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议战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379 2005.07.19 17:39

    

  史载一六二六年八月,由代善提议与大贝勒阿敏、莽古尔太及诸贝勒阿巴泰(努尔哈赤第七子)、德格类(努尔哈赤第十子)、济尔哈朗(舒尔哈齐子)、阿济格(努尔哈赤第十二子)、多尔衮(努尔哈赤第十四子)、多铎(努尔哈赤第十五子)、杜度(褚英子,褚英早死)、岳讬(代善第一子)、硕讬(代善第二子)、豪格(皇太极第一子)等共同推立皇太极继承汗位。九月朔日,皇太极(清太宗)拜天即位,时年三十五岁。称天聪汗,以天聪纪年。族名也不再沿用女真,而称为满洲。

  和历史记载的差不多,皇太极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登上了汗位,这时的我却极为安静,此时出头必为众人瞩目,所以我还是在幕后做些小动作为好。更何况阿巴亥已经苏醒,如何安排她也是个问题。

  尽管我的院落十分不起眼,并且只有主仆两人,平日里我也多住在书院,所以此时多了阿巴亥也不觉怎样,这****忙完了书院的事来看望刚刚康复的阿巴亥。

  “阿巴亥还没有谢过先生的救命之恩呢。”见我进来阿巴亥赶紧起身要给我施礼,我连忙阻止。

  “折杀小人了,大妃万万不可。”阿巴亥虽然康复,但是面色还有些憔悴,也难怪刚刚死了丈夫,又差点被殉葬放谁身上也不好过。

  “先生千万不要再这样称呼我了,阿巴亥已经是死过一遭的人了。”说着神色黯然。

  “逝者亦已,大妃不要难过,只是大妃对将来有何打算?”我连忙转移话题,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她总不能一直住在我这里吧,早晚会露馅的,皇太极那里更不成了,至于多尔衮、阿齐格就简直是胡闹,是怕别人纠不出来。

  “这个我还没想好,只是从前听先生说女子也可以当那个什么护士的,我既然百死余生,不如去学当护士吧,救治生灵也是积德的事情。”阿巴亥提出了一个高尖端的事情,这不是难为我么。

  “这个……,大妃的样貌很多人都认识,只怕太危险了吧!”我为难的道。

  “先生不是说过,母猪也能变公猪么?我想对先生来说改变相貌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什么?”我惊的把口中的茶水都喷了出来,这话他怎么知道,对了!一定是多尔衮那小子说的,没想到自己当时吹牛皮的话他居然还真信了,并且告诉了阿巴亥,这不是难为我么。

  “这个,这个,大妃有所不知,这种技术我倒不是不会,只是手术起来怕将大妃沉鱼落雁一样的容貌变丑了,到时岂不是罪过。”我搪塞道。女人都怕丑,再丑的女人还怕更丑呢,拿这个搪塞她总该没问题吧。不想阿巴亥的话再次让我瞠目结舌。

  “我不怕丑,说不定丑一点还好呢,难道先生不会么,才来搪塞我这个可怜的女子?”说着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直把我魂都弄丢了。

  “这个,这个,那就随大妃吧,只是我好久没有动过这种手术了,手有些生,所以要练习一下,所以还要大妃等待些时日。希望过了些时日这个女人就能望了吧。不过为防万一,我还是先练练手,这东西只知道原理可从来没操作过。为了转移话题,我连忙又问道:

  “如今四贝勒继承了汗位,大妃您久在宫中,对下一步形势发展如何看待呢。”

  听我这么问,阿巴亥认真了起来,聚目凝眉想了一会,说道:“依我是皇太极必然增添议政大臣,这些议政大臣由八旗固山额真充任,与诸贝勒共坐议政。议政人员扩大,可以使贝勒权力相应缩小。然后再找机会削若阿敏、莽古尔太等人,逐渐巩固自己力量。”她这两句话说得虽少,但是都正在点子上,历史上皇太极当政确实是如此作的,这时我不得不佩服她的确很有政治头脑,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又聊了一会,我的这种感觉就越深,真不愧是努尔哈赤的大妃,也难怪代善等人要急着处死她,这个女人要是活着,那么继位的还就真不一定是谁了。恐怕没有那日绊住皇太极,他也会成为极力处死阿巴亥的人之一吧!

  公元1626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八月天命汗努尔哈赤归天,九月天聪汗皇太极继位,改天聪元年。

  自皇太极即位以来,我又重新回到杏林书院,教我的书这日皇太极突然唤人叫我,说是议政,这让我有些诧异,一直以来议政的事我这个太医院的院判是没资格参加的,怎么今日叫上我来了呢?

  进了皇宫,到了议政殿只见已经站了好几个人,除了范文成有几面之缘外其他的人都不认识。见我进来皇太极倒是很客气,名人给我看座,这一下子我的地位就突出众人了,不觉得有些得意。

  “来,我给先生介绍,这位是宁完我。”说着皇太极将手指向一个白面书生,年岁不大也就刚过三十,原来是这家伙,他和范文成一样是皇太极的谋士之一,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

  “这位是鲍承先,那位是马鸣佩。”顺着皇太极的指向,我看了看鲍承先和马鸣佩,两人都高大魁梧,一看就是武将。我和他们打了招呼,坐下来静静的听皇太极说什么。

  “今日召集各位来,是商讨下一步该做什么,历年来我女真都是夏秋休战,冬春作战,此时该是确定明春攻击方向的时候了,不知各位有什么想法?”皇太极说道,虽然没做几天大汗,这威严确是与日俱增,眼前的皇太极可能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皇太极了,他正在朝着自己的霸主地位前进。

  “我认为应该继续攻伐明朝,打开辽西走廊,进逼山海关。”范文成首先说道,这话由一个汉人嘴中说出来总让位我觉得十分不舒服,可他却说的那么自然,不得不佩服啊,怂恿女真人去抢掠自己同胞,这话我是说不出口啊。

  “范先生说的对,宁远之战只是一时失利,只要这次我军准备充分,他小小的宁远有何可怕。” 鲍承先接着道,他被俘前曾是明朝的副将,对明朝的虚实很是清楚,如今新主子继位,这些人都想积极表现。

  “范先生的意见我不同意。”说话的是宁完我。

  “哦,宁先生有什么高见么?”皇太极虚心问道,他对汉人文士总是很尊重的,称必呼先生。

  “高见不敢当,浅见还是有的。”说着宁完我背负双手在殿中站立,用清越的声音说道:

  “如今天命汗新丧,我军失利于宁远,此时再攻宁远,恐怕士兵中有恐惧心理,并且袁崇焕自此之后,于2月初被提升为右佥都御史,3月加辽东巡抚,4月又提升为兵部右侍郎。满桂、赵率教、左辅、朱梅、祖大寿等将领均加官进爵,此时宁远不说固若金汤,铜墙铁壁也差不多,并且明军经此一役已经不再十分恐惧我八旗了,在心理上和气势上我们不具有优势,在军力上袁崇焕经过此役又增添了数万兵马和很多红衣大炮,粮草足,城墙厚,试问面对坚城利炮我军如何得胜,到时大汗再败,诸贝勒恐有异议。”

  宁完我这话说得极是,尤其最后一句,这一仗是皇太极继位后所面临的第一仗,一旦打不好甚至是打败,那么对他的威望打击极大,女真人的大汗不是长子继承制,是由众人推选,只要不出爱新觉罗家族,任何人都有有可能,可以说窥视他汗位的人极多,这或许是皇太极排斥异己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稳固汗位。他是努尔哈赤的继承者,但并不像努尔哈赤那样战功赫赫,具有极大的威信,其实即使如努尔哈赤这般的枭雄也曾为了汗位幽禁自己的弟弟,杀死自己的长子褚英,何况是皇太极呢?宁远这一战当真是许胜不许败。众人听宁完我这么说都陷入沉思。

  “那先生以为如何?”皇太极向宁完我问道。

  “议和!”宁完我平静的说道。

  “什么,议和?”在场诸人除了我都惊讶起来,这宁完我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对,议和,和明朝议和,确切的说是和袁崇焕议和,以此麻痹敌人,我军积蓄力量,向大安口龙井关集结,从此越过长城,进攻遵化,随即进攻蓟州、三河、通州。说着宁完我走到皇太极桌前的地图,用手比划着,一条从蒙古绕道中原的奇袭路线被他勾画出来,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宁完我简直能有疯狂来形容,孤军深入劳师远征,后勤极为困难,而且没有打通辽西走廊(宁远是辽西走廊的咽喉),也不敢久留,因为一旦明军回师救援,那么女真后路被切断,陷入中原,就等于是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此计所冒的危险极大,但是一旦胜利战果也会极大,通州以为京畿腹地,这战的政治意义更大,可以说即震撼了明朝,也威慑了大金的贵族。不过对于此战的危险所在众人也都看的明白。

  马鸣佩首先发言:“大汗,此战一旦获胜战果虽然诱人,但是若是获败,那么恐怕入关的八旗没有多少人等活着回来。”他这话决不是危言耸听,一旦明军回师救援,堵住归路,就成了关门打狗的局势,八旗再勇猛在没有补给和支援的情况下,其后果实在可怕。

  一六二九年十月(三年后),皇太极就是按照这条路线进军的,当时崇祯帝起复孙承宗为兵部尚书,驻守通州。十一月,明山海关总兵赵率教领兵四千援遵化,在作战中败死。八旗占领遵化,随即进攻蓟州、三河、通州。袁崇焕、祖大寿自宁远领兵入援,至蓟州。这时几乎是已经堵住了八旗的退路,再加上袁崇焕的兵将当时已经十分精良,各路勤王部队也都在向京畿进发,若是一直由袁崇焕指挥那么此战的结果很可能就会导致女真的衰亡,可是皇太极向明朝施了反间计,对俘虏的杨太监透露金国与袁巡抚已有密约,然后放杨太监回京报告。十二月,崇祯帝逮捕袁崇焕,下锦衣卫狱。崇祯皇帝命大同总兵满桂出战,结果败死。

  崇祯三年(一六三○年)正月,八旗占领永平、迁安、滦州,进攻昌黎,被守城明兵击退。三月,皇太极自领大兵俘惊大批人畜返回沈阳。五月,孙承宗收复遵化、永平、迁安、滦州诸城,击败阿敏部。八旗退后,明朝审理袁崇焕案,原属魏党的官员乘机报复,攻击袁崇焕与大学士钱龙锡“擅主议和,专戮大帅(指毛文龙)。”八月,崇祯帝殜(剐刑)袁崇焕于市。由此历史可见这种作战方案急具风险,比原来的提前了三年,试问这时还会有杨太监出现让皇太极施反间计么,再说就是施也没用,此时袁崇焕并未和女真私下谈和,疑心极重的崇祯皇帝也没有继位,这些诸多因素加在一起,落败几乎成为必然。

  马鸣佩说完众人也是都随声附和,出言反对,一时间两人的的计策都有疏漏,陷入僵局。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该如何定策。皇太极见我独自那里悠闲自得,十分好奇的问道:

  “先生如此悠闲难道是胸中有何定策么?”

  “定策不敢当,我是个郎中,不懂军事,不过这地图我还看得懂。”说着我起身走到地图前,众人也都围拢过来,我用手指了指和大金接壤的朝鲜和蒙古诸部,笑着说道:

  “真是不明白,这周围这么多地方,那里不好打,非要肯这块硬骨头。”说着用手指敲了敲宁远的位置。

  “朝鲜出产稻米,军事力量极弱,被个小小的倭国欺负的抬不起头,要不是明朝出兵,肯定就要亡国了,可如今态度模棱两可,经常给明军资助粮草,该打!蒙古诸部,那里到处都是牛羊,除了科尔沁部与我交好,其余诸部尤其是察哈尔部的林丹汗依附明朝和我作对,该打,这么多该打的人不打,却去和坚城大炮较量,实属不智。诸位,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说完我又悠闲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观察诸人表情。皇太极和马鸣佩、鲍承先眼睛一亮,毕竟是身为武将和统帅,当然是一点就通,从前一直是和明朝作战,而且战事很顺利,所以眼睛一直盯在一处,现在不同了,通往山海关的大门-宁远已经被堵住了,八旗就如同一股洪流,假如一直向着高大坚固堤坝冲击只会损失自己的力量。相反,找到其他宣泄的渠道,就会一泻千里,直入汪洋大海。宁完我和范文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作为文人的局限性现在就体现出来了,这种就是所谓的发散思维吧。不过我也是占了历史的先机,最终历史上皇太极还是选择了征讨朝鲜。我此时捡了一个大便宜,在皇太极等人心目中身价大增,看来我还是蛮有天赋的,呵呵,剽窃了皇太极自己的战略反倒获得了这样的效果。

  “先生之话,如一盏明灯,真是让人顿开茅塞。只是不知道依先生之见是否还和明朝谈判呢?”皇太极接着问道。

  “谈,为什么不谈,不过不是和明朝谈,是和袁崇焕谈,袁崇焕这个人我还是有所耳闻的,他对关外的形势看的很清楚,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明朝守城有余进取不足。而我方在没有得到先进火器之前,也不宜强攻。所和为上,这样我们可以腾出手来,将大金的版图向外扩张,明朝不过这么大地方,如今他的国内局势又很乱,我们没必要去趟这摊浑水,若说疆域向北有蒙古诸部,牛羊遍地;向东有朝鲜,朝鲜再东有倭国,我听说倭国盛产白银(一听白银这些人眼睛全都雪亮),再说倭国人十分矮小,都如侏儒,想来只要又一支强大的水师就可以征服倭国;向西是西域诸部,再向西是西洋夷人,据说红夷大炮就是他们造的,(众人眼睛又是一亮,不过一想到红夷大炮的利害,又有些犹豫),当年成吉思汗就是以两个万人队攻伐西域的,据说打到了多瑙河,那可是极西的地方,这些地方盛产金发碧眼的美女(众人眼睛又亮了起来,并且有明显的流涎迹象),这些地方加在一起怕是有现在明朝十倍的疆域,我们何苦去和汉人争胜负呢?再说当年成吉思汗也是先征服西域诸国才征西夏、大理的,最后挟余威一举吞并中原。”哈哈,看着他们的表情不断变化我心里就想笑,试问有几个男人不爱金钱美女,一听说这些地方如此好征服,谁又愿意啃明朝这个硬骨头呢,再说这个骨头还在烂着,等他烂的不像样了再一举吞并不是更好么。众人都跟着我的思路畅想骑在马背上在大地上驰骋的样子,一时神往,大殿里寂静异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