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源赋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源始之力

源赋世界 星光蓝宝石 2171 2018.07.03 12:33

  见状,凌殇心中一凛,用眼角的余光四下扫视着附近的地面,在这危急时刻,他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完了,这样下去我会死,会被她杀掉,难道这附近就没有什么可以当武器来使用的东西吗?难道我就要稀里糊涂地死在这里了?

  凌殇道:“请你冷静下来,我现在命就在你手上了,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没弄清楚自己是谁,我不想死,我没有骗你,希望你能相信我!”

  叶冰娜双眼死死地瞪着凌殇,使凌殇想回避都没办法,只能与其对视。

  在凌殇的视角里,由于之前一直隔着比较长的距离,再加上夜色、雾气与树枝的遮掩,他完全看不清叶冰娜的模样,他就只能看清两道随着叶冰娜的行走,在她俏脸上不断跃动着的红光。

  现在一眨眼的工夫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变得这么近,他顿时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叶冰娜眼睛的神奇。

  叶冰娜的眼睛虽然很明显是红色,但却又不是那种普通的红色,要更加妖异,也要更加明亮许多,根本无法用普通的言语来形容。

  不仅如此,这妖异的血瞳还仿佛自己拥有着灵性一般,仅仅是被它瞪着,凌殇就已经感觉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它给直接生吞掉一般的威胁,令凌殇一时间紧张到了极点。

  很明显比起来自脖子上的匕首的威胁,与这妖异的血瞳对视所带给凌殇的压迫感要大得多,精神上的高度紧张以至于来自身体上的那些压力都变得没有那么明显了。

  许久,叶冰娜轻叹一声,似乎是感受到了凌殇话语中的诚意,往后退了两步。

  她心情其实非常复杂,居然被外人闯入了家族的禁地,这对于家族来说可是相当严重的事情。最糟糕的是,她完全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在有结界保护的情况下找到这里的。因为在幽之森的两处禁地都是绝对不能让外界察觉到存在的地方,所以一旦发现被什么人入侵,就必须要先将其活捉,再审问出对方知道的一切,最后再杀人灭口,这是家族的规矩。

  凌殇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那股神秘巨力顷刻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刚才被那股巨力压了那么久,身体的控制权突然回到自己这里反而令凌殇感到有些不适应,一屁股就瘫坐在了地上。

  “你愿意相信我了吗?”凌殇抬起头来,试探地问道,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继续扫视着地面,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当武器来使用的东西,心中顿时一沉。

  叶冰娜皱着眉看着凌殇,她无法从凌殇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源力波动,这也就意味着凌殇应该只是一个无法运用源力的普通人,但她无法理解,如果凌殇只是一个普通人,究竟是怎么无视结界进入这个地方的。

  叶冰娜心中暗道:他一定是通过什么方法使得结界暂时失去了作用,在弄明白之前,还不能杀了他。

  “不,无论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既然你已经闯入了我们家族的禁地,我就不可能轻易放过你。”叶冰娜微微一笑,道,“我要先确认你的身份。

  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你应该不明白我有多强吧。

  话先说在前头,我很强,是你所无法理解的那种程度的强大,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你就会死,不想死的话,就乖乖配合,听懂了吗?”

  凌殇连忙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来,道:“听懂了。”

  叶冰娜一双血瞳注视着凌殇,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存在。

  毫无疑问,你不可能是一名普通人,普通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入禁地,我只能认为你是一名源始者,但我却无法从你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源力波动,以我如此强大的精神力,这很不应该,除非你的修为远在我之上,但这种可能性极低。

  假设你是真的失忆了,从你刚才的反应上来看,你似乎连如何运用源始之力进行战斗都忘记了,不然不会毫无反抗地就束手就擒。”

  “你斜挂在背上的那柄剑,我刚才在观察你的时候用精神力试探过,却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不过这也不一定就代表它只是一柄普通的剑,你把它拔出来给我看看。”叶冰娜指了指凌殇背上的长剑,道,“如果说这是一柄很不错的剑的话,我便能更加确信,你在失忆前是一名强大的源始者,而我之所以无法从你身上感受到源力波动或许是因为你的源赋比较特殊吧!

  只要是源始者,就肯定已经在命运殿注册过了,我们只需要之后前往最近的命运殿查看一下你的资料,就能确认你的身份了。”

  凌殇一听,显得有些惊讶,伸手往身后摸去:“诶?我身后原来背着一柄剑的吗?我怎么一点重量都没有感觉到呢。”果然摸到了一柄长剑,但是当凌殇尝试将它拔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

  “我怎么好像拔不出来呢......”在经过几番尝试以后,凌殇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剑彻底拔出来。

  “这也正常,本来将剑挂在身后就是拔不出来的,如果说剑比较短的话可能还轻松一些,但是你的这柄剑应该属于比较长的那种,估计得使用一些特殊的技巧才能拔出来吧。”叶冰娜摇了摇头,无奈地道,“你把它卸下来吧,卸下来应该就能拔出来了。”

  凌殇点了点头,这一次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他成功地将挂在背上的剑鞘卸了下来,平放在双手上握住。

  虽然这剑鞘看起来就沉甸甸地,但是放在凌殇手里,他果然还是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重量。

  这还是凌殇第一次直接看到自己的长剑和剑鞘的模样。

  剑鞘本身好像是铁质的又好像不是,看起来感觉比较普通,不像大多数的剑鞘那样那么华丽,整体的设计显得十分单调。没有多余的装饰,就是单调的灰色,只有在鞘口处有着一圈暗纹,而那露在外面的剑柄,镶嵌着一颗血色的宝石,宝石周边暗纹环绕,那血色宝石是仿佛随时都会真的滴出血来一般的鲜红色,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与叶冰娜的血瞳有几分相似,令两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心灵上的畏惧。

  叶冰娜上下打量着剑鞘,最后目光落在剑鞘鞘口处的那圈暗纹上,似乎对这剑鞘颇感兴趣的样子。

  凝视暗纹片刻后,叶冰娜终于忍不住直接伸手往上面摸去。可就在纤细白嫩的小手触碰到那鞘口上的暗纹的刹那,她的表情瞬间就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血瞳也瞪大了几分。

  她只感到自己体内的源始之力一下全都变得躁动了起来,不受控制地朝着这剑鞘倾泄而出,而这柄剑简直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一般,贪婪地吞噬着叶冰娜的源始之力,仅仅只过了数秒,叶冰娜体内源始之力流失的速度就翻了一倍不止。大量源始之力的流失令叶冰娜苦不堪言。

  这怎么可能?!

  凭我的实力,居然......

  这柄长剑,究竟是......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叶冰娜心中大叫不好,但是此时她的手简直就像是被安装了吸铁石一般地粘在剑鞘上根本无法靠自己移动分毫。

  叶冰娜咬紧牙关,抬头看向凌殇,刚想向他求救,却发现自己现在甚至就连发出声音都做不到了。

  完了......意识正在逐渐变得模糊,叶冰娜感觉自己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当叶冰娜伸手去摸他长剑的剑鞘时,凌殇其实还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因为他无法感受到叶冰娜体内源始之力的变化。但是当他看到叶冰娜抬起头露出的那满是痛苦的俏脸时,他就立即意识到叶冰娜似乎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虽然凌殇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根据变故时间来推断,他还是判断出了应该是这剑鞘的缘故。

  可能就是因为叶冰娜碰到了自己长剑的剑鞘,然后因为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原因,所以她才会变得这么痛苦。

  “是因为这剑鞘吗?为什么不把手挪开?难道是动不了?”凌殇担心地问道,他需要叶冰娜给一些回应以确认他的猜测。

  听到此言,叶冰娜勉强打起了几分精神,可是她身体的控制权现在已经不在她手上了,即便她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回应凌殇,最终也只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而已。

  但对于凌殇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果然问题就出在剑鞘上,也就是说,只要我能够让叶冰娜的手离开这剑鞘的话......

  想到这里,凌殇犹豫了片刻,因为他很清楚现在这个情况是一个可以让自己顺利脱身的好机会。他完全可以抛弃这柄来历不明的长剑,然后掉头就跑。

  凌殇没有再过多犹豫,当机立断,直接松开了原本握着剑鞘的双手,剑鞘便朝着地面落去,叶冰娜也被带着朝凌殇的方向倒了过来。

  凌殇看准时机,双手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往自己这边倒了过来的叶冰娜的肩膀推去......

  由于这突发情况,剑鞘在一刹那间居然失去了对叶冰娜的控制。叶冰娜的反应也是非常迅速,瞬间夺回了自己体内源始之力的控制权,并全力以赴地运转起了体内残留的全部源始之力,总算是将自己的手从那神奇的剑鞘上挣脱了出来!

  “砰!”剑鞘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由于自身的重量,竟然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坑来。

  叶冰娜也是因为一时的脱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这样仆倒在凌殇身上,好在自己稳住了身体。

  “得救了......”叶冰娜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口也是一阵轻微地起伏。

  凌殇担心地道:“你还好吧?我刚才可什么都没做,你怎么突然就一副要死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冰娜用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心有余悸地道:“我刚才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柄神奇的长剑,似乎除了你之外,其他人一旦碰触,都会像我刚才那样被它吸干全部的源力,变成它的养分。”

  叶冰娜停顿了一下,随即抬头看向凌殇,认真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凌殇不假思索地道:“你刚才的状态很明显非常糟糕,如果我不救你的话,你很可能会死。

  而无论如何我闯入了你们家族的禁地是事实,你其实也只是在按照规矩行事。

  如果我选择对你见死不救的话,这片区域是你们家族所管理的禁地,指不定还有其他强者存在,而你好像实力很强,在家族里应该有些地位,你一旦出事了,我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如果你死了,你们家族一定会将我认定为入侵禁地并将你杀害的敌人,而我百口莫辩。

  所以我不能让你死在这里,我必须得救你。

  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了么?

  我是真的失忆了,我对你没有敌意,并不是什么入侵禁地的敌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叶冰娜停顿了一下,她逐渐开始相信凌殇是真的失忆了,因为刚才的意外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凌殇提前设计好的阴谋,不然凌殇根本不会救她。

  想到这里,叶冰娜的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对凌殇的敌意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叶冰娜咬了咬嘴唇,低下头,那血瞳也被一头秀发所遮住,使得凌殇完全看不到叶冰娜此时的眼神与脸色,她低声道:“谢......谢谢......”

  用力一甩头,漆黑如墨的马尾在月色下飞舞,叶冰娜再次露出了一副充满自信的表情:“不过你还是要清楚自己的立场,即便你救了我一次,我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你。”

  果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凌殇苦笑着点了点头,道:“那请你按照你之前所说的那样,带我离开这片森林,到那个叫做命运殿的地方吧,这样,就能确认我的身份了吧?”

  “嗯。”叶冰娜微微颔首,道。

  听见叶冰娜肯定的答复,凌殇心中松了口气,他当然猜得到叶冰娜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这才是他真正的打算,毕竟就算他成功逃出生天,他也不知道该逃去哪儿,他一个人晕头转向地肯定是走不出这片森林的,更何况这柄来历不明的长剑是他手里唯一的武器,在失去了这件武器的情况下,他想要逃出这片森林便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既然他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必须得救下叶冰娜,然后,就算叶冰娜不会就这么放过他,至少也会按照她之前所说的那样,带他到那个叫做命运殿的地方。 

  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确认自己的身份,还能顺利离开森林。 

  “其实按理来说,能够得到如此强大的源器的认可,再加上你在无意识间就在不触动结界的情况下进入了我们家族的禁地,这一切都说明了你失忆前的实力应该是非常强的。”叶冰娜犹豫了一下,道,“我很难直接判断你的实力,但我感觉你应该至少也是一位灵源始者,甚至还可能更高。

  这样一来就好办了,我们接下来只需要前往命运殿就能够确认你的身份了。

  你既然失忆前也是一位源始者,那么应该也是有在命运殿注册过的。”

  “对了,我其实早就忍不住想问了,你一直在提的什么源始者、灵源始者,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凌殇疑惑地问道。

  听到此言,叶冰娜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莞尔一笑:“也是啊,对于失忆了的你来说,有这种疑惑也是应该的。估计你之前一直都是一头雾水的吧,我早就应该想到这点的才对。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比较好呢......”

  “就从最最根本的开始说吧,源始之神,在传说中创造了我们这个世界的神,被认为是万能的造物主。

  源始这个词呢,源是起源、根源的意思,始则是最初、起始的意思,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源始。

  虽然在传说中源始之神在创造完了世间的一切之后,就不知为何永远消失了,但这属于源始之神的力量却存留了下来,也就是源始之力。

  一般来说,大部分人都是习惯性将源始之力简称为源力,将源始之神简称为源神,或者是源始神。

  虽说源始之力无处不在,但是能够真正运用源始之力的人类却是极少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拥有才能的人,就被称之为源始者。”叶冰娜道。

  “源始之力它本身呢,其实是一种没有任何属性的,只是纯粹具有创造性的能量,但当这源力由人类来掌控时,就会因个体差异,无一例外地都被转生成了各种各样的类型或是具备各种各样的属性。”叶冰娜苦笑道,“这个过程就被称之为源力转生,而最终得到的结果就被称之为源赋,源赋同时包含了运用源力的天赋与被源神所赋予的恩赐这两个意思。

  通常来讲,属性类型的源赋都是比较强的,比如说火属性源赋,就是源始者可以自由召唤并且驱使火焰,破坏力十足,非常霸道,这就是一个非常强的源赋。

  不同的源赋拥有不同的威力和作用,所以拥有一个强大的源赋对于我们源始者来说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拥有顶级源赋的源始者的战斗力自然是要比普通源赋的源始者强上许多,而且修炼速度也会比普通源赋的源始者快得多。

  我们源始者根据在源力上的强弱又被划分为了四个阶级,第一阶级就是源始者、第二阶级是灵源始者、第三阶级是星源始者、第四阶级就是最为强大的圣源始者。

  其中,灵源始者可以被简称为灵源者,星源始者就可以被简称为星源者,而圣源始者则可以被简称为圣源者。

  每个阶级之间又被划分为了九个等级,在刚步入一个新的阶级时自然就是一级,最高就是九级。

  只要能够成功源力转生得到属于自己的源赋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级源始者了。

  高阶源始者的战斗力都非常恐怖,如果能够达到最强的圣源始者这个级别,就会拥有能够匹敌一支军队的实力了。”

  凌殇若有所思。

  叶冰娜好奇地道:“我不会再碰你的剑了,你快点自己把剑拔出来让我看看这长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吧。”

  随着叶冰娜正逐步相信并接受凌殇是真的失忆了的这一事实,她就越来越对凌殇失忆前的身份与真实实力感到好奇。

  为什么他会被那些符号的气息所吸引?

  为什么他可以无视结界进入禁地之中?

  以及这柄神奇的长剑究竟是一柄怎样的剑,拥有怎样的威力?

  归根结蒂,他究竟为什么会失忆?

  随着凌殇身上更多的谜团的出现,叶冰娜的好奇心也在不断加重。

  凌殇弯下腰将摔在地上的剑鞘重新捡了起来,他惊讶地发现明明刚才已经整个砸进地面里了,可是这剑鞘上却并没有沾上任何一点的灰尘。而叶冰娜很明显也发现了这一点,虽然她依然对这长剑感到十分好奇,但是眼神中明显多了几分惧怕。

  凌殇直接将整柄剑都拔了出来,虽然无论是剑鞘还是长剑都很长而且很沉,但是因为在凌殇手上时完全没有重量,所以凌殇可以毫无压力地同时拿着它们,将长剑叠放在剑鞘上面,和刚才一样平放在双手上同时握住。

  当长剑的全貌展现出来时,无论是凌殇还是叶冰娜都忍不住在心中大为惊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