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营救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239 2005.10.20 07:31

    猜定了陈子龙的罪行,还有一件事让徐光启不解。“元度,你和李杰如何知道李之藻家里有伏兵呢,若是早知道我也就不会暴露目标了?”他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理由,若是没有他暴露目标也不会有这场虚惊。

  “这个么,直觉!”我回答道,确实当时就是有一种直觉,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不自然,包括门口的那些小贩,这种直觉由何而来不得而知,但是已经救了我好几次了。

  “直觉!”徐光启摇了摇头,他才不相信我的这个狗屁直觉呢,这小子一定是藏私了,可是见我说完死活不再多说了,就将头转向李杰,李杰笑了笑道:

  “老先生,您有所不知,像我们这样跑江湖的是成天的在刀口上过日子,不知道哪一天就有仇家找上门来,所以必须提高警觉,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在女人的肚皮上一只耳朵也是要竖起来的。之所以发现事情不对,那是因为周围的呼吸声实在太多了,除了我们四个之外绝不止是那些小商贩的,还有一点就是杀气,虽然不浓但是还是有。”

  看来李杰的解释比较让徐光启满意,他点了点头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呢?振之(李之藻字)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不能丢下他不管那。”

  其实不光是关心李之藻的处境,此时我更担心邓希晨和几女到底怎么样了。李杰已经分别派人到今天他们准备游玩的地方寻找,同时也派人到客栈接应,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邓希晨带着众人赶到,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出了这样的事众女哪还有心情再游玩,一番商量下我还是决定先带众人回船,现在杭州的局势一定很乱,只有船上是最安全的,大不了扬帆起航,少了李之藻平壤大学又不是开不了。可是终究是心头出不了这股恶气,怎么能让李番这斯算计了呢,再说除非是没有办法,否则将李之藻扔下也确实不好,人家现在可是因我平白无故获罪的。

  上了船后,去杭州打探消息的人也回来了,果然杭州城里此时已经大乱,城门已经封锁,可是杭州临水,是怎么也封不住的。最有意思的就是城里的所有郎中都被李番派兵带去府衙看病,闹得一时杭州城内没有郎中出诊。

  这些被李番抓去的郎中轮流给他诊断,凡是说没事的都被他狠狠地好顿的折磨,剩下的郎中们看出了苗头,于是都异口同声的说,李大人得了一种怪病,但是自己医术不高无法诊治,免不了李番暴怒之下又是一顿毒打,弄得这些郎中们是什么都不敢说了,结果照样还是个打,并且被统统关进了大牢。

  这个李番也真够惜命的了,我也没想到自己的那几句唬人的话居然给他造成这样大的心理阴影,要怪只能怪我的名声太大了,李神医的药实在是好使,他自己就曾经是受益者,所以不由得他不信。再说我那个瓷瓶无臭无味就更让他怀疑了,越是不可能,就越有可能,很多人是在这时候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

  至于李之藻暂时还被软禁在自己家中,有重兵把守,据内部人士透露李番是准备把他压到京城的,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魏忠贤的生祠被我捣毁,他李番是无论如何也推不掉责任了,所以要拿李之藻顶罪。这事不好办了,李之藻要是因此获罪可就是飞来横祸,是我牵累了他,所以从道义上讲我必须要救他出来,可是怎么救有如何救呢,这真是一个大难题。

  这事必须还得从药上入手,此时李番迟迟不动身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还没抓到我,不甘心就此回京,二是我所说的三天之期已经马上要过去一天了,李番折磨了全杭州的郎中也没有任何起色,所以还在遍访名医,据说早已经派人去寻找吴有性和陈实功了,但是一过三天这些人都没事的话,我的谎言就会被拆穿,那么离他们动身也就不远了。

  劫囚车么,愚蠢,李番这样惜命怎么会不带重兵呢,就我们这点人有什么用啊!唯有从药上入手,既然你李番可以去找吴有性,那我如何不能去找。

  “李大哥,不知道从这里到苏州最快的水程要多久?”我问道。

  “怎么也得差不多一天吧,怎么老弟要去苏州么?”李杰不解的问道。

  “不,我只是问问,来不及了,李番的人此刻想必已经出发了,估计我们赶不上了。”我叹息道。

  “赶不上什么,老弟,怎么总是话说一半呢,让大哥糊涂。”

  “是这样的,李大哥,我准备将吴有性接过来,此刻他应该在苏州的家中,我们约好在登州见,现在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小半月,估计他还没有动身,李番去找他,我们就可以利用吴有性来蒙骗李番,甚至是把他劫出来,用他换李之藻,可是现在来不及了。”我叹息道。

  “我还当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事啊,这个好办,只要他在苏州我就能把人给你请来,我就不信他再快还有鸟快。”李杰自信的说道,随后给我解释,原来李杰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养鸽子,随后发展为一种“偏执”,不管到哪都会带着他的鸽子,并且利用鸽子给各地传讯。苏州正好有这样的传讯站,这真是太好了,鸽子自然比人到的要快,有了他或许可以提前找到吴有性。

  于是我起笔修书,给吴有性,鸽子不能载太重,所以我只是寥寥数字“十万紧急,请随来人前往杭州!”落款我没有写名字,而是我当初在高邮开出的药方,一看到这个吴有性就知道是我一定会来的,连同李杰的字条一起由鸽子发了出去。

  随后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甚至做好了准备在半路上劫囚车。终于在第二天傍晚,载着吴有性的船和我们汇合了,天幸啊!我暗暗道,真是老天都帮我,同时也看出邓家的实力确实不俗,办事效率如此之快。

  一上船,吴有性就笑着道:“一看见那药方我就知道是元度,不知元度有何急事想招啊,可怜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

  我过意不去的笑道:“真是太感谢先生了,若不是急事,我也不敢劳烦先生,这实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先生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不知道肯不肯随我去朝鲜呢?”相信我早先给他的信他已经收到了,对我的身份自然知道。

  “哈哈,这又有何妨,现在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动摇不了我去朝鲜的决心,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显微镜是怎么回事,还要见识见识你的平壤大学,不过我去了你可要管吃管住啊。”吴有性笑着说道。

  “没问题,我一定给先生提供最好的研究条件和生活保障,让先生满意。”我答道。

  “这就好,还是说正事吧,什么人命关天啊,哪里有发生瘟疫了么?”吴有性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没有,没有瘟疫,是这样的先生……”我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清楚,直把吴有性气得大骂:

  “这些阉人,真不是东西,我早就看不惯了,可是我一个平民百姓又有什么办法,元度你尽管说,用什么办法才能救到李大人,我一定帮你的忙。”吴有性满口答应,于是我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众人。

  第二天杭州城外出现一老一少,小的搀扶着老的向城里走去,走到城门近前,守城的官兵拦住了去路。

  “干什么的,进城做什么?”

  “让开,别拦路,你知道我师傅是什么人么,大名鼎鼎的吴有性吴神医你知道么,告诉你就是你们家巡抚见了我师傅也要客客气气的,还不让开。”那搀扶老人的年轻人大大咧咧的说道。

  “谁,吴有性,你再说一遍!”守城的官兵问道。

  “还要再说几遍,就是吴神医,知趣的赶紧让开。”年轻人不耐烦地道。

  “是是是,李大人正到处寻找您老人家呢,不想今日在此碰见,我这就给你让道,来啊,小的们,去备轿,禀报李大人吴老神医到了。”那官军笑着说道。

  “什么李大人,张大人的,我师傅都不认识,我们是来访友的,不用你们备什么轿。”说着,年轻人缠着老人就往里走。

  “等等,等等,您不是李大人请来的么?”那官军问道。

  “什么请来的啊,我们是自己来的,快让开!”年轻人一伸手就把那官军拨拉到了一边,继续往里走。那官军赶紧赔笑道:

  “原来吴神医不知道,估计是路程走差了,李大人前天就派人去请老神医了,他得了一场怪病,据说只有老神医能救好,早派人去请了,您老来的正好,据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要不就来不及了,还请您老发发慈悲给他看看吧。一同的还有我们很多兄弟呢,这场怪病来的突然啊。”

  “哦,什么怪病,这个我倒要瞧瞧了。”一直没说话的吴有性突然开口道,眼睛里精光四射。

  “那太好了,有吴老神医在,兄弟们有救了,快,快,轿子呢,你们怎么这么慢,。耽误了事你们不想活了!”那官军大声嘶喊道,不大一会就来了一顶轿子,将吴有性向知府衙门抬去,年轻人紧紧地跟在轿子后。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和吴有性,只不过我此时换了容貌和衣着,脸色很黑,眉毛也淡了不好。这个自然好弄吴有性弄了一些草药熬好,涂在我脸上就是这样了,至于眉毛是海兰珠和阿巴亥连夜给我拔的,本来浓眉大眼的我此时眉毛少了一半,现在还疼着呢,为了这次能和吴有性进城我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本来他们是不同意我也冒这个险的,可是能配合吴有性的只有我,而且这个计划是我想出来的也只有我才能更好的执行,于是只好乔装打扮混进杭州城了。

  杭州府衙门外李番早已在门口迎候了,见到他我有些犯憷,怕他认出我来,李番连正眼都没看我一下就堆起他那招人讨厌的笑脸拱手给吴有性作揖。

  “吴老神医,你真是及时雨啊!我先在这里谢过你了。”

  吴有性哼了一声,没理他径直向府内走去,李番对他的这个大救星自然是不敢动怒,凡是有本事的人是都很高傲的,光凭这点他就觉得自己有救了,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一路上好话说尽,把他拍马屁的功夫使了一个足。听得我直反胃,真是够无耻的肉麻的,我就觉得有时我说的那些已经很过火肉麻了,可是这个李番居然比我还无耻,简直是无耻的到了家。

  “闭嘴!”吴有性大声喝道,他实在是忍耐到了极点,此时他才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无耻小人。李番连忙闭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估计心理将吴有性祖宗八代都问候到了,直等着把病看好了就好好的收拾我们这对师徒。

  进了大堂,吴有性往太师椅上一坐,冷冷的看着李番上下打量,看得他直毛。

  “你,过来,把手给我!”吴有性命令道,李番乖乖的走上前去,将右手递过去。

  “啪”的一声,吴有性重重的打了他的手一下,“男左女右,你不懂啊!”那只手。

  “这个,这个,吴老神医,我是个阉人!”李番不好意思地承认道。

  “那就两只手一起来把,真是麻烦!”吴有性抱怨道,李番乖乖的将两只爪子伸了出来,我在旁边看得直想笑,谁能想到一向和蔼可亲的吴有性也能装出这个样子,真是具有表演天赋。越是这样李番越坚信吴有性能治好他的病,所以乖乖的听话。吴有性将手指分别搭上李番的寸关尺,一会左手,一会右手,连连摇头,不时地将眉毛皱起,看得李番是心惊肉跳。

  “ 叫其他患病的人也来!”吴有性命令道,李番乖乖的从命,不大一会进来了几个官兵正是那日抓捕我们的,一个个都愁眉不展,看来对自己的生死也十分担心,吴有性将这些人分别把过脉后缓缓地说道:

  “这些人还都有救,你可就悬了!”

  “什么!”李番大声惊呼道,其余人听说有救纷纷喜上眉梢。

  “什么什么,我是说这些人还都有救,我开一副方子连服七天当可无碍,你就不好说了。”吴有性连头都没抬说道。

  “老神医,为什么我就不好说了呢?”李番慌忙问道。

  “为什么,你不是自己说了么,你是阉人,此戾气专门和阴气结合,无孔不入,这些人体内有阳气护身自然是比你病情要轻,可是你体内气息驳杂,阴气太重,所以较他们厉害,你说吧是想活十年还是三十年?”吴有性说道。李番这时已经慌了手脚,嘴中不断大骂我,各种恶毒的语言脱口而出,听得我直皱眉头,真想上去揍他,可还是忍住了。骂了一会李番算是解了些气向吴有性问道:

  “老神医,不知道这十年和二十年有什么区别?”

  “这区别当然大了,我此时开药若是你和他们服用的一样,那么有十年阳寿,但是每逢阴天阴气大作的时候,你浑身都会疼痛,痛不欲生。估计没到十年你就忍不住了当真生不如死;当然了我还有一副药方,但是医治起来费些时日,你也要糟些活罪,可是这三十年内,就不会有这种病痛,若是你能弄到什么千年的人参灵芝可增补体内阳气,那么寿命还会延长,这两种你选哪一个。”吴有性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真没想到他骗人还真有一套。

  李番连连点头作揖道:“后者,后者,我要活三十年,老神医你先给我诊治,多少诊金我都给。”

  “呸,我稀罕你那些钱么,我若是喜欢钱也就不来这了,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才懒得管你!”吴有性越发的摆谱道。

  “是,是,是,小的错了,老神医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赶快医治吧!”李番连忙赔礼道歉。我给吴有性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别玩的过火了见好就收,还有正事呢,吴有性表示知道,然后说道:

  “你的赶趟,先把这些士兵的问题解决了,他们不能再拖了,否则一过就和你一样了。至于你左右也是这样了多等一会也无妨。”说这把李番凉在那里,开始给士兵开药,并且嘱咐他们如何服用注意那些事项,士兵们一个个感恩戴德的高兴的出了大堂,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人了,把李番急得是上窜下跳的,吴有性这才开始给李番开方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