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反叛(下)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2450 2006.01.25 07:48

    这正是我希望的,其实那些起火的民房和哭叫声不过是我在做秀,为的就是让敌人加大火yao分量早点炸膛。接连几轮的火炮攻击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城内浓烟四起,哭喊声更甚从前,阿敏的阵势已经开始变化,又向前移动了近百米,这时我方若是再不还击就有些假了,于是城上的火炮稀稀疏疏的开始反击,凌乱的落在敌人阵前或者是阵中,造成了一些伤害。

  “不要怕,他们的火炮没有我们的多,开炮,开炮,打进城里去活捉李开阳和多尔衮者赏银一万两。”阿敏破锣一样的嗓音还是满具有穿透力的,也极大的鼓舞了士气。炮手们几乎疯狂的不再估计装药量,向火炮里装填火yao和炮弹,终于不堪重负的火炮如我所愿的开始炸膛,十数门火炮不约而同地将它的炮手以及周围的一切活物送上了天空,这等于是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威力无比顿时在阿敏的阵营里造成了一片混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阿敏,立时遭到了城墙上猛烈火炮的还击。

  城上的炮手们早就憋足了劲,刚才的反击实在是让他们与们了太久,得到敌人火炮炸膛的信号,几乎不等我的命令这些炮手已经开始着手反击,一排一排的炮弹呼啸而至,几乎是要将大地掀翻一样,落在敌阵中,将地上的冻土和一具具身体抛向半空,再狠狠的摔下来,一时间血肉横飞。阿敏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懵了,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转瞬间他的一线攻击部队损失大半,至于那些盾车此时都成了火车,破车,战马在炮火中挣扎嘶扬,将马上的骑士掀飞出去,撒开四蹄到处乱撞,整个战阵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在后方的代善已经沉不住气了,早已传令撤军,然而这一切都晚了,大庆的城门顿开,5000铁骑怒号着冲了出来,向已经被击垮意志的敌军发起了无情的攻击。可以说火炮攻击是先夺敌身,而骑兵攻击才是夺敌之命,这些骑兵的战刀都是最新打造的,锋利非常,面对粗劣的女真武器,直如烧火棍对卡宾枪,任何敢于阻挡的武器或者是肉体都被战马冲击的惯力和锋利的刀锋粉碎。

  整个骑兵方阵就如同一台绞肉机一样,向前碾过,将无数的生命彻底吞噬,这就是战争,残酷而现实,他的天平永远向强者和有准备的一方倾斜,任何疏忽都会导致致命的失败。

  阿敏号称的铁骑和精悍部队仿佛一瞬间就被吞噬了,城内的骑兵结成方阵一队队的向城外冲去,从不同的方向攻击敌人,左右穿插,城头上的我拿着望远镜仔细观看,看着四处烽火连天,耳中喊杀声震耳,我知道这场仗我们赢了,但是不等于整个战役就此结束,因为敌人的中军,代善所率领的八旗精锐没有乱,我们打击的范围只局限于阿敏的攻击部队,代善的生力军依旧存在,这才是他们的主力部队。

  果然溃逃的阿敏部队遭到了代善八旗的猛烈虐杀,凡是逃回来的士兵都被羽箭纷纷射杀,率先逃回的阿敏此时睚眦欲裂,冲着身边的代善大喊道: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那都是我们的人!”阿敏不能不心痛,这是他的全部家底,没想到大半毁在我手,而另一些则要毁在自己的盟军手里。此时代善也急了,怒喊道:“蠢货,你们看见他们若是冲过来就会将我的中军也冲垮么,这正是李开阳想要看见的,我们女真人没有后退的懦夫,凡是败退的都该死,要么就让他们重新回到战场上去。”

  “你说谁是蠢货?”遭受失败打击的阿敏最怕的就是这个,此时代善如此说,他能不火么,久经战阵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了,可是那是自己的部队,他不肯能忍心看到就此覆灭。冲着代善同样大吼道,睁着血红的眼珠就要冲上去。

  代善轻蔑的一笑: “老二,事以至此,你觉得自己还有用处么,来啊,将二贝勒带下去好生看护。”代善话音一落,几个巴牙喇兵蜂拥而上,将阿敏扑倒在地,阿敏兀自口中咒骂不停。代善州了皱眉头说道:“让他闭嘴!”

  这些巴牙喇兵都是女真的精悍之士此时全听代善调遣,眼中也全然没有将这个叛了又降的二贝勒放在眼里,抓起地上混着积雪的泥土就往阿敏口中填,阿敏“呜呜”了两声后,就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只是睁大了眼睛瞪着代善。

  代善没有工夫再管阿敏,抬起手中的望远镜观察战场上的形势,若说这望远镜还是我离开辽东之前制造的,此时辽东只有向代善这样地位显赫的人才能拥有,望远镜中,我的部队井然有序的驱逐着敌军向阿敏的中军冲来。目的就有一个趁他病取他命,希望以此冲乱代善的阵脚,趁火打劫,代善果然是位杀场老将,不为所动,漠然的看着溃逃的士兵倒在自己盟友的箭下,随后高声下令道:“

  “火炮准备!”从敌营后推出了一排排的自治火炮,这些火炮虽然延用明军技术,可是胜在数量多上,皇太极这次西征是长途奔袭,并不利于火炮,所以最新制造的火炮除了留守盛京外都被代善带了出来。

  溃逃至阵前阿敏部队眼见是没有活路,不得不调转方向向我军杀来,希望还有一搏的机会。如此一来双方在代善阵前纠缠起来,代善皱了皱眉头,狠下心来,命令道:“开炮!”

  八旗阵营的火炮众炮齐发,虽然射程不远但是还是将正在厮杀成一团的两军部队都覆盖在内。面对突如其来的火炮攻击,我军一时没有准备,向来都是我们拿炮轰别人,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也挨轰了,站在城头上观战的我也大吃一惊,没想到代善这么狠连自己的人也攻击,着实为前线部队捏了一把汗。所幸,指挥官并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人,眼见没有希望攻入敌阵,马上掉转马头带着手下的人向城内撤回,攻击的主要目的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既然已经消灭了阿敏的叛军,那么没有必要暴露在敌人强大的优势火力面前。

  对于这名将领的表现我十分满意,仗就是该这样打的,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选择避实就虚是正确的,只有有效的保护自己才能更好的消灭敌人。

  代善没有继续进军攻城的打算,阿敏军队的覆灭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尤其我军炮火的猛烈,决不是他的那些简陋火炮可以比拟的。于是他下令将大庆团团围住,但是不得接近我军炮火射程之内。

  这一战,从中午一直打到了傍晚,遍地都是死尸,有敌人的也有我军,战马倒卧在血泊里,有的还没有死透,兀自在那里哀鸣,天上的寒鸦,不断在空中盘旋,似乎是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整个战场又恢复了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