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比剑痴(一)

天异 阿尘.QD 6539 2005.09.27 21:04

    “啊,他醒了,尤婆婆,你快看啊,他醒了”,声音之中充满了关怀与喜悦之情,清脆悦耳,宛如天籁之音。

  祈天衣圆睁着双眼,发觉自己正身处一间小屋之中,屋内光线昏暗而沉静。自己就平躺在一张靠窗的木床之上,浑身酸软无力,使不出一点力气来。缕缕阳光从窗孔之中钻了进来,在床上印照出一片金光。床沿之上,坐着一个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老妇人,一脸关怀地注视着自己,见他终于醒了,喜悦之情堆满在脸上。

  几个小孩子围在床边上,张大了眼睛,像看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看着自己,在窗孔透露出来的几缕阳光之下,显出一张张灿烂的脸庞来。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斜倚在老妇人身旁,圆嘟嘟的小脸蛋,扎着两根小辫子,两手在床沿上将脑袋撑了起来,星月般清澈明亮的眼珠直勾勾地朝着他看。

  幻也?梦也?

  祈天衣一脸茫然,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那小女孩默默地瞧着他,突然抬起头来,嗫嚅地对老妇人说道:“尤婆婆,他……他的眼睛好冷啊。”

  冷?

  老妇人笑了:“小丫头尽会胡说,人的眼睛哪还有什么冷和热的。”说完将祈天衣的双手轻轻握了过来,柔声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在哪里啊?你怎么会掉到河里去了呢?”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嘿嘿粲然一笑,不再言语。

  祈天衣不知怎的心头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呆呆地说道:“我叫——祈天衣。”

  祈天衣?好怪的名字!床边的一群小孩纷纷议论起来,吱吱喳喳地嚷嚷不休。

  暮霭沉沉!

  落日西坠!

  一抹晚霞高悬苍穹,将无名山谷染成一个昏黄的世界。乌雀归巢,伴着吱鸣之声,在天际划过一片黑色的轨迹。晚风拂面,吹散了村民们一天的烦恼和汗水,整个世界清幽而宁静。

  米三和小伙伴们欢快地聚在一起,这是他们一天之中最自由的时候,父母们忙活了大半天已经没有闲功夫管他们了,老人们看大人都已回来了,也就不再约束他们了。

  三五成群地来到村口,他们嘻嘻哈哈地相互打闹起来,四处奔跑着。春风骀荡,地面上绿草柔嫩芳菲,铺满一地,有的小孩相互在地上扭缠嬉笑着,有的呼喝着在草地上似模似样地翻起筋斗来,有的就爬在树杈之上坐着,两条腿在半空之中直晃荡,悠然地望着远方的青山、白云、绿水。米三却只是怡然自得地躺在芳草之上,将右腿翘了起来,静静地望着头顶的那片蓝天。身边几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少年也学着他的样躺在草地之上仰望着天空,但却没有一人像他那般安静,个个都翻来覆去静不下来,眼珠子不停地转来转去。这懵懂憨朴的少年,竟似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是否他的心中,也有一个非常美好、独特而且伟大的梦呢?

  或许这同一片蓝天下的孩子,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吧!

  忽然,米三身边一个小胖子轻轻地推了他一把,指着村头的一株老槐树说道:“哎,米三哥,你快看,他又在树下发呆了。”米三撑起身子应着他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祈天衣盘坐在一株大槐树下,正呆呆地出着神。他顿时感到一阵惊异,大家来到村口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人发现他坐在那里,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祈天衣痴痴地坐在那里,远远望去仿佛一尊雕像般,落漠的身影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无比的苍凉、孤寂。他整个人仿佛已经与周围的土地,芳草,绿树,蓝天白云,潺潺流水融为了一体,天地间似乎已再也找不到他这样一个人了。

  难怪没有人看见他!米三心头想到。

  他惊诧之余立时坐了起来,不解地摸了摸脑袋,想不通祈天衣到底为什么老爱一个人默默地发呆,有什么可想的啊?身周的少年都哗地爬了起来,朝远方的那棵大树望去。

  他想了想,对小胖子道:“李飞,要不,你去把他叫过来,咱们一起玩。”小胖子一听,立马摇着头往另一个男孩子身后退去,口中直道:“别,你别叫我,你让韩顺儿去吧,我……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请得动他。”说着连连指着身前的韩顺儿,把他往前一推一推的。韩顺儿可不乐意了,扭过头来直瞪着他:“哼!你个死胖子,说什么啊?你有本事指挥我,还没本事去叫个人啊?”

  李飞一听赶紧堆起一脸的笑:“哈哈哈,韩顺哥,顺哥,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吗?你别生气,别生气。”

  “都是一群胆小鬼!”

  “谁?谁在胡说?”一群男孩子高声问道。

  “哼!我说的,怎么啦?”只见一个秀气十足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已来到大伙儿身边,用手轻轻拉拽着两根小辫子,一双星月般清澈的明眸睁得大大的 ,偏着小脑袋瓜子乜斜着眼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大伙儿一见是他,都立即像被训的野马,服服贴贴地安静了下来。

  韩顺儿突然机灵起来:“是是是,月儿妹妹,我们都是胆小鬼,我们都没本事,行了吧!我看,既然你那么勇敢,不如你去叫他吧,好不好?”

  “哦!好哎,月儿妹妹去!”

  “好呀好呀,月儿姐姐去叫他过来玩!”

  “我们和他一起摔跤!”

  “看谁力气最大!”

  ……

  一纵小孩子顿时喧闹起来,稚嫩的声音响成一团,要月儿过去叫祈天衣。

  月儿朝大槐树望去,只见祈天衣呆坐在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痴痴地望着前方,也不知在看些什么,眼神中尽是悲伤,忧郁,苍凉。月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前面除了一片荒凉的土地和几株苍老的古树外再无它物。再往前便是一望绿油油的庄稼了,生机昂然的作物为村民们带来了无尽的希望。

  祈天衣呢?

  他的希望,又在哪里?

  月儿感到一阵迷惑:他到底在看什么啊?前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呀!她突然又想起了昨天在郭爷爷家里看着这个陌生男孩醒过来的一幕,口中喃喃道:“可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好……好冷啊!”

  周围的伙伴们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李飞呵呵道:“月儿妹妹,你真会开玩笑,人的眼睛,哪还有什么热的冷的?我看呀,怕是你也不敢去叫他吧!”

  月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稚气未脱道:“哼!谁不敢了?不就是叫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着一蹦一跳地向祈天衣奔去。

  来到祈天衣身前,她发现祈天衣蓦地抬起了头,只是静静地望着她,几缕乌黑的发丝之下一双晶莹的黑瞳闪出幽幽的光芒,神色间竟似霍然有了一种异样的光彩。她忽然心道:“原来,他的眼睛也不是那么冷啊!”心里面不由一阵暖烘烘的,因为祈天衣没有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不过这时她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了:

  祈天衣?

  这个名字好怪啊!

  天衣哥哥?

  他还不认识我呢!

  叫“天衣”?

  他的年龄肯定比我大多了。

  其实月儿却猜错了,祈天衣确实是比她大一岁,却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只是祈天衣从小就练过 一些基本的固气培元之法,因而身体长得远较同龄人为高大结实,原本八岁的人,看起来就如同十一二岁的少年一般,连米三都以为他跟自己差不多大。

  她张了张嘴,终于笑道:“……你,你在想什么呢?我们一起过去玩吧!好不好?”

  祈天衣一愣,玩?长这么大,他头一回听别的小孩叫他去玩,一时间呆住了在那里不知所措。

  月儿对他甜甜一笑,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他的手就往前跑。他也只得顺势站了起来,觉得手掌之中热乎乎的,被月儿的小手牵着朝大伙跑去。

  小胖子李飞最是爱笑,见状第一个笑嘻嘻地迎上前去:“哈,祈天衣,我们来玩摔跤好不好?我叫李飞,不过他们老爱叫我胖子,你要是喜欢,也这么叫我吧!”说着笑呵呵地指向众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米三哥。”

  米三摸了摸头,冲他嘿嘿一笑。

  “这是韩顺儿,这是何苗,这是孙大勇,这是刘中杰……”

  李飞就像是念顺口溜一样,噼里啪啦不一会儿功夫就将一大群人介绍完了,也不管祈天衣记不记得住。

  等他说完了,月儿突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忿忿不平道:“我叫月儿!”李飞听心想完了,我怎么把这小祖宗给忘了啊!刚才你去叫他也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啊?连忙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忏悔表情,道:“对了,月儿!月儿!下面隆重介绍——月儿妹妹!”

  月儿见他那副胖嘟嘟的苦瓜脸,一脸的赘肉把眼睛都挤成了两条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哈哈,谁是你妹妹呀?好不害羞!”说着伸出食指在脸上比划起来。

  胖子李飞只得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苦笑着应道:“是是是,不是我妹妹,行了吧!”

  月儿偏了偏脑袋,将两根小辫子往身后一甩,悠然自得道:“那还差不多!”

  众人嚷嚷了一会儿,忽然就要摔起跤来,月儿松开祈天衣的手,对他眨了眨眼睛,颇为鼓动地道:“你,敢不敢和米三哥哥摔跤?我猜,你肯定能胜过他,对吗?”

  米三一听之下不乐意了,小声嘀咕道:“那可不一定,得比过了才知道!”

  不料又被月儿听到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蛮横道:“怎么啦?你不服气啊?”

  米三呵呵一笑,却不作答。

  众人一听米三要和这陌生的外来者摔跤,一下子静了下来,纷纷退后几步,围成了一个圈子。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用期待的眼神紧盯着祈天衣和米三两人,要看看谁才是最厉害的。

  米三伸手运了一下劲力,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往前大踏一步,站在圈子中央,用友好的眼神注视着祈天衣。祈天衣不明就里,但被月儿轻轻一推,亦是往前踏出两步,正对面来到米三的眼前。

  米三见他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便暗忖祈天衣如此孤僻的人到底有否摔过跤,待会儿可得手下留情,莫让他输得太难看。但被祈天衣冰冷的目光面对面直勾勾地盯着,他自个儿却先没来由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不敢直视祈天衣的双瞳。当下缓缓伸出双手,向祈天衣扑去,却见祈天衣竟是毫无动静,依然木头般立在那里。他心下暗道一声:“果然没有摔过跤。”

  两手刚落在祈天衣双肩之上,米三便逐渐加起了劲道,要让对方感到站立不稳生出抗力来与之对峙起来。

  一干小孩立即为米三呐喊助威起来,呼喊不已。这倒不是他们对祈天衣有什么成见,想那小孩子,原是对亲近之人最为倚赖归心,若是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纵然是陌生的同龄人也会变得亲如兄弟般毫无保留。

  只有月儿一个人孤军奋战,涨红了小脸,不住为祈天衣呐喊。但她那娇弱的声音,哪里敌得过一群男孩子的高呼猛吼,被淹没在了男孩子们的声浪中。人群中另有两个女孩,文文静静的,却不似月儿那般泼悍野性、洒脱不羁,倒像是足不出户的深闺小姐。两人见月儿放声为祈天衣助阵,自然而然以她马首是瞻,也娇声娇气地帮着她喊了起来。

  不料米三一推之下,却顿时大吃一惊。原来祈天衣竟似个无事人般笔挺地傲立在那里,双手垂于身侧也不反抗,任他如何使劲地推,就是分毫不动。

  米三暗揣道:“怪了,难道他的两腿还生了根不成?怎么就跟在推一堵墙似的!不行,我得再加把劲!”于是更不二话,嘿地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脸蛋儿涨得通红,满手的青筋条条绽出。怎奈祈天衣仍是悠然自若,丝毫不为所动,好像根本就没有谁在推他一样。一圈小孩子看得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圆睁着眼看着这不可置信的一幕,更有的哇呀呀地惊呼起来。

  呼——

  米三忽地吐出一口大气,力竭而尽,气喘吁吁一屁股倒坐在地上。满脸吃惊地望着祈天衣:“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啊!为何你竟可……竟可站得这么稳?就是一株大树我用力一推也会摇上一摇啊!可你却,你却……难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吗?哦,不!是仙童。要不然,你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众人都是大为惊诧,都觉不可思议之极,一个个张大了眼睛,用迷惑的、羡慕的、吃惊的眼神看着祈天衣。

  米三之所以会成为这群孩子的首脑,除了年龄最大,为人又和善憨厚之外,力气大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这堆孩子心中,无不把力气大的同龄人当做英雄或是偶像一般崇拜。但这会儿他们心目中战无不胜的米三大哥竟然输了,而且还输得那么狼狈,拼尽了全力竟不能让祈天衣这个清秀的文静少年有丝毫动摇,却叫他们如何能不瞠目结舌,惊诧莫名?

  “哇,好棒哦!祈天衣,我早就说过,你一定能赢过米三哥哥的。哈哈,没想到,你连手都没有抬一下,他却自个儿先趴地上去了。好厉害啊……”月儿首先打破了众人的沉寂,满脸兴奋惊奇之色,乐呵呵地鼓起掌来:“实在太神奇了,嘻!你简直就跟你的名字一样——祈天衣,那么奇怪,那么神奇。”她边说边蹦蹦跳跳地来到祈天衣身前,一把拉过他的手,抑制不住心底的惊喜之情,对坐在地上的米三作了个鬼脸:“哈哈哈!我没说错吧!我早就说嘛,你摔不赢他的,还不信呢!看看,输了吧!”

  米三闻言只是轻轻一笑,左手撑地,右手轻轻地搔了搔脑袋,却不答话。

  这时一众小孩子都缓过神来,顿时欢呼雀跃响成一片,一窝蜂地朝祈天衣围了过去。

  “哇!你好棒啊!”

  “好大的力气啊!”

  “祈……祈天衣,你真的是神仙吗?”

  “你家住在哪儿啊?是天上吗?你爹和娘都是神仙吗?”

  “你怎么能够站得比村头的大槐树还稳呢?天上的神仙,都姓祈吗?”

  ……

  众人唧唧喳喳嚷个不休,祈天衣却只是木然地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但他却由衷地感受到了这群孩子对他的那份热诚——没有丝毫的心机与目的,没有半点城府,那一张张稚嫩纯真的灿烂脸庞之下,有的只是真与诚,有的只是一颗颗炽热无暇的心灵和至真至诚的感情流露。

  他在他们身上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感觉深深地触动着他的心弦——友情!

  祈天衣霍地感到鼻间微微一酸,一股暖流自丹田处无故升起,游遍四肢八脉,说不出的舒服受用。胸膛之中仿佛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正在烈日下悄悄消融,一团火焰似乎就在他的心头欢快地起舞。

  他对着这群热情的同龄人,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觉浅浅地一笑,算作对大家的回答。未料这一笑却甚是古怪,脸上的肌肉被牵扯到一起,勉强挤出了一副“笑容”。不过这一笑仅是刹那的功夫,众人都只顾缠着他问东问西,倒也没留意到这一点。祈天衣心中不觉一阵苍凉,霍然意识到,原来他这一生连笑都不曾开心地笑过一回,他不但已经渐渐地忘却了应该怎样开怀地痛哭,也忘记了一个人应该怎样忘情地笑。

  唯是牵着他手的月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孔,只觉在这冷漠的面容之下,隐藏了许多神秘而又特别的故事。她似乎想要将这层朦胧的神秘面纱揭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一个怎样动人心魄的故事。就在这时,她竟察觉到了祈天衣那短暂的一丝浅笑,一时呆住了,痴痴地盯着他的面孔,就如祈天衣在树下那般痴痴地默默思索。

  啊!他笑了,原来他笑起来是那样的温暖啊!她忽然觉得,此刻自己正关注着的那双眼睛不再那么冷了,而是“热”,很热,很热,一直热到了她的心底。想到这里,她也不由得呵呵地笑了起来,跟着大伙儿一块欢呼起来。

  米三翻爬起身,拍了拍身后的尘土,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同时他内心深处却又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虽然输了,但心中却毫无恚恨之情,反而打心里感到高兴、惊奇。因为从此村里又多了一个伙伴,他也多了一个朋友,而且还是一个来自山谷之外的奇特而又神秘的朋友。尽管这个朋友表面看起来是那么地冷漠而且古怪,神秘非凡。但他早已见怪不怪了,自打从河里边救起这个山谷之外的不速之客——灵秀清雅的惊世容颜,浑身散发出的呕人心血的莫名凄怆气质,入水不沉的奇迹,都令米三隐隐感到,这,决不会是一个寻常之人。

  米三踏步走了过去,韩顺儿、何苗、小胖子李飞见状让到一旁。他走上前去,双手紧紧扣在祈天衣肩上,说不出的惊叹钦佩之情,含笑凝视着他。虽然此时祈天衣仍是缄默不语,冷冷地直视着他,面容冰冷而沉寂。但米三却深深地感触到,在这万年不化的寒冰之下,是怎样一颗火热的烈焰在跳动着。

  而就在众人欢呼雀跃,惊叹不已之时,村口的一堵老墙之下,却也有一双眼睛正默默注视着村口发生的这一切。这双眼睛竟也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丝毫不带半点活人气息,仿若幽灵般冷冷地盯着众人,一道寒光在眼眶中倏地闪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