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雷勾地火动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147 2006.02.04 08:46

    通往归化的大路崎岖不平,不时有骑士从马车旁飞驰而过,虽然这已经是代善带领女真部落迁都的第六天了,但是情势却越来越不妙。随着各路大军汇聚沈阳,我已经腾出手来派兵追击代善,这里面最着急的莫过于多尔衮了,因为他的弟弟和哥哥还在被囚禁的行列,如果不趁这次机会夺回的话,恐怕终生难见了。对此我也十分焦急,这是阿巴亥的心病,我曾答应让她母子团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定要做到,于是专门配备了袁崇焕的带来的2000骑兵,再加上我的100亲卫,配合多尔衮的部队进行追击。

  这些骑兵每个人都配备两匹战马,日夜兼程终于在沈阳被焚的第6天追上了代善的部队,一场激烈的大战不可避免,由于多尔衮救人心切,所以根本就无心恋战,往往是一击不中,立刻远遁,虚虚实实的攻击庞大的迁徙部队。对于这种苍蝇战法(我给起的名字,这种战法就如同苍蝇一样,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死,总是在你身边嗡嗡乱飞),代善也没有办法,惟有加大兵力护送王公贵族和重要人物,以及物资,至于其他的已经顾不上了。

  布木布泰(大玉儿)坐在车里,随着车厢的颠簸身子不断的左右摇摆,六七天下来,她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更重要的是她心里一刻也不能平静。

  从打皇太极宁安道战败后,对她就越发的冷落了,皇太极讨厌一切和我有关系的人,作为我的妻妹,大玉儿自然是第一个遭殃的了,刚刚18岁的她正是如花般的年纪,需要人呵护也需要人疼爱,然而这一切她都没有,随着我在朝鲜的势力越来越大,她的处境也越来越差。有的时候她甚至嫉妒自己的姐姐,嫉妒同样是一奶同胞为何差别如此之大,她不断怀念自己刚刚出嫁时的无限风光,怀念皇太极对自己的宠爱,然而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就连她身边的人也因为皇太极的态度而不断冷落她。

  这种变化最明显的就体现在这次迁都的待遇上,这哪里是迁都,其实就是一次千里逃亡。自己的境遇甚至不如其他的人,要不是自己还和皇太极有这么一个名分,估计此刻也和外面的那些旗民一样要长途跋涉,其实还不如给自己一匹马,让她可以在草原上纵情驰骋,将心中的怨恨一股脑的发泄出去。

  “敌兵来了,敌兵来了!”随着外面的呼喝声不断响起,周围混乱异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以往几次都被代善带领人马击退,而这一次大玉儿所在的队伍远离代善的中军,可以说属于被抛弃的对象。

  “咣当”一声,大玉儿只觉得车身一振,随后就停止了运动,处于本能大玉儿拔出怀中的匕首龟缩在车厢内不敢出去,她虽然没有见到可是听到了太多关于乱军烧杀*的事情,所以这时保持高度警惕,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后停在他的车旁。

  “将军,这里还有一辆!”外面有人高呼道。“遭了!”大玉儿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匕首。紧接着车帘被一柄锋锐的战刀挑开,刺眼的阳光直接射入车内,让已经习惯了昏暗的大玉儿一时间无法适应,更是紧闭了双眼。

  “是你!”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阳光直视着她,大玉儿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车门旁站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很熟悉,但是一时又叫不出名字来。那年轻人长得十分威武英俊,脸上还带着一丝邪气,正是这丝邪气吸引着少女的芳心,让人为之痴迷,而那双眼睛所散发出来的精光,仿佛能将人看穿一样,好在这个年轻人此时十分和气,看着大玉儿迷惑的神色,张嘴笑了,这一笑更将他男性的魅力散发得淋漓尽致。

  “布木布泰,我是多尔衮啊!”来人正是多尔衮,这一次他采用多点突击的办法让代善首尾不能相顾,他负责的正是大玉儿这支掉了队的队伍。

  “多尔衮!”大玉儿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此时多尔衮早已将战刀收回,但是他没想到大玉儿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一时之间一具火热的酮体扑进了怀里,随后是扑鼻的芳香。

  多尔衮也不是初哥了,他人长得帅气,再加上身份和地位,哪里还愁没有美女*,但是对于女人他一直都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没有当真,然而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面对这个自己应该称为嫂子的人,他一时不知所措,心脏更是狂跳。

  大玉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随后不好意思地从多尔衮的怀里退出,不管怎么样,她还是皇太极的妻子,可是在离开多尔衮的怀抱的那一刻她真的是十分留恋,又很失望,多么希望能一直能在他的怀里,大玉儿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安全感了,更没有闻到这股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气息,而这一次来的是如此的突然。多尔衮也是恋恋不舍,鼻中还满是大玉儿的芳香,心跳也没见减慢。

  “你怎么在这里?”多尔衮问了一句他自己说出来都十分后悔的话,这简直就是白问,一听多尔衮这话,大玉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仿佛遇到了亲人,遇到了倾诉的对象一样,把满肚子的委屈一股脑的发泄出来,泪水直如滔滔江水滚流不息。

  面对这一切多尔衮束手无策,女人的眼泪的确是最好的武器,多尔衮不自觉地将双手张开,重新把大玉儿搂入怀里,重归多尔衮怀抱的大玉儿仿佛找到了避风港一样哭得越发不可收拾了。

  “将军!找到了阿齐格贝勒和多铎贝勒了。”这时不知道哪个冒失的传令兵打破了多尔衮的软玉在怀,多尔衮不得不将大玉儿扶起,转头道:

  “是么,在哪,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那传令兵这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所以恭敬的回答道:

  “两位贝勒一切都好,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军医正在给他们检查,一会就能过来了。”

  “ 你下去等一会!”狠狠的瞪了那士兵一眼,随后居然有些腼腆的对大玉儿说道:

  “布木布泰,你先歇息一会,我去看看我的哥哥和弟弟,我,”多尔衮顿了一顿,随后鼓起勇气接着说道:“我一会再来看你!”

  说着飞身上马,随着那士兵向前驶去。望着多尔衮远去的英俊的身影,大玉儿痴迷了,内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同时她也在做着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决定。

  多尔衮终于和阿齐格以及多铎兄弟相聚了,由于心中有牵挂,他没有再继续追赶代善,事实上由于距离沈阳越来越远,而归化指日可待,也不利于继续追击了,在打了几个漂亮的小战役后多尔衮满载而归。

  “姐夫!”远远的一看到我,大玉儿就下马跑了上来,毕竟我也算是他的亲人,随后他才注意到我身后他的父亲,但是只是打了一个招呼就不再理睬了,弄得塞桑十分没趣,大扫面子,看来大玉儿对他父亲将他嫁给皇太极还十分不满。

  大玉儿已经不同于我三年多前所见的那个还有些稚嫩青涩的女孩了,虽然经历了不少磨难,可是岁月给了她更多的妩媚和成熟,随着心理和生理的成熟,大玉儿显露出草原女儿独有的风味,身姿矫健,面色红润,至于身材模样已经直追乃姐。

  从打大玉儿下马,多尔衮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这一幕被我看在眼里,于是我冲多尔衮暧mei的一笑,弄得他连忙低头不再敢看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大玉儿是多么精明的人啊,哪里会看不到我俩之间的这种眼神交流,事实上她眼神的余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多尔衮,被我这么一弄,她也羞涩起来。

  “姐夫!”她撒娇的道,弄得我骨头都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今晚我给你们接风洗尘,也庆祝这次辽沈大捷!”我开心的大笑道,看着这对小儿女我就想笑,历史当真是开了一个大玩笑,一直被历史不断演绎的这段叔嫂之恋看来是无法避免了。我自然不能让妻妹重回皇太极的怀抱,继续她的不幸,或许多尔衮才是她最好的归宿,这正是天雷勾地火动。

  由于沈阳被毁,晚宴设在城外的空地上,为了体现我的平易近人和奖赏众人的军功,凡是队长以上级别的军官都允许来参加晚宴,这使得晚宴热闹非凡。

  多尔衮的神态早就写在脸上了,尤其是跟随他一路回来的阿齐格和多铎,晚宴上更是不断取笑他,春日的傍晚,风儿虽然有些凉,但是在篝火旁众人都兴奋不已。辽沈一战,代善不攻自破预示着真个辽东已经尽归我手,从而使我达到了历史上皇太极建立清王朝时最初所拥有的疆域。不同的是朝鲜不再是从前那个只担任供给粮草的角色了,他拥有强大的海军,以及源源不断地生产着各类军需品,和日用品,创造着大量的产值,并且我们的市场在向海外不断拓展,还有我们拥有了袁崇焕这样的帅才。

  “众位,今次我们能取得如此意想不到的佳绩,与一人密不可分,他就是袁崇焕袁大人,借此机会我宣布一项任命,从今以后正式任命他为陆军元帅!”我话音刚落下面很多人响起了掌声,尤其是那些跟随袁崇焕这次在辽东征战的将领,一个个喜形于色,他们是从内心中佩服袁崇焕。还有一些人不过是趁势巴解奉迎罢了,像我老丈人塞桑和蒙托就属于这一类的,当我寻不任命后他们是最先举杯向袁崇焕表示祝贺的,但不管怎么说任命原袁崇焕已经没有什么阻力了。

  袁崇焕的酒喝了不少,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女真人这次是真正的佩服了他,袁崇焕用自己实际的表现证实了自己的实力,也证实了一支新军的威力和军事改革的必要性,从而为他将来前进的道路扫清了障碍。对于我这个伯乐,他心存感激,不时地向我敬酒,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想表达的我已经全部知晓了。现在私地下大家都在讨论,谁的部队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那5000精骑的装备,此时袁崇焕上任,众人纷纷开始巴结他,希望能够优先照顾自己的部队。

  袁崇焕也十分高兴,不管怎么样辽东的八旗是被赶出去了, 别管将来我是否在这块土地上作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百姓不会再受苦了。曾经在朝鲜亲历的袁崇焕此时坚信这一点,所以对他的任命不再推辞,而是坦然接受。袁崇焕骨子里还是有那么一些读书人的傲气的,自己的能力得到认可自然是高兴。

  多尔衮对袁崇焕的任命有些意见,不过这小子现在已经全然顾不上那些了,此刻他正坐在大玉儿的身边,两人不断的耳语着,不时都能听到大玉儿爽朗娇美的笑声,这让我也很开心。现在这一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早就办公开化了,女真和蒙古在这些观念上十分开放,可能是人口少的原因吧,弟取兄嫂也十分常见,大玉儿和多尔衮的事之所以被历史不断演绎,那多半是因为两人身份特殊。而此时皇太极作为我们的敌人,不论从哪方面来讲zhan有他的妻子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十分骄傲的事情。

  丰盛的夜宴结束,一切开始井然有序的进行,沈阳城被毁,只有重建,可惜了我当初所建的豪宅,据说代善就是从那里率先点火的,好在现在是春天,否则如此多的百姓真是让人难办。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得不考虑粮食的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