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兽医新作《基因漂移》试阅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427 2006.01.30 06:54

    第一章 倒霉蛋

  王重阳是一个十分霸气的名字,他自己也经常为这个名字自豪,父亲是个武侠小说迷,尤其是金庸老先生的忠实读者,所以当王重阳一出生后,父亲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偏巧那一天正是重阳节。

  王重阳从出生到长大成人就不是很顺利,考试他总是在边缘那一伙的,当所有人都对他上大学表示疑惑的时候,他居然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很出名的大学但是这毕竟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作为七十年代末的这一代人,可谓是身不逢时,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发现不仅国家不包分配,而且连本科文凭都不值钱了。上了大学的王重阳远离家乡没有父母的管教,更加肆无忌惮,整天和他的死党们逍遥快乐,很快的成了这所不大不小的学校里的名人。

  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他有英俊的相貌,这一点上他远不及戴建铭,事实上王重阳除了名字霸气以外看不出他有哪一点可以和金庸笔下的那个天下第一高手有任何相似之处;当然出名也不是像程旭那样打得一手好篮球,别看程旭和他身材差不多都没有进入高大魁梧那个行列,并且标准的胖子身材,可是其动作异常灵敏,是场上有名的控球后卫,每到他上场都会引来无数女生的欢呼,事实上王重*本就缺少体育细胞,体育课之所以能及格还是多亏了程旭在老师面前替他美言。

  王重阳出名在于他的才气,不属于这所农业院校的才气,他曾经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完成一首七言格律,尽管这首格律诗被他的损友张乾坤作为情诗拿去卖弄,但是这足以让他在兽医系一举成名,曹植七步作诗也不过如此么!他的才气不仅表现于此,还在于他屡战屡败的精神,辩论会上他曾经担任四辨作最后的陈词,那一次他率领的队伍以0.5分惜败对手,他并不甘心,于是又帮助下一场和对手交锋的另一支辩论队,只可惜这一次败的更惨,几乎成为笑料。

  他的才气还在于他坚持百天如一日不断的给一个陌生的临系女孩写诗,当然算不得情诗,因为诗的题材广泛,他的理由很简单这个女孩看着顺眼,但是这种坚持却被他好事的损友揭发,将他的大名公诸于众,于是“李花开,燕归来”的对联几乎成了这一届学生都能上口的佳句,王重阳对异性朦胧的幻想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当然王重阳的事迹不仅于此,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即使是毕业三五个旧友聚在一起也不时的谈论他给学校给别人留下的一桩桩风liu韵事。

  让很多人不解的是尽管王重阳很有才气,可是他的学习成绩始终不高,大学时被抓补考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以至于大四时当他宣布加入考研大军时,众人再次期待是一种笑谈,结果让众人再次大跌眼镜,王重阳考上了,不多不少刚好是分数线。

  于是从这以后凡是有人没有信心继续复习考研的时候,大家都会拿王重阳作为最佳的例证,“你看,王重阳都考上了,你还有什么考不上呢!”所以从这以后王重阳又成了学院里所有后进青年的榜样,他鼓舞了一个又一个学生加入了考研大军。

  作为七十年代末生人,王重阳这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但是他走过来了,有人戏称他为倒霉蛋,也有人叫他幸运鬼,这些王重阳从不理睬,自从研究生之后他疯狂的喜欢上了作试验,尽管试验条件简陋但是他还是拿出了一个又一个数据,一个又一个结果,这曾经让他的导师对他十分欣赏,并且准备将他送出国继续深造。

  一切似乎都开始顺利起来,可这时王重阳坠入了情网,一个自己精心编制小心呵护的情网,女孩是一个比他小四岁的下一届的研究生,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他们在一起了,从此以后王重阳很少再去试验室了,他倾心的试验比不过自己心爱的女孩。然而这一切似乎只是上天对他的一种嘲弄,在即将毕业时那个女孩告诉王重阳自己试图爱上他,但是没有成功。

  踉踉跄跄的王重阳毕业了,他没有出国,至于在国内考博,他没有充分地准备匆匆的参加了,但是没有再创造奇迹,以3分之差名落孙山。对于工作他更没有心思去找,全由父母安排回到了家乡进入了他现在就职的这家研究所,一切已经成为过去,王重阳不敢回想也不愿回想。

  然而这一夜仿佛是恶梦重温,从前的种种在他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他想抓住些什么但是在虚无的空间里他什么也没有抓住,噩梦中惊醒的王重阳一身冷汗,夜还是深夜,他再也睡不着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不敢想任何事,他最怕的就是在深夜里醒来,因为从此一直到清晨他将无法入睡,尽管白天他也孤寂但是他可以找事情做,晚上不可以,父母需要休息,他不希望父母因为自己的事操心。

  经过大半个疲劳的夜晚,天总算亮了,王重阳挣扎的爬起身来,浑身还是无力,可是他总算是起来了,看了看表原来自己整整昏睡了一天两夜,难怪半夜要醒,睡了这么长时间不醒才怪呢,王重阳自我解释道。

  匆忙的吃了一口早饭王重阳上班去了,他已经习惯了机械性的上班,再机械性的下班,这就是他的全部生活,但是这一天当他跨入单位的大门时明显的感觉到气氛不对。

  只见大门外围了很多人,还有几辆警车,很多单位的同事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很不自在。

  “小王你快上去看看吧!”有的同事好心的告诉他,王重阳这时已经直觉到有些不对头,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向楼上跑,当他气喘嘘嘘的跑上楼时,所长正从他的科室往外走,脸色十分严肃。而所长身后自己的科室主任,则面色铁青。

  “所长,主任!”王重阳怯生生的说道。

  “小王啊,你来的正好,这几位同志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你去配合配合吧!”所长说道,那语气哪里是商量,完全就是命令,不容置疑。

  “好的!”直到这刻王重阳还是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只得跟在众人身后往楼下走。

  “小王,到那有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隐瞒!”主任嘱咐道,主任姓于从自己工作的那一天主任对王重阳就十分照顾,可此刻不便多说只能这样叮咛。

  “是的,主任,我知道!”王重阳不明白这些人别人不找为什么偏偏找他。

  王重阳第一次坐警车,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单位的同事都指指点点,好像他犯了什么罪一样,他自己倒无所谓,因为他除了上班稍稍迟到了不到五分钟以外别的事什么也没有做。

  车上的气氛很让人不舒服,坐在他身侧的是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警官,直到这一刻他还不知道这些突然而来的警察来自哪个分局,或者是总局的哪个部门,一路上他只有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汽车,一言不发,汽车开进了一个他叫不上名的地方,就连一块牌匾也没有,这些年他远离家乡常年在外,以至于整座城市的变化都让他无所适从,好像他不属于这座城市一样。

  “走吧,跟我们走!”那个坐在他身侧的警察提起手中的夹包向他说道,坐在前面的警察则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的仿佛是押送犯人一样。

  整个大楼里人不多,偶尔也是匆匆忙忙的擦肩而过,所有的房门只有门牌号没有名称,多出了一些神秘感来,难道是秘密警察,或者是国安局,王重阳心里想到,他在小说和电影中好像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

  王重阳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除了还算明亮以外只有在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孤零零的摆放在那里。

  “你坐一会,我们会有专门的同志为你做笔录!”说着曾经坐在他身侧警察关门走了,屋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过了好半天没有一个人来,王重阳四处打量,可惜除了雪白的墙壁以外就是位于墙角上方的一个摄像头,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一样。

  这时门开了,走进了一位年轻的女警,“惊艳”二字在王重阳脑海里闪现,这个女警除了满脸的严肃以外整张面容几乎无可挑剔,高挑的身材,白皙的面容,细细的眉毛,大眼睛,高挺的鼻子,王重阳还想继续打量下去,可是对方凌厉的眼神让他无法再继续“无礼”下去。

  女警手里拿着一个本夹子,看来是用来做笔录的,坐在他的对面,这个角度看去在清晨的阳光下使得女警更加显得飒爽英姿,可惜王重阳只是匆匆的扫了一眼,就将头低了下来。他很少直视一位女性,在他看来这是不礼貌的行为,刚才的惊鸿一瞥已经让他觉得自己失礼了。

  “姓名?”那女警用着冰冷的声音问道。

  “王重阳。”王重阳回答道,剩下的几乎都是机械性的回答,家庭住址,年龄,工作单位王重阳一一作答。

  “你和潘为良是什么关系?”女警在记录纸上整齐的记录着,字迹娟秀,但是又带有一些棱角,纤细的一双玉手能写出这样的一笔字来确实不容易,要知道随着电脑的普及和应用,很多人都忽视了书法,尤其是外表越好看的女生,她们写的字往往不堪恭维。对此王重阳的解释是这些女生将过多的精力用在如何打扮自己而不是练字上,要知道王重阳对书法可是很有研究的,他的祖先曾经是名噪一时的大文人,家里至今还保存着祖上流传下来的砚台。而王重阳自己也写的一手好字,多次在书法赛上获奖,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字迹绝对能在某一程度上体现其主人的性格,而这位女警的字迹……

  “你和潘为良是什么关系?”那女警将声音提高了一些,打断了王重阳的思路。

  “同事关系!”王重阳直道这刻才从自己混乱的思维中清醒过来回答道,同时他也猜测到这次的事大概和老潘有关。

  “仅仅是同事关系么?”那女警严肃的问道,用眼睛直盯着王重阳,这让王重阳从心理有些恐惧,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眼光。

  “是的,同事关系,我刚来单位不到半年!”

  “那是十一号的晚上十二点左右你去单位做什么?”女警继续问道,手里却没有停,整个屋里仿佛只有她手中的碳素笔在纸上摩擦产生的声音以及王重阳的心跳声。

  “去关紫外灯!”我重阳下意识的回答道,十一号就是自己和朋友喝酒的那一天。

  “你不是去做试验么,怎么又成了关紫外灯!”那女警向他再次投来质问的目光,显然他们是了解过了,否则不会知道自己和曹大爷所说的话,王重阳心里想到。

  “确实是关紫外灯,因为下班时疏忽忘了,跟朋友喝完酒之后才想起来,所以怕出事才去关的,和曹大爷那么说是怕单位的同事对我工作疏忽有意见,毕竟刚到单位,这个大概你也是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从直觉上王重阳认为这女警一定也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

  “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事实,你确实是关紫外灯么?”那女警一丝不苟的问道。

  “是的,确实是关紫外灯,我很快就下楼了,这一点曹大爷是知道的。”王重阳同样认真的回答道,看来问题就出在自己那晚回去实验室,否则为什么不叫别人来这里了解事实,而单是叫他呢!

  “那好,我问你,那一晚你都和谁喝酒了,谈了些什么?”女警显然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这也问,王重阳心里暗道,可是在这位严肃的年女警官面前他还是如实回答了,包括众人取笑他的对联一事,也如实作答。

  “你是搞病毒的,对么?”女警边记录边问道。

  “是的,确切的说我现在是搞病毒的,我从前的专业是药物,中药!”王重阳不想出任何麻烦,所以他必须交待清楚。

  “那疫苗呢?你也懂疫苗吧?”女警继续追问道,对于不懂他的专业的人王重阳只能耐心解释。

  “疫苗和药物不同,从另一个角度讲,疫苗应该是生物制品,这是我目前正在研究的,但是应该说我也是刚刚入门,只是在理论上有所了解,具体操作还得在今后中学习。”

  “哦,知道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要是没有请签字吧!”说着将记录薄递给王重阳,不知道怎么回事,王重阳眼里只有那双纤细的玉手,对于纪录的内容倒是没有怎么认真看,他完全相信这个女警不会捏造任何事情,从她办事和发问的情形上看,他绝对可以断定这是一个跟他一样刚刚工作的女警察。

  “这就完了?”王重阳一边看一边问道,对于他来说看这样一手好字也是一种享受,就跟打量那个女警一样,见没有什么出入,王重阳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字迹洒脱而浑然有力和他的外表完全不像。

  “完了,有什么事我们再叫你,希望你能配合!”大概是他字迹的原因,那女警对他客气了很多。

  “能问一下,老潘怎么了么?”王重阳问道。

  “对不起,此事不在我们的告知范围, 我们没有得到授权可以告诉你,请你出去之后也不要乱说,正常工作!”那女警又重新板起脸来,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女孩怎么老是板着一张脸啊!王重阳心里想到,但是人家既然这么说了,他问也无用。

  与此同时门开了,刚才的那个警察又重新走了进来,显然是送他出去的,王重阳回身又打量了一下那个女警随后跟着走出了这间他曾短暂停留的屋子,依旧还是那辆车返回了单位。

  “怎么样啊,小谭,第一做笔录,感觉还可以吧!”那个刚刚给王重阳做完笔录的女警将笔录薄交给了他的上级,他的上级是一个高级警司,面相和蔼,敢情这个被称作小谭的女警真的是刚刚工作。

  “还可以,这些我们在学校也实习过的。”小谭回答道。

  “哦,那你觉得这个王重阳有什么问题么?”其实刚才的全过程这位警司都通过闭路电视看到了,他只是想以此判断这个被称作小谭的女警的判断力。

  “应该没什么问题,若不是他和收发室的人那么说,我们没有必要找他来,不过我们还要再询问过和他喝过酒的几个人核实后再下最后的结论,但我看突破口还应该放在饲养场和那个老潘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在记录了他和朋友的谈话,再看了王重阳的字之后,小谭有一种直觉,就是王重阳绝对是与人无害的,就像他的字一样,有性格,但是为人坦诚,和收发室的曹大爷那么说只是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措施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