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海上枭雄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176 2006.01.01 08:19

    若说在整个中国沿海还能有谁能和朝鲜海军抗衡,那么也就剩下郑氏的水军,也不难想象,后来郑成功能率领十数万人渡海收复台湾,靠的可大部分是他老爹郑芝龙留下来的力量。

  而此时的郑芝龙已经初现峥嵘,历史上几乎都把目光放在郑成功身上却忽视了他的老爹郑芝龙,自然也包括我在内。不过好在这时我从葡萄牙人手中意外地得到了一份关于郑芝龙的情报。

  郑芝龙原名一官,从小就不爱读书,但是很喜欢舞刀弄枪,属于游手好闲的那一类,十七岁时,因家庭生计艰难,偕其弟芝虎、芝豹赴当时中外贸易中心地点之一的广东香山澳(澳门)依舅父黄程。黄程是个海商,在澳门从事海外贸易,他留下郑一官在身边做帮手,协助商务。郑一官虽然读书不成,但是在商业竞争和利益角逐中却显露出自己的智慧和才干,学会经商贸易,到过马尼拉,并学会了卢西塔语和葡萄牙文。在与葡萄牙人打交道中,受其影响,接受天主教洗礼,取教名贾斯帕,另名尼古拉,外国人称他尼古拉.一官。

  就是这个尼古拉.一官后来成为当时海外最有势力的海商李旦的部下,并“以父事之”,李旦资本雄厚,拥有一支船队,专门从事海外贸易,是日本华侨的首领。靠着自己的才智郑一官逐渐得到李旦的信任被“抚为义子”,交给一部分资产和船只让他到越南做生意,结果不过数年,郑一官成为巨贾,常往来中国、日本之间并且和郑成功的母亲田川松好上了(田川松是田川昱皇即翁昱皇的养女,而翁昱皇则是当地的中国侨民,我说呢要不郑成功也不会在没有父亲的教导下说得一口好国语,郑一官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娶个日本媳妇)。要说郑一官怎么了不得呢,还曾受过幕府将军德川家康的召见,这在日本可算是光荣显赫的人物了,还不单如此呢,当时荷兰人也在平户建立商馆,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建立大本营。

  1622年荷兰人占领澎湖,就是李旦居中斡旋,说服荷兰人退出,结果这帮荷兰人居然转移到台湾去了,而郑一官更被李旦派去荷兰的舰队当通译。混了两年的郑一官觉得在荷兰人手下没有太多的发展,所以干脆离开荷兰人,开始亦商亦盗的海上生涯,正巧这时李旦病逝将其基业都传承给了郑一官,随后他的好友率先开发台湾的华人领袖颜思齐也病逝,将台湾的部众交托给郑一官,接受这两笔遗产的郑一官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击败了当时以厦门为根据地的最大的海盗漳州人许心素代之而起,又将明朝的水军打得哇哇直叫,没办法崇祯皇帝只好招安。

  郑一官自此官运亨通,雄霸东南沿海,据说有船千艘,部众数万人,专门和荷兰人还有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日本人做海上贸易,号称海上第一(他要是第一,我老几啊)。

  当然了这些情报也不是葡萄牙人一家的,荷兰人为了抢夺生意经常在海上阻拦劫掠葡萄牙人以及西班牙人的商船,当初郑一官在荷兰人手下做通译的时候就做过这事,后来跟荷兰人翻脸又帮葡萄牙人对付荷兰人,还跟荷兰人狠狠地打过一仗。这仅仅是情报来源的一部分,事实上还有很多情报是孙元化通过明朝的情报系统得来传送给我的,对于这个新招抚的海上枭雄,尤其是和自己海域比邻的前海盗,孙元化颇有惧心,所以将情报传递给我,希望我能重视。当然了,我是非常重视,把郑一官的儿子都弄到手了,据说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必要时作人质也是不错的。

  郑芝虎十分有眼力,也或许是我在海外真的很有威名吧,对我极其尊敬,为此我是沾沾自喜,飘飘然。

  “李大人此时在海上的威势哪能是我郑家可比的,我大哥对大人也是极其佩服的。只是近来大哥既要对付荷兰人又要对付刘香,否则早就亲自来接森儿母子,然后再来拜谒大人了。”

  虽然是飘飘然但是话里话外我还是懂的,什么拜谒我,接他宝贝儿子才是真的吧。不过我对荷兰人的事倒是很关心,这时对于荷兰以及台湾的情报我所知并不多,只知道荷兰人已经占领了台湾,这和郑氏的利益岂不是矛盾么, 不知道郑芝龙有什么感想,于是问道:

  “哦,荷兰人,听说荷兰人有一个什么东印度公司,专门从事走私,不知道有什么事得罪了郑大人。至于这个刘香又是什么人啊,能让郑大人如此头痛。”

  “李大人也不是外人,将来森儿也就全靠李大人提携了,我也就不和李大人见外了。”由于郑芝龙坐过通译的原因吧,对荷兰、西班牙这样的名词翻译的很准确,所以不会成为我们勾通的障碍,虽然被明朝招安但是郑芝虎身上还有那么些草莽气息,说话很干脆,。

  “要说荷兰人,实在是贪得无厌,这个东印度公司更是不假,据说是和什么英格兰人一起合办的,专门从事海上贸易。当年在朝廷的压力下再加上有李旦李老夫子的劝说下荷兰人才撤出澎湖,但是却又转移到琉球(台湾)大员(今台南安平)了,并且在琉球建筑“热兰遮”和“赤嵌城”两个要塞,侵占了琉球整个南部地区。同年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居然还因为琉球的归属打了一仗,结果荷兰得胜,独占了整个琉球,当时若不是我大哥被荷兰人诳去马尼拉袭击西班牙人,哪能轮到荷兰人得手,我大哥绝对是不会坐视琉球被荷兰人占领而不理的。要知道颜思齐颜大哥可是和我们兄弟拜过把子的,台湾有他在自然不会让给荷兰人,可是我大哥回去晚了,颜大哥病逝,虽然将盟主的位置传给了我大哥,可是很多人不服,其中就有这个刘香。当时我大哥人少也就动不了他,于是和荷兰人商定井水不犯河水,谁知道刘香一直不服我大哥,私下里和荷兰人勾结在 起,而荷兰人也越来越过分欺压当地的移民,这不我大哥正在和他们交涉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颜思齐颜英雄的名字我是知道的,也难怪郑大人如此气愤,这等数典忘祖之辈我辈人人得而诛之。郑兄若是有什么用得上我李开阳的尽管开口,我李开阳一定竭尽所能。”我客套道,颜思齐的历史我听人说过,他生性豪爽,仗义疏财,并且身材魁梧,精熟武艺。因年轻的时候遭官家欺辱,颜思齐怒杀其仆,逃亡日本,以裁缝为业,兼营中日间海上贸易,数年后渐富。其间,颜思齐与经常到平户贸易的晋江船主杨天生结下深交,结识了一批流寓日本从事海外冒险的闽南人,郑芝龙就在其中。由于他广结豪杰,遐迩闻名,日本平户当局任命他为甲螺(头目),后来颜思齐等因不满日本德州幕府的统治,密谋起事造反,参与当地日本人的反抗斗争,结果消息不幸泄漏,幕府遣兵搜捕,颜思齐不得不率众仓惶分乘十三艘船出逃到台湾,并且从福建沿海招募海民。颜思齐将垦民分成十寨,发给银两和耕牛、农具等,开始了台湾最早的大规模拓垦活动。并且挑选了一批有航海经验的漳、泉人士,以原有的十三艘大船,利用海上交通之便,开展和大陆的海上贸易,解决垦荒所需资金;同时组织海上捕鱼和岛上捕猎,发展山海经济,以解决移民生产和生活的物质需要,可以说是台湾的开山鼻祖了。

  听了郑芝虎的话我心里却琢磨,原来你是窝里反啊!也难怪,颜思齐创下了那么大的家业,他郑芝龙也太好命了,一连接受两笔遗产,放谁不眼红啊,郑芝虎不疑有他,哈哈的乐道:

  “那就太好了,早就听说李大人朝鲜的火炮厉害,我大哥时常念叨,可惜根荷兰人闹翻了,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也鬼的要命,平时和他们做生意行,可是一到管他们要些火炮就装聋作哑的,真是气人。”

  郑芝虎这么说我还如何不懂,也难怪葡萄牙人不给他,那可是人家保饭碗的家伙,给了你郑家,人家还怎么在海上混啊,还不都成你郑家的天下了,搁我也是不会给的,可是这时又不能不大方一些,毕竟笼络郑氏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我故作大方的说道:

  “这个好说,郑兄早开口啊,不巧这批造出的火炮已经装备战舰了,行了,我也就干脆一些,索性送给郑兄一艘战舰如何!”

  “什么?”不光是郑芝虎愣住了,周围的众将也都愣住了,这些人哪里想到我会如此大方竟然送了一艘战舰给郑家,旁边的郑成功倒是拍手高兴的叫道:

  “太好了,太好了,父亲要是也能有师父这样的战舰肯定能把那些荷兰人赶跑。”

  我笑着摸了摸郑成功的头冲着还在发呆的郑芝虎说道:“郑大人难道嫌少么,毕竟这次和倭人交战,我方也损失了不少战舰,所以暂时也只能提供这一艘了,郑兄不要小看这艘战舰啊,这可是我们最新制造的,无论是速度还是火力都堪称一流。”这话我倒是没有吹嘘,我答应送给郑氏的正是刚刚建造完成的一艘伊丽莎白级战舰。

  “哪里是嫌少,我实在是没有思想准备,没想到大人能送我们这样的礼物,要知道我是和刘大人一起来朝鲜的,对于朝鲜海军的战舰,尤其是刘大人的旗舰实在是仰慕非常,但不知大人送的是哪一种战舰。”这郑芝虎也不是傻子,还知道问一问。

  “刘星的旗舰是伊丽莎白级的吧,那我自然不能比这差,就送一艘伊丽莎白级的吧,郑和宝船级的我们现在也只有一艘,就是我现在也坐不上呢,要等以后建造多了才能再商量送给郑大人。”这我可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希望你不要当真啊,否则估计你们等到猴年马月也等不到的,就是送给他伊丽莎白级我也不担心技术流失,就算是他郑氏将船拆个稀巴烂他也别想仿造出来,因为他不具备那个技术力量。

  “谢谢大人了,谢谢大人,让我说什么好呢,回去了我大哥一定乐得要死。”郑芝虎嘴都合不拢了,子龙号这时就停靠在平壤,那威风绝对是无人能及的,在郑芝虎眼里,别说是郑和级的,就是伊丽莎白级的他都没敢想。

  “哪里,哪里,都是自家人客气那么多干什么,将来在东南沿海还全要仰仗你郑家兄弟呢!这艘船就当是我不告令兄先收森儿为徒的补偿吧!”说着我拍了拍郑芝虎的肩膀拉近和他的关系。

  “那是,那是,森儿好福气,我郑家好福气,就像大人所说以后就是一家人,大人在东南沿海有什么事尽管说,我郑家一定效犬马之劳。”郑芝虎答应的很干脆,希望不是像我这样玩嘴皮子才好。

  郑芝虎在朝鲜做客了几天,就要返回福建,临走时田川氏也不随他去了,原因是要照顾郑成功,郑芝虎倒没怎么样,据他私下里说(这家伙只要多灌些酒,再说些好话会透露很多东西的),郑芝龙有好几个老婆呢,可是这几年一个都没有生育,所以他才这么在意远在日本的郑成功,否则也不会派他来接自己这个宝贝大侄子。至于田川松,也就是郑成功的母亲,郑芝龙到没过多的交待什么,看样子是可有可无,也难怪他老婆那么多不在乎这一个,可是毕竟儿子只有一个,如今郑成功有了这么好的去处,又有我这样的师父,实在是比在日本好,这样他也就不用担心了,所以郑芝虎才能任由郑氏母子留在朝鲜,自己带着我赠给郑氏的伊丽莎白级战舰返回闽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