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邪神的复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燃烧

邪神的复苏 零枫非 3566 2006.10.01 09:56

    “靠,你吖的有本事就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这样算个鸟啊?”亚七狂翻白眼,对于这个先知的实力他一点也不了解。

  “我是无能的,总行了吧?”先知嘿嘿的淫笑道。

  “我诚心诚意的问侯你全家十八代女性。”先知不买帐,亚七只好口头来惹怒他,但效果却不怎么样。

  “小子,不用骂我,没用的。”先知指着地上的冷薇儿道:“这个小妞是你伙伴吧?不然你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

  亚七气哼哼的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难道是你就放了他?不是你也放了他?”

  “看不出来你小子的嘴挺伶俐的,要不要我帮你开大点?”先知一边用魔法治疗自己背上的伤一边说道。

  “老子我一向都是牙尖嘴俐的了,至于帮我开大点嘴?免了吧。”亚七在拖延时间,只要先知的伤迟一分好,那他和冷薇儿的活命机会就大一点。

  “唉,这世界好人真难做啊,你的嘴小吃饭也不快,本来是想帮你开大点的,但你不要就好了。”先知背上的伤好了,他走到冷薇儿身边,道:“你小子就慢慢的在这里哼受一下寒风吧,我和这小姑娘玩会先。玩完她轮到你了。”

  亚七的心一沉,急道:“你敢碰他一条头发老子将杀光你全家。”

  “哈哈……”先知笑道:“我从小就是个孤儿,你去杀吧。如果你能找到我的家人我倒是要多谢你!”先知抱起冷薇儿淫笑道:“我的小心肝,我会好好呵护你的……哈哈……”

  亚七的目光似火……

  “快,攻击。”李胜的身影在七腿蜈蚣中快速的游动着,护身的斗气和魔法的光芒在黑暗中一闪一灭的,显得很是诡异。

  听到团长的命令,六名佣兵手下抡起手上的剑跳进蜈蚣中,与它缠斗在一起。几种颜色各异的剑气中黄色沙子在不停的飞舞着,跳着它们最妖艳的舞姿。

  李胜的身影一进一退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将早已准备好的能量波在转身的瞬间向蜈蚣打去。

  六名佣兵都是极其聪明的人,看到李胜打出能量波,身子都一闪,在黑暗中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蜈蚣七米长的身子向着远方倒射出去,在倒射出去时,嘴里喷出了一团火红色的东西。

  “闪。”李胜的声音刚落,便听到一声惨叫。

  迟了一步。

  一名佣兵退得慢,被蜈蚣所喷出来的东西打中,正捂着面在地上翻滚,发出凄厉的惨叫。

  李胜的脸顿时青了起来,魁梧的身影正如流星之势向蜈蚣射去。

  “斥”

  能量剑拔出的时侯一般是没有响声的,但能量剑注入的能量越大,能量剑也就越大,在急速中遇上萧凌的风也就发出了响声,由此可见李胜的愤怒程度有多高了。

  还是倒飞的蜈蚣看见敌人追上来,两只灯笼大的眼不但没有半丝恐惧,反而显得更加的高兴。

  李胜快速的身影在空中迅速的调整了一下位置后,能量剑向着蜈蚣的头劈了下去。

  “铛”能量剑砍上蜈蚣的时侯,发出了一团火花,伴随着火花的是一声清脆的硬铁对硬铁的声音。

  “噗……”李胜没有半点犹豫,最后的一击也失败了,他心系手下的情况。无心恋战,在瞬间发出了一连串飞毛腿踢向蜈蚣。

  “沙”蜈蚣终于远远的摔在了沙子上,但它一翻身摇了摇那奇无比的头,望了李胜等人一眼,迅速的没入了沙里。

  李胜一跃来到几名佣兵的身边,抱起那名受伤的佣兵说道:“走,七腿蜈蚣会钻沙,出去再说。”说完身影首先冲了出去,五名没受伤的佣兵跟着。

  “靠,真够毒的了。”从来不说粗话的李胜此时看到受伤的佣兵时也忍不住骂道。

  那名被蜈蚣喷出的毒液打中的佣兵,身子已经腐烂了一半,而且在不断的缦廷着。

  李胜迅速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桶水,看着受伤佣兵痛苦的表情,咬了咬牙,猛然向他身上倒去。

  “啊……”惨烈的痛叫久久的回响在空旷的沙漠里,黑暗中几位汉子的眼泪就如珍珠一样滴落到沙上,发出令人心碎的“嗒嗒”声!

  冰克帝国西南部的情况比这里激烈多了,八个佣兵对着九头蛇都是视死如归的眼神,能量也提高到了极点,希望作最后的一搏。

  自从昨天何勇受了重伤,他们的心里在不停的自责着、内疚着,他们多么希望受伤的是自己,而不是团长和出生入死的兄弟。

  今天一大早,他们给何勇施了一个治疗魔法后提着武器再战九头蛇。这一战誓必要杀了九头蛇,不光为了“芸角果”更是为了给何勇报仇。

  九头蛇的九个头在不停的吞吐着红信,一团团的白色气体从嘴里不断喷射出来,以其麻痹敌人。

  八兵佣兵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杀死九头蛇,所以在战斗中也是正面的攻击九头蛇,对它的白色气体避也不避。

  “啪”一名佣兵硬生生的用身体接了九头蛇的一尾后,身形向左一转能量剑丝毫不差的砍在了蛇尾上。

  “哦”一声,一截断尾飞在了一名佣兵的面上,鲜红的血喷了那名佣兵一面。那名佣兵用一只手擦开面上的色,但发觉越擦面上越痛,最后连眼也开始模糊起来,血流得更多。

  “啊”那名佣兵双手捂着面跌倒地上打滚着,喊声犹如鬼嚎一般,听着令人不寒而粟。

  “迈州受伤了,我们先退下帮他治疗。”一名佣兵一边连续发出了十几个能量波攻向九头蛇,一边声厮力竭的喊道。

  在能量波的掩护下,六名佣兵不失时机的抽身退出,来到受伤的那名佣兵面前。一名佣兵手脚颤抖的先是连续施了几个治疗魔法给他,但对方一点动静也没有。

  一名佣兵将迈州翻转身来,下一刻,几个视性命如瓦砾的佣兵哀嚎了起来,他们的声音是那么的悲壮。

  受伤的那名佣兵的面部已经烂了一半,五官化为了一滩血水,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混合在一起从骨头中流出来。

  “啊……”无限悲痛的声音回响在树林里,震得树上的鸟和动物大群大群的扑出去。

  “老子跟你拼了……啊……燃烧吧……生命之火……”

  冷冷的气息从夜枫的身上透了出来,无限的向着远方扩散着。“啪”众人脚下的冰层就像一块镜子裂了开来,,慢慢以夜枫为中心的向四周扩大着。

  夜枫的眼里闪着紫色的光,冰冷的脸上比往日看上去更可怕三分。“你们在这里等我,记住我的话,不要再吵架,不要再乱走。”夜枫的说话就如一根冰针深深的穿透了每一个人的心,令她们的脸瞬间变成死灰。

  先知大声淫笑着,把手伸向了冷薇儿的腰带,但就在接触到腰带时他的眉心突然剧烈的跳了跳。

  先知感到一阵巨大可怕的压力向自己压来,他喊道:“是哪位朋友?何不出来见一下?”

  夜枫的身影慢慢在屋子里浮现出来,毫无表情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阴森。

  比冰还要上一百倍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先知,但你无法算出你今天死在我的手里。”

  先知冻得打了个冷战,提高了声音问道:“你是谁?”

  夜枫一字一顿道:“我-是-来-要-你-命-的-人”

  心已死的冷薇儿听到夜枫的冰冷的声音,兀的睁开眼,她以为是幻觉,多睁了几次眼,当看清确实是夜枫时,泪水再也忍不住狂蹦出来。

  “哦,那即是说你是为了这小妞儿来的了?”先知感到眼前的这位男子身上有着很恐怖的力量,开始妥协了。

  夜枫冷冷的望着先知不答。

  “这样吧,我把她让给你吧?我还没动过她。”先知被夜枫看得一阵没由来的心慌,打算脚底抹油了。

  夜枫仍是冷冷的望着先知没有说话。

  先知越来越感到害怕,刚才在说这两句话的期间,他已经动用了全部能量来攻击眼子的这们年轻男子,但对方纹丝不动,自己的能量就像石头抛进了大海一样。

  “啪”就在先知准备动脚逃走的瞬间,夜枫用能量将他重重的扫在了墙上。

  先知惊恐的望着夜枫道:“你会心灵察觉?那不是只有先知才有的能力吗?你怎么也会?”

  “我是神!”

  先知的脑袋“嗡”一声炸开了。

  “你是……神……神……”

  夜枫燃烧着紫火的双目凝视着先知,先知慢慢的从墙上向着夜枫飞过来,先知的面上恐慌到了极点。”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夜枫对先知露出了一个微笑。

  “啊……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先知在无力的挣扎着,体内的血液就像沸腾的开水,到处乱窜。

  夜枫不想听到他如猪一般的叫声,封住了他的嘴。先知的同孔渐渐的放大,面上不停的抽搐着。

  夜枫的手虚空的对着先知抓了抓,“嗤”一根流着血冒着白烟的白骨从先知的胸中飞到夜枫的面前。

  夜枫的眼闪过一丝闪光,把浮在眼前的那根白骨点着,一会后白骨溶入到紫火中。夜枫拿起那朵紫火凑上前,道:“我说过你不会死的,这是你的肋骨,被我诅咒过的,你慢慢在这里享受你自己带给你的痛苦吧,我想一百年后如果你不死,那你也是大魔导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