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大海战(二)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257 2005.09.09 07:29

    葫芦巷的海战至此再无悬念,被堵在其中的庆尚水军已经乱成一团,在狭窄的水面上龟船再也发挥不出优势,像一群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只有个别的船只还向岸上发射火炮,但是准头差了很多,这倒不能怪炮手,在被封堵后几乎是所有船只都不听从安龙焕的号令了,或者说他们压根就找不到自己的旗舰了,每艘船做出的反应都是不同,但是突围是大多数船只的选择。前面的舜臣号就如同一座大山堵住了去路,就是将其击沉估计也打开不了航道,而后面虽然是沉了两艘龟船,可是从海面上看道路并没有封死,于是距离巷口最近幸运的没有被击沉的两艘战船在第一时间掉转了船头意图突围。

  对于这两艘敢于冒险的龟船岸上的火炮并没有攻击他们,因为接到的命令是摧毁末尾的战船和敢于抵抗还击的战船,至于逃跑的不在打击之列,也就随他了。见到有机可乘,末尾的龟船加快了逃逸的速度,两舷的船桨全部伸出来没命的向前划水,然而等待他们的命运不问可知,随着剧烈的震动任他船桨如何翻飞也再难移动寸步,而后面的船只并不晓得前船的噩运,都玩命的向前划,于是在古代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追尾事件就这样奇迹般的发生了,并且发生在战船之间,这绝对是古今少有了,若是这时有吉尼斯世界纪录肯定会重重的写上一笔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那些本准备开炮的船只在剧烈的碰撞下早不知道将炮弹射向何方了。

  站在舵楼上居高而下可以清晰的看见整个葫芦巷里发生的变化,庆尚水军大乱自顾不暇,掉头逃跑的有之,企图向前冲来的也有,但是都被舜臣号威力强大的火炮阻拦在数百米以外,没有船敢轻易穿越这条生死线,柳德恭再也掩不住脸上的喜悦之色,大声狂呼道:

  “打旗语告诉他们投降,既往不咎!”

  此时船上的水手们么也都十分兴奋,甚至是已经到了爆走的边缘,任他们一生在一天里也没发生过这样变化巨大的事情,信号兵马上挂出了旗语,而有人干脆就开始冲着庆尚海军大喊:

  “将军有令,速速投降既往不咎。”一开始这还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行为,随后便成数十人,到了最后几乎是全船的水手都在大喊,声音也由不齐到逐渐合拍,越来越清晰,穿过嘈杂的海面向庆尚水军传去,受了舜臣号的启发,岸上的伏兵也开始大声呐喊,只是这次是几百几千人的呼声,虽然杂乱但是也能听出个差不多来,回应劝降的是几艘龟船的大炮,漫无目的四处乱开,其实业也不是漫无目的,四周都是围兵也就顾不得是打到哪里了。

  “他奶奶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挑那些不长眼睛的给我狠狠的打。”随着柳德恭的命令已经侧过船舷的舜臣号将一排炮弹倾泻在距离最近的敢于反抗的那艘战船上,由于火炮的准头没有办法精确控制,不光反抗者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周围的数艘战船也受到殃及,更有一艘可能是被击中了火yao桶,轰的一声冲天而起,被炸得四分五裂,炸向半空的木板碎屑四散飘落,稀里哗啦的落在海面上和其他的战船上,景象好不壮观。有了这个教训大多数战船不敢吱声了,即使少数仍在叫嚣他周围的战船也唯恐避之不及,不管又没有出路和地方纷纷四散逃逸,将其他船只撞得人仰船翻,一时间再次陷入混乱。

  很快的敢于顽抗的船只被隔离开来,孤零零的停在水面上,其他的则拥挤在一起,随着海水一漾一漾的。众目睽睽下孤立的战船也不敢再作出其他的动作了怕招来更严厉的打击,战场上一下子静了下来。终于一艘距离海岸最近龟船打开了舱盖,从里面站出十数人来大声高喊: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请大人手下开恩。”

  马上有岸上的士兵拿着绳索向那艘船抛去将其拉向岸边,收拢投降的俘虏,这个先例一开,其他战船纷纷效仿,一时间投降之声不绝于耳,被拖到岸边的船只逐渐增多航道上变得宽阔起来。这时有兵士来报李哲和朴仁杰回来了,我和柳德恭连忙召见。

  李哲和朴仁杰带着几个士兵登上了舜臣号,原来葫芦巷关门打狗李哲的船只能绕过江华岛从外侧到达巷口,经过战火的洗礼李哲面上春风得意,朴仁杰也是脸有喜色,看来他们的收获一定是不错。朴仁杰当先上前禀报:

  “大人我等不辱使命将纯孝君解救回来了。”

  “是的大人,这安龙焕果然是和倭寇勾结,在岛上我们遭遇了数十个倭人,除了一个被我们活捉外其他的全部被杀死了。”李哲也跟着说道,生怕把他落下。

  “哦,真的有倭人,在哪里带上来我看看,还有那个纯孝君一并带上来。”我倒很想见识一下这个年代的倭人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矮小的和侏儒一样,更想看看这个昔日的朝鲜国王如今沦落到何等地步。

  “将那个倭狗带上来!”仿佛是有意炫耀,李哲声音喊得很高,从前怎么不见他这么大的嗓门。余人也皆是好奇,不大一会儿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被推上了战舰,他身后是一个身穿儒服的人,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三十来岁的样子,面色憔悴,这一定就是纯孝君了,我没有兴趣先看他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倭寇身上,虽然没有我想象般的矮小,但是个确实并不高,满脸的横肉,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眼见距离我只有十步的时候我的亲兵走上去阻止他继续前行,这人不但不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向前冲来,众人这才觉得情形不对。

  “站住!”一个亲兵冲了上去被他一下子撞翻在地,另一名亲兵抽出刀来要阻止他,此时一切如同在一刹那间发生,那个倭人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突然挣开了绳索,只一瞬间就抢过了亲兵手中的刀来,提步向我砍来,这种突然的变故不光是我其他人也没有预料到,眼见着刀锋闪着寒光,向我劈来,甚至可以感觉到刀上的杀气,我避无所避,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目睹着大刀向我砍来。此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完了!”

  “当”的一声斜刺里伸出了一把宝剑,挡在了离我脑袋不到半尺的地方,说时迟那时快,显然那倭人没有预料到会受到阻击,但是此人反应极快,刀势一变改劈为撩,正是日本刀术中最恨辣的一招向我下腹划来,全然不顾架在刀上的宝剑,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打法,救我一命的那人也顺势变招,宝剑下滑,再次在刀锋到达我下腹要害的时候及时拦阻了下来,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脱离战圈,真要感谢他,一刀把我杀了也就罢了,一了百了,若是伤了我的要害,那我还做不男人了。这时其他亲兵一拥而上将我围住,再一次死里逃生,我浑身冷汗直流,脑子还转不过弯来,上一次在宁边自己命大,这一次又是如有神助逃脱劫运,看来我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场中的两人此时已经你来我往的交手数个回合了,不见胜负,推开挡在我前面的人,只见那倭寇刀刀恨辣招招要命,专向致命的要害招呼,而救我的那人则神态极为平静,见招拆招,一步步的将倭人避到了死角。见无法奏效,倭人急躁起来,口中不断呼喝,手里的刀也越来越快,可能是不趁手的原因,不管他如何出招总是能被那人轻易化解,仿佛在玩猫抓耗子的游戏一般,时间一长倭人头上冒出汗来,招式也逐渐散乱。

  “我还道伊贺的忍者有什么不同,原来不过尔耳,撒手!”那人轻蔑的说道,话音刚落也看不清他用了什么招式,“当啷”的一声大刀被挑出很远,落在甲板上兀自振颤,而倭人已经倒在地上被那人踩在脚下,他还试图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两旁的士兵连忙蜂拥而上将他捆的和粽子似的,这还不放心,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铁链子,将他拴住。

  此时那个救我的青年才转过身来。

  “是你!”我惊讶的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宁边当夜刺杀我的人。虽然当时是黑夜可是那双透着寒意的眼睛我不会忘记。一杀一救之间反差极其强烈让我无法适应。

  “邓兄,幸亏有你在,否则这次就真的麻烦了!”李哲跑了上来,和那人说道。显然他俩是认识的,这不是废话么,若是不认识那夜此人如何能出现在宁边。以他今日的功力来看,不是最近有什么奇遇,吃了千年人参的补药,就是当夜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搏杀我,想到这里我冷汗再次狂涌而出。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李哲。

  “大人让您受惊了,没想到这斯居然能挣脱绳索,幸亏邓兄及时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来,大人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邓希晨邓兄,说起他来可是大有来头,他是邓子龙等老将军的后人。”

  “哦,原来是邓老将军的后人,失敬失敬。”我抱拳道,邓子龙当年是明军水师主帅,在露梁海战中和李舜臣双双牺牲,难怪他两人认识,有了这层关系也就不奇怪了。只是他为何在这里出现呢?我脑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那邓希晨冷冷的应了一声,撇过头去不再理我,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把我凉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要是从前我早就发火了,可是如今人家救了我的命自然要忍耐,最重要的是他手里的宝剑还明晃晃的握着,看着我就发寒,要是真的把他惹毛了,来那么一下子,我就不会再这么好运了。这样的人还是避而远之的好,犯不着为一时之气和自己过不去。

  余人并不知道我和邓希晨曾经照过面,更不知道这一杀一救的缘由,柳德恭当先走了上去,哈哈大笑。

  “我当是谁这样英武,原来是邓老将军的后人,当年我和邓老将军并肩作战,对他的为人极为敬佩,果然是将门出虎子,小哥也是英武不凡啊,尤其是这身武艺,真是十分了得。若是邓老先生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他啰哩啰唆的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话,但是总算是换来了邓希晨的笑容,邓希晨白净的面容上出现了微笑,客气的道:

  “这位一定就是柳将军了,我早听李兄说起过您,只是一直无缘拜见,今日有幸受小侄一拜。”说着给柳德恭行了一礼。柳德恭大大咧咧的受了,冲我一笑。那意思仿佛再说看吧还是我有面子,我才懒得理他。

  朴仁杰插话问道:“这次多亏了有邓侠士在,否则不光是李大人,就是我等也都危险了,只是不知邓侠士如何会在这里出现呢?”这也是我想问的,自从那夜宁边遇刺我紧张了好一阵子,最后没有事情才逐渐放松下来,可如今又在这里遇见,能不纳闷么?

  “哦,我是年前来到朝鲜的想瞻仰一下当年先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也顺便来访一下李舜臣大人的后人,不想还真的让我找到了,我和李兄一见如故,就在宁边住了下来,没想到宁边被破,李兄被俘,一开始我是想救李兄的但是看他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且还被重用所以就一直躲在暗中,想再关照一阵子就回中原,此次李兄来江华岛劝降,我怕中途意外就和李兄打了招呼,冒充他的亲随混了进来,不想遇到今天这事,算是帮李兄的忙吧,毕竟是他没有好好的考问俘虏就将其带上船来,若是酿了大祸他也脱不了干系。”这话说完李哲也不好意思起来,的确是他邀功心切,否则那倭人不会借此发难。见话有些重了,邓希晨也不好让李哲难做,于是话锋一转又道:

  “不过这事也不能尽怪李兄,此贼的武功属于东瀛伊贺一派,在我所见的倭人当中算是不错的了,今日若不是他手中的刀不合手,也不会若此轻易就范,看来他是有意被俘伺机而动的。”

  “就是就是,邓兄说的极是,这家伙被逮住的时候很容易,不像其他倭人死战到底,我还以为他是个软骨头呢。没想到如此狡猾暗藏杀机。”李哲迅速的在一旁应承道,希望把此事揭过去,还好意思说,和别人不一样不就该引起警惕么,害我差点送了命。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和邓希晨说的很是投机,唯独把我扔在一边,受到冷落,似乎他们忘记了我才是这场大海战的主角,于是我轻声地咳嗽了一下。

  “这个,柳将军,你看这庆尚水军投降的也差不多了吧,下一步该怎么办啊!”我这话才把众人提醒过来,纷纷向葫芦巷内看去。

  此时几乎该投降的都投降了,只剩下十数艘战船还在海面上飘荡,其余的数百艘战船全部被收服靠在岸边,没有舜臣号的命令岸上的火炮并没有继续开火,那是十数艘船也停止了攻击,只是聚在一起不动,看着这孤零零的十数艘战船,我心中暗自得意。

  “船上面的人听着,纯孝君已经被我们解救回来,不要再作无谓的抵抗了,赶紧出来投降。”说着将早已吓得浑身跟筛糠似的纯孝君押到了明眼处。柳德恭继续喊道:

  “现在已经证明,安龙焕和倭人勾结,意图不轨,尔等不要再为他卖命了,赶快出来投降,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若是再不投降我们就不客气了。”

  对面的战船依旧没有反应,于是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了里双方一直保持着这种对峙状态,岸上的士兵和俘虏听说安龙焕和倭寇勾结纷纷惊诧不已,更有庆幸者庆幸自己早早的投降,没跟安龙焕死撑到底,要知道朝鲜人最憎恨的就是倭人了,安龙焕和倭人勾结那还得了。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马上就要过了,我的耐心实在是到了极点,不就是这几艘船么,炸了又能怎样,我正要下令开炮,对面的一艘龟船掀开了舱盖。里面站出一人,高声大喊道:

  “别开炮,别开炮,我是崔秀哲,安龙焕勾结倭人已经被我们制服了,我等要求见柳德恭柳大人,请让我们过去。”柳德恭拿起望远镜仔细观看,随后交给了我,冲我点了点头,那意思确实是安龙焕,果然望远镜中可以看到当先的一艘船里绑着一个人,周围还有几具尸体,可能是安龙焕的死党,在争执时被搏杀了。

  “让他们过来吧!”柳德恭不疑有他让水手放那十数条船过来,随后这十几条船缓缓地驶了过来。当先的一人首先登上船来,随后几人尾随着他押着安龙焕也登上舜臣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