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攻城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621 2005.08.12 18:12

    撤退命令下达后,蒙军后退三里开始安营扎寨,清点伤员,这一战经历一个下午,伤亡足足有三千多人,加上秦川伏击伤亡的两千,整个损失足足有五千人,我总共才有多少人马,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损失了五千,这其中由于受伤而没有及时治疗死亡的就达到了一千五百人,大小伤病的足足近两千多,而直接战斗死亡的不到一千。

  命人将毕力克图带到大帐,这家伙还被堵着嘴,看着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他的莽撞葬送了,再加上沿途被屠杀的朝鲜军民,估计总数不少于五千,我愤怒之极,上去就是一个窝心脚,将他踹倒在地,别看我是个兽医,可是这一脚的力道却是不小,毕力克图半天没有坐起来,脸色苍白,要知道这一脚我可是直接冲着他的胸口踹的,一时间让他上不来气是难免的。

  “回头再找你算账!”说着我气囊囊的走出大帐,叫卫兵准备我的医疗器械,在出征之前,我已经研制出干粉状的止血散和麻醉药,手术器械更是不离身边。专门叫人搭建了一顶帐篷用来救治伤员,其他的一且我都交给鳌拜安排,我则开始给重伤员动手术。

  为了得到充足的光线我命人在帐篷顶拴了一个大火盘,四周也都点了油灯,手术一直进行到了第二天早晨,饥肠辘辘的我吃了一些肉干后继续手术,这一晚上下来救治的病人还不到百人,若是有医务处在该有多好,一想到这里我就将毕力克图恨得直咬牙根。

  总算是第二天下午,佟养性带着大部队赶了上来,随军的军医开始投入工作,因为准备和皇太极决裂,所以这时我的军医处内整整有近二百个随军大夫,当然这里有很多是学生,还没能独立操作,可即使是这样,我军队中的医士和士兵的比例也达到了1:50,再加上被毕力克图赶走的军医处,足足近三百的军医开始了大规模的拯救行动。这时我也停止了手术和佟养性、鳌拜商量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首先是如何处理毕力克图,按鳌拜的意思是杀,可是佟养性和宁完我坚决反对,毕竟是蒙军统领,如此草率的就处置了,将来难免麻烦,鳌拜心里想什么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恨不得将毕力克图收拾了,自己好掌握这支蒙军。可我却不能这么做,如此一来必将给人留下话柄,我一个统领是没有权利斩杀和自己同级的将官的,何况这个毕力克图是皇太极的亲信,我若是此时就将他杀了,那还不是提前和皇太极翻脸么,这时我可是连一个城池也没捞到呢,靠什么资本和皇太极决裂呢,所以要忍。

  佟养性和宁完我自然是不希望我将毕力克图处理了,他俩也算皇太极一系的人,只是和我相处比较融洽罢了(多日下来,给了宁完我一些好处后,这家伙就变得没那么讨厌了,管你是走狗还是汉奸,这家伙还是有些才能的,多日来对部队的给养和消耗都掌握的很好,安排合理,此时我手下缺人,暂时将就着用吧),于是最后我听取了他俩的意见,派人将毕力克图送回沈阳,让皇太极发落他,而我此时则升任蒙汉联军的统帅,分别由佟养性和鳌拜管理蒙汉两支军队。同时预备器材,准备攻城。

  稍稍休息了一下,我来到医务所慰问那些受伤的士兵,果然是人多好办事,这时几乎所有重伤的人员都得到了救治,对于我的活命之恩,这些人感激不尽,于是蒙军上下对我这个顺理成章的接任者不再怀有抵触心理。经过这次大的打击,蒙人不再骄狂,小小的朝鲜已经让他们吃尽了苦头,在心理上的打击可谓是够大的,若不是毕力克图贪功冒进也不会有这样的损失,转了一圈,我走出了医务所。远处的宁边城依旧在那里矗立着,仿佛在嘲笑这些失败者,其实宁边并不是什么大城,它和宁远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城高不过十数米,长宽各数里在我近两万大军的包围下显得是那样孤立无援,可偏偏是这样一座小城却阻挡了我进军的脚步。

  毕力克图在没有任何攻城器械的辅助下想依靠骑兵夺城闯关真是痴心妄想,但是若是放弃攻城又会导致朝鲜守军骚扰我军后方,威胁也是不小,最后我还是决定攻城,由我的汉军担当主力,这是检验他们的时候了,为了攻城我动员了所有的工匠和士兵连夜制造攻城器械,最简单可行的就是云梯了,相对于十几米高的城墙云梯的攻击效力显而易见,可就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东西毕力克图也没能抓住。不过也难怪,造云梯看是一个简单的活,可要是没有工匠还是不行,毕力克图选择猛攻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军队中没有工匠,又经过一天的准备,攻城所需的器械已经全部准备好了,云梯足足造了一百多架,对付这样的小城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可是我还是坚持在第一次攻击时将这些云梯全部送上去,有备而战是我的信条,何况这是我第一次主持战斗,不容有失。

  清晨随着冲锋的号角响起,一队队士兵开始集结,一百多部云梯全部集中在宁远的北城,这种密度和间隔达到了极限,对此我的解释就是集中优势一鼓作气敲开这座城池。随着鼓声的变化,最前面士兵两人一组,一人拿盾一人手持云梯,拿盾的为搬运云梯者提供保护,这样一部云梯要二十人运送,二十人保护,随着鼓声开始向前行进,即将到达敌人弓箭范围时鼓声再变,这些士兵开始助跑加速,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进,后面的各个小队也随着他们向前冲锋,城头上的弓箭开始像飞蝗一样的射下来,不时有士兵倒地,但是这些人不用担心,在他们倒地的那一刻,身后的同伴就会将他们架起送到医务所,所以没了后顾之忧,士兵们只管使出自己最大了力气向前飞奔。

  终于到了城下,一百部云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架在城墙上,上千兵丁一拥而上,顺着云梯向上攀爬,场面实在壮观。那些手持盾牌护送的士兵也聚集在城下,拿出凿子开始穿凿城墙。小小的城墙那经得起如此折磨,城上的守军也应接不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面城墙轰然而倒,云梯上的士兵也登上了城楼,双方开始短兵相接。

  进攻!我手一挥,一千名蒙古骑兵越阵而出,顺着坍塌的城墙向城内冲出,一切已经没有悬念,我紧悬着的心松了下来。第一次指挥战斗就获得如此成绩,自然不免沾沾自喜,再加上佟养性、宁完我、鳌拜三人的吹捧,我立刻就飘到了天上,这时看这三人简直一个比一个可爱,不过短暂的飘飘然之后,我还是冷静了下来,虽然在现代社会很喜欢看军事方面的书籍,可是这里毕竟是古代,自己也还没有脱离纸上谈兵,这次胜利不过是一种必然罢了,数倍于敌的军力,再加上手下的将领也都不是庸才,和自己带来的大量工匠,诸多因素凑在一起才是这次胜利的原因。制止了三人的继续吹捧,其实就是我不制止这三人也说的累了,所有阿谀奉承的话也基本上说干了。

  这时城墙上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城内的抵抗更是少的可怜,蒙古人是天生的战士,在这种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很快就控制了战局。真是不明白有这样精锐的部下毕力克图如何能接连两次惨败。催着战马我和众人进城,巡视战果,城内的敌军已经肃清,朝鲜军队的抵抗意识并不强烈,尤其在战事不顺的情况下表现的就更糟糕了。

  被俘的军兵都被集中在城南的角落里,我仔细打量这些俘虏,一个个都精神恍惚,对我的到来显得十分惧怕,为了安慰这些人我大声说道:

  “各位不必担心,既然投降了,我就不会虐待各位,这次李某率大军前来是为了解救诸位于水火之中。”说道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肉麻,明明是掠夺土地的殖民行径,如今却被我说的冠冕堂皇,好像和当初小日本说什么大东亚共荣差不多,真是汗颜啊,幸好有人打断了我的话,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再说下去。

  “呸,你们和倭寇有什么区别,烧杀抢掠,还说什解救。” 只见被俘的士兵中有一人站起大声骂道。是,是,是,你说的真是太对了,我心中一百二十个赞同,真想跑过去和这位仁兄拥抱一下, 可是鳌拜却不知好歹的冲过去,要毒打他,这如何使得。我连忙阻止,这家伙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好意怕他挨打,他却喷口而出:

  “不用你假仁假义,我李哲就是死也不需要你们的施舍,若是金起宗大人在,看你们如何攻破这宁边。”把我弄得哭笑不得,鳌拜举起的鞭子停在半空中,也是上不上,下不下的,局面僵持了起来。金起宗是谁?我向旁边的佟养性问道。

  “这个?”佟养性也不知道,宁完我倒是麻利,赶紧跑到降卒中不大一会打听了回来。

  “禀大人,这金起宗是宁边大都护府使,如今正赶往平城送信,秦川一役就是他带人大的,很有些将才。”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这宁边怎么如此好打,原来主将不在。心中不禁有些惋惜,这场仗看来我胜得并不漂亮,只是赶上了好机会。

  “大人这家伙怎么办?”鳌拜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举了半天鞭子干脆跑来问我。

  “好生看守,不要苛责他,同时受伤的朝鲜官兵一律送到医务所救治,不许虐待。”下完了命令,我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这地方可不好呆,还是早走为妙,否则那个叫李哲的小子又不知道骂出什么来了。

  大都护府内,我召集众人开会,此时蒙汉军队基本上算是在我手上了,可是这种控制可不是完全控制,鳌拜和佟养性才是如今的实权派,我只是能暂时制约他们了,而这两人又分属不同阵营相互制约,所以说关系很微妙,我并没有真正的掌握兵权。

  众人落座,蒙军将领对我的神色尊敬了很多,大概是我这些天不免不休的治疗伤员的实际行动感动了他们吧,但是不能老靠这一招啊,如今城池算是占领了,我也送了一口气,只觉得浑身疲惫不堪。

  偏偏这些人不让我省心,什么事都要问,首先发问的是佟养性。

  “先生,下一步该如何呢,我们要在宁边驻军么?”

  “当然了,这宁边位于平安南北道之间,地势险要,和安州成倚角之势是进入朝鲜内陆的门户,不能不守。”宁完我摇头晃脑的说道,好像他很懂军事一样。这话用你说,别的不知道,这宁边我还不知道么,在现代社会它可是够知名的,朝鲜在这里修了核设施,由此可见宁边的地里位置十分独特,从打我一到这就在想这个问题,估计没准这里有铀,可是以目前的科技手段估计是开采不了,就是再过各三四百年的也够呛,结束了这种凭空臆想,我开始考虑如何在此驻军。

  “我看这样吧,伤员跟着部队走只会成为累赘,将所有伤员留在这里,并且留下一千的士兵驻守,加派工匠在此烧制水泥,用砖石水泥重新修筑城墙,要求至少高十丈,长宽各五里,能驻扎一万人的规模,同时联系阿敏的部队,看他们是否拿下安州,若是拿下了从此抽调一部分人手去那里按此规模驻城,至于这留守的武将么,我看就从蒙汉军中各选一个吧,一个驻守宁边一个驻守安州。这些事不用我再来操心吧!”我问道。

  “不用,不用,这些我们会办的,只是大人修筑如此大的城池自然耗费巨大,值得么?”佟养性问道。

  “当然值得,今后从辽东进入朝鲜的军队要在这里得到补给,同时这也是我们的依托,一旦朝鲜军队反击,可凭此坚城退守。”话是这么说,我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既然这是进入朝鲜的门户,我就不能掉以轻心,我进的来,皇太极也进得来,若是不修筑坚城将来和皇太极翻了脸,我拿什么来防守他的进攻,这实际上是给自己留后路呢。

  “只是先生如此一来,所需劳力数量极其巨大,我们仅靠这些复原的两千多伤兵恐怕不够吧?”宁完我问道,是啊,我现在就是缺人,想了想,我回答道:

  “那就征召这些俘虏的朝鲜兵,反正留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如让他们作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将主意打到了这些俘虏身上。没办法为了安守家园,你们只能辛苦了,于是两千多俘虏就这样被我征用了。

  接着又处理了一些进军路线,人员安置的问题,总算是将这些人应付完了,我回到军营倒头便睡,谁知半夜里却被喊杀声惊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