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血战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280 2005.09.01 16:18

    

  孙元化向我们证明了他不愧是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这是我给他下的定义,他不能说是一个好的统帅或者是父母官,但是无疑的他是一非常优秀的工程师,尤其是在火器制造上,堪称此时的中国第一人。在尚可喜逃跑的第十一天,孙元化的第一门大炮被铸了出来,经过试射果然威力不同凡响,比我们战船上所装备的明军旧式火炮不知道要好上多少,要知道这可是孙元化按照他老师利玛窦所传的西法铸造的火炮,据他说当年在宁远他也是试验了多次才获成功的。

  最可贵的是孙承宗不但会造炮还会操炮,他有一套独特的定位瞄准方法,当然了这来自于他对数学的应用,在短暂的交流中我发现孙元化的这套和夷人学来并有所改进的操炮方法实际上是一种三维定标法,充分的利用了抛物线的原理,虽然简单但很实用,在此之前炮手们的火器发射,基本上靠的是目测和经验。有了孙元化的这套方法可以大大的提高炮击的精度,所以我命令所有船上的炮手一起下船和孙元化学习操炮,并且将孙元化新铸的大炮搬上了船,对此很多人不解,为了防守登州不是应该将这些新铸火炮放在城头上么,对此我有自己的看法。

  大炮,作为远程火力,它的威力最大体现在哪里?是在进攻中,是在对固定目标的射击上。那么孙元化所铸的火炮无疑应该是此时射程最远的火炮了,若是把它装在城上固然可以起到防守作用,可是敌军的火炮虽然吃亏在射程上,但它的炮位可以散开,集中轰击一点,这样看来就不划算了,因此将火炮装在机动性能强的船上,就可以发挥它的优势,不同于陆军需要运送如此笨重的火炮,很难在战场快速的形成火力。作为海军天生就没有这样的困扰,它可以将士兵和武器投放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对于我的这种认识很多人都不赞同,但是我还是力排众议将孙元化所造的火炮装在了战船上,换下来的旧式火炮则放在城墙上。这边孙元化造那边我装,终于在第八支大炮刚刚造好的时候,敌人出现了。

  要不怎么说侥幸心理存不得呢,海盗的规模超出了我的想象,站在水城的城头上只见海面上聚集了大大小小的船只足有上百艘,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场明代海船的展览,张海潮站在一旁给我逐一介绍,这个是广船,那个是仓船,还有开浪船、草撇船等等不一而足,看来对方是真下了狠心,拿出了家底要找我算帐。有了前两次海战的经验我现在已经不再畏惧什么了,作为一个战场指挥员最要紧的就是要保持冷静沉着,对战场一切可能发生的事都要考虑到。跟在我身边的邓希晨和李哲也气定神闲,不知道是出于对我能力的信任,还是对我一直交好运的信心,总之这两个家伙看起来就像没事人一样,再看黄中羲手把着剑柄,兀自有些发抖,我知道那不是吓的而是紧张。孙元化才是吓得呢,手把着垛口脸色煞白,估计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呢,宁远那一战因为孙元化与人不谐被迫返京,所以没有参加这才是他一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参加战斗吧。

  “孙大人,敌军以至近海,孙大人有什么办法啊?”我问道,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不好喧宾夺主。

  “这个,还是全赖李大人了,李大人战阵经验丰富,以少胜多,我孙某人实在是自愧不如,还请李大人做主。”孙元化此时极具自知之明,主动把统帅的位置让了出来,我也老实不客气地坦然接受了,我可不想将命运交托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作战经验,只会造炮的工程师手里。

  “李哲你和安龙焕将军率领舰队出港迎击,记住将舰队排成纵列,用侧舷炮攻击敌船,不可恋战一发即走,不要和敌船近距离接触,发挥大炮远程攻击的优势,明白了么?”我嘱咐道,海面上的舰船此时依旧杂乱无章,看来这些海盗船不是互不统属就是缺乏训练,对于这样的舰队李哲很有信心。

  “大人您放心吧!我一定满载而归。”说着下城登船。登州的水城所谓的城门是一条水路,上边设有用木栅栏做成的闸门,大小船只进入登州必须由此经过,看着李哲和安龙焕率领船队驶出水城我心里也是忐忑不安,这种比例实在是太悬殊了,我教给他的战法是英国舰队和西班牙无敌舰队在英西海战时所使用的新战法,一改以往的月牙型战阵,可以充分发挥侧舷远程火炮的威力。可是毕竟是第一次应用又没有经过训练,其结果真是很难预料,这一刻我的心早已飞上了李哲的战船,希望这个年轻的将领继承其祖父的海战天赋,创造出不平凡的战绩来。

  孙元化的战前动员工作做的很不好,应该说他的那些手下当真是不得民心,邓希晨和黄中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募集了不到500的乡勇再加上城内轻壮总数不到1000,就是把所有的兵丁衙役都算上不过就1500人左右,我就要靠这1500人来守登州简直是儿戏一样,可是哪有什么办法,此时骑虎难下,只好硬撑着顶硬上了。

  李哲和安龙焕的舰队缓缓驶出水城,这让敌方的船队十分惊讶,仅凭这几艘福船就敢和上百艘的海盗船较量,这个登州的统帅一定是疯了,简直是不自量力,于是几乎用不到命令这些敌船一窝蜂的蜂拥而上,就是拿吐沫星子也能淹死你啊。可是事实并不像这些海盗们所想象的那样。当海盗们排着一条长线一样散乱的队形向登州扑来的时候,安龙焕和李哲按照我的吩咐组成了纵列队形,安龙焕的旗舰在前,李哲的坐船江华号在后,一首一尾向敌军船队冲去。

  安龙焕的旗舰除了配备孙元化铸造的新式火炮两门外,其自身原本的火力也十分不俗,两舷的火炮总是数达到了24门,是整个舰队中火力最足的,所以由他开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敌军战船刚一进入射程,新式大炮首先开火验证自己的威力,在经过孙元化简单的瞄准培训后,虽然火炮的命中率没有飞跃式的提高,但是和以往比也是改进了不少。这种提高被敌船很好的验证了,新式火炮不但射程远而且口径大,炮弹的威力比从前增加了不止一倍。

  不得不说这时中国的造炮技术已经落后于西方,但从这新式火炮的射程来讲,就让对方望船兴叹,远远的敌船还没有进入自己的有效射程范围,新式火炮的炮弹就呼啸而来,在海中激起一道道水柱,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敌方在明明知道够不着的情况下也开火了,好家伙,这个热闹,一排排的炮弹在安龙焕的旗舰前形成了水幕,不断溅起浪花,但如同隔靴止痒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由于是纵形战列,敌人的火炮射程长短不一,并且分散成面,所以看起来炮火似乎是密集,但实际上够得到舰队的却没有几发,安龙焕的舰队则不同,测舷火炮的威力此时被发挥的淋漓尽致,炮火猛而且密集,总是捡自己距离最近的敌船开火,一次齐射下来总有有一两艘敌船遭殃,不大一会舰队就穿过了敌人十分薄弱防线,到达了后方,安龙焕并不恋战,显然是尝到了这种战法的好处,挑了一处薄弱的地方再次穿插过去,所过之处无不披靡。

  对方也不是傻子,刚开始被这种奇怪的战法打懵了头,但是随后不久就清醒过来,除了留一部分战船一拥而上外,其余的都向登州城扑来。该来的总是还要来,毕竟安龙焕的舰队只有六艘就是再勇猛也拖不住如此多的敌船,眼见着敌船离水城越来越近,安龙焕放弃了和对手缠斗率舰前来支援,于是战场上形成了这样奇怪的一幕,海盗船向水城进攻,安龙焕则追在屁股后面穷追猛打,另外一部分海盗船又追在安龙焕的屁股后面死缠烂打。整个一个夹心面包,战场上此刻已经十分混乱了,隆隆的炮声不断传来,而为首的敌舰也距离水城越来越近,众人站在城头都捏了一把汗,这场仗打到现在已经就很不容易了,敌人损失的战船已经超过了十数艘,但是这和其庞大的总数来说,还不算什么,没有伤其筋骨,所以为首敌舰全然不顾后面安龙焕的战船疯狂的向登州扑来。

  “开炮!”在第一艘敌船进入射程后,我果断的命令城上的炮手开炮。毕竟是作为北方沿海的重要军港,登州的城防还是比较坚固的,以往海盗大多是从其他海岸登陆,然后一路侵袭到登州的,对于城上的大炮大多数海盗是不敢尝试的,这次这些用来守城的大炮终于派上了用场,一番狂轰后,几艘敌船开始缓慢下沉,取得了这样骄人的成绩炮手们信心更足,一个个使尽全力不断的装炮发射,但是随着城下敌船的不断增多,这种抵抗开始变得单薄了,聚集在城下的敌船将火力集中起来向城上发射。

  这时我当初疑虑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城上的火炮虽猛但是缺乏机动性,而成下的敌船是散射的,可目标集中,不大一会几门火炮就哑了,呼啸的炮弹不断向城上涌来,有的越过城头飞入城内,有的则直接砸在城墙上,石屑纷飞,浓浓的火yao味,弥漫了整个城头。

  “大人,你还是下去吧,这里有我呢?”邓希晨向我催促道,孙元化也看着我,这时呆在城头上就是敌人的活靶子,当真是姓命堪忧。

  “不,不能下去,我们一下去军心就会涣散,这城如何还守得住。”我大声喊道,其实心里明白这城守不住是迟早的事了。可是事情未到最后一步,我就决不轻言放弃,这登州与我实在是太重要了。见我不走孙元化哪好意思独自败退,黄宗羲则向我投来了敬佩的目光,在他心中这个汉奸似乎都是软骨头,像我这样固执的似乎还不多吧。

  这时李哲的江华号带着其他两艘战船穿过了敌军的封锁来到了城下,将水门死死的堵住,背靠城墙一字排开将火炮集中在船舷一侧,不断向敌船发射,立时城头上的紧张气氛被缓解了很多,但是李哲的船队马上就招来了敌人疯狂的反击,这些敌船不顾侧舷的炮火发了疯的冲上来。

  “支援下面的战船,把他们给我打回去!”见到这种情景我大声命令道,让城上的火炮支援李哲,由于城头高大所以火炮的射程较战船远,一上一下组成了一道火力网,暂时将敌人的火力压制了下去,再看江华号为首的三艘战船此时已经惨不忍睹,船身遍体都密布着弹痕,索幸福船有隔水仓这才没有沉没,但是三艘战船也都歪歪斜斜的靠在一起,互相支撑不断的向敌军发炮。

  安龙焕则带领另外两艘战船依旧和敌船游斗,这时安龙焕突出的表现了他作为一员老将的临战经验,带着船队左突右冲,不断的冲破敌人的包围,牵制了不少的敌船。海盗们显然没有想到一个以前任他们往来的小小的登州此时居然如此顽强的抵抗着,偌大的一群舰队竟然被六艘战船缠住,不旦寸功未建,反而损失了不少战船。海盗们也发起了狠,干脆有一些敌船开始向其他海岸靠近,不再理这几艘战船。

  “不好,敌人要登陆!”果然只见一队队的海盗纷纷从船上扑了下来纠集在一起,向登州城扑来。

  “邓兄,这里交给你了!”说着我带着自己的亲兵顺着城墙向另一侧陆上的城门跑去,这是距离海盗登陆最近的城门,那里的守卫只有不到500人,而且大多是没有经验的乡勇。如何能抵挡如狼似虎的海盗。

  等我到了城门这些人正在那里乱哄哄的一片,有的就想逃走。

  “往哪里去,你们以为登州城破你们就会有好下场么,遭殃的是你们的兄弟父母姐妹,是男人的跟我上城杀敌,愿意做逃兵的就滚会家抱着老婆孩子等死吧!”说着我带人登上城头。

  山东人性格中有种豪爽,也十分彪悍,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奚落,众人具都血气上涌跟我上了城头。只见登陆的海盗已经集结在一起气势汹汹的向城门涌来,足有近千人。

  “兄弟们这些海盗并不可怕,他们没有攻城的器械,在城下也只能徒劳,你们跟我奋勇杀敌,这是为了我们的妻子儿女,我李某的妻子此时也在城内,誓与登州共存亡。”这时我也杀红了眼,战斗进行到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眼见着敌军冲到我率先拿起弓一箭射去,众人有样学样纷纷拿起手中武器与海盗开始展开攻城和反攻城的战斗。

  仗着登州城高墙厚的优势,我率领这些乡勇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波进攻,可是海盗们并不善罢甘休,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巨木悍不畏死开始冲撞城门。

  “咣咣”的巨响震撼着人心,最要命的是敌军将船上的火炮卸了下来,摆在城下开始轰击,邓希晨那边自顾不暇,哪里有空有火炮来支援我呢,终于一声轰然巨响,登州城门被敌军攻破了。敌人向潮水一样涌了进来。

  “老婆,看来我是保护不了你们了,杀!”我狠狠地咬了咬牙带着自己的亲卫冲了上去,余人被激起了血性早就不顾生死的和我冲下了城头与敌人混战起来,我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只知道没有章法的乱砍,见到敌军就砍,管你是什么招数,劈头盖脸的砍过去,幸亏我身边的亲卫都身经百战,保护在我周围,对于那些对我有威胁的敢于近前的海盗都予以无情的射杀,眼见着身边的战士越来越少,我心头一凉,想不到我李开阳最后要死在这里,也好没有死在异国他乡,而是自己的故土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正当我准备自暴自弃舍身和敌人死战到底的时候,城外炮声大作,那频率比刚才足足多了一倍,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是援兵,是我们的援兵到了!”我激动大声喊道,

  “兄弟们,我们的援兵到了,跟我一起杀出去啊!”说着我一挥战刀劈开了一个眼前的海盗,率领众人向前突杀。海盗们显然也被这种巨变惊呆了,不知道何时又杀出了一股援军,但是从气势上他们已经落了下风,一个个惊慌失色转头就跑。

  “冲啊,杀啊!”我带着剩下的那些残兵下衔尾追杀。冲出城外只见海岸上一艘艘龟船已经靠岸,不断的有士兵从里面冲出,是我的汉军,从衣甲上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我的汉军,足足有近千人向这里冲杀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