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邪神的复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疯子(二)

邪神的复苏 零枫非 2912 2006.10.23 21:39

    夜枫背负着双手一动不动的任能量朝自己逼来,疯子看出大惑不解,想道:“疯子真的不怕死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轰”疯子虽然是这样想,但能量增多三成袭向夜枫。夜枫仍然冷着面,背负着双手一副高傲的神态。

  “疯子,你疯了,还不避开?”疯子实在想不明白夜枫在想什么,虽然自己很想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但伤人就不是他的本意了,至少他的女儿烈焰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砰”充满毁灭性的能量在接触到夜枫的身体那一刻在封闭的空间里炸开了,巨大的撞上结界,爆发出犹如烟花一样美丽多变的五彩十色来,久久也不曾消散,一时之间看上去,整个空间就像一个梦幻光球,光彩夺目!

  已经穿好衣服的烈焰小小的吃了一惊,她不明白为什么昨晚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的夜枫闪也不闪,避也不避,不过她觉得很奇怪,夜枫的气息自始至终保持着平和,既没有一点燥狂,也没有一点挤乱的境像。

  疯子看到能量爆破后,心里大喊后悔,暗骂自己不应该一上场就用上八成能量的。他挠了挠了乱糟糟的头发,身影一闪向对面还在爆炸的能量中飞去。

  飞进能量中心的疯子看到夜枫不是一动不动的飘浮着,他一把拽着夜枫就要往外跑,一边大声骂道:“你小子,竟然比我疯子还要疯,真是拿你没办法。”

  疯子的身影一闪,拉着夜枫走了出来,还想开口说两句的,突然夜枫充满笑意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老疯子,被人骗的感觉怎么样?还可以吧?”

  烈焰和疯子听到夜枫的声音都吓了一跳,疯子看着自己手上拉的着夜枫,仰头望着自己头顶,还有一个夜枫在上面说话。

  疯子惊叫道:“疯子,怎么会有两个你啊?”疯子拉起在身边夜枫的那一只手,满脸惊讶道:“这个不是你了?”

  疯子身边的那个夜枫使劲的敲了两下疯子的脑袋,开口道:“这个怎么不是我了?你说呀?”

  烈焰看到这样的情形早已张大了嘴,显得很是可爱,她实在找不出怎么会有两个夜枫。夜枫的实力她太清楚了,以前大家还是神使的时侯就经常在一起彻磋和比试,现在他的这种实力则是远远的超过了当时的他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但是烈焰就连她的父亲疯子也想不明白,他和夜枫本来就是在伯仲之间,准确点来说应该疯子比夜枫高上那么一点点,仅此一点点而已,但现在一下出现了两个夜枫,他活了上万年的脑子也不是很好用了。

  突然被疯子拉着的那个夜枫只见紫影一闪,已经来到了漂浮空中的夜枫跟前,两个夜枫同时微微一笑,两个合为一体,竟又是一个人了。

  疯子和烈焰看得眼都瞪大了,疯子跳高一把捉住夜枫的脚,将夜枫给拉了下来,开心的问道:“疯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又怎么会突然出现两个你的?快给我说说,不然我这一辈子都懒定你了。”

  夜枫平稳的站到了地上,道:“你又不是你的女儿,再说你身上也少了个洞,你懒定我干嘛?你这么老了难道还想吃奶不成?”

  烈焰“扑嗤”一声掩着鲜红的小嘴笑了起来,同时娇脸上也红红的,眼中满是柔情的看着夜枫。

  疯子被夜枫说得心动了,搓着手掌急道:“疯子,你快说出来啊,要是你说了出来,我宁愿变成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服侍你。”

  “咯咯……”这次烈焰听了他父亲的话,更是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曲线分明的娇躯一阵颤动,顿时一种媚意充斥着整所屋子。

  夜枫看了一眼疯子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最后才开口道:“行,我不但可以说出来,而且还可以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知你能否做到。”

  疯子的行为虽然有些疯,但他可是精明的很,“疯子的条件是什么?你说说看,只要是疯子我力所能及的地方,绝不推托。”

  夜枫平静而严肃的道:“我知道你老的身份是什么,但如果我想在神族实在一次大屠杀,我希望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看不到就算了,至于始神哪三个老头哪里我会跟他解释,绝对不会拖累你。”

  烈焰再次惊讶得张大了小嘴,她怔怔的看着夜枫,但转而一想她又释然了,她唉了口气,暗道:“得夫如此,妻复何求?如果我是心儿,就是为枫死上百次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疯子听了夜枫的话一怔之后,以前所未有的严肃面容道:“小疯,你这不是在为难我这个老疯子吗?虽然我知道肖生做的事的确是过分了点,但杀神这样的事我不可能做到睁只眼。”

  听了疯子的话夜枫的气势瞬间转冷,冷冷道:“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我师傅华女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但她做错了什么事?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我师傅得到的是什么?我得到的又是什么?这一切你都知道吗?”

  烈焰不想绕缠在他们之间,悄悄的出去了。夜枫见疯子没有说话,继续道:“难道肖生的那个狗杂种的命就重要,我们的命就不重要了?你明白被家人追杀了几百年的感觉是如何的吗?这一切都是谁惹起的?”

  “或许这就是上位者的权力,当初都是怪你司南家族太在乎那个神族族长之位了,不然你今天或许会有另一个结局,不过这不是我管的……”疯子越说越小声,最后差不多是唇语,但夜枫正直视着他,知道他想要说什么,道:“这不是你管辖的范围,不过这你的责任。”

  疯子嘟起嘴,像个小孩子做错事一样,搓着衣角道:“小疯,我都说了,这就是权力的作用。”

  夜枫望着疯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现在你女儿已经同我一条船了,这个中的利害我想你也很清楚。别忘了,这么多年来你问你是否对得住自己良心?你这个做父亲是否尽到了责任,你为了追求力量,你不惜把焰儿丢到第六空间里去,你的心就真的一点内疚也没有?现在我怕焰儿对你越好,你这个做父亲的心就更加不安吧?”

  夜枫的话字字都刻在疯子的心里,但仍是一脸的坚决,摇了摇大大的头道:“小疯,你就不要为难我老人家了,最多我不要你说出来嘛,求求你别再说了。”

  夜枫看着疯子苦闷的脸,嘴角微微一勾,一抹邪邪的笑容升了起来,叹了口气道:“唉,不要我说出来,我怕你一万年也会睡不着。好了,看在焰儿的面上,我说出来吧。”

  疯子丝毫没有察觉到刚才夜枫脸上的神色,舒展笑容道:“真的?那快快说哦。”

  夜枫无奈的摇了摇头,凑近夜枫疯子的耳边说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直听得疯子差点激动到给夜枫跪下了。

  夜枫一说完,疯子就在原地练了起来,一个时辰不到,疯子也已经可以做到像先前夜枫一样了。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拉着夜枫给夜枫道谢。

  夜枫邪笑道:“要教你分身法之前,我忘记了一句话没有说。”

  夜枫的这句话令疯子感到混身的不舒服,不过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表楚,隐隐感到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他傻傻的问道:“小疯,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快说出来吧。”

  夜枫一字一顿道:“其实这是六千年前我从三个老头哪里偷出来的,只不过最近我才从家里找出来。”

  突然疯子不再疯子,全身充斥着可以毁灭十个西楚大陆的能量狂吼了一声,:“小疯子,我疯子这一辈子都跟你没完没了。”

  夜枫邪恶的大笑着,瞬移了出去,抱起在一旁的烈焰飘浮出了屋子,大声道:“疯子,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线的蚂蚱,你自己执生(看着办)吧!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