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开学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085 2005.07.13 11:38

    天命十一年(明天启6年,公元1626年)6月经过多个月的筹备和建设,杏林书院终于落成。这么快的速度要多亏水泥的发明和应用,开工的时候正值四月,天气阴冷用于粘合砖瓦的粘土和石沙不易干燥,而南方关内常常用糯米汁掺石灰混杂砂石作为粘合,其造价太高实在承担不起,于是我就想到了水泥。现代建筑都是用水泥粘合砖瓦的,不但结实而且凝结速度快。可是这水泥到底怎么造,我一个兽医又不是学建筑的如何知道。隐约记得在农村实习时那些农民用土办法烧制水泥,是把石灰石捣成细粉,配合一定量粘土,掺水搅和成均匀成泥浆,置泥浆于盘上,加热干燥,再将干料打击成块,然后装入石灰窑煅烧,煅烧后的烧块将其冷却和打碎磨细,制成水泥。只是这个石灰和粘土的比例我并不知道,这不要紧无数科研成果都是建立在试验的基础上的,对此我坚定不移,于是和几个工匠开始研究造水泥。试验十分不顺利,进行了很久都没有成功,时间一长我就没了耐性,把试验交给了那些工匠,自己跑到一边改造我的“伟哥”了。为了让“伟哥”更容易服用和携带保存,我开始从制剂学方面着手,就在“伟哥”即将制作出新的剂型之际,工匠们跑来告诉我那个所谓的“水泥”研制成功了,真是不能小窥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啊,在检验水泥试验结果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水泥的使用不但加快了工程进度而且使建筑可塑性增强,更加美观。

  在杏林书院的落成典礼上,努尔哈赤相当给我面子,由他亲自出席剪彩,带着一堆贝勒大臣浩浩荡荡的。说起这个典礼,古人好像没这个形势,为了将声势搞大我特意写了请帖邀请各大贝勒,这些人受了我“伟哥”的好处,哪有不来捧场的,也不知是谁撺掇,居然把努尔哈赤请来。经过多月的休养努尔哈赤已经康复,只是精神体力大不如从前。

  这场书院落成典礼及开学典礼一起举行,可谓是盛况空前,那些学员大多是这几次医师资格考试没有及格的和一些年轻的书生。女真这时没有开科取试,这些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学医可以像我一样飞黄腾达。耐不住权力诱惑,再说就是不能当官,若是像李神医那样学得一手好医术弄出个“伟哥2号”什么的不也发了么,所以报名学习的人很多(看吧,如今我都成为年轻人进取向上的榜样了)筛选了一些后,最终确定首期招收500人,这已经是书院目前能承担的最大人数了。

  整个典礼弄得热热闹闹的,和现代的典礼完全不像,更像是唱大戏,但不管怎么说场面很隆重,预期效果算是达到了。典礼结束,努尔哈赤把我叫到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李先生,真想不到你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是将书院建起来了,真着实了不得啊,还有你那个什么伟哥的,效果果然不错,只是太贵了些吧,什么时候再给我弄一些来,不要管我要钱啊,今后我还要给你这个书院继续投钱呢。”一听这话我愣住了,我并未向努尔哈赤进献过伟哥啊,随后我就明白了,肯定是哪个大臣贝勒为了讨好努尔哈赤才偷偷进献的,我还能说什么,这么好的东西居然没有首先献给大汗,这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啊。于是我连忙解释道:

  “还请大汗见谅,因为大汗还在修养中,所以小人认为大汗此刻不宜房事,就没有进献,既然大汗如今康复,那么今后小人一定会按期定时给大汗进献的,还谈什么钱不钱的。我李开阳能有今天还不全靠大汗栽培。”说这话我自己都脊梁骨发麻,太肉麻了,看看吧什么是以权谋私,这就是典型的以权谋私,我抬头偷偷的瞅了瞅一旁的大妃阿巴亥,正好她也在关注我,两人目光相碰,阿巴亥居然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颊,当真是美丽诱人。

  “哈哈哈哈。难得你的苦心,我已经全好了,原也用不到这东西,不过下面的人送上来,夸它有多好用,我全然不信,这事情要靠天赋,可没听说什么药能好用的,要是好用,唐朝和明朝的那几个皇帝也不用死了,不过说是你李先生密制的,于是我也就试了一试,果然不错,果然不错啊,你李先生的这本事还真不是一般。”说着他冲阿巴亥努了努嘴,大家都是男人自然心照不宣,具都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阿巴亥更是羞红了脸。女真人粗鄙连这事也拿到台面上说,到真是叫我见识了,只是没想到堂堂的大汗也说这种话,不过这倒拉近了我们的距离。随后努尔哈赤告诉我他过几天要到清河疗养,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一惊。

  史书上记载努尔哈赤就是在清河疗养时旧病复发才死去的,难道历史真的无法改变,要不他怎么康复了还是要到清河呢。见我脸色有异,努尔哈赤不解的问道:

  “李先生哪里不舒服么,怎么脸色如此差啊?”

  “哦,没什么,可能是近来忙着书院的事情,夜间没有睡好。”我连忙解释道,不这么说难道要说担心他会死在清河么。

  “我看不是吧,怕是李先生自己也吃了药,晚间太卖力了吧,你这么年轻就力不从心了么?”努尔哈赤不怀好意的说道,引来周围众人的嘲笑。顾不得什么不好意思了,我连忙支吾过去。心里盘算此时努尔哈赤的身体状况,会不会真的命丧黄泉。

  “要不这次清河疗养,李先生也同去吧,到时我赐给你几个漂亮的女人,只是怕你空有神药在手也应负不了。”他说完又引来周围众人狂笑,此时我完全成了众人取笑的对象,真不知道努尔哈赤何时这样幽默了,或许这些粗鲁不文的女真人最喜欢拿这事情开玩笑吧,不过还是不要和他去了,万一出了问题,我无法解决,岂不是要给他陪葬,想到这里我望了一眼阿巴亥,难道这个女人也注定逃脱不了自己殉葬的命运么。

  “我就不去了,大汗您也见到了,书院刚刚开始一切百废待兴,我走不开啊,这里先预祝大汗一路顺风吧!”我连忙推辞道。努尔哈赤也没往心理去。

  “不去就不去吧,下次还有机会。”努尔哈赤乐呵呵的笑着带着各贝勒大臣们走进书院参观。看来宁远一战给他带来的阴影并不大,而且很快就摆脱了。

  “咦,李先生,您这所书院和我所见过的其他建筑不一样啊?”多尔衮问道,到底是他眼睛锐利,一进大门就发现了书院和其他建筑不同之处。

  “哦,前面这些屋舍是用来给学生上课的,所以必须宽敞,采光也要好,房屋骨架就必须大,否则容纳不了那么多学生。”我向众人解释道,说着领他们走进一间教室,虽然条件还很简陋但是黑板、讲台、桌椅一应俱全,尤其是采用了阶梯性的桌椅,这叫众人更是惊奇,待我说明他的用途后才恍然大悟,对我的这种设计都十分佩服,这倒让我汗颜了,阶梯教室可不是我发明的。接着又参观了几间自习室,这些设计都和古代不同,和现代相比又十分简陋,水泥发明后我触类旁通加大了石灰的比例作出了粗陋的粉笔,虽然很容易折断但是解决了大规模授课纸笔无法演示书写的问题,待我给他们演示时叫这些土豹子开了眼界。

  在后院还没建完的学生宿舍前,多尔衮发现了工匠们正在搅拌水泥,对于这种新鲜事物他十分好奇,向我仔细询问。没办法,年轻人吗好奇心总是很重。

  “大汗,若是这水泥真像李先生所说的那样,如果用它来筑城岂不是牢不可破,怕是汉人的红夷大炮也不能耐他如何吧!”多尔衮的话启发了在场诸人,这些人久经战阵自然对于这些事物更加敏锐,我一说出水泥的特点,多尔衮就联想到了筑城。别人虽是慢了半拍但是也纷纷表示赞同。女真向来以进攻为主,所以很少想到如何筑城防守,但这次在宁远受挫,已经开始使女真人转向战略防守,如今水泥的出现无疑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建材,真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真是不错,真是不错,想不到李先生短短时间内有如此成就,又发明出这些新奇的东西,真是不简单,让你做院判怕是屈才了,不如做院使如何。”这时努尔哈赤真正的见识了我的“能力”马上要给我升官。

  “多谢大汗,额尔德尼大人德高望重,这个院使还是由他来做要好,小人还是操持些具体事物稳妥地多。”我谦虚地拒绝道,这件事上我可不想得罪人,如今是谁都看到太医院开始发展壮大,额尔德尼虽然老迈,但是好就好在他威望极高,而且对于我一向很支持,若是顶替他,我就落在众人眼中,没准变成被攻伐的对象,这样的事还是不要的好。努尔哈赤见我态度十分坚决诚恳,也就不再坚持,一行人参观完毕浩浩荡荡走了,留下我和一些太医院的御医们在这里开会。

  开会的主要议题是定制教材和编配老师,这些天一直忙着落成典礼的事情,所以把这个耽误了。虽然说要建立现代医学体系,可这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单是各种医学理论就是一个问题。过去的几个月中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编纂出一薄本《微生物学》可是这书一出来拿给各个御医看,他们都是大摇其头。无他,这个时代并没有认识到微生物的存在,更不要说什么病毒了,我书中所提到的各种名词这些人听都没有听说过,于是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讲得唾沫星子都干了这般家伙还是傻愣愣都看着我摇头。我辛辛苦苦编纂的《微生物学》就这样成了天书被束之高阁。哪里还叫我再有积极性编纂其他科目的书啊。

  一切以实用为主,看来步子没有办法迈得更大了,我和众人商定了许久才决定将《医学入门》、《本草纲目》、《针灸大成》、《瘟疫论》等几本书作为学员教程,在教学过程中再不断积累摸索以编纂出适合学生使用的教材。丢下这些人分配所教科目,我自己独自来到研究所所在的房前,这是我一切心血所在了,要想让世人信服,那么就要拿出实例来给他们看,只有通过研究发现才能培养学生的求知欲望去探索未知世界。

  可是这一切太难了,我甚至不知道从何做起,这时我才发现作为一个兽医,我不是博物学家,我知道了解一些超过这个时代的东西,但是却不知道这些东西由何而来,也无法重新创造这些东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肤浅,在现代社会每一件东西都那样平常,而在古代这一切都变得不可能,现在真的十分怀念现代,怀念现代生活中一切凝结古代智慧的各种结晶。

  我在研究所前矗立了很久,回想遥远的现代,不知道亲人和朋友们都在做什么,这还是回到古代后第一次想起他们。一切看来都向好的方向发展,终于我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看来前景不错,可是此时我却迷茫了,科学,科学真的来之不易,欧洲的文艺复兴用了几百年,可是我却想用几十年来改变这个世界,这可能吗,我开始怀疑自己光靠医学的进步就可以解救这个苦难历程的祖国么,我想的太简单了。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那么遥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