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瞒天过海(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3189 2006.03.27 20:06

    

  厦门,郑芝龙多日来一直处于一种兴奋状态中,这种状态来源于我刚刚派人给他送的信,在信中我阐述了自己的计划,既然敌人现在没有什么动向,那么与其坐着干耗粮草不如主动出击,攻击的目标被定为金门(尽管金门没有多少敌人,但是我也要做出一种姿态来),顺次为澎湖列岛,扫平台湾外围,为顺利登陆台湾做准备,并且让他耐心等待,不日将有琉球和吕宋的战舰前来支援。

  得到这个消息郑芝龙能不高兴么,当初和他计议的时候还没有听说有援军到呢,这下可好了。随后的数天里郑芝龙先是接到金门被攻克的消息,为此他还专门带着亲信随从到金门劳军呢,只见旌旗招展,到处都是陆战士兵在忙碌,也数不清有多少人,这让跟随他的人十分吃惊。因为舰队靠岸时只有郑芝龙登舰其他人并不知道舰队到底有多少人,此时一见不禁咂舌,再看这些士兵的配备更是闻所未闻。由于我心情好还让手下的士兵进行了一轮实弹射击表演,数十支火枪一起开火那威势可不是这些土豹子可以看到的,就是郑芝龙也直添嘴唇,对这些火枪情有独钟。临走时我还专门送了他一支让他把玩不已,爱不释手。

  郑芝龙提出了要和我联合作战的要求,他这时已经不在乎是否有内鬼了,单看如此强大的武力还有什么战舰不能击沉呢,但是被我以未经协同演练恐难配合的理由婉拒了,同时表示今后将封锁厦门至金门海域,以免走漏军情,要求郑芝龙没有必要就不用再来了,让他做好和我军一南一北同时登陆台湾的准备。

  郑芝龙兴高采烈的回到厦门不久,就有三艘伊丽莎白级战舰从吕宋方面开来停靠在厦门补给淡水和粮食,随后扬长而去,又是数日五艘战舰从琉球方面开来,补给完后也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闹腾了将近一个月,先后有8艘伊丽莎白级战舰以及12艘福船在厦门补给,从而将朝鲜舰队战舰的数目增加至伊丽莎白级20艘,福船22艘的庞大数量。从历次靠岸的战舰的船舷上休息士兵的人数来看,估计已经超过5万人,当然这还是保守的估计,因为朝鲜战舰靠岸后,会要求封闭军港,郑芝龙只需将物资堆放在码头上就可以,一切搬运工作都由朝鲜海军自己负责,不允许任何人上船。

  虽然这样的安排令郑芝龙多少有些不高兴,这不是信不过他么,不过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内鬼呢,这多少也就是一个小插曲,毕竟这一个月来郑芝龙也接到很多好的消息,尤其是澎湖列岛先后被攻克的消息,令他兴奋了好几天。时间接近五月,台湾海峡即将开始台风多发的季节,就在这个时候一艘伊丽莎白级战舰驶向厦门,将郑芝龙一人栽上了战舰随后扬长而去。

  “什么,这一切都是假的!”金门我的临时作战指挥室内,郑芝龙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道,他根本无法相信一个月以来那近二十艘战舰都是假的,更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这二十艘战舰是我利用手下的战舰反复停靠造成的假象,如今从厦门运来的物资已经堆积如山。

  “郑兄你先别生气,咱们从长计议,我这么做也是给荷兰人看的,我敢肯定你那里的内鬼决不是一个两个人,光是这一个月来我们在金门外海就已经驱逐了不止一艘渔船,明明是下了禁海令还有人如此冒险不是足以说明问题么。”我劝说道。

  “李大人啊,李大人,你可坑苦了我了,正所谓没有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你兴师动众的不光是把刘香耍了,岂不是还把我耍了么,我本来还高高兴兴地想来和你商量登陆台湾的事呢,可现在倒好,就凭这几艘船你如何登陆台湾呢?”郑芝龙其实一在金门登岸就心中悬疑,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一支庞大的舰队而仍然是我初次带来的那些战船。郑芝龙在海上也翻滚了十数年,如何能不起疑,可是他心里还存了侥幸心理,认为其他的战船出去执行任务了,如今被我证实他自然不是滋味。

  “郑兄息怒!”我笑着说道,这些天来我也在殚精竭虑谋划着如何歼灭荷兰人以及刘香部。但是刘香以及荷兰人盘踞在台湾不出,我也没有办法,消耗战我打不起,朝鲜和辽东有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做,我也是心急如焚,后悔当初出海一时轻敌只带了这么些战舰来,到用的时候却不够用了。正是这种想法催生了我虚张声势之计,想要全歼敌军就必须将其诱骗出海,并且分散他们的力量,随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刘香是借助当初颜思齐的据点笨港以及笨港东南岸的平野作为巢穴的这都位于台湾北部,而荷兰人则是在南部筑城,一南一北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并且荷兰人人少,驻防只有将近两千馀人,而此时的大陆移民却多达数万,荷兰人无力治理全岛,城外便成为郑芝龙的天下,殖民的中国人均须向郑氏纳税,郑家也因此聚敛了大量财富。这也是郑芝龙当初将重心转移的原因,在他眼里几千多荷兰人并不足为患,可谁能想到刘香造反呢,刘香本来就是跟随颜思齐的在台湾,威望也不低,随着他勾结荷兰人整个台湾驻民也就不再归他郑氏管了。

  荷兰人看中的正是刘香这一点,借助刘香来统治台湾,所以要想歼灭敌人并且最终占领台湾,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分化瓦解刘香和荷兰人的同盟。分兵攻台正是最好的办法,由于刘香和荷兰人分别有自己的巢穴,且一南一北,所以分兵攻击应该起到这一效果,至少能起到分散他们的兵力。

  当然要达到这一目的就需要使敌人相信我们有绝对的实力从台湾两侧登陆,所以我才上演了这出瞒天过海的计策,不但要欺骗敌人,连郑芝龙也要一起欺骗。

  郑芝龙听了我的解释这才愁容稍解,“李大人你这招可是做的太严密了,连我也一起被蒙在鼓里,亏我还兴冲冲的跑来金门呢,下一步怎么办你说吧。”

  “这也是我找郑兄来的主要目的,对于台湾的海情我们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敢肯定刘香一定会撤回台北,所以请郑兄来和我们一起筹划。”我笑着回答道。

  郑芝龙思索了一会肯定的道:“会的,一定会的,刘香此人最看重的就是笨港,上次我带兵围剿一路追到台北,若不是他率兵抵死反抗我早就得手了,那一战当真是凶险无比。”郑芝龙回忆起来兀自惊心。显然此仗打得无比艰苦,据说当时郑芝龙弟弟郑芝虎在身上两处负伤的情况下,冲入敌阵,被刘香的人用四爪锚和铁链缠住,几乎不能脱身,后来是部下拚死方才救出。

  “如此甚好,那么剩下的就是决定先攻击那一方,我建议先攻击大员的荷兰战舰,由我军担当主攻,郑兄你的舰队也要做好佯攻的准备,中途再回援我军一举歼灭荷兰人再回头收拾刘香残部。”

  “好的!”对于这个计划郑芝龙比较看好,只要能调走刘香,和朝鲜以及郑氏两部之力对付荷兰人还是有些把握的。随后我们又商议了一些作战的细节,郑芝龙这才坐船回到厦门,临行前我交给他一只最新式的高倍望远镜,让郑芝龙喜不自胜,连呼当初要是有了这家伙也不会让敌人算计了,我只能解释是刚刚造出来的我自己这样的望远镜也不多。

  回到厦门后郑芝龙行事十分高调,不但联系手下诸将还通告了福建巡抚邹维琏。邹维琏这些日正为不断增援的朝鲜海军的事犯愁呢,一方面他想捅上郑芝龙一下,另一方面他也似乎看到了大战在即的风头更想从中捞一票,正犹豫不决间得到了郑芝龙的通报,在他看来这正是一次捞取政治资本的好机会,毕竟自己才是福建的主脑,有了战功率先获益的是自己。于是邹维琏檄调诸将,大集舟师,准备痛击刘香部,如此一来明军收拢了150艘左右的帆船(其中有50艘包括伊丽莎白号以及郑和宝船的特大战船)。海岸这边闹腾对岸的刘香部如何不知,对自己家底十分看重的刘香在得到消息后连夜带领手下部众逃回台北,准备抵抗明军的登陆。

  英荷联军的指挥官是新任荷兰台湾长官普特曼斯,而英军舰队司令德韦特担任副手,整个联军拥有“女王船”14艘,好望号大小的战舰6艘,这几乎是英国和荷兰在远东的所有海上力量,对于郑芝龙的崛起以及朝鲜海军的插手英国人以及荷兰人十分敏感,之所以倾尽全力就是想彻底击毁郑芝龙的海上力量独霸东南沿海。更重要的是西班牙国王的那份进攻中国计划已经辗转被荷兰人得到,台湾正是距离大陆最近面积最大的岛屿,作为进攻中原的前哨,不容有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