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忙乱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260 2005.07.27 19:54

    时间进入1626年的初冬,随着天气的寒冷,很多事情都开始缓慢下来,可是我并没有因此而闲下来,相反的更忙了。

  不管是皇太极心甘情愿也好,被迫也罢,我现在已经是两万汉军的统领了,军队刚刚组建虽然编制是两万人,实际上连一万都不到,无他汉人尽管是自由民对参军都不太热衷,尤其是这支军队有可能要残杀自己的同胞,就更有人反对了,所以我手下的这一万来人,除了少数自愿的意外,大多数是各旗从奴隶中抽调给我的,不像蒙军,一听说参军打仗都挣破了头,蒙古人是天生的战士,这些人弓马娴熟不需要多少训练就可以直接参加战斗。反观我手下的这些汉军,连必备的军需品都极为匮乏,军械盔甲都不足,训练起来更是没精打采的,简直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气死我了,这个统领我不做还不行么,这都是给我的什么兵啊。”我牢骚满腹的回到大帐,身后的佟养性也苦着脸跟我走进来。

  “我说佟将军,你们平时就这样训练军队的么,这样的军队能打仗么,我看就是明军都比这些人强。”我抱怨道。

  “先生说的哪里话,他们可比明军强多了,只是天气寒冷,再加上长期以来这些人一直作为奴隶从事重体力劳动,身体状况自然不好,比不上蒙古人。不是他们不用心实在是没体力啊。”佟养性对这些人的情况十分了解,在一旁解释道。这阵子还多亏了这个佟养性,从他投奔后金以来就一直带领汉兵,只是规模很小,到皇太极下令组建汉军的时候,他手头上也只有3000名汉族士兵叫做“尼堪超哈”(汉军),随着他升任副统领这3000士兵也被编入我的军队,并且成为骨干,假如没有这些人现在的情况或许会更加凄惨。

  “既然是这样,就暂时我个人掏腰包吧,佟将军明天我会派人送去三万两银子,暂时用作给士兵增添衣帽,改善伙食之用,但是操练必须严格进行,我们要打造出一支不逊于女真八旗的军队,人贵精不贵多,暂时维持这个规模吧,把大汗拨来的款项都用来打造兵器,记住我要最好的兵器和箭支,不要怕花钱,尤其是箭,要多。”说完这话,我心里也十分肉痛,三万两银子啊,这不是无底洞么,能够一个月用的就不错了,这养军队如同烧钱一样,总算是见识了,可是手里没有军队又不行,骑虎难下啊。

  “好的,都按您的吩咐办。”佟养性四十多岁了,办事却十分干练麻利,虽然皇太极派他来是制约我的,但是我们两个人合作倒是很愉快,首先是我“无愧于心”(暂时的,在人家眼皮底下就不要搞什么小动作了),其次是对他有特殊的感情,千万别误会,这是纯同志间的友谊,这种感情的原因在于我记得佟养性是康熙皇帝的外祖父,能生出康熙他妈自然差不多哪里(这是什么理论呢,从动物繁殖学的角度来讲,这可算是良种)。

  手中有钱好办事,佟养性花钱的本事也真不赖,不到十天三万两银子就剩下不到一万两了。

  “我说老佟啊,你这是花钱那还是吃钱那,这才几天啊,就把钱花的没剩多少了,这钱我可是要娶媳妇的啊!”我哭丧着脸对他说道,海兰珠据说已经在路上了,而且送亲的规模还不小,我总要留些钱招待我的老丈人,大舅哥,小舅哥,大姨子,小姨子吧(大姨子不敢保证还有,但是小姨子绝对还有,那就是后来嫁给多尔衮的小玉儿)。这些天来我都要把自己劈成三瓣了,每天都要到书院去看看,偶尔还要讲几节课,然后再到军营询问士兵操练的事情,最后是回到府邸(这种折腾唯一的好处就是我的骑术精进很快),不知道古代人结婚是怎么样的,但是按照现代人的习俗,这房子是要装修的,从前的府邸住上我和铭岚没问题,如今要娶老婆自然不同,否则不是辱没了我的娇妻么,所以我将周围的宅院都买了下来,将面积扩大了五倍,请匠人重新粉刷装修,虽然初冬以至但是因为水泥的妙用,还可以施工,可工期太紧,为了调动工匠的积极性,自然是大把的银子往里扔。可怜我辛辛苦苦半年靠卖药和捯弄望远镜积攒的银子就要见底了,如今我满脑子都在想着赚钱,“伟哥”的出货量急剧增高,本地市场已经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现象。

  见我愁眉苦脸,佟养性也十分不忍,不好意思的说:“先生的困难我是知道,可是到了正月就要对朝鲜用兵,时间太紧来不及让士兵慢慢恢复,训练的强度自然大,补充消耗也大。而且先生所说的军械也都是要耗费大量银两的。”随着我俩关系的熟络相互称呼也都改变,没人的时候我都叫他老佟,这样很亲切,他则叫我先生,也不疏远。

  “那怎么办,在这样折腾下去用不了一个月我的家底就要花光了,倒时我娶了老婆养不了,找谁说理去。”听我这么说,佟养性把头凑过来,低声说道:

  “听说最近先生的伟哥压下了不少,不知道真的假的?”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我心中迷惑,难不成你佟养性也心有余力不足了,那找我说啊,同志之间我还哪好意思管你要钱。看我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佟养性不好意思起来,男人最怕别人耻笑的就是这回事了,所以尽管很多大臣贝勒都找我买药,可却推说帮别人代买,而且还让我代为保密。这种客户的个人资料我自然是三缄其口,否则上次殿议我任统领的时候,恐怕早就有一大堆人跳出来反对了,还不是我抓住了他们的小尾巴。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像先生想的那样。”说着佟养性憋红了脸。

  “先生有没有想到把这药卖到关内去,如今先生的大名,关内家喻户晓,有很多人都想弄到先生的神药,只是苦于门路。”

  “这个我不是没想过,也曾和大汗商量过,可大汗说这药如此灵验,到了关内岂不是帮了那些汉人,让他们多子多孙,所以不许我的药出关。”我回答道,为此我还郁闷过好几天呢。

  “那先生又没有办法把这药稍作改变,只让他助阳,不让其促孕呢。”佟养性问道,好你个佟养性啊,对我这药挺有研究啊。

  “那你说怎么改好呢?”我反问他道。

  “这个我如何知道,先生是郎中,这药也是先生开的我如何知道怎么改呢,其实就是不改也一样,只要先生和大汗说改了,以先生的威名谁能不信呢?销路的问题我可以解决,我在那边还有不少关系。”佟养性巴解道。

  他这么说到真的让我怀疑,别是皇太极给我下的套,那我就惨了。于是我试探他道:

  “好你个老佟啊,平时话不多,这时却出了鬼主意,这要是让大汗知道了还不剥了你的皮,这种主意亏你想的出来。”

  “哎,我这不也是让钱弄的么,今年收成不好,物价上扬,钱不值钱,眼看着先生将自己的积蓄往外掏,我也着急啊,所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谁让先生你的药灵呢。”佟养性赔笑说道。

  “就你聪明,难道大汗就没想到此节么,不过这药自然能改,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关内真能卖出这些药么?”我问道。

  “应该没问题,这是好事,大汗如何能不同意。”佟养性信心满满的说。其实我也就是说说,这药方是我当初在实验室记下的,到底每味药有什么作用我哪里知道,不过佟养性的话提醒了我,这药性还不是我说怎样就怎样,我是李神医,谁能质疑总不会真的拿去做实验,古人好像很少这个意识。

  “还是和大汗再商量一下吧。”我提议道,这事应该打个招呼,免得将来出事我背黑锅。真的像佟养性说的那样,皇太极答应的十分爽快,这让我怀疑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做好了套等我钻,任谁看我大把大把的捞钱不眼红啊,尤其是皇太极他最清楚我这药有多大暴利,所以才想出这法子让我出血。这事以后再推敲,现在最关键的是筹备婚礼,有了钱佟养性办起军务来更卖力,已经不需要****多大心了。

  天启6年12月3日,我日盼夜盼的送亲队伍终于抵达沈阳,早早起来出了东城门在外迎接的我此刻心情忐忑。所有认识海兰珠的人都告诉我她是个美人,可本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观念,我还是要见到本人才放心。另外我存了个小心眼,趁皇太极还没见到海兰珠我要好好的接待一下我的新娘子,并一睹芳容把她牢牢地记在心上。因为送亲的娘家人包括海兰珠在内都要住在皇太极从前的府邸,难保皇太极不见色起心给我弄个偷梁换柱什么的,倒时我损失可就大了,所以先见一下有了印象就不怕他使坏了,毕竟历史上海兰珠是皇太极最宠爱的妃子,难保这家伙不一见钟情什么的,花了这么大的本钱折了本可就亏了。

  从望远镜中远远的看见一队人马缓缓地行进过来,我心情顿时紧张起来,那服饰装扮就是蒙古人,规模不小啊,足足有上千人的样子,难不成我的大舅哥,小舅哥,以及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顾不得什么旧规如何我催马向前,身后拉来壮声势的我旗下的500骑兵也一同催马,紧紧地跟随着。不要小看这500骑兵从这刻开始他们就是我的亲兵了(大部分是佟养性带来的3000人中选拔的,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良骑手,是我从佟养性那生拉硬拽弄来的),有钱就是好办事,今天一早我起来时这些家伙还没精打采的呢,我一句“小子们,今天要是给我长了脸回来每人3两纹银。”立刻让这些家伙生龙活虎,此刻队列行进并没有因为速度而打乱,依旧是行列分明,500骑兵那就是2000只马蹄子整整齐齐的踏在已经关东的冻土上,声势惊人。看这架势我也自信满满,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我也煞费苦心给自己装扮一新,身上的铠甲是我花了大价钱让吴能等研究所的人打造出来的,坐下的战马也是优良的蒙古马,身后的500精骑都最先装备了高价打造的盔甲和兵器,可以说除了皇太极的正黄旗就数我这500人是如今关外的“精锐”了(至少外表上看是这样,到了战场是不是一起撒丫子往后跑不得而知)。

  前面的送亲队伍明显的是被这阵势懵住了,都停了下来,做警戒状态直到我们奔到近前才看清旗号,可是仍不明这500多人是来做什么的(古时迎亲好像没有带着手下骑兵的吧,这样看来更像是抢亲,抢亲就抢亲吧,这个老婆我要定了。)

  还是佟养性见机的快,连忙催马上前高呼道:“大金国太医院院使(学生****后皇太极就把额尔德尼撤了,让我上任),新编汉军统领,李开阳李大人前来迎亲。”好家伙,以前看他训练士兵都没这么卖力过,如今这声音可真够穿透力的。果然前面的队伍闪开从中间骑出一匹红马,马上坐着一个女人,用清脆的声音回答道:

  “我就是海兰珠,让你们家李大人过来我有话说。”

  这场面让我惊呆了,新娘子应该坐在花轿里,怎么自己骑马窜了出来。

  海兰珠的出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怎么想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充满戏剧性的出场,可她的族人却都大声呼喝起来,以此助威,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催马向前,这套新制的铠甲虽然威风但穿在身上可不是很舒服,四肢活动都受到了限制。两边的队伍列开方阵,仿佛要在战场上厮杀一般,随着蒙人的呼喝,我这边的汉军也不甘示弱,嘶声呼号,一时间四下里都是振耳的呼喝声,十分热闹,随后不知道哪边先开始的这种呼喝又转为起哄。

  终于战马在两个方阵中央碰头,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就是海兰珠,假如汉家的女子用百合来形容,那么蒙族的少女就用该用盛开的玫瑰来比喻,鲜艳而又有刺。海兰珠是典型的代表,热情奔放,开朗健爽,这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

  “你就是李开阳么?”海兰珠问道,眼神中充满了挑战的意味,并且上下打量我,如同是审视一件商品,又或是在欣赏自己的战利品,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我是谁?我是太医院的院使,是汉军统领,手底下有两万多弟兄(别看现在才一万,可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两万的,别忘我可有编制),我是“伟哥”的缔造者,是无数不孕不育患者的福音,是阳萎早泄的克星……还有什么来的,总之就是我很不爽,对于海兰珠很不爽。

  “是的,我就是李开阳,怎么样,有何见教?”我回应道。

  “呦,还挺厉害,我还以为是个白面书生呢!”说着海兰珠咯咯的笑了起来。当真是花枝乱颤,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我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她。怎么样,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绝学,一般人还学不会呢!

  对于我的肆无忌惮,海兰珠并没有按我预期的那样勃然大怒,相反的居然和我对视起来,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我添了添嘴唇,难怪皇太极如此宠爱海兰珠,比起她妹妹孝庄来(我见过,虽然长得还行,但是太过冷淡),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光是这副身材就极其惹火,再加上弯弯的嘴角,高挺的鼻子,配合着一头秀发随风摇曳,真是诱人犯罪啊。这绝对是一种野性的美,无论是汉人的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都无法与之比拟。

  “看够了没有?”海兰珠气势汹汹的说道。

  “没有,让我再看看。”我回答道,如同在欣赏自己的猎物,并且盘算着什么时候把她吃掉。

  对于我的这种回答海兰珠也开始诧异了,没想到我这个人和她想象的如此不同,既不是文弱的书生,也不是莽撞的匹夫,而是一个色狼,更确切的说是一个流氓色狼,不知道当时又没有这个词,如果有我想海兰珠会毫不犹豫的叩在我头上。

  “那你就看,本姑娘还怕你么。”这种距离如不是都骑在马上,我肯定贴上去做飞禽大咬。老天爷啊,活了这么久我总算才知道什么是女人,你带我真不薄啊,居然把这种尤物厚赐给我。

  这种“凝视”持续了很长时间,以至于海兰珠换了好几种姿势,她性格中显然十分倔强,不服输,就这样和我对峙起来,直到他的父亲寨桑从迎亲的队伍中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