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突骑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355 2005.11.15 12:34

    五月的北京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这座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庞大的城市,现在像一个病人一样病恹恹的,有气无力。街上总能看见无所事事的游民和一群群的乞丐,所谓的天子脚下京师重地不过一个虚无缥缈的形容词,这样的一座城市没有专门排水系统,更不曾好好的规划过除了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外再没有什么让人炫目的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街上的行人惊得四散逃窜。

  “遵化告急,遵化告急!八旗兵打进来了!”马上的骑士声嘶力竭的喊道,战马扬起四蹄在主人的鞭策下没命的往前狂奔,街边的小摊被混乱的人群踢倒了无数。刚刚安静下来的京城又重新乱了起来,魏忠贤的倒台让很多人又重新看到了希望,随后一大批和阉党有关的官员不是坐牢就是发配,这回皇帝是真要动真格的了,可是谁想到刚刚稳定下来的朝廷又被这份边关告急的战报打乱了阵脚。

  很多北京人还记得天启二年二月的时候,努尔哈赤挥师渡过辽河,那时明将鲍承先率军出广宁阻击,结果大败,只身逃脱。留守广宁的王化贞,放弃了全部进攻计划,退至大凌河,将广宁丢给了游击孙得功。努尔哈赤兵临广宁,孙得功立即献城投降;随后,鲍承先也投降了。两人都被拜为副将,为努尔哈赤效力,鲍承先还负责给其他明军将领写信,劝其归降。当时的辽东巡抚王化贞闻知广宁已失后,便率其残兵败将逃回山海关,和熊廷弼部一起涌入关门。八旗势如破竹,锐不可当,明军打一仗,败一仗,当时山海关是不是守得住,谁都不敢说,山海关一失,八旗就长驱而到北京了,一时间满朝惊惶失措,于是北京宣布戒严,进入紧急状态。

  所幸的是八旗没有打进关,随后现在的袁督师去了宁远,这才有了后来的宁远大捷,女真的首领努尔哈赤据说也因为那一战丢了性命,从此北京的百姓似乎不再为山海关告急而担心了。因为他们相信只要有袁督师在,山海关就一定保得住,但是年后的谣传弄得人心惶惶的,一会说是袁督师勾结女真人,一会说他和李开阳狼狈为奸(就是那个卖药的)。和女真人勾结大多数老百姓不相信,在他们心中袁督师就是岳武穆重生。可是这个李开阳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居然和袁督师狼狈为奸,老百姓就不知道了,他不就是一个卖药的么,袁督师难道也要用伟哥,很多人脑袋里画了一大堆的问号,再后来他们才晓得这个李开阳的身份,袁督师用不用伟哥不知道,可是这个李开阳可是了不得,居然卖药卖成了一个朝鲜的摄政王,而且还占了关外的觉华岛。这使很多人产生了学医的念头,这年头真是什么事都能发生,说不准自己也能靠个什么这个那个药的弄个官当当呢。但随后朝廷出来辟谣,说那是无中生有的事,是敌国陷害袁督师,这样百姓才松了一口气,我就说么袁督师这样忠君爱民的好官怎么会私通敌国呢!街头巷尾的议论逐渐少了,人们也逐渐的淡忘这件事了。

  好了,现在好了,平静的北京却又无法再平静了,女真居然过了长城,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谣言中袁崇焕和女真勾结的那一部分,难道袁督师真的作了秦侩,百姓们不敢想象,可是若是没有这事女真人怎么会突破长城进关呢!

  紧接着一封接一封的战报被送进了京城,整个北京城终于和天启二年一样又混乱了起来,商家纷纷关店,百姓已经开始有的准备逃亡了,市面上粮食的价格也陡然暴涨。

  “众位爱卿这如何是好?”崇祯皇帝也着急了,这位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少年如何经过这样大的变故,遵化被攻克完全出人意料,从那里快马不用五天的时间就能打到京城,而此刻京城的周围的驻军也不过数万人,这数万人都是什么水平崇祯皇帝心理自然有数,不光他有数殿上的群臣心里都明白,这次和天启二年不一样了,那年只是谣传,女真人没有进关,而这次是已经越过长城。一直以来依靠长城防御的明帝国的君臣们对于自己的马其诺防线突然失手显得手足无措,连一套预备的方案都没有。

  “皇上,为今之计还是快点扩充京城防备,下旨给各地让他们快快组织勤王之师,一旦京城被围一切就迟了。”万崇德出班奏道。

  “好,好,就按爱卿说的办,还有什么么?”崇祯连忙问道,这时万崇德是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了,哪还像前些天一句话把万崇德骂回去。

  “皇上,臣建议立即起复孙承宗为兵部尚书,由他带兵驻守通州,同时下令给袁崇焕让他马上回援。”

  “是,是,爱卿说的对,我这就下诏!”崇祯说话间已经有一些颤抖了,到了现在满朝的文武大臣只知道女真人打过来了,连有多少兵力都不知道,上下乱成了一锅粥,只有万崇德等几个人还算明白,勉强的维持着朝廷的运转。一道道加急文书被快马送出了京城。

  遵化城里,八旗正在肆虐的践踏着刚种下的庄稼,劫掠一切可以劫掠的东西,到处都是烽烟,皇太极坐在战马上站在远处的山坡看着这座小城被捣毁,心中多少有些得意,这次冒险带来的成果是丰硕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要知道从打计划开始实施,他就不断的将兵马从辽东向蒙古诸部调遣,并且强令蒙古诸部扩军随同他一起南征。

  从龙井关越过长城并不是一件难事,这一带的城墙早就年久失修,守卫的官兵也是不堪一击,现在唯一的后顾之忧就是怕袁崇焕切断他的后路,再有就是这次带出的粮草不多,所以皇太极才下令让士兵劫掠所有的粮食,至于俘虏现在不需要,他皇太极绝对不会只限于一个小小的遵化,既然来了就要给这个刚刚继位的小皇帝一份大礼,让他提起八旗就不敢睡觉。想着想着皇太极的嘴角微微的掀了起来,这一丝表情被一旁的范文成捕捉到了。

  “大汗,如今不能再在这里拖延了,迟则生变,我们还是马上动身行军吧!”

  “范先生说的是,武纳格你负责收拢蒙古军队,岳托你负责八旗,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全部烧掉,一粒粮食也不要给明军留下。”

  “是,大汗!”武纳格和岳托领命出发,此时皇太极对范文成又重新重视了起来,这让范文成心里十分受用。但是经过一次失势后范文成变得越发的小心谨慎了,这次行军的目的就是直插明朝的京城,当然了要是能像从前的大金国那样俘获明朝的皇帝是最好的了,即使不能作为北方最富庶的地区—京城,这次也会所获甚丰的。尤其是工匠,京城周围聚居着大量的工匠,这才是女真人最需要的,该死的李开阳,若不是他在背后捣鬼,估计上次征朝也不会损失那么大的,更不会丢了那么多的工匠。

  女真人和蒙古人无疑是精锐凶悍的骑兵,在接到集合的命令后他们马上行动起来,迅速的整好队形等待上级的命令,对此皇太极很满意,他挥着马鞭高声道:

  “战士们,用你们的马蹄去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骑士和射手吧,让我们去收获汉人的头颅和女子,摧毁一切敢于阻挡我们的力量!”

  他话音刚落,手下的士兵都跟着狂吼起来,鲜血激起了这些塞外游牧民族的凶性,征服的欲望无限的扩张,大队的人马向京城的方向急驰而去。只留下滚滚的沙尘和遵化城里的哭喊声不断的回响。八旗的进攻如同怒潮一样席卷了蓟州、三河等地,这次的攻击目的很明确就是劫掠,不是要占地盘所以这些士兵一个个都和地狱的魔鬼一样贪婪的吞噬着生命和财产,所过之处一片废墟,这也激起了当地军民的强烈抵抗。

  八旗进军的情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我的手上,这多亏了李杰的信鸽,当初在杭州见识了他的信鸽后,我随后修书给邓家,将李杰要到了自己的身旁,帮我驯化繁殖信鸽,同时任命他掌管关内的情报网,本来邓家在关内势力就不小,尤其是延京杭运河一线,所以邓家的这些基层站点被我迅速的利用了,初步的组成了遍布直隶山东以及江浙的情报网络。尤其是直隶,这是京师重地所以我投放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这时终于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了,各种信息源源不断地通过信鸽往来与朝鲜和中原。

  “太好了,终于动手了!”看到信,我高兴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众人都十分好奇。

  “赶紧给多尔衮发信,让他动手,越快越好!”我手舞足蹈的说道。

  “是!”佟养性第一个反应道,其他一众将领也都意识到世态正在向我们预期的那样发展,对于皇太极的动向,我们已经商量出很多套行动方案,只等着他出动,正是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亦动,为了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我没有将邓希晨派出去征服琉球,琉球不过是一个海外孤岛,什么时候都能去拿下他,而皇太极的这次突袭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当然了我不会蠢的去抄皇太极地老窝,这便宜了崇祯皇帝,再说皇太极也不会不留后手,我能得到松嫩平原就已经达到了一半的战略目标了,至于另一半要看历史是否像他所写的那样继续发展下去了。

  “命令士兵登船,要快!”我接着命令道。

  “是!”邓希晨和苏克萨哈还有鳌拜分别领命,大踏步的走出议政厅!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他们都极其渴望。

  “给孙元化去信让他配合我们行动,告诉他这是他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千万不要错过了,否则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我兴奋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对了,还得和老婆告别,希望回来的及时能赶上她们临产。

  对于我这次的出征,虽然众女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这么快这么突然,还是让她们有些惊愕,恋恋不舍的将我送上了港口。这时平壤港口已经是千帆竞技,一切可以用来运兵的大船都被我征用了,等待这一天已经好久了,隶属于渤海和东海舰队的船只已经整装待发,对于不能参加这次远征,朴仁杰十分遗憾,但是朝鲜的海防确实需要他,柳德恭则是意气风发,每次跟着我他都有仗打,而且都捡了不少便宜,这次自然也不能例外。

  船上的战士们一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虽然他们不知道大船将驶向何方,但是他们知道这是出征的时刻,又有仗可以打了。老兵们不断地擦拭着刀枪,新兵们则是跃跃欲试,一个个脸上都兴奋的通红。已经快半年没有打仗了,士兵们都憋出火来了,尤其是老兵不断的向新兵讲述从前历次战役所获之丰,让这些新兵羡慕不已。

  此次出征的我只挑选了一万精骑,兵贵精不贵多,这一万人都是再三挑选的,其中以我的汉军为骨干由佟养性率领,随后是苏克萨哈的蒙古兵,还有一少部分鳌拜新招募的朝鲜军和汉军。登上子龙号我豪情迸发,看到战士们一个个都精神饱满我能不高兴么。

  “起航!”我手一挥,号角齐鸣,每个人心中都是热血沸腾。

  “众位,此次战役行动我将之命名为趁火打劫,对是叫趁火打劫。”看着舱内诸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再次确认道,有什么奇怪的么,这本来就是一次趁火打劫么,叫趁火打劫正是再贴切不过了,难道要用别的名字么,那样太虚伪了,我喜欢直来直去。何况我也要用这个名字提醒众人,记住这次战役的性质,不能过火,我们要求的是利益最大化,不是要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那不是我的性格。

  “众位请看,这是直隶地区的地图,就是我们这次作战的主战场,在座的恐怕除了佟养性以外都没有到过直隶,所以我任命佟养性为这次战役的副统帅,各军归他协调。”我的任命众人没有什么异议,接着开始布置作战任务,尽管这些任务已经演习了无数遍了,但是我们还是一丝不苟的一个一个环节的重新研究和布置。多次的作战经验告诉我们,只有战前准备的越充分到作战时胜利的机会才会越多。

  “成功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所有人都深知这个道理。

  这时远在宁远的袁崇焕也接到了战报,同时也收到了皇帝命令他出兵救援的诏书。袁崇焕在地图前端详了好久,周围众将都注视着他大气也不敢出,这些都是经验,每次作战前袁崇焕都是这样要沉默不语一阵子。

  “众位,此次京城遇袭对于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此话一出,众人具都惊骇,京城被袭皇上说不准都保不住了,怎么还说是好事呢,难道大帅真像传言所说要造反么?袁崇焕不理众人的神情接着说道:

  “诸位请看,此次皇太极是从龙井关越过我军边防进入遵化的,可谓是劳师远征,这也是他无奈之举,此举固然能收到奇袭之效,但是也冒险之极,只要我们切断他的后路,待到各路勤王大军会师不愁不灭酋虏,就是困也能把他困死!”

  确实,此次皇太极地举动十分冒险,众人久经战阵也看得出来,可是解救京城才是当务之急,若是抽调兵力去围堵皇太极的后路,就意味着京城无人可救,关宁铁骑是距离京城最近的一支劲旅若是等其他各地的勤王之师赶到恐怕是黄瓜菜都凉了,皇太极也正是算到了这一点才冒险出兵的功其必救。

  “大帅,如此一来,京城岂不危矣!”谢尚政在一旁提醒道。

  “是的,我知道,可是当年于谦于大人不也是主持了京城保卫战么,待到后来各路义师会聚,使得蒙古也先败走。皇太极不同也先,他这一败就是彻底的大败,我认为这个险值得冒,京城里有孙承宗孙大人,他熟知兵法,应该明白我的用意,只要他能拖住皇太极,我们就能从容调兵将皇太极困死,从此一劳永逸,不用再担心边患了。”

  的确这对于袁崇焕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对于辽东诸将又何尝不是,大家在辽东拼杀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天,所以有的人表示赞同,有的人表示反对,各有道理。袁崇焕咬了咬牙说道:

  “就这样了,相信将来皇上能理解我们的,所有的责任由我一人承担,大家不必担心,皇上虽然受一时之惊,但是却可以永远的铲除边患,这还是值得的。”

  显然这场赌局,双方都在冒险,也都在互相算计,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麻雀在后,我正带着部队悄悄地接近塘沽。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