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商品展介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305 2006.09.25 19:23

    

  作为正式外交使团,我带着浩浩荡荡的船队从登州出海沿大陆架向南航行,由长江入海口进入长江朔江而上,此次我是有意宣扬北方联邦的战力,所选船只除了一艘郑和宝船外还有三艘伊丽莎白级战舰,舰载士兵足有近五千人,并且包括了1000匹战马,以备不时之需,舰上配备的火炮总数足有千门,足可以在长江上横行无忌,相信马士英所谓的水军根本就不能奈我如何。

  战舰进入镇江水面的时候,马士英派来了接引的战船,和郑和宝船比这种小号的福船简直就如同孩童和巨人,尽管长江江面宽达十数里但是两岸仍能清晰的看见郑和宝船的身姿。一路上惹来无数人的赞叹,于是船队浩浩荡荡在万众瞩目中驶入南京码头。

  “下面就看你的了,记住啊,我只是一个商人!”眼见南京码头上人山人海,我笑着对李岩说道,随即一闪身带着孙福亮和铭兰闪入商人的队伍,这些商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绝对不会暴露我的身份,尽管其它的老婆们也嚷着要来但是我还是将她们留在了北京,这可是到敌后工作,危险大着呢!再说女人一多麻烦事就多,南京是烟花之地,带她们确实不方便。

  李岩一颔首表示明白,随即挥手指示战舰上的信号兵挥动信号旗,霎时间靠着江面一侧的火炮不约而同的一起向江面发射炮弹。数百枚火炮同时开火,那声势没的说,远处的江面上随即溅起无数的水花,其射程和威力叫人乍舌。

  在岸上看热闹的百姓霎时间就炸了营,四散奔逃,还以为是我们发动攻击,而前来迎接的马士英则脸色苍白。郑和宝船的庞大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我军的炮火更加让他吃惊,毫不客气的说,光凭这些火炮就能冲入玄武湖,将一面城墙夷为平地。

  事实上马士英也是在听到报告后才知道我们出动了如此规模庞大的使团,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些火炮千万不要走火,惹出什么漏子来。

  火炮过后,李岩才率领众人浩浩荡荡的走下郑和宝船,马士英连忙上前迎接。

  “这位一定是李大人吧,幸会,幸会,真是年轻有为啊,只是不知道李大人为何突然放炮惊吓百姓!”马士英长了一张人脸,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从外表上很难将他和奸臣联系在一起,此人生得仙风道骨,颇为顺眼,毕竟奸臣两个字又不能刻在脸上,如果可能我一定会帮他刻上。

  “马大人误会了,这是我们对贵军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是礼炮,至于惊吓百姓,真是不好意思,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没有习惯吧,等习惯就好了!”李岩笑呵呵的说道,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礼炮,礼炮有这样放法的么,哈说什么等习惯就好了,难道还要经常这样么,马士英鼻子都气歪了,可这一次毕竟是他邀请我们来的,所以在礼数上绝对不能差。

  “原来是这样啊,贵军的习惯还真是特别,呵呵!”说着他干笑了几声,他身后的人也都跟马屁精一样一拥而上,说什么的都有。

  “李大人请,你们先下榻驿馆,皇上会择日召见你们的。”说着马士英要在前面带路。

  “等等,我们的战马还没有下来!”李岩阻止道。

  “战马!?”马士英不解的问道。

  “是啊,你们运战马下来做什么?”阮大铖眼见着一匹匹高头大马被从船上牵下也跟着发问,看他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难怪那么多人批他。

  “哦,我们北人骑惯了马,不喜欢坐轿!”李岩指着远处停放的轿子说道。

  “这是什么习惯,有舒服的轿子不做,却去骑马!”阮大铖嘟囔道,马士英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随你们,随你们!”

  “那好,请马大人前面带路!”李岩笑着说道,同时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

  当北方使团的马队在大街上行进的时候,阮大铖就知道自己错了,数百匹高大威猛的蒙古战马行进起来那威势绝对不是轿子可以比的,当真是声势骇人,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是商人也选择了骑马,并且骑术精湛,让人不难想象北方尚武之风的浓厚。

  我正是要给南明的君臣百姓形成这样一种印象,就是北方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企图阻止北方前进脚步的行为都是愚蠢的和毫无意义的。

  尽管从码头到驿站没有多远的距离,但是已经在南京城里造成了轰动性的效应,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北方的使团来了,市民们更将使团形容成一支军队,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就是商人都这个样子,那么士兵就更不用说了。

  马士英十分的懊悔,他完全没有想到抵达南京后使团会是以如此的高姿态进入,先是放炮以显示其强大的火力,随后又是马队,宣扬其不俗的战力,别看李岩只是一个文人,但是绝对不容忽视。马士英将注意力都放在李岩身上,却忽略了真正背后的主使者——我!

  此时的我不断的观察南京的城墙,以及街道,同时注意留心市民的表情和举动,很显然计划是成功的,使团已经向南明的子民们展现了不一样的风采,下一步是该展示我们的商业实力了。

  使团下榻之后,并没有着急要求去见弘光皇帝,而是策划在南京最繁华的夫子庙进行一次大型的商业展览,尽管这让马士英十分惊讶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是他请来的,同时他本身也不想这么快就进行谈判,在不找到敌人的弱点之前,过早的交手对他不利。

  于是就在北方使团抵达南京的第三天,南京夫子庙前上演了一场与众不同的好戏,开创了展览会的先河,以至于夫子庙的展览由此继承发扬广光大。

  这一次随船而来的商人都是代表了北方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他们引以为豪的产品,这是我特别要求的,将最好的产品,最先进的产品拿出来。

  商人们没有让我失望,整个夫子庙前搭了一座巨大的戏台,台上摆满了由北方运来的商品,精致的玻璃器皿、水晶挂件、科目繁杂的各类书籍、自鸣钟、鼻烟壶、以至于菜刀、农具应有尽有,更有甚者还将火枪搬上了展台,不是别人就是我。

  现在我的角色就是一个军火商人,有很大背景的军火商人,否则也不能公然在使团举办的商品展上叫卖军火啊!

  果然在我的展台前聚集的人最多,伙计们不厌其烦的向前来询问的人讲述火器的优势,已经火绳枪的用途。

  “你不用问,这是当世最好的火器了,就是李开阳李大人也亲自点名让我们的工厂专门为他的卫队生产枪支,什么,我们不敢卖,笑话,既然拿出来了,怎么会不敢卖呢,你要多少,要多少我给你多少,一支都不会少。”我拿着一支火枪正跟一个商人讨价还价,这家伙一看就是一个有钱的主。

  “你就放心吧,这枪肯定没问题,我们李大人说了,不怕你们南朝有枪,孙传芳怎么样,他枪多不多,最后还不是弃城投降了,打仗不光要看武器,最主要的是士气,这枪你买回去是看家护院也好,是造反也罢总之我们不管,你把银子拿足就成,我话可跟你说到家了,不要别后悔!”

  我费了半天的唾沫星子,这家伙最后居然只说看看,气得我真想给他一巴掌,看来这生意并不好做,我还是歇歇吧,这事还得伙计干,正当我准备坐回去的时候,一个面色较黑但是拥有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小伙子,这枪怎么卖!”

  “三两银子!”我答道。

  “能试试么!”他掂量着枪问。

  “可以啊,不过在这儿不行,这是我们的名片,等展览结束了,你要是有意购买可以到这上面的地址来找我们!”说着,我递给了他一张硬卡纸,这是我临时想出的主意,为了更好的联系客户,所有使团成员都有自己的名片,上面写了自己的经营范围和联系方式。

  “名片!?”那人疑惑道,显然是没有听过这个“外来词”但见到后都会随即释然,这和名帖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多了地址和产品名称。

  名片效益却是不错,到了展会后期,我们不得不专门请人雕版刻印,大量的引发名片派送,整个南京云集了五湖四海各处的商人,这一次宣传也因此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使更多的人了解北方,了解北方先进的生产力,了解北方丰富的产品。

  “娘你看,这花布多好看啊,织的也厚实,可价钱却不贵!”

  “小姑娘,这你可就说到点子上了,知道么,这是用织布机织出来的,知道什么是织布机么,那就是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的一个机器,它一天能织出十几批布呢,所以才这么便宜!”到处都是这样的介绍,将北方稀奇古怪的产品,稀奇古怪的机器介绍给百姓。当然了这些都不算热闹,最热闹的还是伟哥的特卖区。

  “各位看官,各位看官,如假包换的李开阳李大人亲自监制的极品伟哥,现在公开拍卖啊,价高者得,机会难得,大家千万别吝啬手里的钱,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起价五千两银子!”

  “6000两!”

  “7000两!”

  “7500两!”随着价格的不断攀升,我心里乐开了花,看来买什么也没有买伟哥一本万利,显然伟哥已经深入人心,与此同时我竟然在人群中看到了马士英和阮大铖的身影,看来他们对这东西也很感兴趣。

  当日的商品展示会十分成功,本来原定一天的展示不得不推迟到第二天结束,结果第二天结束的时候就连样品也销售一空,很多商家接到了大量的订单,甚至连定金都付了。这当真是我意想不到的,看来不管什么都需要宣传,南方民间购买力是十分巨大的,市场前景无限,商人们回到驿站一个个兴奋不已,都交口称赞这次南京之行是来对了,更对展览会的模式表示赞同,希望这样的展览会能多办几次,最好是在杭州、苏州这样大的城市,就在这时马士英登门造访。

  “李大人,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真是高啊,但是说实话你们北方的东西还真是精致,看得我眼花缭乱,怎么样都准备好了么,明天皇上召见!”

  “没问题,马大人夸奖了,无非是一些奇技淫巧入不得您的法眼的!”李岩谦虚地道,但是骄傲和自豪的表情显而易见。

  “哪里,哪里,李大人过谦了,今晚我准备请李大人过府一聚不知道李大人肯不肯赏光。”马士英笑着说道,要是不知道他的为人还真以为他十分诚恳呢。

  “没问题,没问题正是求之不得,这里是一点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说着李岩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礼盒递给马士英,马士英打开来看,赫然是一粒伟哥,和昨日台上所见的那颗极品毫无差别。

  “这,这如何是好,正所谓无功不受禄,真让马某不好意思!”他嘴上说着手上却将礼盒往怀里揣,看得一旁的阮大铖羡慕不已。

  “阮大人也有一份,还往笑纳!”李岩再次从怀里掏出一个礼盒递给阮大铖,阮大铖立刻眉开眼笑,连连道谢。要知道这一粒极品伟哥昨天可是以12000两的银子拍卖出去的,足见其价值,李岩眉头都没皱一下足见其出手大方。

  虽然这是我私下授意李岩送的,可是此刻也不觉心疼,暗暗发誓一定要从他们手里捞回更大的利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