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较量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577 2006.09.04 20:48

    《不称职的兽医》续集《神圣法兰西》正在冲榜中,手里有票的读者不妨去投几票,点击一下,最好么能收藏,我只能说会比《不称职的兽医》写的更用功更努力,爱不爱读还要你读了才知道。新书链接在最下面,您一点就进去了,再一点就投票了,再再一点就收藏了。呵呵,兽医实在是太贪心了!

  !!!!!!!!!!!!!!!!!!!!!!!!!!!!!!!!!!!!!!!!!!

  三万大军如同狂飙一样沿石家庄、保定一线向北京奔驰,清一色的骑兵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路旁不时会有一些行人被这支队伍惊得四散奔逃,直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才驻足观看。在他们眼中这是一只钢铁的洪流,每个骑士都衣甲鲜明,不时的反射太阳的光辉,整个队伍行进的井然有序,蜿蜒数里,让即使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禁咂舌。

  兵贵神速,结束了沙河阻击战之后,我和袁崇焕带领剩余的士兵连夜奔袭,务求以最快的速度赶至北京形成合围之势,此时北京外围,祖大寿正在带领关宁铁骑阻击回援的清军。

  吴雨龙的甲种兵团使得皇太极比预计时间足足晚了三天才到达北京,但北京合围之势已经渐成,最主要的是关宁铁骑完全挡住了敌人前进的道路。这使得皇太极不得不依靠武力开辟出道路穿过祖大寿的包围圈进入北京,而北京的代善则想带兵冲出这个桎梏的牢笼,要知道靠五万人守住偌大的城池无异于痴人说梦,更何况对方有精良的火炮,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死角。

  北京城外的厮杀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天,双方动用了几乎能够动用的一切重武器,代善将所有的家底都搬到了城上,而皇太极也将随军的火炮一字排开和祖大寿对射,若不是凭着辽东火炮先进,估计此时祖大寿根本就没有办法同时应对两个方向的敌人。

  于是整个北京城外上演了一出围城的闹剧,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横亘在他们中间的关宁铁骑愣是雷打不动,直到我和袁崇焕的大军赶到,皇太极才不得不退军,他可不想被两面夹击,毕竟他没有祖大寿火力那么猛。

  “督师!”这还是祖大寿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袁崇黄,作为他的老部下,祖大寿此时率领一干辽东旧将都跪在了地上,热泪盈眶,这让袁崇焕一时间手足无措。

  “起来,都起来!”他一个个的将跪在面前的将领搀起来逐个握手。

  “现在不兴跪了,那!握手!”他边说边笑道,很难想象一向拘禁严肃的袁崇焕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众人包括我在内具都笑了。

  “好了,好了,都是统帅一方的将领了,怎么一个个的这样不长进呢?”袁崇焕劝慰道。

  “这不是见到你高兴么,死人变活人,谁不高兴啊!”我笑着说道,众人这才注意道我的存在。

  “哈哈哈哈,你们啊,就知道给我跪,要跪也得去跪这位李开阳李大人啊,感谢他收留你们,你看看,你看看一个个都比以前胖了,听说你们手里有不少家伙了,火力满冲的么,能敌得住皇太极和代善的两面攻击!”

  袁崇焕见到这些昔日的部下欣喜异常,话也比平时多了,或许这才是当初那个在辽东叱咤风云的袁督师吧!众人寒暄了很久,才进入正题。

  “先生,督师,如今我军以在北京城外集结了近二十万大军,只等先生和督师到来好一雪前仇,将女真人彻底赶出长城,最好是打得他们永不超生!”祖大寿瓮声瓮气的说道,对于目下自己的实力他信心十足,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人有人,最重要的是武器装备远远超出敌军,这样的仗就是硬碰硬也不怕啊!

  “不急,不急,来时我已经和李大人商量好了,我们能有今天的家底来之不易,和女真人硬碰硬实在是不值得,所以我们要等!”袁崇焕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这时的才看出当年羽扇纶巾的风liu,或许只有面对昔日的下属他才能真正的作回自己。

  “等?”众人脑袋中冒出一堆问号,眼前形势大好不一鼓作气歼灭敌军为何要等呢?

  见众人不明所以,我耐心的解释道:“皇太极这次进袭山东偷鸡不成失把米,不但一来一回所费良多,更重要的是损失了五万的清军,如今他的军力只有十五万,这十五万人每天都要吃粮,每天都要消耗,所以皇太极希望的是速战速决,最不济他还能撤回蒙古以图卷土重来。但是我们不能让他得逞,因此我们要将皇太极放回北京城,随后在将四城封死,饿也要饿死他,反正我们有的是粮食,不怕跟他耗。”

  我不无得意的说道,这可是我和袁崇焕一起想出来的,我们的士兵命金贵,不能白白搭给女真人,即使要打也要等敌人饿得无力作战再与之决战,过早决战固然痛快,但是很不划算。

  袁崇焕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可众人当中仍有不明白的。

  “督师,那我们如何放皇太极的进城呢?”

  “哈哈哈!”一听这话我和袁崇焕都笑了。

  “自然是把路让出来,让他大摇大摆的进城了!”我解释道。

  众人脸上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皇太极老奸巨猾如何肯就范呢?不信咱们就看!

  果然当第二天我军撤出北京外围之后,皇太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率军进城了,怎么样这就是人的天性,也是皇太极的天性,说要舍得放下,舍得放下,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大彻大悟,皇太极还是贪恋中原的繁华不肯离去,更是被虚名所扰,当皇太极的清军入城后,围城的大军再次合拢,将北京围的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二十万大军分出四个分队,每队各5000人开始扫荡所有残存的武装势力,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整个河北被全部肃清,连同山东并入我的管辖范围。而北京则成为孤城一座,每天都要享受十八万军队进行的不间断花样翻新的攻击,皇太极和代善更是饱尝当初我在大庆被围的滋味。

  这期间皇太极也曾试图进行突围,可是都被我军猛烈的炮火打了回去,最新制造的火炮每天都从辽东源源不断地运抵北京,城外的火炮一日多过一日,可是城内的粮食却是越吃越少。皇太极将希望寄托在了蒙古的援兵,只可惜这一次再次让他失望了。

  从准备再次组织北京战役开始,我就已经通知驻扎在黑龙江的多尔衮让他倾全部之兵夺取蒙古,也就是在北京被围的那一刻起,多尔衮所率的十万铁骑已经在远征蒙古的道路上了,跟随他的还有我们的岳父塞桑。

  说起来真是别嘴,按道理多尔衮应该算是我的儿子才对,毕竟他母亲也是我众多妻子之一,只是自从他迎娶大玉儿之后我们就成了连襟,这关系简直是乱七八糟,完全的是一笔糊涂账。

  算了,不去管他了,有塞桑在多尔衮省了很多力气,当初皇太极靠武力暂时征服了蒙古,此时他身在北京无力控制蒙古各部。这些年来除了征集兵马和牛羊以外皇太极并没有给蒙古诸部带去任何好处,这让很多人怨声载道,这一次多尔衮带去的不光是大炮,还有一箱又一箱的金银和一群又一群的牛羊。

  经历瘟疫大劫的蒙古此时最缺乏的就是粮食,皇太极还不断地催促他们支援北京提供更多的牛羊,这无异于将各部往死里逼,面对牛羊和金银,蒙古人选择了合作而不是对抗,尤其是多尔衮雷霆闪电一样的攻陷归化,活捉岳托和齐尔哈郎之后,他在草原上的威名早已四处远扬,所过之处各部落纷纷归降。

  公元1633年6月,被围困长达2月之久的北京已经摇摇欲坠,一直不肯妥协的皇太极终于派代善出城和我们谈判。

  谈判的议题是我们向女真人开放道路,让他们回到塞外,而作为回报,皇太极保证以后不再进行任何针对中原的武装侵略行为。

  “哈哈哈!”我放声狂笑,看得代善莫名其妙,我们算是老相识了,此刻却是主客易位,代善不得不放下架子,恭敬的向我问道:

  “李大人,您有什么好笑的,我们已经是很有诚意了,要知道北京城里的八旗可不是吃素的,他们随时都可以突破你的防线,到那时你的损失可就大了!”

  代善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就不足,我直直的看着他弄得他不知所措。

  “真的是这样么,我的大贝勒,此刻的北京恐怕是瘟疫横行,饿殍满地了吧,可以不客气的说,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一直的这样包围下去,直到北京城最后的一个人不是被饿死就是病死,您信不信?”

  “你,你!”已经年近五十的代善气得浑身直抖,他并不是一个出色的政客,事实上他为人还算厚重,否则不会在女真人中间有那么高的威望,若不是有他的支持,皇太极的宝座也就不会坐到现在了。

  “大贝勒,你不要动怒,我说的都是事实,若不是撑不下去,皇太极也不会派你来求和吧,别忘了我可是在四贝勒的手下干过, 他的秉性我是很了解的,否则也不会每次都吃得他死死的。女真人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北京城里的这十万女真人可都是精英和勇士,你就真的忍心他们病死,饿死么?从此女真部落将会彻底衰落,你愿意和皇太极一样作历史的罪人么?”

  我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敲击着代善的内心,他痴痴的看着我陷入沉思。

  “大贝勒,你忍心看大汗当年建立的八旗就此没落么,重新被人欺凌,你还记得当年的告天七大恨么,现在你看看辽东生活的女真人,他们富足自由。何苦还要让更多的人卷入到战争当中么,勇士们累了,他们需要回家,让女人来抚平他们的伤口,让草原重新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犯不着为皇太极一个人陪葬,他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再这样下去只是自取灭亡。”

  我继续煽情道,众人开始佩服起我的口才来了,而跟随代善一起来谈判的人其中不少人都为之心动。

  “够了,够了!”代善大声喊道,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的这种态度一下子让营帐中的所有人剑拔弩张,空气中满是火yao味。

  “做什么,都给我坐下!”我眼睛一瞪,不光是我们这边的人,就是代善带来的人也都流露出恐惧的神情,此时的我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那个在沙河将三万清军彻底埋葬的李开阳,这时我是魔鬼的化身。

  “大贝勒,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你们不要再指望突围了,就是突围出去,你们也无家可归,辽东早就不属于你们了,蒙古现在也不在你们的手里了,实话告诉你,归化以于10天前被多尔衮攻陷,岳托和齐尔哈郎具被俘获,不日就会押来京师,试问天下之大,你们还能去哪里,你们的活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投降,否则我将会把北京夷为平地,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说罢我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代善,只见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眼神不定。

  显然他无法接受这个消息,可是又无法解释为什么接战以来一直没有看到多尔衮的身影,加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到蒙古方面的回信,这一切综合在一起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这个我再回去考虑考虑,相信大汗他会想到的!”代善急切的想脱离我的目光,这种目光让他感到浑身有一股凉意,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当年那个四处游方的郎中么?

  代善走了,带走了我给皇太极的最后通牒,我知道皇太极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他手里只要还有人马就不会放弃哪怕是一丝的希望。

  之所以有今天的皇太极绝对不是一种偶然,这与他的生长环境十分有关,皇太极少年丧母,又没有同母的兄弟姐妹,可以说是孤苦伶仃。而他的家庭,却是一个大家族。他有4个叔父,仅二叔穆尔哈齐门下就有11个堂兄弟,三叔舒尔哈齐门下有9个堂兄弟,而他又有15位同父异母兄弟,亲兄弟的子侄多达一百四五十人。他的7位同父异母的兄长由5位福晋所出,这5位福晋都是建州本部人,唯独其生母是叶赫部,而叶赫又同建州结下血海深仇。这种家庭环境,对皇太极少年时代的成长有着许多正面和负面的影响。少年丧母,使皇太极在生活中遇到过多的艰难与困苦,磨炼了他的独立性格与顽强意志而工于心计。再加上没有母亲呵护,没有同母兄弟姐妹,格外势孤力单,养成他慎言少语的性格,因舅父同建州有世仇,长期冤怨相报,使他在家族中处于不利地位,更促成他长于心计并且不相信任何人,能有今天可以说皇太极确实来之不易,所以不到最后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命令所有士兵,一级戒备,随时准备迎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擅离职守,尤其是炮兵,必须坚守岗位,将城外所有的地域标示出来,以便于炮击!”看着代善远去的背影我命令道。

  “是,”帐内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对于我的判断力,他们已经不再质疑!”

  其实这些天来我们一直都在筹备,北京四座城门之外如今已经是壕沟纵横,宽的长达数丈,窄的也足以让两个人并排而过,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皇太极发动大规模的突围。前一阶段的阻击已经充分的验证了这些在我的指挥下所开凿沟渠的作用,这些沟渠能有效的阻止敌军骑兵和步兵的攻击,并且让我的士兵得最好的防护。

  事实证明了我的预料,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广渠门已经被缓缓地打开了,无数的清军蜂拥而出,打头阵的是皇太极的巴牙喇,看来这一次他是下了血本,力求冲破我军的突围。

  “轰,轰!”一声声巨响,敌人首先踩到了我军设置的地雷上,这种地雷虽然简陋,可是作用很明显,直接暴露了敌人进攻的方位,掩藏在宽大掩体内的火炮群开始向官渠门外的清军开火,这些火炮的位置一直被隐藏着,敌人根本无法料到我军会集中这么多火炮来进行阻击。

  无数法炮弹怒吼着砸向清军,一时间土石飞溅,各城门外的空地和壕沟早就被炮兵标示在地图上,火炮的标尺精度也都记录在案,所以根本用不到事先校对,火炮就可以准确的攻击敌人。

  火光中,清军凶悍的依旧照冲不误,这些巴牙喇是皇太极一手建立和训练的,所以不论伤亡有多大,只要皇太极不下令停止攻击,他们就会一直前进下去,直到战死。

  一片又一片的士兵倒在血泊中,但依然无法逾越壕沟,他们冲到壕沟下,但是却被早已埋伏在壕沟沿的士兵以火枪和弓箭无情的射杀,尸体不断的堆积,以至于有将壕沟填平的趋势,尽管是这样敌人的进攻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够了,够了!”我紧握着拳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广渠门上的城头,直觉告诉我皇太极一定就在上面督战,仿佛中我俩的眼光碰撞在一起,这就是较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