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嬉闹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249 2005.09.27 07:43

    车轮滚滚,一队人马走在通往济宁的路上,由于我的女人们见不得光(实在是惹眼,这是在中原,我得罪不起的人太多,所有只好委屈她们坐车了),所队伍行进很慢,同时为了避免过于招摇,我的那二十多个亲卫分别化装成商贩在队伍的前后分别照应,这样一大队人行进的速度自然慢了。

  既然出来了也不急于一时,索性由着众女走马观花,可是这一路上来看的并不是什么好景致,此时由于宦官当权加之关外战事频繁军费日益增多,从万历四十七年开始加派辽饷至今,税率以达9%,除京畿皇庄外,全国各地都要交纳。这还不算,明朝廷额外每年又征银520万两,但仅够支付辽东一边18万军队和9万战马的费用,而无法顾及其他地区。随着整个边地军费持续增长,米价也随之不断上升,黄河以北又是连年遭灾,民不聊生,所以我们沿途所见都是破败萧条的农村,面黄肌瘦的灾民,匪盗更是猖獗,几乎每夜都有人试图打劫,弄得人不得安宁。

  为了安全起见,邓希晨提议到达济宁后可以乘船顺京杭运河而下,看了几天闷景的众女也不再央求走陆路了,至于我的民间考察也搬到了船上,反正在船上看也一样,到了傍晚停泊靠岸的时候我再带着几个卫士四处走走。

  不过过了几天后我连这种兴致也没有了,实在是太凄惨,估计这就是所谓的万恶的旧社会吧,作为现代人的我无法想象,更是无法忍受这种视觉带来的冲击,每夜闭上眼睛我脑海中都浮现出那些瘦皮包骨头一样的难童,伸着一掌章小手冲我喊道:

  “老爷,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三天都没有吃饭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都是纠着的。

  “邓兄,这一路所见,我感慨良多,难道朝廷就不管么,任着这些灾民饿死?”我不解的问道。

  “管,他们能如何管,皇帝老子在深宫内院哪里知道外面的情形,再加上一帮可恶的太监,把个天下弄得民不聊生,简直是可恶之极。”邓希晨愤愤的说。

  “老公,你救救他们吧,这些孩子多可怜啊!”海兰珠生长在草原,再到辽东和朝鲜,哪曾见到过如此惨景,出言道。

  “管,又让我如何管呢,这么大个国家,需要救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无奈的说道。要改变这样的现实真的是很难啊,中国是个农耕国家遇到天灾人祸哪还有安宁的时候,都说老百姓要造反,不反哪能成啊,真是没有活路了。

  “那也的管啊,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得管!”海兰珠不需要什么理由,跟我胡搅蛮缠起来,余人也尽是不断的劝我,在他们眼力我好像是无所不能一样,可是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变不出粮食来。这些天恻隐之心一发,身边所带的干粮不断减少,不得不在经过大的市镇时花钱购买,可就是这样也不够分发的,一路下来赶着买赶着发,所带的银子逐渐减少,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这样吧,此时已经快到7月了,再有两个月朝鲜的稻子就要熟了,据柳德恭说今年雨水不错,能是个丰年,估计供养四五万的难民应该差不多,我这就写信给柳德恭和李复觉,让他们派船过来收拢这些难民,运到朝鲜,暂时安置一下,等明年开春发给种子再分给些田地,让他们糊口度日吧。只是不知道大王同不同意。”

  我只得让步,其实在我的计划中是准备大规模移民的,不过这个时间要到明年或者是后年,等我彻底的稳固了朝鲜再说,可是事情逼到这个分上了,也只得硬着头皮干了。

  “父王一定会同意的,你若是不放心我也可以写一封信给父王,把这里的情况和他说,这些人简直是太惨了。”李顺姬说道,她生性善良更看不过去,虽然这些人不是她的同胞,可是自从和我成婚之后她一直以我的妻子自居,丈夫的同胞受到这样的苦难她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大量的移民会造成族群比例失调,同时肯定会让一些朝鲜人的土地减少的,此时朝鲜的商业刚刚开始发展,还有不少人没有脱离土地,这就意味着矛盾也会随之而生,头痛。我若是能把关外彻底拿下来就好了,那里可是沃野千里无人开发,可惜皇太极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横挡在我的面前,不搬走他就别想把手插入关外。

  “大人,我在此谢谢大人了!”说着邓希晨给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周围的侍卫们也都一起给我行礼。这些天随着进入中原时间的加长,这些久居关外的汉民对自己的身份开始重新思考起来。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世居关外,其实已经失去了作为汉人的很多特征,最明显的就是族群意识不强,夷汉之分对于他们来说逐渐遥远,形成了后这些问题才重新显现出来,他们对自己汉人的身份意识也越发的明显了。

  “这是做什么,他们是你们的同胞就不是我李开阳的同胞了么,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汉人啊!”我连忙把邓希晨搀起,这还是我们认识以来他首次给我行礼呢,我可是承受不起。

  “这样吧,邓兄我现在就写信,你派人尽快赶回登州,让孙大人加派一些人手过来,收拢山东境内的灾民,同时让李哲派船赶回朝鲜,告诉李复觉和柳德恭,派船过来接受灾民,船不要空着来,多运些粮食和朝鲜的特产来,在登州卸下粮食交给孙元化让他赈济灾民,特产则交给张海潮让他组织船队到江浙一带贩卖,所得银两也要买回粮食,朝鲜的粮食还是要多留一些的,这么多移民今年的冬天不好过啊。能在中原买到就在中原买,除了应急以外不要在动用朝鲜的粮食了,告诉张海潮先不要想着挣钱,收回成本即可,他现在所作的我将来会回报给他的,把这话也带给那些朝鲜的商人们,这时谁出的货多,谁出的钱多我就将特产的经营权交给谁。这些都记住了么,得了,稳妥起见我还是写信给他们吧!”

  我终究是传话的人怕无法达意所以开始写信给柳德恭,李复觉、孙元化等人,将事情交待清楚,同时嘱咐他们处理好族群问题,尽量把难民安置在平安道,那里山多,虽然不适宜耕种,可是对于能吃苦耐劳的汉人来说倒没什么,同时还嘱咐他们现在就开准备越冬的事宜,粮食不要再往海外卖了,百姓留足口粮,剩下的要由官府全部收购。这些写完了我还是不放心,又写信给佟养性、苏克萨哈等人,让他们暂停收编和扩招朝鲜当地的轻壮参军,全力以赴的准备接受从中原去的难民,并且从中挑选轻壮参军。这样既解决了兵源问题,也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吃饭问题,我也是藏了私心的,朝鲜兵始终没有自己的汉军把握,山东人高大魁梧,性格爽朗,十分适合作战,都让他们种地放羊确实是可惜,还不如当兵,手里有了这些汉族部队,将来就是朝鲜有了变故,我也能依靠这些汉军来占据主导。

  同时阿敏和多尔衮也不能一点也不妨,此时各军的比例极不协调我手下的汉军才不过一万,蒙军也是一万,而阿敏和多尔衮是三万的部队,所以既然此次移民无法避免了,那总要给自己某些好处吧,扩军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了,这叫变害为利。

  直到深夜我才把信写完,信中诸多嘱咐,我不在朝鲜还真是不放心。

  “好了这回你满意了吧!”我停下手中的笔,向一旁的海兰珠问道。自从我开始写信她和李顺姬就一直陪在我身旁。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谁叫你是郎中呢,能做郎中的心肠都好。”海兰珠满意的说道,一旁的李顺姬也陪着点头。

  “你老公我这么好,那你拿什么来报答我啊?”我笑着问道,解决了难民的事,心里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还要我报答你,我可是什么都给你了!”一旁的李顺姬不好意思起来,起身要走,被我一把抓住。

  “不许走,今晚我要你们两个一起陪我,作为我答应收容这些难民的补偿。”说着我罪恶的黑手又向李顺姬袭去。

  “老公,你好不讲理啊,这些人可都是你的同胞族人,好像跟我和顺姬妹妹没有多大关系啊。”海兰珠此时出手相救把李顺姬救出了我的魔掌。

  “不成,你老公我今天就是不讲理了,今晚就让你们来陪我。”我不依不饶的道,其实心里早就想这样了,今天你一晚,明天她一晚的,我实在是跑腻歪了,再说李顺姬和海兰珠也都为此有些想法,谁不想老公每晚都陪在自己身边。为此我曾经提议过但是被两女否决了,她们不想自己和我亲热地情节被另外一个女人看去,尽管已经是夫妻了,可是当着别人的面做那事还是不好意思。我知道是他们脸皮薄,于是趁此机会要把她们一举拿下,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这层窗户纸一捅开就好了。再说从登州出发以来,由于大家心情都不好,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到肉味了,此时如何还能放过她俩。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晨曦也投入屋内,李顺姬首先醒过来,回想起昨夜的情节,娇羞不已,连忙拽过被子要盖在自己身上,这一动把我和海兰珠也弄醒了。

  “顺姬妹子,还说我呢,看你皮肤可不必我的差。”海兰珠荒唐过了,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连被也不盖先是品评起李顺姬来了,这让李顺姬更是无地自容。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好老婆。有什么好比的,天还早着呢,我们再睡一会。”说着我将她俩搂在怀里。

  “老公,不要了,昨晚我已经很够了,可是再也承受不起了。”李顺姬也连连点头,我哪里还好强求她们啊,再说天色也确实不早了,还要赶路。

  “那好就放过你们,今晚看我怎么收拾你俩。”我得意的笑道,做男人总是为这件事骄傲的。

  “看来是该再给你找一个的时候了,否则我们姐妹可要遭殃了。”海兰珠一戳我的额头笑骂道,边说边开始穿上衣服。

  李顺姬自然也不甘示弱,而是拿起了我的衣服温柔的给我穿上,面前的这个温柔贤惠,美丽善良的女人将她独特的风采展示在我面前,终于我忍无可忍鼻血狂流。

  “老公!”见此情景李顺姬惊慌失措,不知怎么办好,海兰珠也顾不得了,扑了过来,两个人一顿忙活总算是把我的血止住了。

  “拜托!以后可不要在我面前穿衣服了,尤其是你们俩个人一起的时候,我可是真受不了,再这样下去我要失血而亡的。”我委屈的说道。

  “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你昨晚那么荒唐能么?不过老公那种感觉好奇妙啊,下次我们还来好么?”海兰珠花痴的道。

  我狂晕,向李顺姬看去,她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那意思是赞同了,不要啊,我昨晚也是一时勇猛,可不代表一直会这样勇猛啊,长此以往还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看我神色巨变,海兰珠笑了起来“看把你吓得,我不过是说说罢了,我喜欢的是躺在你怀里的感觉,若是,每夜都能这样就好了。看你想到哪去了,就是你想那样我和顺姬妹子也不肯啊,这可是要适可而止的,否则伤身体。”李顺姬在旁边接着大点其头,现在她是以海兰珠马首是瞻了,什么事都听她的。

  不做那事,都躺在我身边,我不是更难受么,能看不能吃绝对不是好事,我心中暗暗叫苦。看着我发绿的脸色两个女人一起笑了起来,从此我李家多了一条规矩,就是老公要每晚都陪着老婆,至于能不能动就全然不在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