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传教士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468 2005.07.31 20:57

    “老公,你有什么心事么?”海兰珠用手轻抚我的头发关切的问道。其实古代的女人很好相处,不管她性格如何,只要你给她足够的关心和爱护,她都会全身心的投向你,尤其对于我这现代人来说,这事情就更容易不过了,虽然偶尔海兰珠还会暴走一次,但是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没什么,只是大战在即,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对于自己的妻子,我没有必要隐瞒。

  “哦,老公不要担心,不过是打仗么,没什么好担心害怕的,朝鲜人软弱无力,很容易对付,何况我看你那一万士兵如今已经十分精悍了,过一阵子我父亲送来的马匹牛羊也要到了,那时凭着这么多战马还不把朝鲜踏平。”海兰珠结婚后虽然不再叫我夫君,但是也没有叫我亲爱的或者是darling,而是改口叫老公,我则仍旧交叫她的名字,心里虽然是喜欢可是,什么珠儿啊,兰儿啊的实在肉麻,我叫不出口,只得称呼名字,她倒也没什么,海兰珠不过是个名,她的姓可长着呢。

  “瞧你说的,哪有那么简单,若是明军插手呢,别忘了,当初倭国入侵时明朝可是出了军队的。”我笑着打了她一下屁股,十分有弹力,海兰珠脸上泛起漪涟,那样子实在诱人,若不是刚刚征挞完毕,我真恨不得再把她吃了。

  “他敢,他就不怕咱妹夫抄他的后路。”海兰珠笑着说道,用手轻轻的搔我的痒,平时私下里我俩都是笑虐的称皇太极为妹夫的,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是么,以目前宁远的形势,恐怕就是妹夫他有心也力不足吧。”我平时很喜欢和海兰珠讨论这些事,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天赋还是后天的生长环境,海兰珠除了性格和她妹妹大玉儿不同外外,心机和计谋都是很高的,尤其对军事几乎有着蒙古人天生的才能,这可能与她的血缘有关,毕竟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血管里流的是黄金家族的血液。

  “不见得,袁崇焕若是支援朝鲜则首尾难顾,他军队中马匹极少,骑兵就更是少的可怜,守城可以,可是野外作战就不是八旗的对手了,尤其这种时节,更不利于步兵作战,除非是他不出来,一出来绝对难逃皇太极的虎口。

  “贤妻言之有理,为夫受教了。”结束短暂的清河蜜月后,我和海兰珠回到了沈阳,这时离年关仅剩两天,老丈人果然守信(也由不得他不守,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肯定是会遵守我们的协议的)将大量的牛羊和马匹运到了沈阳,据说这还只是一部分,大队随后就到。不过这一部分也够用了,我命人将牛羊宰杀,分发给手下的士兵,每人十斤的牛肉,十斤的羊肉,再加上2两银子,这一下子就耗费了我上千头的牛羊,不过看到士兵欢呼雀跃的样子我也很高兴,杏林书院的学生凡是没回家准备在书院过年的也照此对待。剩下的牛羊除了个头大性能好的以外,其余的全部宰杀,腌制成腊肉,或者熏制成肉干,充作将来的行军干粮,这一忙活就到了年关。

  过年是中国人的大事,关外也不例外,女真人也有过年的习俗,只是饮食和习惯和关内不太一样了,这个年我过的也格外有意义,因为家里多了几个客人。

  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军营里分发牛羊肉,那些有家室的都让我放回家了,我不怕他们不回来,在我的军营中他们的待遇是最好的,若是做了逃兵,一旦被抓住迎接他们的命运是一辈子的劳役,甚至是处死。如此比较下来,还是我这里好,将官虽然凶了些,可是吃的好穿的暖,那还求什么啊,更有些人听说了我这里的待遇,主动要求来当兵,今年收成不好,过了年若是女真再没有收获,那么春荒恐怕是很难度过了,听说我这里管吃管穿,还有军饷发,所以很多人都跑来要求当兵。

  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钱再养这么多人了,一万人是我能供养的极限,等打下朝鲜再说吧。就在这时,赵学敏骑马飞快的跑来了。

  “先生,先生,”赵学敏大口的喘着粗气,我不喜欢这些人称呼我为大人或者是我的官职,所以他们一直还是叫我为先生。

  “怎么了,喘口气再说。”见他急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有大事,可我还是不忍心催他。

  “是,色目人,先生,色目人来了。”赵学敏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色目人,什么色目人啊?你说清楚。”我疑惑的问道,这个赵学敏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

  “是色目人,就是先生所说的那个传教士,被大汗请来了。”赵学敏接着道。

  “什么,传教士,真的找到了,几个,有几个。”我兴奋的大叫起来,扔下手中的冻肉,拉起赵学敏就往外跑。

  “三个,有三个,都在大殿候着呢。”赵学敏回答道,说着我们俩骑马一路扬骠向书院奔去。

  路上我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的确有三个传教士被皇太极“请”来,皇太极并不太清楚这些传教士的功用,只是知道这些人会造火炮(都是我忽悠他的),于是人一请到,就问能不能造火炮,偏偏这些传教士只是粗通汉语,还有的根本就不会,所以问了个一溜十三遭,也没问出个有价值的东西来。十分沮丧,这时才想起我来,于是命人到书院请我,谁想我在军营,所以赵学敏才跑过来。

  下马进了大殿,我一眼就看到三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衣着古怪的站在大殿里,和皇太极等一众群臣在那里打眼对小眼。我连忙上前见礼。

  “先生来了就好,先生要的传教士我给先生请来了,只是语言不通,不知道先生有什么办法。”皇太极皱着眉毛说道,他实在看不惯这些所谓的传教士,不就是个子要高一些,鼻子大一些,再加上蓝眼睛,和黄色的头发,怎么看怎么怪异。

  “这个好办,我曾经学过一些他们的语言,让我和他们试试。”我笑着说道,真是及时雨啊,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些传教士了,对于现代科技的熟悉,让我很难掌握这个时代西方的科学到底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有些最基本的东西,我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从前拿过来就用的简单物件,到了这个年代却不知道从何找起,这些人的到来可是帮了我大忙。于是****起病不熟练的英语和他们对起话来。

  我微笑着用英语对他们说道:“欢迎各位到中国来,同时也欢迎各位到东北来(我不知道关外怎么拼读,只好用东北来代替)。”对待这些洋毛子当然要先礼后兵,实际上我的排外思想是很严重的,只是这时用得上这些老外,所以才这样客气。

  “哦,天哪,我的朋友,终于有人会说英语了,我的主啊,上帝我赞美你。”其中一个家伙大声地说道,语速极快,要不是这些单词简单,再加上我一顿胡猜,理解起来还是没多大困难。

  另一个人却瞪着眼睛对我说道:“你们这些野蛮人,我要抗议,抗议你们使用这种手段把我们绑架来,我要求你们送我们回去。”

  我将眼光投向第三个人时,他却一直保持平静,这人生的高大魁梧,三十来岁的年纪,眉宇间透漏出一种平和,目光友善的看着我。这让我十分好奇,撇开那两个家伙,我饶有兴趣的问道:

  “请问先生叫什么名字,是哪国人?”

  这人见我问他,和善的回到道:“我叫J.AdamSchallvonBell,是普鲁士人,我有一个中国名字,叫做汤若望。”

  “什么!”我大声地叫道,本能的我用了母语,这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不知道我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皇太极连忙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先生,这人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奇怪,这家伙居然有中国名字,叫做汤若望。”我向皇太极介绍道。如果这个人真是历史上的汤若望我可就捡到宝了,我记忆最深的就是金庸先生的《鹿鼎记》里提到了这个汤若望,这家伙还曾教过康熙拉丁语呢,康熙皇帝平三藩所用的红夷大炮可都是他监制制造的,我能不兴奋么。不过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这件秘闻是绝对不能对皇太极讲的,否则汤若望一定会被他扣留,到时我找谁哭去。于是我眼珠一转,对这三人说道:

  “亲爱的先生们,我知道你们不是在自愿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的,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开阳,是这里的医生(本来说想说自己是太医院院使,可是这个单词实在是不会,只好自降身价,做一个普通的医生了,说自己是医生他们会很好接受我的,也能相信我的话。)”我话刚说道这里,第一说话的那个莽撞的家伙又开始大声喧哗道:

  “是么,你就是那个神奇的李,天哪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在这里见到你,实在是太荣幸了!”说着他向前要和我拥抱,这下子可把其他人吓坏了,以为他要对我不轨,多尔衮反应最快,抽出剑来上前阻拦,我连忙劝阻。

  “误会,误会,这是他们表示友好的方式。”

  “这些红毛人搞什么名堂,挺大的男人怎么跟娘们似的。”说着多尔衮收回了宝剑,其他大臣贝勒却是都轰然大笑起来。那个家伙被这一幕吓坏了,再不敢凑近我身前,嘴里用我不明白的语言小声嘟囔。

  “大汗,这些人确实是传教士,他们只是对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把他们弄过来表示不满。”我冲皇太极说道。

  “哦,原来他们真的是传教士,先生你快问问他们会不会造红夷大炮,如果会我要大大的奖赏他们。”皇太极一听我肯定了这些人的身份,十分高兴。

  “好的,我一定好好问问。”我笑道。你想的倒美,别人不敢说,这个汤若望肯定是大会特会的,可惜我还真不能让他给你造。

  我转过头严肃的对这三个人说道:

  “亲爱的先生们,我知道你们来自遥远的国度,远渡重洋是为了传布上帝的福音,但是你们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异教徒,这些人发起怒是来会吃人的,所以你们必须听我的,尤其不要说大炮的事情,他们的上一个皇帝就是被大炮炸死的,一说道这个他们一定会杀死你们的,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记住。另外我会和皇帝请求,让你们到我的书院来,还请你们配合。”

  “好的,好的。”这些人刚刚经历刚才的剑拔弩张,心中实在是害怕,所以我说什么,他们就应从什么。随后我又问了,其他两个人的名字,其中的一个叫安东尼奥.德尔.卡波(AntoniodelCapo)另一个叫在高卡乌斯.特谢拉(GoncalvesTexeira),都是葡萄牙人,是受雇前往登州向孙元化及其部将传授制造和使用新式大炮的技艺的。不想半道和翻译失散了,被女真人的密探俘获,而汤若望是受葡萄牙耶酥会的派遣到中国传教,前年刚刚到达,在北京呆了一年多,准备去西安传教,不想半路上也被俘获了,嘱咐了他们两句,我转身向皇太极遗憾的说道:

  “大汗,真是遗憾这些人都是西方的传教士,他们并不懂造炮,不过对医术和天文倒是十分精通,我看不如让他们留在我的书院教学生吧!”

  听了这话,皇太极满脸失望,但是也没办法,整个大金国就我能和这些传教士沟通,也只能留在我哪里,总不能辛辛苦苦的“请”回来再送回去吧,总要让他们发挥余热,哪管是骨头榨干也要抵偿这从关内到关外的路费,同意了我的意见,让我将三人带走,好好教化。

  于是汤若望几人就留在了我的家里,这几个人可是我的宝贝,汤若望就不用说了,天文历法,算术几何他都拿手,还会造炮,而安东尼奥和高卡乌斯不光会造炮用炮还是水手,这可是未来我组建海军的中流砥柱,所以怠慢不得。三人一进我的宅院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李,这是你的家么,哦我的上帝啊,这简直比我们葡萄牙的王宫还要美丽,李,你一定很有钱了?”安东尼奥东瞅瞅西看看,更是透过玻璃向屋中瞧去。玻璃此时就是在欧洲也不能像我这样大量的使用,难怪他们要惊奇。高卡乌斯则是对房屋的构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用手摸着砖和砖的连接处,显然他发现了水泥的奥妙。这人五大三粗,没想到对这些细微之处倒是如此细心。而唯独汤若望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他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李,你为什么要骗你们的皇帝说我们不会造炮,看来他对火炮十分感兴趣,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汤若望面色十分平静,让我猜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家伙敢情是扮猪吃老虎,原来他听得懂汉语,可是他若是坏我,完全没必要现在说啊,他可以在皇太极面前戳穿我。

  “汤姆,原来你听得懂汉语,那为什么不和大汗说清楚,还要我来解释呢?”我生气地反问道,路上汤若望让我称呼他汤姆即可。听我这么问,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李,不要误会,我只是大概能听得懂,但是你们的汉语实在太难了,我不会说。”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既然是这样就好办了,首先我不用担心他去告密了,随后我整理了整理心情,以一种悲天悯人的语调说道:

  “汤姆,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医生,我不喜欢见到杀戮,而火炮是杀人的武器,所以我才要阻止你们帮助皇太极制造火炮。假如你不能容忍我说谎,那么去皇帝那里告发我吧。”我摊了摊双手,表示绝对不阻拦他。汤若望果然被我善良的外表欺骗了,赶紧道歉道:

  “李,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有意的,没想到你这样怜悯世人,早在内陆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他们说你是个神奇的医生,你的药物更是神奇。”

  “是么,那我太荣幸了,感谢你没有介意我骗了你们,我会让你们过的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的,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一定会努力达成的。”随着交谈越多,我的英语越熟练,越来越能表达自己的意思。我的这句话被围过来的高卡乌斯和安东尼奥听见,安东尼奥大声地说道:

  “那太好了,亲爱的李,不对我们真是太好了,你就是上帝带给我们的福音,李,你能告诉我这些玻璃是怎样制造的么,等有一天我回到家乡,我也要造很多这样的玻璃,倒时恐怕我比国王还要富有。”安东尼奥开始做他的春秋大梦了,也不看看我能答应他回国么。高卡乌斯则是向我询问水泥的制作方法,我毫不吝啬的一一为他们解答,汤若望只是静静的在一旁听着,不时的在关键时刻插上俩句,问的都是关键性的问题,看来他很好学,也十分聪明,否则也不会仅到中国不到两年就学会了听懂汉语,那两个家伙,都来了三五年了,连句谢谢都还说不清楚,这人和人的差别咋这么大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