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得偿夙愿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3412 2005.10.22 09:39

    自从那日我的一番歪理邪说之后,李之藻和徐光启就缠上了我,不光是他俩,连传教士傅泛际也不放过我,每日都堵在我的舱门前找我,老哥,你也太他执著了吧,别晚的时候你也在外面把门。

  被这些人纠缠得烦了,我干脆挑明了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这世间有什么鬼神,这时我最想拿出来的就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可惜他还没出生呢,让我写,靠,没那个时间,也没那本事。

  “好了,好了,各位,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吧,最近我有很多事情要考虑,你们若是有什么疑问,咱们到了朝鲜再说,好么。总之我信奉的就是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别管是上帝还是耶稣,老子还是孔子,还有那个释迦牟尼真主安拉什么的谁使我的军队强大了,谁让我治下的百姓富足了我就信谁的,这样总是可以了吧!”说着,我“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将满脸惊愕的三人关在了门外,看着舱里的四女我笑道:

  “老婆们,今天晚上你们都留下来陪我好么,铭岚,说你呢,不要跑今天晚上咱俩就进洞房。”

  铭岚最近和我的关系更加融洽了,但是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跑开。铭岚一听这话,羞涩的躲在墙角,眼睛不断瞄着舱门,想找机会逃跑,我张开大手笑嘻嘻的向铭岚逼去。

  “老公不许你欺负铭岚!”

  “呵呵,老婆们,我们来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吧,你们若是能护住铭岚我今晚就放过她如何?”我提议道。

  “好啊,你这个大色狼,看你怎么得逞。”海兰珠毫不示弱,于是四女排好队列阿巴亥在最前,然后是顺姬和海兰珠,前面三女都笑嘻嘻的看着,铭岚紧紧地抓着海兰珠的衣角。

  “放心吧,铭岚妹妹,今晚不会让他得逞的!”海兰珠信心十足的说道,长夜漫漫我特意想出这个好办法来消磨时光,众女摆好架势只待我来进攻,小小的船舱里我们五个人这样一对峙实在是拥挤不堪,铭岚就躲在墙角里,而三女成心和我作对,左摇右摆的将铭岚紧紧地护住,让我靠不得近前。

  “好啊,老婆们,你们是成心不想让老公我今晚得偿所愿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老公,你玩赖,不可以使用这种手段的!”海兰珠抗议道。

  “呵呵,老公我就是玩赖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又没说过玩老鹰抓小鸡不许抓你们的……”我坏坏的笑道

  “先生,不要在这里好么?”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第一次自然是不能当着众女的面将她吃掉。

  “放心吧,老公一定会好好疼你的!让你知道作为女人真正的快乐所在。”说着我得意的哈哈大笑,一脚踢开房门,将铭岚抱进她的房间。

  铭岚的房间布置的十分素雅,就和铭岚的人一样,整个房间都散发着兰花般的香气。我将铭岚放在床上仔细的端详她,越发觉得她的清秀,和海兰珠的妖娆不同,铭岚总是给人如空谷幽兰的感觉,让我不禁想起陆游的《卜算子》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正是铭岚的写照,我轻轻的吟道。

  一向不学无术的我此时突然弄出了诗情画意,让铭岚十分诧异,她仰起自己的俏脸痴迷的看着我,似乎想把我读懂。自从回到古代她就一直在我身边,可以说是跟我最久的女人了,可是我一直没有染指她。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觉得她就应该那样被我疼惜,不忍摧残这朵小花,我端起她的俏脸满含深情的看着她。

  “铭岚,委屈你了!我应该给你个名分的!”我柔声说道。

  铭岚被我这种深情地目光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但是她很感动。

  “先生,铭岚能跟着先生是铭岚的福气,铭岚不求什么只求一辈子就这样的跟着先生。”多么简单而又直白的倾诉啊,让我也十分感动,海兰珠和顺姬都是在别人的安排下走进我的生活的,之前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和阿巴亥更是一笔糊涂账,我们彼此需要对方,吸引对方。唯独铭岚不同,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和生活,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铭岚的日子,我总是觉得有些无措,我生活中的每个细节几乎都是铭岚为我安排的,她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我实在是离不开她,今天她也终于要成为我的女人了。其实铭岚一早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一直将她当做是我的女人,其他的女人都有着不同的背景,拥有不同的实力,唯独铭岚,简简单单,可是我并没有因此轻视了她,正是因此我才没有轻易的就要了她。

  “紧张么?”我轻轻的问道。铭岚含羞的点了点头,要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先生,铭岚从此以后就是先生的人了,铭岚很高兴。”

  “铭岚,铭岚!”我不断的呼唤道,铭岚落下了幸福的眼泪。

  第二天,铭岚在我的怀里醒来,满含深情地看着我,要和自己厮守一生的男人,我这时也早醒来了,只是想看看铭岚是什么反应所以才闭着眼睛装睡。

  铭岚躺在我的怀里轻轻的说道:“先生,铭岚真的是很幸福,能和先生在一起就是死也知足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以后不许再叫先生了,要叫老公知道了么。”

  “是,老公!”铭岚顺从的道,一时又惹来我不断的怜惜。

  这般神仙一样的日子又过了三天,终于到了登州海域,江华号一进入这片海域,就有数艘战船靠了上来,正是李哲手下的水军,在他们的引导下大船进入了登州水城,此时早有人禀报孙元化,城头上旌旗招展,孙元化带着一大队人走上码头来接我们。

  “元度贤弟!”远远的孙元化就冲我喊道,招着手走上前来,才看清了和我并排的徐光启和李之藻,连忙施礼。

  “学生见过两位老师!”

  “罢了,罢了,你的眼里看来是只有元度了?”徐光启居然吃起我的醋来,原因是我抢了他的风头,让我哭笑不得。人家都说是老小孩,老小孩,果然不假,这一路上是让我见识了。李之藻笑了笑道:

  “子先这怎么能怪初阳呢,他不知道我们也随船来啊!你看初阳多有作为啊,我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气色了。”说着他手指着四周的官兵,这些人一个个衣甲鲜明,精神饱满,让李之藻很受感染。徐光启也不过是显县威风罢了,码头上的情景他如何能看不出来,也为自己的学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而骄傲。

  “老师,我给您介绍,这位是黄宗羲,这位是王徵、李天经、张焘……”孙元化每介绍一个我心中都是狂喜,这些人都是孙元化和我提起的倡导西学的人,这些人大的不过四十多岁,小的只有二十几岁,正是壮年,有了这些人到朝鲜何愁我大事不成。

  徐光启和李之藻都是当代的名人,尤其是在西学上,两人翻译了大量的外文著作,所以知名度很高。众人都已师生之礼来拜见他们俩,李之藻还好些,徐光启已经是乐得合不拢嘴了,连连称赞。

  众人客套之后由孙元化领着进城,虽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此时登州的变化还是不小,街道两旁的店铺的很多都开张了,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虽然抵不上江南的繁华,但是和从前的萧条比较起来真是天壤之别。行人的神色和士兵一样,充满活力,带着希望,孙元化一经过立时引来众人的侧目,行人都纷纷停下来驻足观看,更有不少人上前给孙元化问好。显然孙元化在登州此时是极得人心,估计这还要多亏我上次的公审大会。

  李哲没有来接我,据孙元化说他带着那些学员出海了,算日子也差不多该回来。徐光启对眼前的一切都很好奇,他兴冲冲的要孙元化给他逐一介绍,毕竟这是自己学生的治下也算是自己的地盘了,对于所取得的成绩孙元化很谦虚,甚至将所有的功劳都归在我身上,和朝鲜的通商已经开始见到成效,张海潮很会做生意,我走之后他也带船回到了朝鲜,并且从朝鲜带来了大批的富商,仅仅是一个来回就让登州人尝到了海外贸易的甜头。

  这些朝鲜商人带来了大量的白银,对于银根紧缩的中原来说白银这种硬通货立时就吸引了很多目光,本地的商人已经闻风而动。各种商社也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虽然组织还不庞大,可是已经具备了雏形,从朝鲜运来的粮食更是稳定了当地的市场眼见着夏粮就要收获,哪有人会不高兴。

  “好,很好,你做的很好啊,初阳!”徐光启称赞道,尤其是看到军港内一艘艘战船时他更是来了精神,询问战船上火器的配置,人员如何编练。徐光启曾经在天津编练过新军,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也是个内行,登州的这种气色让他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注:很多读者不太喜欢这些H的东西,我正在检讨中,确实这些东西和我的小说不靠边,那么就让它靠边巴,今后的文章里估计不会再见到了。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