓鱼的,又是一个小姑娘,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其中自然有看她不顺眼的人说着酸话。

  但不管是不是酸话,就没什么人当她真能钓上鱼,觉得她不过是在玩乐:

  这排场,怕是谁家千金吧?这样的人家,手指缝里漏一点出来,就不止一二千两银子了,至于像在场的人一样,顶着冷风,咽着干粮,枯坐苦守着鱼竿?

  不对,人家都没带干粮,看,这还拎着食盒呢!

  待看到云熙坐下准备钓鱼的地方,众人就更知道她不是会钓鱼的。

  有点钓桃花鱼和银梭鱼的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地方怎么可能钓得到鱼!

  当然,若是那地方能钓到银梭鱼,早被人占了,也轮不到云熙。

  徐参将麾下的几个军士,倒有一个是会钓鱼的,就出言提醒道:“三小姐不如换个地方,这里怕是不太好钓鱼。”

  而另一个军士也附和道:“就是,还是让陆七给三小姐寻个钓鱼好地儿。”

  说着,其余几个军士已经往周围看去,似乎就等着那个叫陆七的军士相中一个好地方,就过去将人赶走。

  云熙道:“我觉得这里就挺好,应该能钓到鱼。”

  一边说着,云熙已经一边将鱼饵挂到了鱼钩上,又嫌幂离碍事,摘下放到一边,然后像模像样地将鱼钩甩到了水里。

  像模像样却是云熙自我感觉的。

  旁边懂钓鱼的人原本听了几个军士的话,正心中发紧,担心军士下一刻就要过来赶人了,但没想到却听云熙说,觉得那里就挺好,松了口气之余,看到云熙甩鱼钩的样子,不少钓鱼的老手便心中摇头:

  这位千金小姐果然是不曾钓过鱼,也不懂钓鱼的。

  也许那个地方是能钓到鱼,但要看那是什么鱼——

  江里小鱼那么多,手指大的荆条鱼刺多肉糙味淡,拿回去都没人吃。就算是真的钓上来了,都嫌取下浪费工夫咧!

  也算能钓到鱼吗?

  这么想的人并不是一两个,但大多数人都是只在心里想想。

  云熙旁边才隔了锦心的地方,却有一个人也才刚过来准备钓鱼的。

  他听了云熙的话,又看到云熙钓鱼的架势,就小声鄙夷道:“若是这都能钓上什么好鱼,我能把鱼钩生吞了!既生为女子,就该好好待在家里,出来抛头露面钓什么鱼!”

  这话被锦心听到了,她当即火冒三丈,怒视那人道:“女子怎么了?女子就不能出门了?!我家小姐能不能钓上鱼,与你有什么关系?!”

  崔校尉、陆七几个军士见状,手当即按在了刀柄上,就想上前拿人。

  男子没料到自己的话被听了去,还惹了这些满身煞气的军士,脸色立刻白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云熙阻止了崔校尉几人,道:“不必因这点小事动气。”

  因云熙声音脆嫩,娇软动听,又劝阻了崔大,被当成了好脾气。就有一人啧啧道:“人家也没说错,这样能钓到鱼?还不如……”他见云熙生得美貌,轻佻道:“……还不如叫声好哥哥,自然就会有人把鱼奉上,岂不快些?”

  他以为自己与云熙一行人隔了几个人,又说得小声,不会被听见。

  但不曾想,他话才说完,突然身上一痛,整个人连钓竿飞了出去,然后在他自己惊慌失措的惨叫声之中,“扑通”落到了江里,溅起好大的水花。

  江边众人先是惊呼,随即噤若寒蝉。

  云熙将这不知死活的人踹到了江里,旁边两个护卫和崔校尉等几个军士才真正回过神来。

  这几人在云熙站起来时其实也已有所行动,及时赶到了云熙的身边,但却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这么利落,还不等几人反应,就已经过去抬起脚将人踹下去了!

  这会那人就在水里扑腾,霍连山、张凌与几个军士担心有人对云熙不利,立刻护在她周围,目光锐利地扫向四周的人。

  却见云熙好整以暇地在旁边的荒草上蹭了蹭鞋底,似乎踹一脚这个人都脏了她的鞋似的,而后才回到钓鱼的地方坐下,道:“这人嘴巴太脏了,得多洗洗,免得脏了别人的耳朵。”

  因云熙这话,崔大叫住了打算将那人捞上来教训的军士,让这人先继续在江里待着,反正这人会水。

  就是如今这天气,水还冷了点。

  这时,云熙才抬头看向先前说什么抛头露面的人,淡淡道:“我也不与你争什么才是好鱼,也不用你吞鱼钩。若我真钓上了桃花鱼、银梭鱼来,你就当着众人的面,向我赔礼道歉,然后三个月不出门,并发誓以后再不指责女子出门,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