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魔法之王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三十二章 水之幽鬼

魔法之王座 扎姆卡特 5779 2021.12.02 08:30

  魔界。

  无垠的黑暗中,银灰色的人工天体缓缓飘浮。形状像个半开的椭圆形粉盒,由五百根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斜拉式粗索支撑的天顶就像真正的镜子般光滑,只是倒映的不是底部的景致,而是可以以假乱真的蓝天白云。天顶之外,还有个像是倒立的碗盖一样的金属罩子,与底座正好合成一个完美的圆。

  纵径一百二十公里,横径六十公里的底座上,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都市,有未来科技风格。建筑物之间环绕着宛如光缆的通路,少数车子滑行似的在里头飞快穿梭。底部平整的大道上,有着马的身体、鹿的头、蜥蜴尾巴的四足兽拉着马车来来去去;两旁,是五花八门的商店和住宅,步行的人们不时走进去拿几样东西出来,将一张卡片模样的物事在门口的金属箱子前晃一下,悠然离去。

  越靠外围,高楼越少,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增多的自然景致。这里的房子都是花园别墅,居住着所谓的高等魔族,其中,最大、最华丽的一幢属于水之幽鬼菲亚斯·迪卢。

  一个看来二十上下的女性走在平滑光亮得可以拿来照镜子的长廊上,浓眉大眼,五官粗犷,穿着化纤材料的服饰。

  长廊的尽头是两扇紧闭的合金大门,不等女性伸手去推,门就自动敞开,里面的家具都是魔界最珍贵的原木,镂刻繁复的花纹,极为华丽。摆设有不同世界的特征,有从艾斯嘉抢劫来的武器、魔具和饰品,也有地球的屏风、JDZ瓷器和纯金天使像等等。

  “哟,卡蒂丝。”

  招呼的是个看似二十来岁,斜倚在沙发上的年轻男子,有一双蓝宝石般的丹凤眼,五官精美,身穿松垮垮的T恤和露膝皮裤,伴随大量的花俏首饰,周围环绕着智能终端、各种零食和玩具。

  “你叫我来干嘛?”地之幽鬼坐在大得不可思议的沙发的另一端,抢了一包零食就吃。

  水之幽鬼也不在意,嘿嘿一笑,神色得意:“我是找你炫耀的,前段时间我也去过艾斯嘉了。”

  “什么!”卡蒂丝惊讶,“你怎么去的?次元通道被那个该死的男人封住了啊!”她神色愤愤。那个人类口中的圣贤者……

  “科学院的两个老家伙不是发明了一个空间包,给维烈随身携带,虽然影响范围很小,但我想着钻空子很久了,用维烈收藏的一个空间移动道具,定位地点恰巧还很远,是掉到一个沼泽边上的城市吧,我把那个城里的人抽了一半血出来,过瘾极了,听他们的哀嚎声。最妙的是,我的异能好像不小心挖出了沼泽地里一个奇怪的法阵,后来还有一群亡灵冒出来,攻陷了那座城,所以没人发现是我干的,哈哈!”菲亚斯没说自己被亡灵吓到,偷偷溜了回来。

  不过他死心不息,还是打算再去那附近看看。虽然因为这种临时虫洞时效很短,通常只有一到两天,他必须很快回来魔界。

  “幸运的家伙!”卡蒂丝啐舌,根本无所谓对方做出的是如何骇人听闻的事,只有满腔羡慕,“不想我跟维烈告状,就给我好处,让我也去。”

  “你有本事你自己去啊。”菲亚斯打了个寒颤:“而且,你敢跟现在的维烈多说话?就算他把血龙王封住了,影响还是有啊,那头疯龙!要不是他,我们早就威逼那两个老家伙再把次元通道凿开,反正维烈从来拦不住我们,也不生气我们玩杀人游戏,如今只好再等一等。”

  他目光远望,仿佛看到了曾经怀念的血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回到那个世界,尽情杀戮一番呢?”

  ******

  当杨阳一行人到达北城的边境都市以诺时,样子只能用狼狈不堪来形容。

  离开了几近全毁的锡维拉后,冒险小队先回湿地取回行李,再向西进发。因为马被吃掉了,只能徒步,加上沼泽地特别难走,到达目的地时,每个人都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比难民还像难民,因此守门士兵差点把他们带到收容所去,旅馆老板也用怀疑的眼光扫瞄他们,要求先交出住宿费才让进门。

  用丢的把钱给势利眼老板,五人不约而同地直奔浴室。跑到一半,红发少女想起一件事,连忙揪住棕发青年的辫子,“等等——老板,附近有没有服装店?”

  “对了!肖恩没有换洗的衣服!”杨阳三人这才注意到。老板想了想,答道:“没有,最近的一家离这里也有两条街,不过我可以……”

  “那就算了,待会儿我们自己去买。”希莉丝打断,不让对方有敲诈的机会,她松开拽住青年长辫的右手,改为搭住他的肩膀,笑道,“暂且将就着穿一下,等吃好饭,我们一起去逛市集,帮你买几套衣服回来。”

  “呃,好。”肖恩摸摸被抓痛的头皮,很是感动。瞧见这一幕,杨阳若有所思:难道希莉丝……

  “哇!水耶!是真的热水!”

  男澡堂里,肖恩小心翼翼地把食指伸进木桶里,感受从指尖传来的温热触感,险些流下泪水,“呜呜~~~好幸福。”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耶拉姆一脸受不了地道。

  “当然了!在镜子里的时候,除了吃饭,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洗澡了!”肖恩快手快脚地褪下衣物,耶拉姆愣了愣:“你……”

  “嗯?”肖恩已爬进桶里,正准备解开辫子。

  “没什么。”刚才瞥眼间,褐发少年看到同伴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本想问他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临时改变主意咽了回去。

  因为即使问了,他也回答不出吧。

  果然,不一会儿,肖恩就叫起来:“啊!是谁在我身上刻的这么多疤!?”

  棕发青年比三个少女还晚出来,一方面是太过兴奋,另一方面是为了烘干洗干净的长衣。

  大厅里人很多,都在谈论三天前发生在沼泽都市锡维拉的超级惨剧。考虑到光是焚化尸体会留下痕迹,给今后的旅行造成不便,肖恩就把那里的地基破坏,伪装成自然灾害的模样。因此,冒险小队从锡维拉的方向走进以诺,才没遭到盘问。

  现在已经过了用餐时间,所以除了杨阳一行,大厅里没有人点餐。老板咕咕哝哝地拿着菜单过来,被希莉丝两枚银币一砸,立即换上笑脸,点头哈腰地离去。

  经过一番梳洗,五人都恢复了本来面目,但是疲劳却没办法洗去。喝红茶时,杨阳有好几次把茶洒出杯子。坐在她旁边的昭霆不住点头,随时有可能睡着,全是因为记挂美食,才竭力撑住几欲合上的眼皮。耶拉姆和希莉丝还好,只是一脸疲惫。肖恩更是连一点疲色也没有,精神奕奕地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棕色长发,问道:“明天就要去那个西城了吗?”

  “啊,没错。”杨阳揉揉眼,强打精神,“原计划是如此,不过我个人希望后天再出发。”

  “那就后天出发吧。”耶拉姆瞥了眼将脑门撞上桌面的棕发少女,下达特赦。

  希莉丝一霎不霎地盯着棕发青年,关怀地确认:“肖恩,你真的不觉得难受吗?”

  “嗯?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因为不能飘了,以前我想飘到哪儿就飘到哪儿,现在只能用两条腿走路。”

  杨阳花了番心力将杯子对准嘴巴,啜了一口,有气无力地道:“话虽如此,我待会儿还是帮你查下书,这情形太奇怪了,不搞懂,实在是不能放心……”越说越含糊。

  “你先睡一觉再说吧!”肖恩和耶拉姆异口同声。

  昭霆已经干脆地趴在桌上,呼呼睡去。但余人毫不怀疑只要闻到食物的味道,她就会立刻清醒。

  杨阳放下杯子,用力拍打双颊驱散睡意,正色道:“肖恩,那天冥王说你不必恢复记忆,但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肖恩犹豫良久,在长久的心情下坦诚,“我不想。”

  众人面面相觑,对这个答案不意外。杨阳左右为难,叹道:“你如果实在不想回忆,就保持现状吧,反正你已经想起一些,我对维烈也好交待了。”

  “我赞成阳的意见。”希莉丝用坚定的口吻道。在白银之谷,看见银龙王流泪时,她就意识到肖恩的过去绝对不幸福,甚至是痛彻心肺的,那又何必去想?快快乐乐、简简单单地生活不好吗?耶拉姆也颔首表示赞同。

  肖恩摇了摇头:“我是不想回忆生前的事,可是我答应了埃洛尔长老,就一定要做到。”

  “这个,话是这么说……”杨阳心下不忍,正想再劝两句,服务生端着托盘走近,几乎在同时,昭霆挺直背脊,原本困顿的双眼射出炯炯神光,盯着香气四溢的饭菜。肖恩也迫不及待地拿好餐具,摆出要大快朵颐的架势。见状,杨阳三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然而,直到杨阳喝完红茶,昭霆歼掉一半饭菜,肖恩还是没动筷,呆呆瞪着满桌美味佳肴,好像在想什么。希莉丝奇道:“你怎么不吃?”

  “我……没有食欲。”

  “啊!?”伙伴们愣住。肖恩大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很想吃,却又不想吃!”杨阳想起来:“对了,肖恩,你现在是灵魂啊,虽然莫名其妙拥有了实体,也不是血肉之躯。”

  “肖恩·普多尔卡雷?”

  这是个美丽的声音,听不出男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只见一个全身披着斗篷的人站在桌旁。乍一看,杨阳等人还以为是冥王大驾光临,仔细看才发现对方的袍子是深蓝色的,印着奇怪的纹路。杨阳一看就知道不是魔法袍,只是装饰。他缓缓抬手,拉下兜帽。

  刹那间,人人目眩神迷,为来者精致的容颜,也为他十根修长白皙的手指上闪烁生辉的戒指。

  “我们见过吗?”肖恩冲口道。

  男性客人们有志一同地朝这个认识美女的家伙投以愤怒的目光。

  果然,“美女”微微一笑:“见过一次。”

  四个少年少女怀疑地扫瞄他,有冥王的前例,他们已经知道让肖恩似曾相识的“人”来历都不简单,何况他还一语道破肖恩的名字。

  棕发青年也一脸疑惑。菲亚斯毫不客气地坐下,仿佛嫌店里气闷,解开立领的扣子,看得一干男客直吞口水,随即瞪大眼:“咦!”

  那纤细粉嫩的皓颈中央,分明有一块凸起。

  是男的啊……冒险小队确定了不速之客性别的同时,清楚听见一室玻璃心碎裂的声音。

  “你是谁啊?”对菲亚斯厚脸皮的举止看不顺眼,昭霆不悦道,“那边还有几个空位,干嘛不去坐,非要和我们挤一桌?”

  “因为我好奇。”

  “好奇?”

  “嗯。”菲亚斯浅浅一笑,手指肖恩,“他。”笑靥妍丽,还没从打击中恢复的老板和客人顿时做出捧心的动作,连杨阳五人也看傻了眼。

  杨阳对美男子的兴趣远没有美女子大,很快回过神,问道:“请问阁下是?”

  “我是菲亚斯。”水之幽鬼笑眯眯地亮出身份,进一步提供了线索,“你们认识维烈吧。”

  这年头高等魔族都能在外面随便走了吗?杨阳和同伴们面面相觑,昭霆和希莉丝立刻毫无障碍地和菲亚斯套起近乎来,幸好杨阳基于谨慎和隐藏穿越者身份的习惯,一直布下了隔音结界,不然被圣贤者封印的魔族现世的重磅消息传扬开来,恐怕会引起恐慌。

  话说回来,为什么魔族都能从魔界来到艾斯嘉了,难道传说是假的吗?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希莉丝也对此有疑虑。

  “不,我还有个同伴。”菲亚斯打了个响指,“波比,出来和这几位见个面。”

  话音刚落,一只奇怪的生物出现在半空中,外形像一条鲤鱼,背上却长着四片透明的薄翅,蓝色的鳞片就像真正的蓝钻般晶莹剔透,长度大约和婴儿的手臂差不多。小魔兽一边扇动翅膀,一边发出“波比波比”的声音。

  “呀~~~好可爱!”昭霆和希莉丝两眼放光,抢着将“飞鱼”搂进怀里。肖恩也用垂涎的眼光盯着波比,看起来很想抱一抱。耶拉姆悄声问杨阳:“这是魔兽?”杨阳困惑地道:“大概,没见过的种类。”

  和昆姆一样,这不是艾斯嘉出现过的魔兽。维烈曾说,魔兽是上级魔族的仆人或食物,大概这条鱼是前者。

  其他客人也朝波比投以好奇的目光,将菲亚斯的身份定义为召唤士。

  “你是水之幽鬼吧,为什么叫这个名头?”昭霆兴致勃勃地问道。

  “因为我有控水的能力啊,”菲亚斯得意洋洋地炫耀,带着一丝吓唬的意思道,“比如我可以让你全身的血液标出来,在空中打十七八个蝴蝶结。”

  杨阳脑中闪过锡维拉的话语:「……我们感到封印解开时,这里的市民就死了,不知为何,失去了身体里的血液。」

  应该不会吧,维烈的朋友,当然也是好人。黑发少女的心脏重重跳了两下,竭力压下不安。

  菲亚斯的比喻让昭霆心里有点不舒服,她直觉敏锐,不想搭理不速之客,埋头扒饭,耶拉姆却表现出比礼貌更热情的态度:“你要点些什么吗?我们请客。”杨阳诧异:未免太殷勤了。

  她还发现,菲亚斯的口型和他的说话声音对不上,就像译制片里的人物,再仔细看,他的左耳戴着一只像是蓝水晶的耳钉,很可能是翻译的法器。

  怎么回事,维烈不是千年前来到珂曼世家,和圣贤者古兰·罗瓦和他的姐姐洁西卡成为朋友,学习了艾斯嘉的语言,促进人魔两界的和平吗?他回去后,没有传授其他魔族?那怎么能相互了解,改善关系?就算这些魔族都是学渣,一千年也该学会了。

  其实是菲亚斯等魔族不屑学习一门“低等动物”的语言,此时已经觉得纡尊降贵,在这个肮脏落后的地方着实有点后悔,不过角色扮演的新鲜感还是让他忍耐了下来。

  想当年,维烈穿上一袭黑色的魔法袍,装模作样地拿着几件艾斯嘉出土的道具在人界溜达一圈,就被联军冠以「黑之导师」的称号,摆脱了「炎之幽鬼」那么难听的原名,那他有样学样地也来转上这么一回,用异能杀掉更多人,假以时日,这个世界也会给他冠上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头了。

  “客人,请问要点什么?”老板走过来,惊艳的视线留连在水之幽鬼脸上。

  瞥了一眼,菲亚斯嫌弃他手上的菜单太油腻,加上看不懂艾斯嘉的古语更看不懂现代的中文,傲慢地挥了挥手:“你给我念就是了。”

  老板乐意为美人服务,菲亚斯边听边皱起眉头,“酥皮浓汤、酒煮鱼、克里斯炖牛肉、西式风味烤羊腿……都是没听过的菜,好吃吗?”老板连连点头:“当然当然!别的不说,光酒菜,本店就绝对是以诺数一数二的!”

  “好吧,就上你刚才报的那些。

  肖恩惦记着杨阳之前那句话,加上又听到了美食,满心不甘,也不理会菲亚斯,连声道:“为什么幽灵就不能吃饭?太不公平了!还有,我现在这个样子算是幽灵吗?”

  “嗯……我对亡者的分类也不是很清楚。”杨阳冥思苦想,好在她看的书多,有些原理可以推测出来,“我记得那位将领把怨气分给你,然后你就实体化了,可能怨气也是一种死灵魔法的能量。也许那份能量用完了,你就会变回幽灵。”

  “什么!”希莉丝大叫,比当事人还紧张。肖恩垂头丧气,像听到了世界末日。昭霆却不管幽灵的心情,继续埋首大嚼。

  希莉丝瞥了眼面前吃得差不多的饭菜,对肖恩道:“走吗?”

  “啊?”

  “出去买衣服。”

  “哦。”肖恩反射性地看向余人,杨阳露出微笑:“我们有点累,不去了,你们俩好好玩吧。”耶拉姆怔了怔。

  昭霆一边努力咽下嘴里的东西,一边挥动手臂,含糊不清地道:“等等我!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你又不买衣服,乖乖回房里睡觉,你刚刚不是在打嗑睡吗。”杨阳用温和的语气镇压友人的意图。

  希莉丝抛给她一个感谢的眼色,执起青年的手:“走吧!”拉着他往店外跑去。

  “杨阳,她……”耶拉姆看见那个眼色,恍然大悟,指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询问地望着黑发少女。后者点头表示肯定。

  “……肖恩不是活人啊。”

  “我知道,我想…希莉丝也明白,她既然表现得这么明显,就代表她下定决心了,我们也只好祝福。”杨阳轻轻叹了口气。耶拉姆默然,眉间还是有一丝不赞同。昭霆满头雾水,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哎呀,不会吧。冷眼旁观的菲亚斯掩不住惊讶的神情,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那女孩恐怕要失恋了,我记得肖恩·普多尔卡雷生前可是有个恋人的,叫什么来着?贝尔妲还是贝姬?反正有个贝字。

  不过话说回来,他丧失记忆,这段恋情也不是全无指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